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我需要钱
    吴秀莲的破木屋里,二傻拿出一包药递给等在屋里的中年女子,淡淡说道:“周大嫂,把这药带回去,先用开水冲洗一次,然后用小火煎熬成汁,一天喝两至三餐。喝药期间,记得别喝冷水,少吃冷水果,尽量别吃辛辣和太油腻的食物。”

    “好的好的!”

    被称为周大嫂的女子轻轻点了点头,打开腰间的挎包,笑着问二傻,“这一共多少钱啊?”

    “五十块!”

    二傻直接伸出五根手指,淡淡说了句。

    “什么?”

    听到这话,周大嫂猛地站起身来,伸出手指指着二傻,沉声呵斥起来,“二傻子,你当我周珍莲是傻子,好欺骗不是?这么一包草,你居然一开口就要五十块?”

    不等二傻开口,周珍莲就把药包啪的一声砸在桌上,双手叉腰瞪着二傻,大声嚷嚷,“二傻子,去年旁边的王婆婆在你这里治病,一样是偏头疼,她开的药比我这还多,你就收十二块,这才过多久,你居然一开口就要五十块,你干嘛不直接要五百五千?”

    “我没强迫你!”

    二傻把药包拿过来,重新坐回去,淡淡摆手,“价格是我来定,你可以选择不治疗,也可以去找肖医生或者去镇里!”

    说到这里,二傻抖了抖手里的药,轻轻笑道:“呵呵,周大嫂,既然在你眼里这就是一包草,那就没什么可说的。要不这样,你自己去采集,只要一天你能采集回来这一包草,我免费给你治疗。”

    “这个……”

    听到二傻这么说,周珍莲微微一窒,沉默了一下才无奈的笑道:“医生,我这人不怎么会说话,也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说吧,同样的病,你给别人治疗,开的药更多,才收十二块,却收我五十,我也没得罪你啥的,是不是太那个一点?”

    “没办法,我真需要钱!”

    二傻站起身,重新把药包放到周珍莲身边,轻声解释,“周大嫂,你既然这么说,我也把话说明白点吧,我虽然没挂牌,可也不是开义堂。这一包药在你看来,就是山上的野草,可我得到处去采集,还要加工,储存,这都要时间。去年个王婆婆治病,当时正好附近有这种药,随手采集回来,自然可以便宜点。而现在这些药,我花费了不少功夫采集,花费的精力比较多,也就略微高点。”

    说到这里,二傻轻轻摆手,“这么说,你肯定还是不服气,我换个说法吧。王婆婆一个老人,孩子们都不在身边,也没怎么照顾她老人家,连油盐钱都是问题,收十二块我都觉得很多了,少收一些,算是帮帮忙。大嫂你一家人都会挣钱,不缺那点钱……”

    “这样不行!”

    不等二傻说完,周珍莲就摆手打断他,“你既然开门做生意,就得有个标准,完全随着心意收钱,实在欠缺公平性。我不是拿不出来这几块钱,而是这样我心里会很不平衡,换位想想你就能明白这种感觉。我们家的确稍微富裕一点,可那些钱,也都是我们辛辛苦苦挣来的,一分一文都是血汗钱。”

    “你这么说也对!”

    二傻轻轻点了点头,无奈的笑道:“既然这样,这次算我标准没设好,就按十二块收费吧。不过以后治病,我可能都得略微提高一些费用了,因为我现在地区需要钱,希望你理解,也希望以后来治病的人,都能理解下。”

    说到这里,二傻抱起手,轻轻摇着头,“我去年过来,过得迷迷糊糊,没想过太多,也没想靠这行赚钱,基本上都是顺手为之。现在依旧这样,我也没打算设立医馆啥的,不过我的确需要挣点钱,这并不是我自己缺钱,而是吴奶奶老了,需要一点钱来生活。”

    “呵呵……”

    听到二傻这么说,周珍莲把十二块钱拍在他面前,冷冷笑道:“二傻子,你想赚钱,我也理解。去年来你没名气,价格低了就把病人吓跑了,现在你觉得自己名气足够了,价格提升上来也正常。说白了,你和肖医生也没两样,不过目前的你,还没肖医生那名气,所以还没把药提升到天价罢了。”

    “呼——”

    二傻长长吐出一口气,轻轻点头,“周大嫂,你要这么说,我也承认就是。因为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你知道么,前几天我回来,看到吴奶奶趴在地上吹火,吹得满脸黑灰。当时我就问吴奶奶,旁边放着打火机,又有干树叶,干嘛不用打火机点,你猜吴奶奶怎么回答?”

    周珍莲还没回答,二傻就自己答了出来,“吴奶奶告诉我,她舍不得!”

    说完这话,二傻微微耸肩,“当时我很不以为然,笑着说道,‘奶奶,一个打火机也就五毛钱,能用几个月了,算下来点一次还不到一分钱!’可吴奶奶却无奈的的笑着摇头,‘孩子,奶奶老了啊,一分钱也挣不到,能省则省!’”

    看到周珍莲沉默下来,二傻苦笑着捂住额头,轻轻摇着头,“听到这话,我内心惭愧得我地自容。吴奶奶救了我的命,收留我,亲孙子一样对待我,我却什么都帮不了她,让她连一个打火机都要省着用!当时我就想啊,我连最亲近最关心我的人都照顾不到,却还要装好人去照顾和我不相干的人,这岂不是假仁假义?同样的药材,肖医生自己种的,药效没我的野生药材好,来得也轻松很多。他起价就是三五百,我收个三十五,十分之一的价格,也就收点辛苦费,养家糊口,怎么算来,也应该不算太过分吧?”

    “这个……”

    周珍莲沉吟了一下,才轻轻摇头,“你如果之前这么说,我能理解,村里很多人应该也能理解。不过现在你并不缺钱了,你给李主任的儿子治病,赚了一大笔钱,很多人都知道这事了,你再说这话,不光是我不信,村里的人怕也没什么人会相信。”

    “那也没办法!”

    二傻轻轻摆手,“我说这笔钱已经用得差不多了,你也未必会信,我也懒得解释了。反正以后大致就是这个标准,我不算药材是自己采集了,根据市场价格来算,野生的收费150%,一般一幅普通药,大致二十到一百不等。反正我也没想靠这一行来吃饭,愿意找我的我乐意就开药,不愿意找我也就算了,实在没钱的可以赊欠,极度廉价几乎免费是不可能了。实在大家接受不了,我就直接去卖药材吧,反正一天采集百八十块的药材还是可以的,去联系卖主卖掉那些药材,让吴奶奶稍微过得舒服点应该也不成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