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没必要说出来
    在胡耀三将二傻背到家的时候,胡艳和张东芝也连忙跑了出来。

    胡耀三正要把冻晕过去的二傻带进房屋,朱红丽忽然开口阻止,“胡叔叔,等等。”

    “红丽姐,怎么了?”

    不等胡耀三开口,胡艳就凑过来问她,“傻二哥冻成这样了,不马上把他送进屋里去烤火暖和身体,还等在外面干嘛?”

    “他自己交代的!”

    朱红丽微微摇头,轻声解释,“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冻昏迷过去。他特意交代了,要先用冷雪搓揉他的身体,让他血脉活络,才能将他带进屋里。当时他的声音很嘶哑,解释得不是很清楚,大致好像是说冻僵的人骤然受热,会导致血管迸裂猝死。”

    “他是医生,应该是懂得这些的!”

    胡耀三说了句,转头看了向朱红丽的父亲,“朱二哥,你来帮把手扶着他,我们把他的衣服剥下来,按照他说的办法试试。”

    张东芝带着胡艳和朱红丽进屋,胡耀三花费了一些力气,才将几乎完全冻僵的二傻的衣服都剥下来。

    “这孩子应该是被人打了!”

    看着二傻背后和腿上的淤青,胡耀三忍不住轻轻摇头,“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竟然下这种狠手!在这种鬼天气把人腿打伤了丢进荒山野岭,这分明就是谋杀了!”

    “会不会是抢犯?”

    朱红丽的父亲抓着一团雪一边在二傻手臂上搓揉,一边低声说着,“每年到了过年这个时候,大家都很忙,有的人还要到处走亲戚。每逢这个时候,就会有那么一些无路鬼跑过来,趁机捣乱。去年过年的边上,这边也有好几户人家家里被洗劫,幸好这几乎人家钱都存在卡上,屋里没有多少值钱的东西,也就被偷走了一点腊肉和一些小东西。”

    “抢犯抢这孩子,不太可能吧!”

    胡耀三也抓了一把雪一边在二傻发青的身体上搓揉,一边摇头,“院地不在瓜,隔壁两三家,做这种事的,也都是边上人,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只是没抓到不好说罢了。这孩子寄居在吴婆婆家里,连套好点的衣服都买不起,能有什么钱?再没路的人,也不会去打劫他。再说了,从这孩子身上的淤青来看,他应该是被人从背后下手打的。如果真是那样,打晕他把他的钱财抢走就行了,又何必把他丢到这树林深处去?只要下手的人不傻,都应该知道,这种天气把腿被打伤的人丢进树林,那基本上就是谋杀,是要吃子弹的。”

    “他没钱?”

    朱红丽的父亲抖了抖冻红的手,重新抓了一把雪在二傻身上一边搓揉一边问胡耀三,“胡大哥,不是说那孩子救了艳艳的命,还帮她治好了那个很难缠的毛病么?听说艳艳受伤很重,治好她你们怎么也得付个三五千的医疗费吧?还有艳艳那老毛病,这些年都花了好几万了一点起色都没有,他帮忙治好,收费也不低,他身上不说多的,几千块钱应该有吧?”

    “朱二哥,别提这事了!”

    胡耀三轻轻摇头,“说起这事,我就感觉欠这孩子的,他救了艳艳一命,还帮她治疗好那个老毛病,差不多花了一个月时间,前后就收了不到一千块的药费,手术费一分没收呢!本来我们是打算,等那天回家,就给他结算,顺便送他一些东西和一笔钱表示感谢,让他和吴婆婆过个好年。可我们回来的时候,他已经和艳艳把账算好了,先一步离开了,这点钱也还没给他结算。虽说这孩子帮村里人治了不少病,按照我的推论啊,他身上估计能有个几百块钱就顶天了!”

    “这……”

    朱红丽的父亲沉默了一阵子,才无奈的摇头,“身上没钱,也没个值钱的东西,的确没什么可以抢的。看来这事,也只能等他自己醒过来,再慢慢问他了。”

    过了一会儿,朱红丽忽然笑着轻声问胡耀三,“胡大哥,这小子这么帮艳艳那丫头,你就不怕他对你家艳艳有什么想法啊?”

    “怕什么?”

    胡耀三闻言不以为然的笑着摇头,“这孩子品性好得很,心地也很善良,还有本领。就凭他这医术,只要他稍微用点心,也不愁养不走家,女孩子长大了总要嫁人的。我们家就艳艳这么一根独苗,这孩子也没个家,如果他们能够走到一起,他们负担轻我们也安逸。”

    说到这里,胡耀三一巴掌拍在二傻后背,苦笑着轻轻摇头,“其实我和孩子她妈,都希望这事情发生呢,这样一来,艳艳也就能安心留在家里了。艳艳那个丫头似乎也有那么一点意思,可惜这个孩子似乎一点想法都没有,我们这些做大人也不好说什么。”

    胡耀三顿了顿,抓起一团雪一边在二傻背后搓揉,一边摇头微微叹息:“其实吧,我和孩子她妈也没想过干预艳艳这丫头什么,她喜欢外地,我们也不阻止。不过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们打心底里,还是希望她能留在本地的。”

    感叹了两句,胡耀三抬头看着朱红丽的父亲,轻声说道:“朱二哥,你们家也就红丽这么一个丫头,你们想法应该也差不多,希望红丽能留在本地吧?”

    “呵……”

    朱红丽的父亲微微笑了笑,轻轻摇头,“胡二哥,我的想法和你差不多,不过孩子她妈没法和二嫂相比,根本不懂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个道理,总想着让红丽嫁个好人家。其实吧,后人的日子,是他们自己去过的,他们自己觉得好过就行了。这事情我也和孩子她妈说了好几次,可惜她根本不想听,我也只能希望,红丽能找到一个她自己满意,孩子她妈也满意的男人。”

    “这样的男孩子……”

    胡耀三沉吟了一下,才轻轻摇头,“村里估计也就李龙飞那小子能中二嫂的意了,不过那个孩子的品性,似乎不怎么好。如果给我选择,我宁愿让艳艳选个穷小子嫁了,也不绝对不选这种人。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不管谁嫁给那李龙飞那小子,除非他能转性,否则那个女孩子都没啥好日子过。”

    在两人把二傻的身体搓揉到差不多的时候,二傻终于醒转过来。

    “你终于醒了!”

    一看到二傻醒过来,胡耀三就止住那个话题,轻声问二傻,“孩子,你那天回去,到底遇到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