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一滴蜡油
    李林是个农村人,并没有那么矫情,更不会瞧不起每天累死累活的工人,反而对这些人还有好感。

    “老爷子现在怎么样?”

    李林上前一步,同样伸出手和蓝信握了握手,要不是他是个老师,现在就算是叫蓝信一声叔叔其实也是不过分的。

    “恐怕熬不过今晚。李老师,我们屋子里脏,要不……”蓝信苦笑着看着李林,话说到一半也没说出来。

    “没关系。我们进去看看。”

    李林努力的挤出来一点点笑容,随后便是再次拍了拍蓝皓的肩膀道:“走吧。进去看看。”

    蓝皓跟在李林身边,他尴尬的看了李林一眼道:“李老师,您今天出院本应该是高兴的事,是我搅了大家的兴……”

    “如果我们换个位置,我想你应该和我现在的想法一样,对不对?”李林叹了口气道:“没什么事是比这样的事重要的,先给老爷子看看还有没有希望!”

    “谢谢你李老师……”

    蓝皓感激的说道,眼睛又是湿润了起来。

    随着李林等人进入大院,屋子里的人也是迎了出来,得知是蓝皓的老师和同学之后,这些人很热情,但脸上却没什么笑容,纷纷的打起了招呼。

    “快快快。快进来。大叔不行了。”

    屋子里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站在门外的人身子不自觉的一颤,下一刻大家伙便是向屋子里跑去,还没等进屋,屋子里的哭声就已经响了起来。

    被众人夹在中间,李林根本顾不上看屋子怎么样,当他来到屋子里时,屋子里挤满了人,有两个看上去三十**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已经跪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几个中年人一边拉着她们,一边死死的盯着躺在火炕头已经皮包骨的老者……

    老者干瘦无比,看上去也就是七八十斤左右,皮肤更是黝黑无比,还有他的肚子如同大鼓一般鼓了起来,像是肚子里装满了水一般,这是肝硬化腹水晚期最显着的表现。

    而此时老者也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没喘一口气都要费很大力气,随着一口大气抽进去,他身体突然绷直,下一刻他直接没了动静……

    “爸……”

    “爸……”

    “爷爷……”

    一连串惊呼声在屋子里响起,大家的哭声也随之大了起来。

    “嫂子。快去拿衣服,一会穿不上。”一个中年妇女对着蓝皓的母亲秦莲喊了起来。

    “等等!”

    中年妇女刚要走出去时,一声清脆沉重的声音自众人中央响了起来,在哭声的衬托下,这一声显得特别格格不入,同时也引来了不少人的瞩目,下一刻大家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

    有的人并不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是谁,因为他们还从来都没见过这么一号人物。

    “李老师。怎么了?”蓝皓擦了擦眼泪问道。

    “去拿一根蜡,在准备几根棉签,快一点不然来不及了!”李林沉声说道。

    “老师,我爷爷是不是还有救……”蓝皓惊讶的看着李林问道。

    “如果你再废话,就算有救都没机会了,快!”

    李林说着也不管认不认识这些人,现在他脑子里的想着的就是把这个老爷子从阎王殿里拉回来,至于能否成功,他不敢确定,可是,如果这时候不出售帮忙,那么,这个老爷子恐怕也就只有一条路能走,那就是死!

    众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李林直接推到了一边,不少人的脸色也是有些不悦起来,听蓝皓喊了两声李老师之后,他们才明白,眼前这个是什么人,只是,就算他是老师,这么做也确实有点太过分了一些!

    “你们都让一让,这是我们李老师。”蓝皓拿着蜡烛急匆匆的走了回来,“老师。蜡烛来了。”

    “点上,把蜡油涂在棉签上。”李林命令了一声,同时向旁边正怒视着他的几个人看了一眼。

    被李林冰冷的看着,这些人不自觉的避开了眼睛,被他这么冷冷的盯着,身体好像都被冰冻了一般。

    “老师。好了。”

    蓝皓将涂上了蜡油的棉签交到了李林的手里。

    “如果你们还想要一些希望,就不要阻止我给老爷子瞧病,现在,你们在一边看着!”

    李林凝视着旁边的几个人,他话音落下已经来到了老者的身边,宽大的手掌直接按在了老者的脸上,随后手指渐渐用力,直接将老者的嘴硬生生的给掐开,紧接着,手里的棉签已经送到了老者的口腔里,嗓子里飞速的搅动了几下。

    “小伙子。你做什么?”站在后边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喝了一声,直接把挡在前边的两个中年妇女拉到了一边儿,两步便是冲到了李林身前。

    他刚要伸手去拉李林的肩膀,只见李林猛一回头,冰冷凌厉的目光再次落在了他身上,吓得他直接倒退了两步。

    咳咳咳……

    就在众人不明白李林为什么这么做时,躺在床上已经一片死寂的老者突然双目怒睁,一阵猛地咳嗽声也随之响了起来,已经咽下去的那口气竟然又抽了回来……

    这……

    众人都是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下一刻众人的目光就再次落在了李林的身上,他们想不明白,眼前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刚刚只是用棉签在老爷子的嗓子眼里搅了搅,老爷子竟然又活了过来……

    可他们短暂的高兴过后,脸上还是露出了几分落寞,这个年轻人虽然用这种特殊的方法将老爷子这口气也拉了回来,可这也是短暂的,老爷子终究还是要咽下去这口气!

    “天啊。李老师真的太帅了,没想到中医还有这样的治病方法,这次我算是开了眼界了。”站在窗户外边,徐达无比向往的说道:“要是我也有李老师这样的医术那该多好啊。”

    “你这辈子都别想了,就连天才少年苏牙都不是李老师的对手,你怎么可能达到他这样的高度……”张桥拍了拍胸口,深吸了口气道:“刚刚如果是我,或许不会再出手相救了吧,李老师真是个好人。”

    “你和他不一样。”

    安朵静静的注视着屋子里那张熟悉的脸颊,他英俊潇洒,他刚刚的表情气宇非凡,他刚刚展现出来的东西神乎其神,可是,这一刻安朵却一点也不激动,不知道怎么的,只要看到李林出手,他就觉着没什么事情是他不能搞定的。

    “确实不一样,我要是能赶上李老师万分之一就好了。”张桥压低了声音,试探着问道:“朵姐,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咱们李老师了?”

    “你不觉着这个问题很无聊吗?”

    安朵看也不看他一眼,回了一句之后她继续向屋子里看去,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特别是脸蛋上那两个深深的酒窝正在诉说着什么,虽然这时候不应该笑出来,但她真的笑了。

    因为这时候她已经完全忘了,蓝皓的爷爷正躺在火炕上危在旦夕,她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十分特别的世界,她的眼睛里只有坐在屋子里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人……

    “李老师。你有没有办法治好我爷爷?”看着已经上来气的老爷子,蓝皓激动的问了起来。

    “李老师。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家老爷子……”蓝信看了眼蓝州,不悦的道:“蓝州,还不快给李老师道歉!”

    蓝州就是刚刚要上前边来拉李林的中年人,他穿着要比蓝信好的多,同样是大个子,也是白白净净的,看上去比蓝信胖不少,从他们两兄弟的穿着上不难看出,这个蓝州的生活肯定要比蓝信好不少。

    “李老师,刚刚我……”蓝州惭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都很着急,发生这种事很正常,不用放在心上!”李林微笑着摇了摇头,对于这种事他有切身体会,任谁看到自己的亲人死去,不张皇失措,不情绪激动才怪。

    相比那些在医院里抓着医生打的家属,他们没直接动手,没骂人,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一边说话,李林便是站了起来,给众人让开地方,他直接来到了一边儿,老爷子肝腹水晚期,他确实没什么把握能够治好,只有**成的把握而已,而且,就认这种事不是他想做就做的,毕竟人家的家属都在一边站着,如果他们同意救人,他会出手帮忙,如果人家不同意,他自然也不能没事儿找事儿贱贱的给人家瞧病,看好了还好,看不好不说丢了面子,说不好还会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李老师。我爷爷还有的救吗?”蓝皓再次问道。

    “老爷子的身体真的太弱了,我没有十成把握。”李林如实说道:“即便是能治,也不能保证除根,最多还能延长三四年的寿命,情况差一点,说不准两三年还是和现在一样儿,不过,到了那时就算是神仙来了也于事无补!”

    “李老师。我爸的病还真的有救?”蓝州忍不住看了李林一眼,心里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不信,省城的大医院基本都去了,治疗肝病的专科医院也去了,那些专家说出来的答案都差不多,最多一个月,最少也就是几天的事。

    而这个年轻人却说有的救,难道他的医术比那些大医院的专家还要厉害?

    李林不是三岁孩子,蓝州说的很客气,但他脸上的疑问还是没能逃得过李林的眼睛,不过,李林也理解他们此时的心情,如果换位思考,恐怕自己也是一样有着这样的疑问,毕竟,躺在火炕上的是自己的父亲。

    “我没有绝对把握,所以,看不看还是由你们自己来决定。”李林十分认真的说道。

    “哥。你怎么看?”蓝州看了蓝信一眼。

    蓝信一直在一边听着不曾发言,听蓝州问了起来,他皱了皱眉道:“不管有多少把握,只要有希望我们就不能放弃,只是……”

    蓝信说着目光就落在了李林的身上,“李老师,我们这个家你也看到了,老爷子病了差不多两年,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你能不能说说,治病需要多少钱……”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