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别开生面
    不过,他现在才发现,被人背着是一件如此享受的事情,虽然他捧着自己的屁股,虽然他有时候还忍不住摸一摸,但不能否认这样趴在一个男人的后背上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现在他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她们都喜欢找男人背着,男人喜欢征服女人,女人则想骑着男人,虽然用“骑”这个字有点不太妥当,事实却就是这样的。

    “我们去哪儿?”

    坐在保姆车上,李林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老师。我们决定给你庆生。”张桥嘿嘿笑着道,同时启动了车子,保姆车缓缓的向医院外边走去。

    “庆生?”

    李林直接懵了,如果没记错,自己的生日至少还有几个月才到,这些人是在搞什么名堂……

    这一刻他自己甚至都有点怀疑,是不是他自己记错了生日……

    “中了三颗子弹没死,应该算是劫后余生,所以,大家觉着在你出院的这一天给你庆生。”安朵轻轻抿了抿嘴唇道:“是不是很特别?”

    “确实很特别。”

    李林有些感动的看着几人,要不是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眼眶差点就湿润了,一个老师最骄傲的不是一辈子培育出多少个优秀的学生,而是,无论何时何地他们都记着你,心里有你这么一个人,这才是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现在这样儿,他在万分困难时走马上任,完全没有半点教学经验,而且相比那些老师他更没什么威严可言,可是,这些学生却和他好的像是一个人似的,这确实让他有些想不大明白……

    可这种事又为何去想明白呢,有的人即便有三头六臂,即便有特别英俊或者亮丽的外表,但有的时候这样的人往往不会招人待见,而有的人长的不算出类拔萃,但他给人的第一感觉却很好,之后自然也就容易相处很多。

    难道这就是人格魅力?

    被一堆学生捧在手心里,说不骄傲那是假的,李林向来都不是那种虚伪的人,要不是旁边坐着几个人,他早已经忍不住笑出来了。

    “院长。院长。1007的病人不在了。”

    一名女护士急匆匆来到马前进的办公室,身为责任护士,要是患者突然不见,然后在出点什么事,她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前不久不就发生这么一件事,一名患者在病房里突然不见了,当大家发现他时,他已经从十几楼上一跃而下,虽然他是自己跳楼自杀,但责任护士还是受到了牵连,直接被开除了!

    “不见了?”

    马前进皱了皱眉,将手里的本草纲目放在了桌子上,“是不是出去散步了,外边找过了没有?”

    “应该不是出去散步,病房里的东西也都不见了。”小护士直冒冷汗,她刚刚换班过来,趁着有那么一小会功夫去卫生间解手,结果来到病房时人就不见了。

    “这个臭小子……”

    马前进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小护士一眼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院长……”小护士有点担心的看着马前进道:“患者不在了,我是不是应该出去找一找……”

    “你找不到。也不用找。先去吧。”马前进摆了摆手,心里想着,这小子真是够了,竟然这种法子也能想出来……

    小护士一头雾水,战战兢兢的看了马前进一眼,随后赶紧走了出去,她不知道马前进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找也找不到,难道他知道那个患者不见了?

    她心里想着,同时忍不住给李林的祖宗十八代狠狠的招呼了一遍,最好是出去时被车撞死,实在不行就掉进下水沟淹死,掉进马桶夹死等等……

    坐在车子里,李林只感觉耳朵一阵发烧却不知道有个人恨不得他死的惨惨的,不过,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却响了起来,看到这个号码,他有点不好意思去接,这个号码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前进。

    “是马前进的电话?”安朵眨了眨大眼睛,笑意盈盈的问道。

    “我该怎么说?”

    拿着手机,李林为难的很。

    “电话给我,我和他说。”安朵将手机拿了过去,直接接通了电话。“马爷爷。是我,安朵……”

    “哈哈,是安丫头啊。你们在病房还舒服吧?要不要给你们换个病房?”马前进笑呵呵的说道。

    安朵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马前进已经知道他们从医院里逃出来了,他之所以这么说,也就是想让自己尴尬一下而已,稍许犹豫过后,她轻轻的笑了笑道:“马爷爷。医院里乌烟瘴气的,李老师也不适合在那里养伤,还是出来养好一点,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

    “就知道你们在医院里呆不住。不过也是,医院确实不是个好地方,他才动完手术没多久,一定要照顾好他知道了吗?”马前进嘱咐了两声便是笑呵呵的将电话给挂断了!

    “李老师,看我们安朵姐对你多好,什么事都给你想到了。”张桥笑眯眯的说道。

    “吃你的口香糖。”安朵美眸微微一竖道。

    她看上去有些生气,但心里却没有半点不高兴,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很简单的两个字,造势!

    有些话自己不好意思说出来,有人代劳其实更好,不但能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同时,还能避免尴尬。

    有些时候“造势”这两个字看上去很不起眼,但它又确实有用。

    譬如那些在某个特定的场所摆下一大堆玫瑰花,然后特别浪漫的把这些玫瑰花摆成一个心型,然后带着一位心仪的姑娘来到这里,突然跪在她身前表明自己的心意,也许这个女孩子开始时还不怎么喜欢他,或者说还在考察他,但在旁边一大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起哄下,她原本不想答应,她又怎么好意思不答应?

    不答应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

    答应,至少今晚上还能去宾馆,还有人买单,还有一头牛不吝啬体力为自己耕耘一番……

    至于之后的事儿,他如果是一头强壮无比的牛,那就水到渠成了,要是一头病牛,只有‘那么大点儿’管你求爱有多新颖,有多浪漫,干脆给老娘滚蛋!

    “安朵姐。你不会是喜欢咱们李老师吧……”李猛是个实诚人,就像是个装上火药的枪,只要火药装上,他必须扣动扳机。

    反正老子的枪是响了,至于之后会发生什么事,那关老子屁事?

    “喜欢又怎么样?不喜欢又怎么样?”安朵撇了撇嘴道。

    李林傻愣愣的看着这几个学生,特别是目光落在安朵身上时,他用力的看了两眼,总觉着今天这件事有点蹊跷,好像自己被这几个学生给套路了,像是掉进了安朵事先安排好的陷阱……

    只是,这种事他又不好解释,因为它越解释越黑,还有,一直这样澄清关系,这对一个女孩来说也是一件十分残忍的事情。

    佛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李林说:我不说,我甘心下地狱……

    见李林不说话,也不想扯上这个话题,几人自然也不好在往深挖,毕竟,坐在他们旁边的是他们老师而不是他们的同学,即便是开玩笑也要有个度才行。

    车子在省城不是十分簇拥的公路上走了差不多有二十几分钟,当拐过一个路口时,一个大排档的下边已经站满了人,一眼看去黑压压的一片,他们并没有坐下,而是眼巴巴的盯着路口,等着他们最尊敬的那个男人安全下车。

    “来了来了。李老师他们回来了。”

    徐亮亮指了指远处开过来的保姆车大声的喊了起来。

    他的话音一落,黑压压的一片人便是快步聚到了一起,不知道班里仅有的几个稀有动物谁开的头,生日歌就响了起来,开始起的那一句还很好听,可是随着一帮粗嗓门的汉子加入,这首生日歌就更动听了,好多人还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看到路口站着这些熟悉的面孔,李林先是轻轻的一笑,这种场面只有在梦中时才可能会出现,用别开生面这四个字来形容最合适不过,很另类,却又给人无比真实的感觉……

    这是真情的传递,他是个感性的人,即便他不想哭出来,但眼泪还是控制不住的湿润了眼眶……

    “下车吧……”安朵看了他一眼,同时悄然的抹了抹眼角。

    “好。”

    李林应了一声,在安朵和李猛的搀扶下便是下了车子。

    “李老师……”

    “李老师……”

    “李老师,我们爱你……”

    “李老师,你是我们的英雄……”

    随着生日歌落下,一众人便是蜂拥而上,直接把李林围在了中央,好在有安朵在一边保驾护航,不然他真的有可能被这些情绪无比激动的家伙按倒在地。

    “谢谢你们。”

    李林深吸了口气,随后便是站直了身子,十分严肃的弯下了腰,给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这下可是把这些学生着实吓了一跳,他们只见过学生给老师弯腰鞠躬的,还从未见过老师弯下腰给学生们鞠躬的。

    “老师。这使不得。”

    “老师,你是最值得尊敬的人。”许丹上前一步,十分认真的说道。

    “大家是不是都来了?”李林抬头看了眼众人。

    这些学生他看着眼熟,拉出来也都认识,但这么呼呼啦啦站着一大片,让他找一找缺谁少谁他还真的有点做不到。

    “老师。蓝皓没来。”马月上前一步说道:“刚刚他家里来了电话,他爷爷病重了,让他赶紧回去见最后一面……”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马月原本是不想说出来的,也不想扰乱了这种欢庆的场面,但李林问了起来,她又不好不说,同时也要告诉蓝皓之所以没过来的理由!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