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默然无语
    朱红丽只是被山蝰毒牙刮伤,毒素注入不多,而且山蝰不像一般的蝰蛇,毒素没有溶血功效,并没有血流不止。

    在替朱红丽将毒素吸出之后,给她服了配备的中药,朱红丽的伤势就得到了控制。

    不过这样一来,朱红丽暂时也没办法继续留在山里做直播,二傻他们只能送她回去休息。

    三人把朱红丽送到朱家的时候,朱凡青没在家,只有齐依琳一个人。

    听到朱红丽被蛇咬伤之后,齐依琳脸色一下子沉下来。

    齐依琳把朱红丽附近房里休息之后,出来直接指了指二傻,“你,跟我出来!”

    “二婶……”

    胡艳刚准备开口,齐依琳就朝她摆手,“艳艳,小杨,没你们什么事,我就有几句话想问问这家伙。”

    说完这话,齐依琳径直走了出去。

    “没事,估计也就是一顿臭骂,习惯就好了!”

    二傻朝胡艳和小杨轻轻点了点头,才跟着走出去。

    齐依琳一直走到院子外面的空地上,才站住脚步。

    “阿姨……”

    走过来的二傻刚开口,齐依琳就冷冷打断他,“我和你一无亲二无邻,不是你什么阿姨,我就有几句话问你,你给我老实交代。”

    “您请问!”

    二傻虽然很讨厌齐依琳,可这女人毕竟是朱红丽的母亲,二傻依旧对她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齐依琳猛地转过身,伸手指着二傻的鼻子,沉声质问,“二傻子,老实交代,是不是你这混蛋带着红丽跑到深山里去的?”

    听到齐依琳的话,二傻默默点了点头,没有否认。

    虽然朱红丽是自己坚持要跟着一起进去的,可二傻觉得这事,他的确有很大的责任,如果不是他想去采集竹菌,朱红丽也不会遭遇这次灾难。

    “哼!”

    见二傻点头,齐依琳冷哼了一声,大声呵斥起来,“那我再问你,你知不知道,这山里面有毒蛇,山猫,豹子甚至老虎?”

    二傻闻言,再次默然点头。

    以前他还不太清楚这边的山里情况,现在他的确知道了,而且还遇到过花豹了。

    啪!

    见二傻再次点头,齐依琳直接抬手,狠狠一个耳光扇在二傻脸上。

    齐依琳虽然只是一个女子,却是经常干粗活的人,力气相当大,这一耳光直接将二傻扇了一个趔趄。

    不过挨了一耳光的二傻依旧只是沉默的看着齐依琳,没有开口说什么。

    他已经将朱红丽当成了朋友,齐依琳是朱红丽的母亲,也算是他的长辈。

    被长辈教训,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情。

    尽管这一巴掌挨得有些冤枉,可二傻并不想躲避,他只希望这个女人发泄过了,别再去找朱红丽发脾气。

    因为朱红丽现在中了毒,伤势还刚好转一点。

    山蝰的毒素本来就容易让人心烦意乱,如果回头齐依琳再找朱红丽发一通脾气,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

    狠狠扇了二傻一耳光,齐依琳一把抓住二傻的衣服,恶狠狠的瞪着他,“臭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老娘就这么一个女儿!这次的事都怪你,要是红丽有个三长两短,老娘就把整个朱家人都喊过来,扒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头!”

    听到齐依琳这么说,二傻连忙轻轻摇头,“您放心,红丽已经吃了药,毒素也排得差不多了,不会有事的!”

    “你最好祈祷这是真的!”

    齐依琳狠狠说了句,才用力将二傻推开。

    “保证不会有事!”

    二傻再次点头,顿了顿接着说道:“药在小杨哥那里,您将那些药熬成汤汁,每天让红丽喝三餐,喝三天就好了。”

    说完这事,二傻暗暗叹了口气,直接转头朝远处走去。

    “站住,老娘让你走了么?”

    二傻刚转身,齐依琳就沉声叫住了他。

    听到这话,二傻转身无奈的看着齐依琳,低声问道:“您还有什么吩咐?”

    “老娘想吩咐你两耳光,又不想浪费力气!”

    齐依琳没好气说了句,伸手揪住二傻的衣领,将他推到路边一棵小树上,单手低着他的脖子,沉声问道:“二傻子,听红丽说伤口处理过,毒素也吸了出去,老实说,这事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二傻闻言,沉默了片刻,才无奈的点头。

    “混蛋!”

    见二傻点头,齐依琳猛地用力,死死将二傻抵在树干上,冷冷瞪着他大声吼起来,“老娘真想把你这混蛋给活埋了,红丽还是个大闺女,你怎么能这样?”

    “我没办法!”

    二傻沉声说了句,轻轻摇头,“毒蛇咬伤,不治疗很容易出人命,除非有抗毒血清,否则换任何一个医生来,也只能用这种原始的办法。”

    “老娘不管这些,也不想听你解释!”

    齐依琳摆了摆头,松开手,伸出手指点着二傻的额头,沉声警告,“你小子给我省水点,老娘把话放在这里,要是今天这事传出去,老娘就挖了你的狗眼,割了你的舌头,看了你这双狗爪!”

    不等二傻开口,齐依琳接着冷冷呵斥,“别和我说什么医生不医生,你碰了看了不该看的地方,碰了不该碰的,侮辱了我家的红丽,这事情你必须得负责任。”

    二傻闻言,不由得默然无语。

    遇上这么个不讲理的女人,他真心没什么好说的。

    要是这个人是个陌生人,二傻肯定根本不理会,直接离开。

    可她偏偏是朱红丽的母亲,而朱红丽算得上他在这边为数不多的两三个朋友之一。

    沉默了一阵子,二傻才轻声开口,“直接说吧,您到底想怎么样?”

    “你这是什么口气?还怎么样?把你剁碎了喂狗,都换不回来红丽的清白!”

    齐依琳死死盯着二傻,恶狠狠吼了几句,才沉声说道:“这事情你必须得答应保密,然后赔钱,不然这事没完!”

    “很过分了!”

    听到这话,二傻一伸手拉开齐依琳的手臂,沉声说道:“保密没问题,要赔钱我也可以给,但是我否认您说的这些话!我只是履行一个医生的职责,没有多看一眼不该看的地方,没有碰任何不该碰的地方,我的眼里,只有伤口,这事情您可以问红丽,也可以问艳艳。我敢那么说,换任何一个医生,只要是男的,都不会比我做得更得体了。当时这种情况,除了这么治疗,送到镇上也来不及,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您再想想,如果红丽伤在这个位置,送到肖医生那里,姑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如果有的话,他会怎么治疗?再换隔壁村或者镇里的医生来,在没有蛇毒血清的情况下,他又会怎么治疗?”

    说完这话,二傻把齐依琳朝后推了推,和她拉开一点距离,接着说道:“我真心很讨厌别人威胁我,不过看在您是红丽母亲的份上,我懒得计较。要陪多少钱,您开价就是!能拿出来的,我都拿,不过这不是我怕了您,而是因为红丽受伤,我的确脱不开干系!这一点,您可千万别弄错了!”

    齐依琳见一向被欺负,打不还手的二傻突然变得这么强硬起来,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语反驳,不由得沉默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