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事态严重
    “师傅,师傅,你在不在?”

    早上起来,二傻刚刚把火生好,小杨就焦急的跑了进来。

    “又怎么了?”

    二傻随手把打火机扔到旁边的桌上,抬头看着满头冒汗的小杨,笑着问道:“小杨哥,是前面的犀牛山倒下来了,还是太阳从南边升起来了?”

    “不是,都不是!”

    小杨坐到二傻对面,连连摆手,“不是这些事,犀牛山是千百年的老山,怎么会倒,太阳那个……”

    “既然没啥大事,急成这样干嘛?”

    二傻打断小杨的话,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这个…是村里有人生病了!”

    小杨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气喘吁吁的解释,“昨天有几个小孩子突然发病,被送到肖医生那里去治疗,结果一点都没好转,今天还有一个晕过去了。”

    “哦!”

    二傻淡淡哦了一声,顺手将旁边的炊壶提到火上烧着,起身拿出两个杯子和一包茶叶,朝小杨扬了扬,“小杨哥,是要白开水还是要茶水?”

    “师傅,我都急死了,哪还要心情喝什么茶啊?”

    小杨焦急的看着二傻,无奈的摇着头,“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好几个人病得很重,还要人晕过去了呢!”

    二傻把杯子和茶叶放回去,微微点头,“听到了啊,我前天治病回来,不就和你讲述过了么?乙脑是一种危害很大的传染病,一旦发病就是重症,伴随高热惊厥,烧迷糊和昏过去不是很正常么,大惊小怪成何体统?”

    “不是,不是!”

    小杨轻轻摆着手,“师傅,这些我自然记得,可现在是有人病了啊,不是学理论知识了!”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

    二傻不解的看着小杨,微微摊手,“肖医生不是在治疗么?他可是老中医,难道这点病都治不好?再说了,就算治疗错误,导致医疗事故,那也是他的责任,管我什么事啊?”

    “师傅!”

    小杨无奈的看着二傻,轻轻摇头,“我知道村里那些人不愿意找你治病,还说些瞎话,你很生气,可这都是人命啊!说那些话的是大人,遭殃的是小孩子,你怎么能坐视不理?”

    “我啥时候坐视不理了?”

    二傻拾起火堆上滚落出来的柴头,重新扔进火堆,微微摊手,“我当初定的原则,是心情不好就不治病,可这些天,你看哪个患者来找我,我坐视不理过?现在出事的在肖医生那里,他们都是肖医生的患者,你让我怎么做?难道现在让我跑去肖医生那里,说我能治好这病。如果你是医生,有人过来抢你已经接手在治疗的患者,你会怎么想?”

    “这……”

    听到这话,小杨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小杨来的时候,只是觉得生病的都是村里的邻居,没有想这些关键。听二傻这么一解释,小杨才发现二傻的确没理由去插手。

    那些病人都是肖世红接手的患者,二傻要是这时候过去横插一脚,不管能不能治好患者,那都是瞧不起肖世红,摆明了抢生意了。

    看到小杨沉默下来,二傻抱起手靠在椅背上,淡淡问小杨,“小杨哥,你知道这传染病爆发之后,村里人怎么说的么?”

    “这个还真不知道!”

    小杨轻轻摇头,不解的看着二傻,轻声问他,“师傅,他们该不会把这传染病,也扯到你头上来吧?”

    “不是扯到我头上!”

    二傻摆了摆手,没好气的叹息,“他们是直接将我当成了罪魁祸首!你知道他们怎么说来着,我回忆一下自己前天听到的话啊,嗯,‘以前村里从来没得过这种怪病,这二傻子一来,就出现问题了,摆明了是他捣的鬼。这家伙来这里,肯定没安什么好心,故意假装低价治病,然后提高药价,弄个只有他才能治疗好的病出来,分明就是想赚病灾钱。大家可千万别上他恶当,宁肯多花点钱去大医院,也别找这种混蛋’,对,原话可能有些许差距,但是意思绝对是这样!”

    说到这里,二傻伸手拍了拍额头,轻轻摇头,“他们都这样说,你说让我怎么去解释?我说我没那能力折腾出这种病毒,你觉得他们会信么?根本没人相信我,也不来找我治病,我主动找上门想帮忙,还被人扫把撵出去,你让我还能怎么样?这病是有风险的,国家甲级医院治疗,也有可能留下后遗症,我敢强制去给患者治病么?出了事情,我负责还是你负责?”

    “唉——”

    小杨闻言长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二傻沉默了片刻,站起身轻轻拍了拍小杨的肩膀,轻声说道:“小杨哥,这事情不管是谁制造出这种谣言,既然大家选择了不信任我,那我也真心爱莫能助了。你也不用太担心,乙脑传染性虽然强,更多的都是隐性感染,患病几率不高。总体感染率大致也就万分之一不到,就是婴幼儿容易感染,这村里小孩子不是很多,事态不会太太严重。而且现在医药学很发达,肖医生治疗不好,不是还有镇里的医院么?”

    “万分之一?”

    小杨微微皱着眉头摇头,“师傅,这概率不对吧?村里总共也就不到一百个小孩子,最近一段时间算上你治疗的几个,已经有了七八起病例了,其中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肖医生那边有三个,镇里送去了两个。而且我听到信息,说镇里医院好像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治疗的患者也不见好转,昨天晚上还死了一个三个月的婴儿来着。”

    “这个啊——!”

    二傻沉吟了一下,才轻声开口,“这感染率的确偏高了一些,不过这应该和营养有关系。这边的人基本上不出去买菜,都是自给自足,吃的食物很单一,而且一年之中有至少一个季度没有多少绿色蔬菜吃,水果更是奢侈品。而且这边比较偏僻,应该没有注射乙脑疫苗。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营养供应不上,免疫力比较差,所以感染几率提高了很多。”

    说到这里,二傻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小杨哥,回头你给村民说一声,让他们用鲜芦根混合黄瓜藤大致按五比三比例煮水喝,不管有没有发病的都坚持一天喝个两次。这事也用不着强求,愿意听的就喝,不愿意我们也没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