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我愿意犯傻
    “自然是用了,难不成取钱回来放家里发霉么?”

    二傻说了句,笑着轻轻摇头,“艳艳,你该不会觉得,我拿这钱去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想要调查我吧?”

    “违法犯罪?”

    正在看手机的小杨忽然抬起头,好奇的问二傻,“师傅,什么犯罪需要花费那么多钱啊,那直接冲着我来吧!”

    “去去去,没你的事!”

    胡艳摆了摆手,没好气的笑道:“你师傅拿三万块冲你犯罪,把你拿去解剖研究,然后送火葬场火化,三万块应该差不多!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别别别,我浑身发冷!”

    小杨连连摆手,“行了,艳艳你和师傅聊,我去隔壁房间,那样总行吧!”

    看到小杨离开,二傻笑着微微耸肩,“这小子虽然脑子不算太灵光,倒是个实诚人,学东西也还算挺努力,希望他能真学到一些东西吧!”

    “有你这样的好师傅手把手教导,估计傻子也能学到东西了!”

    胡艳轻声说了句,才接着说道:“二哥,别转移话题,我问你那些钱到底干嘛了呢,说来听听嘛!你住在这里,每天除了去给人治病,就是到深山去,怎么会花费那么多钱啊?”

    “这个……”

    二傻沉吟了一下,才轻声说道:“其实这事也没什么好问的,我不说你也多少能猜到一些。小杨哥才打了两年工,家里又比较贫寒,他爸得这个病,没钱买药,也买不起补品,所以我给了杨家一万多,也算是他学艺的工资。小杨哥正跟着我学东西,我怕他知道之后心里有负担,直接给杨伯母的,这事你暂时别让小杨哥知道。”

    “学艺还有工资,这待遇也没谁了!”

    胡艳也知道杨家的情况,只是轻轻摇了摇头,接着追问二傻,“二哥,那也才一万多呢,剩下那一万多呢,又拿去哪里做好事了,也说来听听!”

    “喂喂喂!”

    二傻见胡艳穷追不舍,无奈的摆手,“艳艳,你到底是学心理学的,还是学八卦系的啊,怎么什么事情都那么好奇,非得打破砂锅问到底?”

    听到二傻的话,胡艳得意的一挺胸,“八卦是女孩子的天性,我好奇一点有问题么?”

    “可以,但是我也有不说的权力!”

    二傻扫了一眼胡艳,淡淡笑着说了句,站起身朝门外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艳艳,我打算去街上联络下,看有没有专门收野生药材的医生,有没有兴趣陪我走一趟?从这里到镇上的乡村公交,应该不会要身份证吧?”

    “那个倒是不用!”

    胡艳摇了摇头,伸手拉着二傻,低声说道:“二哥,别那么冲动,村里那些人也只是一时间理解不了你加价的事实。等他们反应过来,知道你这里比肖医生那里和镇里的医院要便宜很多的时候,他们自然知道你的好了。”

    “可我不想做医生了!”

    二傻说了句,微微摇头叹息,“做医生赚钱不是我的初衷,可不赚钱,又连自己都养不活,这人生就是那么讽刺和无奈。”

    “理想和现实必须结合,不管做什么,都得能养活自己,这是最基础的保障好不好?”

    胡艳说了句,轻轻摇头,“做医生治病救人,和赚钱并不冲突。以你的性格,肯定能把控好自己,不会学肖医生那么黑,在能够给他人带来好处的同时,再给自己带来利益,这就是合情合理的。损己利人这种事,圣人也未必能做到,毕竟圣人也得吃喝拉撒不是?”

    不等二傻开口,胡艳就摇了摇头接着说道:“二哥,你接受不了的,并非是赚不到钱这件事,而是村民们的不理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里的人很多没上过学,有些就算上过学,也就是几年小学,能认得几个字,写自己的名字就不错了,你能指望他们的思想觉悟有多高啊?虽说再愚昧的人,也应该懂得感恩,可关键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你这是在帮他们。因为你去年把价格定得太低,他们就理所当然认为,这些药都不值钱,你稍微一提价格,哪怕只是收最基本的药费,他们都觉得没办法接受了。这种事情,需要一个时间来让大家接受的?”

    “这个也是!”

    二傻轻轻点头,“不知道为什么,遇到这种事,我就有种莫名的难受,总感觉自己遇到过类似经历一样。不过你说得也对,有些事情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来接受,虽然结果可能是学他们接受不了我这个人一样,也接受不了新的价格。不过这些其实并不重要,反正我也没想过和他们打多少交道。去年那样,在黑山沟和深山里往返,其实相当也不错的,现在能有你和红丽以及小杨三个朋友,已经算很好了。”

    “又开始逃避了!”

    胡艳轻轻摆手,“二哥,这样可不行,要让别人接触你,你就得先和大家去接触,了解得多了,彼此熟悉了,自然就能成朋友了。这样越是逃避,大家就越觉得你脾气古怪,也就越没办法接受你。”

    “没必要!”

    二傻笑着轻轻摆手,“虽然与世隔绝的活法,会很孤单,不过相交满天下,知心无一人也不是我所追求的。能够有那么几个可以随便聊的朋友,就很好了,剩下的人能交往就交往,不能交往就互不干涉。我的意思不是见人都不理,也不是说从来不共事,只是说不深交。”

    “别刻意逃避就好!”

    胡艳笑着点了点头,也站起身来,跟着二傻朝外面走去。

    一直出了杨家的老屋院子,胡艳才将嘴唇凑到二傻耳边,低声问他,“二哥,你另外一万五,是不是给齐阿姨了?”

    二傻才刚要摇头否认,胡艳就先摆手,“二哥,这事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了。当时齐阿姨和你说话,我就趴在窗户上看着呢!虽然听不清你们的对话,但是我看得出,她是在骂你打你。以我对她的了解,能够让她这么轻易善摆干休,不找你的麻烦,怕是找你勒索了一大笔钱。”

    “呵呵……”

    见胡艳猜到了事实,二傻无奈的点头,“艳艳,你都猜到了,还问这个干嘛?”

    胡艳见二傻承认,忍不住无奈的摇头,“你这人可真够犯傻的,红丽姐受伤,和你有什么关系?你那是帮她治病,没找他们家收医药费,那是情意,齐阿姨打你你不还手,那就是仁至义尽了。你怎么还能真给她钱呢?作为一个晚辈,我本来不该那么说,可齐阿姨这种人,真心不能惯着她了!”

    “无所谓!”

    二傻轻轻摇头,“红丽是我到这里,第一个将我当朋友的人。给她母亲一些钱,就算是给红丽买补品了,谈不上什么犯傻。”

    “可是……”

    胡艳沉吟了一下,才轻轻摇头,“可是你这么给,又不是给红丽姐,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事根本不值得啊!”

    “我觉得值得!”

    二傻轻轻笑了笑,微微吐出一口气,沉声说道:“红丽的母亲是这性子,如果我不给这笔钱,她不会善摆干休。我们闹起来,红丽夹在中间难受不说,她也会拿红丽出气,骂她不省心。红丽没你这么幸运,没有一个那么和睦的家庭,她是个单纯的女孩子,我不想让她经历太多不好的事情,为她犯傻我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