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提醒
    听到朱红丽提起这事,二傻轻轻摆手,“好啦,红丽这事情你就别问了,那点事追究下去谁都没多少好处。肖世红马上就要醒了,你也先去出去吧,我有句话单独和这个家伙说说。”

    朱红丽刚出门,肖芸的妈妈就凑过来轻声询问,“红丽,芸芸她爸怎么样?”

    “二哥说问题不大,已经帮忙治疗了,估计就快醒了!”

    说了句,朱红丽拉住站起身准备进去的肖芸,轻轻摇头,“小芸妹妹,治疗到了紧要关头,不能打扰,你等会儿再进去吧。”

    听到朱红丽的话,肖芸顿了顿,轻轻咬了咬嘴唇,摇头低声说道:“红丽姐,可是我信不过那个家伙。之前你在房间还好,姐姐你心地善良,他肯定没办法使什么坏。可你这一出来,万一……”

    “肖芸!”

    不等肖芸说完,朱红丽猛地站起身,沉声呵斥起来,“既然你信不过二哥,那还去找他干嘛?你扪心自问想下,二哥到这边来,可曾坑过谁害过谁?你再这样说话,我马上进去喊二哥离开,你给我弄清楚点,是你自己跑过去求别人,不是他自己找上门来的!”

    “红丽……”

    肖芸的妈妈刚开口,朱红丽就冷冷摆手,“大婶,你也不用说什么,我知道你更加不信二哥。村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我不信你什么都不知道,到底谁是谁非,您心里就没一点底么?那些事情,是说做就能做的么,若非二哥虚怀如谷,不想把事情闹大,但凡参与那些事的人,可都是要坐牢的。您也是上过学的人,就算没学过法律知识,电视里的东西您总看得懂吧。那两次事情,都只差一丝就闹出人命来,这已经不再是民事纠纷,而是真正的谋杀了!”

    “什么啊?”

    肖芸闻言,不解的望着朱红丽,“红丽姐,我就是怕傻二哥医术不精乱来,我也是学护理专业的,可以看懂一些。你怎么突然扯到那些事情了,那些事情,和我爸有什么关系?”

    朱红丽没回答肖芸的话,而是继续盯着肖芸的妈妈,沉声说道:“大婶,那两件事情,您该也不会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吧?”

    “这事我还真一无所知!”

    肖芸的妈妈苦笑着摇头,“第一件事发生的时候,你应该知道的,那时候我刚好送芸芸去学校了,回来的时候才得知村里发生了这种事情。至于第二件事情,我也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干的。那几天时间正好芸芸的姥姥病了,我们一家人都在那边,那件事应该和我们一家没有任何关系,你可别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胡乱怀疑。涉及谋杀案,的确是犯法的行为,可污蔑同样是犯罪。你是晚辈,我不与你计较,不过你再这么胡说,可别怪我不念我们家和你父母的交情,扇你的耳光了!”

    “嘿嘿!”

    听到这话,朱红丽忍不住冷笑出声,“大婶,有些事情,并非一定要自己在现场,才能够做的。第一件事您不在家,可你也多少应该有点了解才对。迷晕杨家小婶的是醉心花,这村里除了您家,还有第二个地方有这种东西么?您是这边出了名的精明人,肖伯伯平时做过一些什么,您如果非要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坚决不信!第二件事发生的时候,您一家人的确不在这边,可您肯定知道,做那些事情的是什么人。您真的觉得,他们能够做到守口如瓶,即便是在亲戚面前,也不漏一点口风么?您很精明,我也不是傻子,二哥他也活得好好的,有些事情不需要说得太明白。”

    不等肖芸的妈妈开口,朱红丽就轻轻摇头,“当然,您也可以说是那些人故意栽赃陷害,反正傻二哥也不会追究。不过我没傻二哥这么好说,也看不得好人莫名遭殃,如果连一个最基本的说法都讨不到,我不介意管管这事。警察追究起来,要找证据,是一件相当容易的事情。您总不会觉得,几百钱加一点好处,就真能封住那些人的嘴吧?”

    “妈妈,红丽姐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啊?”

    肖芸寒假才回来,天真烂漫的她平时都忙着玩手机,也没去关心村里发生的那些事情,被两人的话说得完全迷糊了。

    “已经醒了,没必要继续装睡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肖世红,一直默默坐着的二傻,忽然淡淡说了句。

    听到这话,肖世红睁开眼,有些虚弱的轻轻摇头,“真没想到,竟然是你救了我一命!”

    “谈不上吧!”

    二傻微微耸肩,“我也就是让你早一点醒,没我过来,你也死不掉的。”

    肖世红沉默了一下,才轻声开口,“二傻,以你的习惯,应该不会留下来找我说一些废话,我也不是个喜欢啰嗦的人,而且现在我精力也不怎么好,你还是直接说你想要说的话吧!”

    “那行!”

    二傻点了点头,深深看了眼躺在床上的肖世红,才沉声开口,“其实我就想说一句话,这里需要一个医生,一个真正的医生!”

    听到这话,肖世红不由得皱起眉头,低声问二傻,“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懂的!”

    二傻抱起手,微微耸肩,“不提医术高低的事情,我不属于这里,离开也是早晚的事情。这一片儿,就你算有些医术,可要做一个真正的医生,不是懂医术就够了!你能根据一幅成品中药,甚至可能是汤药残渣,就能判断出大致成分,尝试着自己配置,其实医术已经不错了。可这里很多病人生病了,却都要往街上跑,你可有想过这原因?”

    不等肖世红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那并非你医术不精,实际上我来这村里半年,也暗中看了半年。除了一些疑难杂症,你基本还是能够治疗的,只是你这人,心实在太黑了!有些时候……”

    “你……”

    肖世红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他,“肖医生,我不是慈善家,一样要生存,也懂得治病收费的规矩。当初我那么低收费,固然是因为我没有名气,没有患者,当然,也算是体谅村里的人,因为治疗的那些人,基本上都是穷得去不起医院,也来不了你这里治病的。你应该清楚,没我治疗,他们基本上是两种后果,一种是自然拖好,另外一种就是病重,然后你也治疗不好了。从头到尾,其实我都没想过抢你的生意,也没那必要。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过分!”

    说到这里,二傻站起身,低头看着肖世红,沉声说道:“肖医生,我这人好说话,法律可不看人情,有些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特意留下来,就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么这边很可能就要一个医生都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