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你是个好人
    红粉色调为主的卧室中,一炉燃烧的炭火把房间炙烤得暖烘烘的,将隆冬的寒意彻底驱散。

    穿着小衣的胡艳抱着枕头趴在丝被上,微微眯着双眼,嘴角微微翘起,流露出一丝享受的神色。

    二傻在帮她治疗好脑袋撞伤之后,按照之前两人的约定,继续帮她治疗腋臭。

    治疗腋臭不比别的病,需要疏通阻塞的大汗腺,清理汗腺之中隐藏的细菌,不是朝夕间就能完成的。

    毕竟二傻用的只是传统疗法,并不是用手术切除,患者会轻松很多,但是过程相对也要久得多。

    二傻治疗腋臭的办法比较复杂,每天都要帮胡艳利用针灸疏通血脉,然后用按摩的办法帮她排除双腋位置沉积的汗液,再让胡艳自己用药液去清洗身体。

    刚刚开始,胡艳还觉得尴尬至极。

    因为每次治疗,她都要脱掉上衣,只留贴身小衣,还要让二傻在她背部靠近腋窝的地方按摩。

    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虽然也尝试过交男朋友,可最多也就发展到拉手的阶段。

    让一个陌生的男人这么在自己身躯上按摩,胡艳只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胡艳也渐渐习惯了这种感觉,甚至有些迷恋起这种感觉来。

    感受着那双火热的大手按到她背部,轻轻揉捏,胡艳只觉得自己浑身毛孔都放松,说不出的舒服。

    “如果能够这样一辈子,似乎也是很不错的感觉!”

    暗暗这么想着,胡艳的俏脸不知觉间就变得娇艳欲滴。

    她再三在心里强调,这个人只是个医生,而且还是个傻子,可浑身传来的那种轻松舒适的感觉,却让她忍住沉迷其中。

    她真的很希望,能够一直这么下去,这双手永远都不会停下。

    “好啦!”

    就在胡艳胡思乱想的时候,二傻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后那双令她迷恋的手也悄然离开。

    胡艳眼中闪过一丝失落和怅然,翻身坐起来,疑惑的看着二傻,“傻二哥,今天怎么那么快?”

    “一刻钟,每天都是这么长的时间!”

    二傻淡淡说了句,轻轻摆手,“别愣着了,快去清洗汗渍,把那些排出来的细菌冲洗掉,别让它们重新入侵到汗腺里面去了。”

    “噢噢!”

    胡艳披了一件外套,朝着浴室方向跑去。

    刚跑到门口,她又转过头问二傻,“傻二哥,这次你不会学以前,趁着我冲洗身子的时间,就急忙离开吧?”

    二傻坐到火炉边,将双脚蹬在火炉边缘烤着,轻轻摇头,“今天不会!”

    听到二傻终于答应留下来,胡艳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转头钻进卧室,开始清洗起来。

    等到胡艳关上门,二傻抬起手在鼻子边仔细嗅了一下,微微点头,“嗯,差不多了,完全没有味道了!”

    尽管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非常猥琐,可二傻脸上却依旧神色淡淡,看不出任何情绪。

    从给胡艳治疗,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天了。

    不过单独和胡艳相处,这还是第一次。

    以前二傻给胡艳治疗的时候,张东芝都会守在房间里远远看着。

    如今只差三天就要过年了,张东芝和胡耀三都去集市上办年货了,二傻本来是打算间隔一天再过来,可胡艳坚持说疗程不能断,张东芝和胡耀三也没提什么反对意见,二傻也就来了。

    胡艳一个女孩子都不担心什么,二傻自然也没什么需要在乎的。

    从头到尾,他就是一个医生,单纯的只是治病的医生。

    尽管胡艳这个女孩子身材容貌都是一等一的,算是这山窝里的金凤凰,二傻也从没有产生过任何想法。

    当然,二傻也不得不承认,胡艳的皮肤很不错,摸上去那感觉就和软玉一样,的确挺舒服的。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在刚刚接触胡艳的肌肤的时候,会在他脑海闪过,当他开始治疗之后,他就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胡艳双腋附近那些穴位上面去了。

    中医的推拿按摩,是一个技术活,必须把穴位拿捏得很准确,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一刻钟的按摩,看着时间不长,1全神贯注的情况下却要花费大量精力。

    靠在椅背上,烤着暖烘烘的碳炉,二傻不知觉就陷入了沉睡。

    等到二傻醒转过来的时候,胡艳早已经洗好了澡。

    他睁开眼,就看到穿戴整齐的胡艳坐在对面,单手拖着香腮静静看着他。

    “呀,你怎么不叫醒我,这天都要黑了!”

    二傻瞄了一眼窗外,一下子站了起来。

    “看你累了,就没叫醒你!”

    胡艳微微笑了笑,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二傻,轻声说道:“傻二哥,爸妈应该也差不多要回来了,我去准备饭菜。大冬天夜间赶路太危险了,今天你就别回去了,就在这边歇息,明天继续帮我治疗,也省得来回跑了。”

    二傻端着热茶抿了一小口,轻轻摇头,“胡艳,晚饭就不吃了,你过来我和你算下工钱,我要趁着天还亮着赶回去。明天我应该不用来了,今天我已经帮你检查过了,你的腋臭已经基本上根治。以后只要你注意个人卫生,按照我教你的办法,隔一段时间用那些药材泡水冲洗一下身体,应该不会再复发了。”

    “啊——”

    听到这话,胡艳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脸上。

    过了半晌,胡艳才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问二傻,“傻二哥,以后你都不会再来了么?”

    “应该是吧!”

    二傻仿佛没看到胡艳脸上的些许哀怨之色,淡淡点头,“我得好好想一些事情,以后估计很少出来了。”

    “唉——”

    胡艳发出一声轻叹,缓步走到二傻对面坐下,抬头看着二傻,沉默了一下,才悠悠开口,“傻二哥,你真是个好人。”

    “呵……”

    二傻闻言轻轻起来,“胡艳,女孩子的好人卡,对于男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倒是喜欢听到这句话。”

    “不不!”

    胡艳轻轻摆手,“傻二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是个好男人,真正的好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