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李龙飞
    等到小杨将信将疑离开,胡艳才低声问二傻,“二哥,杨伯他真的患了癌症?”

    不等二傻回答,胡艳就轻轻摆手,“你可别想太多,我就是想问你,如果真是癌症,你还让他来你这里开药干嘛?那种病,根本就无药可医。”

    “尽人事听天命!”

    二傻微微摊手,“癌症这种病,目前的确还没什么办法治愈,不过这并不是说就不需要吃药了。实际上,还是有不少药物能够抑制癌细胞扩散和减轻癌症带来的剧烈疼痛的。在这个方面,中药效果相对而言比西药要稍微好一些,尤其是在治疗肝癌的时候,用中药要好很多。是药三分毒,这点在西药上面体现得更明显。正常情况下,大部分毒性都会被肝脏解除,剩下的也基本上会通过肾脏过滤,随着尿液一起排出去。而肝癌患者的肝脏本身就失去了绝大部分功能,在这种情况下用西药,虽然也能抑制癌细胞进一步扩散,却会增加肝脏负担,严重的甚至没办法把毒性排出去,只能积累在肝脏位置,进一步加重病情。”

    说到这里,二傻缓了口气才继续说道:“而肖世红开的中药,本身就不适合肝病患者,只是纯粹的减轻疼痛的中药,也可以说是错药。减轻疼痛的药本身含有一定麻醉效果,也可以说是毒性,都得靠肝脏来解毒。所以不管是止疼片还是那些中药服用下去,不仅于事无补,还会加重病情。只有护肝片稍微有点用处,少量吃能够一定程度减缓肝脏进一步硬化。这边山大人稀,珍稀药材品种繁多,抑制癌细胞扩散的中草药也有不少。如果小杨去检查了回来,确认没法动手术,过来找我抓药,应该可以让杨伯再熬个两三年,运气好心态乐观活个四五年也是有一丝可能的。而如果什么都不做,杨伯顶多还能活个半年。”

    胡艳闻言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问二傻,“那如果小杨哥哥不听你劝告,继续用肖医生开的药呢?”

    二傻直接伸出三根手指,“三个月!最多就是这个时间!”

    “这……”

    胡艳沉默了一下,忽然大声说了出来,“不行,这事情我得再去提醒一下小杨哥,让他别做傻事!”

    “不用去了,他会信的!”

    二傻轻轻摆手,“一个细节,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本性,杨伯现在还在肝癌中晚期,只是偶尔阵痛。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农村人而言,算不得什么大事,很多人甚至因为忙碌忽略掉身体的毛病。只是这点疼痛,不用小杨陪伴,杨伯自己也能过来买药。而小杨不仅来了,还一路紧紧跟着杨伯,这说明他是个孝子。我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不管他信不信我,他都会去镇里检查,等结果出来,他自然就知道轻重,会做出正确的抉择了。你是和我一路走过来的,现在去提醒他,反而会让他觉得你是被我迷惑了,准备合伙行骗。如此一来,就可能让他因此不送杨伯体检,误了事情。”

    “我去,这种事,你居然也能看出来?”

    胡艳惊讶的看着二傻,甩了甩长发,“我现在都怀疑,你会不会和我一样,也是学的犯罪心理学,而且可能还是学了专门犯罪的,所以才把人性摸得那么透彻!”

    “呵呵……”

    听到胡艳开玩笑,二傻轻轻笑了笑,微微耸肩,“我之前的职业,应该是个医生。一般的医生,虽然不如心理医生那么专业,也得学习一些心理学,我想我应该也学过一些这些东西,所以大致能猜透一些人的心理活动。”

    “是么?”

    胡艳反问了一句,睁着大眼睛看着二傻,“二哥,那你能看出,我现在大致在想什么么?”

    “在犯花痴!”

    二傻说了句,伸手朝前指了指,“不过你看错方向了,帅哥在前面呢!”

    “我呸,亏我还以为你是个正经人呢!”

    胡艳白了二傻一眼,才顺着二傻的手指看过去。

    看到前面从岔路口走过去的男子,胡艳忍不住神色微变,没好气的轻声说道:“怎么是那个混蛋?”

    “混蛋?”

    二傻疑惑的轻轻摇头,“这家伙虽然看起来有些暴发户的样子,起码身高体健,穿的也都是名牌,长相也相当帅气,怎么就变成混蛋了?”

    “长相帅气有什么用?”

    胡艳放缓速度,看着远远走过去的青年男子,轻轻摇着头,“他这种人,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说得难听点,就是斯文禽兽。”

    岔路口在两人前方一点位置,那个青年一路走过去目不斜视,并没有看到从这边走过来的二傻和胡艳。

    二傻和胡艳一路走一路轻声说话,是散步晒太阳,走得很慢,那人则明显是在赶路,大步流星走了过去。

    等到那人走过前面的山湾,胡艳才接着轻声说道:“二哥,你有所不知,这家伙叫李龙飞,是村主任的儿子,也是村里出了名的混蛋。初中时候,就开始骚扰甚至恐吓村里的女孩子,好几个女孩子都被他吓唬得退了学。那时候这边的人还没怎么接触外面,也不知道用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益,那些人畏惧那家伙的老爸,只能默默忍受这事。高中他在外地上的,我也不太了解他的情况,不过估计他也做不出什么好事,不然也不会被开除。”

    说到这里,胡艳轻轻摇头,“那时候是年幼无知,还能用不懂事来解释。不过说起来,我读犯罪心理学,就是被这家伙影响。当时高考边上,这家伙勾搭这边的有夫之妇,算是半用强吧,后面被人家男人给发现了,李龙飞那混蛋竟然直接动手打人。可怜那个女子的丈夫才一米六出头,瘦不拉几的,哪里是这混蛋的对手,被他一顿好打,差点把命都丢了。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李龙飞仗着自己的权势,竟然反咬说是那个女人不知廉耻勾引他,害得那个女子身败名裂,最后从村里跑了出去,到现在下落不明。得知这事之后,我气愤不过,不顾家人的反对,直接选了犯罪心理学这个专业。”

    “有想法,有抱负!”

    二傻朝胡艳竖了个大拇指,轻声笑起来,“艳艳,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打算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找出证据,把这个李龙飞绳之以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