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有些事,不能纵容
    说完这些话,二傻就准备离开,不过朱红丽却是一把拉住了他。

    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朱红丽轻轻摇头,“二哥,我知道你这人心善,可仁慈也有个限度。你这么做,已经不再是仁慈,而是纵容犯罪,这种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听到朱红丽这么说,众人不由得慌神了。

    朱红丽的三婶走过来,看着朱红丽无奈的摇头,“红丽,这都是邻里邻居,还有你的亲人,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承认大家这事做得很糊涂,很不应该,可也不能真报警吧?”

    “是啊,是啊!”

    另外的一名中年人也连连摆手,“这事情我们就是不懂,听人这么一说就信了,我们真不是故意的!”

    “是啊,红丽,还有那个医生,我们是真不懂什么乙脑,才会误会的!”

    文翠兰也开口求情。

    “不懂就能为所欲为么?”

    朱红丽没好气的摇头,“照各位这么说,不懂法律的人,就能随便杀人不受法律制裁了么?投毒害人这种事,如果被证实是真的,那可是要死人的!你们今天的行为,不仅是恶意污蔑二哥投毒害人,还威逼取证,已经触碰到了法律的底线!这种事情,不是一个不懂,就能摆脱所有罪责的!”

    “红丽,那个……”

    二傻刚开口,朱红丽就轻轻摆手打断他,“二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才一年不到的时间,你就被污蔑了三四次了,几次差点丢了性命!去年莫家坪,有人毒晕杨家小婶,利用刘芳拉你过去,利用你的同情心栽赃嫁祸!之后不久,又有人诬陷你图谋不轨,准备祸害某些女人,如果是良家妇女,我也还好想点,可事实证明,她们本身就不是什么东西,用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来污蔑你,那根本就是侮辱你的人格!还有过年那次,你被人打晕丢在冰天雪地里,那次如果不是我们运气好,刚好找到你,你就活活冻死了!而这一次,一群人围着你直接拿武器要动手!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半年多的时间,四次啊!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难道你真的要忍到被人害死为止么?”

    “红丽……”

    朱红丽的三婶刚开口,朱红丽就猛地转过头去,沉声怒吼出来,“三婶,这里最没资格求情的就是您!您别忘了,二哥现在活得好好的,你们的做的事情他一清二楚!过年那次,对他下手的就有您!那次事件,比今天更严重,那完全是谋杀,就算二哥活着那也只能说谋杀未遂!这次的事情,您也是动手的人之一,污蔑罪,谋杀罪,数罪并罚,就算不能判死刑,也足以让您牢底坐穿了!您这一把年纪的人,怎么能够糊涂到这样子?”

    “我……”

    朱红丽三婶才开口,朱红丽再次打断她,“三婶,不要试图反驳,有些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二哥没理你,不是怕了你,他是在乎我这个朋友!可您把事情做得那么绝,二哥能容忍,我也没办法容忍,法律同样没办法容忍。”

    说到这里,朱红丽轻轻摆手,“您别用这种仇视的眼光看着二哥,他什么都没说,我们问他一直说什么都没看到,实际情况不用我说您自己心里清楚。实际上这事是艳艳查出来的,她是学犯罪心理学的,只需要几句言语甚至一个眼神,她就能推断出事情的全过程!当时是您拦在二哥前面,欺骗他说我生病了,利用这件事来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后让人从背后敲闷棍!而二哥的抗打击能力超出你们的预料,一棍没能打倒他,他猛地转过头去,然后您一棒打在他腿上,将他打得单膝跪下来,后面又是一阵乱棍跟上,才打晕了他!当时你们以为已经打死了他,把他拖到深山的雪地里丢下山崖。”

    顿了顿,朱红丽看着面如土色的三婶,冷冷说道:“可你们都没想到,二哥抗打击能力那么强,挨了那么多下,居然没死!你们更没想到,从山崖上丢下去的时候,他会被树木拦住,只丢到半山腰的山坳里!你们也没想到,他能在雪地里抗三天活下来!得知这事之后,您惊慌失措,借口有事回娘家,把小孩丢在我们家一丢就是半个月!如果没有这事,我还不会怀疑,也不会去找艳艳取证!”

    听到朱红丽把大致过程说了出来,她三婶吓得腿一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朱红丽看了眼窃窃私语的人群,接着说道:“您躲了半个月,没等来警察的消息,就以为二哥真是傻子了!实际上二哥比你们想象的都要聪明,所有的事情,前因后果他都一清二楚!他没有报警,是因为他觉得这样做了,自己没办法继续在这里住下去了!而这里有救他命的吴奶奶,吴奶奶七老八十,还一身的病,他舍不下,才选择了不追究!本来看到他坚持,我也不想提出这事,可你们一个个太过分了,一而再再而三,去加害二哥!”

    说到这里,朱红丽冷冷扫了一眼众人,沉声质问道:“你们一个个都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去恶意坑害一个这种善良仁慈,知恩感恩的人,你们良心不会痛么?”

    听到这话,朱红丽的三婶脑袋几乎垂到地上,另外那些人则是惭愧的摇着头。

    过了片刻,那个中年男人才轻轻摇头,“红丽,你说的那些事情,除了今天这事,其它的我们都没参与,你不能把这些都算到我们头上!”

    “姚三叔!”

    朱红丽冷冷笑道:“以前没参与,以后呢?你们这么听到风就是雨,连真相都不会辨别的人,万一听到村里再传来个什么祸害女子,甚至杀人案,再有人跳出来说是二哥做的,再拿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证据,你们还能淡定么?”

    不等那些人开口反驳,朱红丽接摆手接着说道:“不要说什么你们会辨别!那根本就是鬼话!这次不过是一个莫须有的罪名,你们就能拿着锄头菜刀围住二哥,喊打喊杀,真看到什么证据,以你们这些人的辨别能力,绝对是直接动手!所以你们这些人,绝对不能纵容!只有让你们去警察局关押个三五年,知道有家不能回,亲人不能见的痛苦,有了痛的感悟,你们才能学得聪明点!”

    “红丽,算了!”

    一直沉默的二傻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众人,忽然轻轻摆了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