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谁为孩子负责
    “等等!”

    两人正朝前走,二傻目光落到旁边一家院子里,忽然叫住胡艳。

    “怎么了?”

    胡艳闻言神色微变,低声问二傻,“二哥,这是我小叔家,该不会我的小堂妹也患病了吧?”

    “距离稍微远了点,没办法很好的确认!”

    二傻轻轻摇了摇头,低声对胡艳说道:“艳艳,你过去问问你小婶,看孩子有没有什么异常现象,比如说拉肚子或者头疼发烧以及嗓子沙哑等情况。如果什么事都没有,问题应该不大,如果有这些情况,我再过去仔细看看。”

    “啊?”

    胡艳惊讶的看着二傻,不敢置信的问他,“二哥,该不会这些症状,都是乙脑吧,那未免太可怕了!我早上起床,也感觉脑袋有点疼呢!”

    “你那是没休息好,刚起床脑袋缺氧!”

    二傻摆了摆手,轻声说道:“那些症状都是乙脑外显的症状,其实乙脑也没想象那么可怕,关键是治疗要及时。如果发现症状就治疗,用对药的情况下,基本上很快能治疗好,而且不会留下后遗症。”

    “那你直接过去看吧!”

    胡艳在二傻旁边轻声说道:“昨晚小婶过来,就说堂妹她昨天精神不怎么好,还拉肚子,鼻子好像也有些不舒服。她还以为孩子感冒了,准备今天去买感冒药来着。”

    “这个……”

    二傻闻言无奈的摇头,“这事情可真麻烦,你小婶对我貌似也不怎么友好!”

    “没事!”

    胡艳轻轻摆手,“二哥,你跟我过去就是,如果我小婶不领情,我就说是我请你过来的,她对我还挺好的。”

    胡艳和二傻走过去的时候,胡艳的小婶文翠兰正坐在院子里抱着小孩晒太阳。

    看到两人过来,文翠兰眉头一皱,也不管二傻在场,直接埋怨起胡艳来,“艳艳丫头,还要小婶怎么跟你说,你怎么还和这混蛋混在一起啊?”

    不等胡艳开口,文翠兰就把小孩子放到旁边的椅子上,站起身指着二傻的鼻子骂起来,“二傻子,过年那会儿,在大伯家见到你,我就觉得你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当时大家都在,我不好骂你什么。你果然不是个东西,一点人性都没有,居然还敢送上门来,今天看老娘不骂死你!”

    “小婶——”

    胡艳刚开口,文翠兰就摆手打断她,沉声说道:“艳艳,你怎么就执迷不悟呢?这二傻子想赚钱,收费贵点也就算了,反正治病都是要花钱的,可他不该搞出这种东西来。村里那些小孩子你也看到了,生了那怪病,不是发烧就是浑身难受,昨天还坏了一个孩子。这种混蛋,就应该直接打死了丢去喂狗,真是白变一世人!”

    “小婶,这事绝不是二哥做的,你别听人胡说!”

    听到这话,胡艳连忙摇头反驳。

    “艳艳,你是被这混蛋给迷住了!”

    文翠兰指着二傻,没好气的摇头,“艳艳,你想想看,这么多年,我们这边什么时候发过这种怪病?这次可倒好,他一说提升药价,没过几天村里就陆续有人发病,这不是摆明的么?他这是把村里的人都当傻子刷呢!想通过这种办法赚钱,简直是疯了!如果我家孩子生了这种病,我宁愿把她送县医院去,也绝不花一分钱找他!”

    “可是你的孩子,已经患上了这种病!”

    文翠兰刚说完,二傻就淡淡说了句。

    “什么?”

    听到这话,文翠兰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抱起才两岁多的孩子仔细看起来。

    看了一阵子,文翠兰将孩子放回去,越发愤怒的破口大骂起来,“你这个缺德的狗东西,散播怪病害人也就算了,居然信口胡说起来。本来看在艳艳份上,我还不想对你动手,你竟然瞎说诅咒我家小咪,今天老娘谁的面子都不给!”

    一边说着,文翠兰一手拖起院子里的椅子,就要朝二傻冲过来。

    见文翠兰这么凶悍,胡艳连忙冲过去抱住了文翠兰。

    二傻看着拉扯的两人,朝胡艳无奈的摊手,“艳艳,这事你也看到了,真心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实在没办法。我就说句实话,你堂妹的确患病了,只是目前才在初发期,病情还不严重,可她根本不听啊!”

    “小婶——”

    胡艳刚开口想劝说,文翠兰就用力挣扎怒吼起来,“艳艳,你让开,我今天就是要打死这狗东西,惹怒了小婶,小婶连你一起打了!”

    “小婶!”

    听到文翠兰这么不讲理,胡艳忍不住大吼出声,“亏您还是上过初中的人呢,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明白?病毒您总听过吧,乙脑是什么病,手机一搜索就出来了。这种病是典型传染病之一,这是人能制造的么?二哥他到这里来了大半年,屋里出了药材就是药材,您让他从哪里去弄这种病毒来,散播到村里?”

    “艳艳,你怎么就这么信任他呢?”

    文翠兰没好气的摇头,“他说是乙脑就是乙脑么?这种病稀奇古怪的,肖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分明就是这混蛋弄出来的新病。他整日在村里到处乱转,指不定就是他下的什么毒。你想想啊,有人会不想着赚钱么,他一开始……”

    “够了!”

    二傻大吼打断文翠兰的话,正要继续说话,文翠兰又歇斯底里吼起来,“怎么,被戳到点了,准备承认了还是恼羞成怒了?”

    “随你怎么说,我也不想和你争论什么!说完这话,你如果还赶我走,不用你再开口,摆摆手我就自己走,而且是永远离开这竹林村,不踏入这里半步!”

    二傻说了两句,轻轻摆了摆手,接着冷冷说道:“反正我怎么说,你们也不会相信,解释也是浪费口水!这病是不是乙脑你们没法确认,可你们的脑子总不是猪脑,肖世红检查不出来,镇里县里的医院还检查不出来么?我和你说这话,也不是想要证明什么清白,我只是想说,你怀疑我可以,可这小孩很可怜。你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多活泼多可爱,而这病如果得不到治疗,她可能就会学村里李家的李承乾一样,变得痴痴傻傻,严重的情况下,还可能像送到镇医院的那个孩子一样,直接丢掉性命。你就因为一点怀疑,让她失去了治疗的机会,到时候孩子变成痴呆或者出事了,谁为孩子负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