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那我呢?
    ,精彩小说免费!

    “爸。不管花多少钱,咱们也点给爷爷治病,李老师刚刚不是说了,只要治好了爷爷还能活三四年,这三四年时间可不是用钱能够衡量的啊。”蓝皓激动的说道:“实在不行我就不去读书了,我去打工赚钱给爷爷瞧病,这样不但能给家里减轻负担,还能增加一份收入!”

    “不行。你爷爷前两天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你成人成才,书怎么能不读,再说,不读书以后你能有什么出息!”蓝信十分坚决的说道:“就算卖房子卖地也不能不让你去读书,以后你少给我动这个念头知道吗?”

    “大哥……老三和老四也在,要不,咱们也征求征求她们的意思,还有妈的意思……”蓝州皱了皱眉道。

    “老三和老四都是嫁出去的人,家里也不富裕,这件事不用问她们。妈的意思你还不知道,她能不希望老爷子好起来吗?”蓝信叹了口气道:“蓝州,咱们两兄弟也就别攀比她们了,你虽然比哥有钱,但给爸看病,哥也不比你少花一分,就算出去借钱,我也掏,具体怎么样,你自己决定!”

    “哥。你看你这话说的,你是爸的儿子我不也是,难道我就不希望爸尽快好起来啊,只是……”蓝州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我能当信访办主任也是靠着丈人那头,能买得起房子也是丈人给花的钱,还有,我这身上从来都不拿钱,钱都是二丫她妈拿着,我点征求她的意见是不是……”

    “二叔,爷爷都这样了。就算二婶儿在不通情理也会答应的吧?”蓝皓冰冷的说道。

    他这个二叔平时看上去打扮的人模狗样的,还是信访办的主任,满口的仁义道德,其实是个典型的不孝子,这几年老爷子病了他几乎就没拿出来过一分钱,现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还在推三阻四的,确实有些过分。

    听蓝皓这么一说,蓝州下一刻直接看向了他,沉声道:“蓝皓,你说什么?什么你二婶儿不通情理?你二婶儿什么时候不通情理了?就算她不通情理,也轮不到你一个晚辈指指点点的吧?”

    “还有,这些年你爷爷那些钱,不是都给你上学用了?我用过他一分钱吗?你还在这里给我讲仁义道德,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蓝州说着语气便是尖锐了起来,刚刚还无法推辞,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么个错缝,他怎么能轻易就放过?

    而且,在他出来之前,还是好说歹说他老婆才同意让他出老人的安葬费,要是这么给治好了,之后每天肯定都是要用药陪着,到时候就真的成了无底洞,这笔钱他去哪儿弄?

    “二叔,你什么意思?你要说不想出这笔钱也没关系,我们自己出。”蓝皓紧握着拳头,要不是眼前这个是他的长辈,他现在早就恨不得一拳打过去狠狠的教训他一番。

    “你自己出?”

    蓝州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你自己出?你拿什么自己出?好话谁都会说,难道我不会吗?”

    李林在一边看着这叔侄三人,不由的叹了口气,有句话叫做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是人家家里的事儿,他自然也不好多说,不过,正如几人所说,他虽然能够治好老爷子,但是这比花销绝对不在少数,因为老爷子的肝脏已经衰竭,这需要用上好的药材去不断的滋润,让枯竭的肝脏渐渐的恢复起来,不多说,光是几样药材就足足超过十几万,这对这个家庭来说绝对是无以复加的。

    “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李林心里暗暗的说了一声,同时向着蓝州扫了一眼,这种人确实不值得待见,这种时候还能考虑到钱,用一句不客气的话来说,他连猪都不如!

    “李老师。你刚刚真的是太帅了。”

    李林刚一出门便是被几个学生围在了中间,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他。

    “这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办法,说实话,这是一种特别土,还特别笨的方式。”李林苦笑着摇头说道:“蜡油只是起到刺激嗓子的作用,说实话,在刚刚我也没把握把老爷子救醒过来!”

    “管他什么好办法赖办法,总之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办法就是好办法。”徐达激动的道:“老师。你说的没错,课本上的知识确实不怎么中用,重点还是实践和积累经验,就刚刚这么一会儿,我们不是就学到了很多知识?”

    “以后还会有更多知识教给你们,都用心学着点,我不希望你们拯救中医,但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一个好的医生,对患者负责,对你们自己的选择负责。”李林看着几人说道。

    “老师。我觉着你以后不要每天都重复做一件事, 我觉着你特别适合做一位讲师……”侯娟娟十分向往的说道。

    “我现在不就是讲师?”李林不解的看着这个胖妞问道。

    侯娟娟连连摇头道:“我说的不是站在课堂讲台上的老师,而是那种对着很多人,讲述一些人生经历,还有大道理的讲师,你不知道,你刚刚来到班级时,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着你特别适合,而且,还是出类拔萃的那种!”

    “……”

    被这个胖妞夸来夸去,李林干脆就不说话了,要是在说话真的就被他们给夸上天了,这些学生有个缺点,夸奖一个人的时候从来都不懂得拐弯抹角,而是粗暴简单的那种,夸的人家又害羞又有点飘飘然……

    “他们在屋子里做什么?”安朵一直没发声,直到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她才出声问了出来。

    “家庭内部的事儿。关于钱。”

    李林耸了耸肩,随后便是把刚刚发生的事儿和坐在旁边这几个学生大致的说了一遍,不说还好,他刚一说出来,这些学生就像是被人用充气泵打了气一般直接火了起来,看样子还要进去找人理论理论。

    “可能我们从来没做过穷人,不知道穷人的日子都是怎么过来的吧。”安朵十分感慨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是看了他一眼问道:“如果他们不出钱,你会不会给老爷子瞧病?如果我猜的没错,你肯定会出手帮忙的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李林惊讶的看着她。

    他心里暗暗的捏了把冷汗,不知道是自己太容易被人看穿,还是因为这个女孩变了,她变得越来越像蔡文雅,变得越来越像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别人在想什么事儿她都知道。

    他真的不希望这个善良,勇敢,漂亮的女孩子变成蔡文雅那样儿,那样的话,她就真的毁了……

    “预感。”

    安朵抿了抿嘴唇道:“如果你不想帮忙,我想刚刚你应该也不会出手救人,是不是?”

    “是!”

    李林点头应了一声。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人值得救,有些人不值得,刚刚他们的表现难道你没看见吗?”安朵美眸竖了竖道:“如果是我,即便我有办法能够治好病,我也不会帮忙!”

    “我不会像你一样,人家明明没给你好脸,你还在原谅人家,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特别……”

    “特别贱是不是?”

    安朵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止住了,李林直接把后边这个字说了出来,见安朵不知声默认,他苦笑着摇头道:“也许你说得对,但我看的不是那些人,而是看的蓝皓,还是那句话,他是你们的同学,也是我的学生,也许你们之间并没有那么深厚的友谊,可是,对我来说却不一样儿,你们任何一个人在我心里的地位都是一样的,他遇到了困难,我觉着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所以我会出手帮忙!”

    “每个人都一样?”安朵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问道。

    被她这么盯着,李林深吸了口气道:“你们都是我的学生,在我眼里都一样,因为我是个老师!”

    “那我呢?”安朵再次追问道。这次她直接凝视着李林,就像是在问一件特别严肃的问题,更像是在说,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

    “这……”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李林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说一样不行,说不一样还不行。

    如果现在有人问他,喜不喜欢眼前这个漂亮的姑娘,他会点头,但他却不敢去喜欢,因为还是那句话,老师和学生这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

    她漂亮,她勇敢,她又那么直率,这样的女孩子又有谁会不喜欢呢?

    “李老师,你和朵姐说什么呢?这么小声……”张桥一直在一边站着,他看似在关注着屋子里的情况,其实他一直在偷听两人说话。

    这些天安朵的变化不单单是那些女生都看在眼中,他们这些曾经的暗恋者也自然是看在眼里,开始时他们还有点惊讶,甚至觉着安朵和李林有点不大合适,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觉着李林有点配不上安朵……

    可这些天相处下来,他们才发现安朵的选择有多正确,如果他们是个女人,恐怕也会和安朵一样爱上这个比他们大不了两岁的年轻人,他敢作敢当,他沉着冷静,他为人风趣,还有就是他身上好像有一种东西,就像是一块磁铁一般总是吸引着自己!

    若是以前他们知道安朵和谁走的近了一点,他们会无比的愤怒,可现在他们不但不愤怒,还特别希望这件事真的有个结果,虽然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梦想终究还是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没说什么。”

    李林和安朵又是神同步的回了一句,下一刻安朵便是站了起来向一边走去,她不喜欢和一堆女生坐在一起,她喜欢自己找个安静的地方,戴上耳机,听一些特别经典的音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