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 他爸是李刚
    闻言,不止是李林,刚刚还欢腾的气氛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脸上的笑容消失于无形。

    “蓝皓的爷爷是得了什么病吗?”李林皱了皱眉问道。

    “肝硬化腹水晚期,几个月前我去蓝皓家里时,老人家已经有点不行了,能熬住这么久真的算不错了。”马群走了过来,叹了口气道:“挺好个老人家,却得了这种不治之症,唉……”

    李林默默的点头,肝硬化腹水确实不是一个好治疗的病,即便是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更何况已经到了晚期,能够治愈的可能性自然也是降低了许多。

    只是,这个时候他却不想袖手旁观,而且,这时候也确实不适合庆祝出院,更不应该把快乐挂在脸上!

    “老师。你是不是想去看看?”见李林紧锁着眉头,马月问道。

    “我觉着我们应该过去看看,蓝皓是我的学生,也是你们的同学,他的爷爷也是我们的长辈。你们说呢?”李林注视着众人问道:“有没有愿意和我一起去的,要是可以,我们现在就出发!”

    一众人忍不住对视一眼,似乎早就料到李林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一般。

    “老师。我们也是这个意思。您说的没错,蓝皓不但是你的学生,也是我们的同学,他现在正在悲痛中,我们又怎么能在这里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徐亮亮大声说道。

    说着时,不少人便是忍不住瞧了李林一眼,心中更是忍不住给他竖起了大拇指,一个老师能够做到这种份上已经不止是值得让人尊敬那么简单!

    “我们一起去,希望能来得及。”李林满意的说道。同时忍不住暗暗的吸了口气。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什么?菜都点了,怎么呼呼啦啦的还都走了,我这些东西卖给谁?”

    看着一众人呼呼啦啦的上了计程车,大排档的老板急了眼,大声的嚷嚷了起来,四五桌菜,这至少也要四五千块,这些人拍拍屁股走人,他卖给谁去?

    “靠。我们又没吃你的东西,有什么钱……”李猛扯着大嗓门,指了指自己的脸道:“你知道我是谁吧?”

    大排档老板皱了皱眉,但也看的出来,这些人不是一般人,不说每个人穿金戴银,就是他们的衣着打扮就足以说明一切,特别是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家伙,看上去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面熟……再仔细看看,他终于认了出来……

    “你是李主任家的……”大排档老板说着连忙挤出来一些笑容,“去吧去吧,就一顿饭而已,不要紧,有机会替我向李主任美言两句……”

    “给我一瓶百事。”

    李猛指了指放在遮阳伞下边的冰箱道。

    大排档老板哪里敢说半个不字,今天就是公安局长来了他都可以不给面子,唯独这个家伙惹不起,他老爸可是卫生局的正牌大局长,得罪了他就等于断送了自己的财路……

    别说他是开大排档的惹不起,即便是那些五星六星级的大酒店,李猛他老子去了,那些当官的还不点屁颠屁颠的,人家想找你麻烦,随便编个理由都行。

    “这小子……”

    李林坐在车子里看着李猛跟个爷爷似的对着大排档老板吆五喝六的,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同时在兜里抽出来一张银行卡给安朵递了过去,“去把钱给了吧。他开店也不容易……”

    “给他干嘛?”

    安朵撇了撇嘴道:这些人平时不知道赚多少黑心钱,你看他穿的不怎么样,他年收入上百万还不止。再说,就算你现在给,他也不会要的!”

    “为什么不要?”李林不解的问道。“天底下还有不喜欢钱的?那不是傻子么?”

    “你又不是没看到,李猛在哪儿站着呢。”安朵嘴角一翘,咯咯笑了起来,“人家他爸可是李刚……”

    李刚……

    多么耀眼,多么响亮的一个名字……

    为此李林也是哀嚎不已,要是他爸也叫李刚,那该多好……

    “真的假的?有这么巧?”李林差点没忍不住笑出来。

    谈论人家父亲叫什么名字,这是一件十分不懂礼貌的事情,何况,李刚这两个字看上去很平凡,被人提起来时,却有些褒义的意思。

    “李老师。安朵说的是真的,李叔叔确实叫李刚。”马月坐在副驾驶上转过了头,笑着道:“我记着李猛刚刚到学校时,徐亮亮说他爸叫李刚,结果你猜怎么着,当时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徐亮亮怎么可能打得过李猛,三拳两脚就被打老实了,眼睛打的跟个熊猫似的……”

    咯咯咯……

    听马月在一边解释,安朵终于忍不住咯咯的笑了出来,响起刚刚入学时发生的事,她还是有些忍俊不禁。

    “从那以后,没有人敢在李猛旁边提起李刚这两个字,就连我们的几个老师也不敢……”

    “看来这是他的禁忌,不想挨揍,以后还是少说为妙啊。”李林苦笑着说道。

    有句话叫做一条臭鱼搅得满锅腥,李刚这两个字看来影响的不是一代两代人那么简单,只是,要是让李猛他老爸知道他因为这事打架会作何感想。

    “我觉着别人说有问题,李老师你说肯定没问题……”马月说着说着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前两天李猛还喊着要给你生猴子呢……”

    噗……

    安朵刚还抿着嘴笑,这下终于忍不住笑喷了出来,那模样真的是太漂亮了,一点都不会给人做作的感觉,很真实!

    李林傻愣的看着外边拎着百事可乐回来的李猛,心里暗暗想着,要是和他生孩子,恐怕不止是生出猴子那么简单,说不准会出猩猩什么的,再想再想,他自己也差点没笑喷出来。

    原本他想说让侯娟娟和他生的,但话到了嘴边儿他又忍了回去,学生们可以开这样的玩笑,但作为一名老师,怎么能和自己的学生开这样的玩笑,说出去恐怕不会让人觉着好笑,甚至还会被人戳脊梁骨!

    作为一名老师,首先要知道尊重学生,之后,才能得到学生们的尊重。

    “走吧。张桥。你开快点。”

    看着李猛等人都匆匆的上了出租车,李林也是喊了一声,在这里哪怕是浪费一分一秒,可能都会错过很多机会!

    蓝皓的家住在省城的上梁区,距离省城不远不近差不多有二十公里左右,一路上,张桥和马月不断的再给他讲述着关于蓝皓的事儿,还有就是关于这上梁区的事儿。

    上梁区其实开始时并不在省城管辖之内,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镇子,之后不知是什么原因便是被划分进了省城,但由于省城一直处于建设之中,有点百废待兴的意思,上梁区也就被搁置了起来,十几年没发展不说,还有点越来越落魄,相比繁华的都市,它更像是一座古城。

    而住在这里的蓝皓自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的孩子,一家五口人,全靠他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赚钱来养活,两年前老爷子被诊断出肝硬化,他那点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甚至维持生计都有些困难……

    再加上蓝皓读大学,这比花销对这个本来就已经千疮百孔的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不少同学慷慨解囊想要帮助帮助他,可是,他却倔强的很,不但不接受有两次还和同学们闹红了脸。

    听两人说着,李林也是忍不住吸了口气,一直以来他都觉着这个班级里的学生都是有钱人,可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位,不过,这样的人却最值得敬佩,他那不是倔强,而是一身傲骨,一般人不具有的东西!

    “生活在一堆富人中的穷人,确实挺难的。”李林摇头笑着道。

    “我们可从来都没欺负过他……还比别人高看一眼呢。”张桥连忙解释道。生怕李林误解。

    二十几公里的路程并不是很遥远,二十几分钟后,十几辆车子已经进入了上梁区,先是在凹凸不平的公路上穿梭了一小会,随后便是下了公路向着十分狭窄的胡同挤了进去,一连几个拐弯,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老师。这就是蓝皓的家。”

    张桥指了指前边那个不小的大院说道。

    “下车吧。告诉同学们不要吵。”

    李林推开车门下车,安朵要上来扶他,被他拒绝了,在医院里他需要扶着栏杆,出来了自然也就不用了,这么一直装下去他就真成瘸子了。

    当下他便是向着张桥指着的大院看去,这是四间大瓦房,看上去还算是不错,比他预想中的要好上不少,大院的灯是亮着的,不时有人进进出出,这些人出来时几乎都是同样的动作,都是用手臂去抹眼睛,虽然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不用多想也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这个时候他们又能做什么?

    紧接着李林便是向院子门口看去,此时,门口停着四五辆不是很高档的轿车,同样也有不少人围在门口,他们此时正在向自己这边看着。

    “李老师……”

    就在李林张望准备向前走时,一个瘦瘦高高白白净净的大个子走了过来,这人就是蓝皓,跟在他旁边的是中年人和他长的很像,同样瘦瘦高高,却没有那么白净反而脏兮兮的,一身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个补丁的牛仔裤上更是沾满了混凝土和生石灰。

    看着这两人,李林一时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他上前一步拍了拍蓝皓的肩膀,向他点了点头道:“坚强点。”

    蓝皓重重的点头,随后介绍道:“爸。这是我们李老师,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安朵,马月,这位是张桥……”

    “蓝叔叔……”

    安朵几人同时向蓝皓的父亲点了点头,节哀这样的字眼现在自然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大家都能看出来,老爷子应该还在。

    “嗯。谢谢你们。”蓝信点了点头十分感激的说道。

    “是我们应该做的。”安朵十分大方的说道。

    “李老师。谢谢你能来……”蓝信伸出手上前一步,他伸手时又忍不住往回收了收,这些孩子都穿的光鲜亮丽,而他这一身打扮,还有脏兮兮的手掌,不自觉的他就觉着比这些人矮了一头。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