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婊子
    ,精彩小说免费!

    黄家驹的《光辉岁月》是她的最爱,确切的说,她还是黄家驹的铁杆粉丝,只不过,世间再无黄家驹,她只能将黄家驹的专辑一部部的仔细珍藏起来,闲着没事儿的时候,她会把这些专辑仔细的听一遍……

    也许这就是她和同龄女孩不一样的地方,并不喜欢那些当红小鲜肉,就是整形男人失败的那个小鲜肉,好像叫什么鹿鞭吧……

    “老师。能不能治,肝硬化腹水晚期啊……”徐亮亮凑了过来,他小声说道:“要我看还是别趟这趟浑水的好,一旦看不好,恐怕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你刚刚看到进来那个女人了没有,哪里像是来看望病人的,打扮的和夜店的小姐几乎没什么区别!”

    “刚进来的女人?”

    李林向屋子里看去,刚刚他和安朵说话,还真没注意到有什么人进来。

    “李老师。就是那个,和蓝皓他爸说话的那个!”徐亮亮指了指屋子里的那个女人,哼了哼道:“你看那样儿,什么玩意,连个场合都不分,真是的!”

    徐亮亮再次指在了屋子里的女人身上,李林才算是看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身材很高,看上去三十七八四十左右,脖子上,耳朵上都是挂着名贵的金银首饰,虽然距离很远,还隔着一道窗子,她身上的胭脂味还是被李林一眼就看了出来。

    看着这个女人和蓝信说话,眼睛里还有些不屑地意思,李林隐隐的猜到了这个女人是谁,她应该就是蓝皓口中的二婶儿,也就是蓝州的老婆!

    只是,她这一身打扮实在让李林有些不敢恭维,正如徐亮亮所言,这样的打扮哪里有一点像是来看望命悬一线的老人的,分明就是来张扬显摆的,特别是她搔首弄姿的模样儿,让李林不由的一阵反胃。

    有的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而有的人去却让人看一眼就觉着反感,那么,这个女人恰恰是属于后者。

    不过还是那句话,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蓝皓的家务事,外人确实不适合插手,而且,他相信蓝信一定能处理好此事。

    “雅然,爹现在还有的治,现在家里的情况你都看到了,我们为人子女这时候老人用到我们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出钱出力?”蓝信看着打扮的妖艳的女人说道。

    “大哥。你看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怎么能不出钱啊。”黄雅然十分认真的说着,紧接着她话锋一转。“大哥。爹的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治好的,蓝皓他们的老师就算再厉害,肝腹水晚期也没得救,前段时间那个老中医不是也给治过,咱们也没少花了钱是不是?结果怎么样儿,没到两个月时间病情又反复了,虽然上次我们没出钱,可花谁的钱不是花啊?”

    “要是花个三千五千也就算了,你说,一旦花个十几万二十几万甚至更多,要是能让咱爹多活十年八年的也成,要是和上次一样儿,两个月又反复了,咱们这个钱岂不是都白花了嘛……”

    “当然了,我也不是怕花这个钱,我只是觉着,这个钱要花在刀刃上,二丫现在读书,用钱的地方也多,还有,蓝州最近工作调动也要送礼花钱,我们家也不是很宽裕啊……”

    听黄雅然这么一说,蓝信便是皱了皱眉,蓝州娶老婆也快二十年了,这二十年时间,想要看清楚一个人并不难,虽然黄雅然满口的仁义道德,说的还有板有眼的,句句都在情理之中,可是这黄雅然是个什么货色,他岂会不知道?

    现在话说得好听,要是到了真章,想让她往外拿钱,到时候指不定还会变成什么样呢。

    “二婶儿。我们李老师的医术肯定没问题,既然他说有七八成的把握,肯定不会说谎话的。”蓝皓连忙说道。

    刚刚李林没说话,他已经猜到了这比医疗费一定是一个不小的数目,他可以嘴硬,但事实却摆在眼前,如果真的需要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的医疗费,这笔钱光靠他们家是不可能拿出来的。

    “蓝皓啊,二婶儿知道你们老师厉害,刚刚不还把你爷爷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是不是?可是,肝腹水这种病真的是没得治,省里的大医院咱们不是没去过,可结果怎么样儿,开始时不都是说有把握么,咱们花了钱之后,他们不是又变了脸,别总相信你那个什么老师,要是他有那么厉害,何必跑到学校当老师,这年头得肝腹水的人多了,比你二叔还有你爸有钱的人在?人家为了治病一掷千金,几十万几百万也不在乎,要是他真的能治疗肝腹水,那他还当老师去做什么,一年想赚几千万也不是问题的吧?”

    “所以说,现在不是盲目的时候,你也是个学医的,难道这点道理还不懂吗……”

    黄雅然说完,蓝皓的眉头便是紧紧的锁了起来,如果李林不和他说有七八成的把握,或许他也觉着这种病没得治,可是,既然他说了,那他肯定有把握,更重要的是,蓝皓相信李林的医术,能够战胜天才少年苏牙的人又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何况,现在是他们求着李林在看病,而不是他主动来看病的。况且,身为一名学医的学生,瞧病会出现问题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谁又敢保证百分之百就能看好一个人的病症呢?

    “二婶儿。李老师的医术绝对没问题,他说有七八成的把握肯定有,再说,现在不管他有几成把握,哪怕是一点点把握,咱们也要给爷爷瞧病是不是?”蓝皓咬了咬牙道:“就算花十万块,我们也要给爷爷治,二婶儿,你就说你出不出这个钱吧!”

    黄雅然刚刚还用各种搪塞的话在搪塞着,可现在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她自然也就不好在推辞了,当即,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起来。

    “哼。十万块十万块,你以为十万块就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你挣了几个十万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告诉你,这笔钱我不出,我手里也没这笔钱,爱看你们给看,反正我们结婚那会老头子也没给我们什么东西,就算不给他瞧病,我们也没什么好愧疚的,还有,要是真的治好了,以后的养老费,吃药花的钱,你们也不用找我……”

    “蓝皓。你去后边。”

    蓝信皱了皱眉,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是落在了黄雅然和蓝州的身上,“雅然,老二,给爹看病,钱你们出不出那是你们的事儿,至于之后你们养不养老那也是你们的事儿,只要你们还有点良知,感觉自己问心无愧,我也不请你们,这样儿,你们要是嫌这里不安静,可以回去等着,要是爹走了,我在给你们打电话,愿意来给爹奔丧你们就来,不愿意来就当我没说过,到底怎么选,你们自己决定吧!”

    “哥……”蓝州皱了皱眉。

    蓝信的话说的虽然不是特别难听,但是,蓝信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打在他的脸上,不但烧得慌还火辣辣的痛着!可是,他又不敢直接答应下来,哪怕是一点点勇气都没有,要是他答应下来,回去之后黄雅然要是不找他拼命那才叫怪事。

    “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不来也没事,你把话给我说清楚。”黄雅然不愿意了,脸色直接冷了下来。

    “没什么意思,行了,你们愿意呆一会就呆一会,不愿意呆我也不强留你们。”蓝信转过身冷冷的哼了一声,黄雅然要不是他弟妹,他现在早就恨不得一嘴巴子抽了上去,这时候能说出这种话,她还算个人么。

    “好好好!”

    黄雅然冷笑着点头,指着蓝信道:“蓝信,这是你说的,告诉你以后你最好别来找我,到时候别怪我黄雅然翻脸不认人!”

    “她妈,你怎么说话呢……”蓝州急忙道。

    “怎么说话,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怎么?你想当孝子?可以啊,我不拦着你,但你要是敢从家里给我拿出去一分钱,小心老娘和你翻脸!”黄雅然哼了哼,一甩袖子干脆就向外边走去。

    “她妈……”

    蓝州咬了咬牙,瞪了蓝皓和蓝信一眼,随后便是快步追了出去,“她妈,我什么时候说要拿钱的,你看你,怎么不给人一个说话的空儿,你说什么就说什么,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

    黄雅然根本懒得理会蓝州,她脸上虽然很冷,但心里却笑开了花,她就等着蓝信这句话,既然她说了,那以后自然也就不用掏腰包给那个老不死的瞧病了。

    “站住!”

    黄雅然刚刚走到门口,一声清脆的娇喝声便是响了起来,只见站在窗子口的安朵把耳机拿了下来,随后一步步向着黄雅然走了过去。

    安朵突然出声,站在外边的一众人不由的愣了一下,很多蓝皓家的亲戚都不认识眼前这个长相无比漂亮的女孩子,他们不知道这个姑娘是谁,更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喊住了黄雅然。

    看到安朵上前,李林吓了一跳,原本以为她一直在听歌根本就没关注这里的事儿,却没想到这时候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是她。

    “安朵……”

    李林皱了皱眉,赶紧向前走去,这个满身正义感的女孩子,一会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儿谁也不敢确定,身在一个军方大佬的家庭,只有天知道她身上还有没有另外一把枪……

    “你谁啊?”

    被安朵喊了一声,黄雅然也是一怔,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这个看上去特别漂亮的姑娘,不知道她喊自己干什么!

    “我是谁不重要。”

    安朵冷冷的注视着黄雅然道:“你这种人连人这个字都配不上,就是个婊子!”

    她原本是打算抽这个女人一个嘴巴子,可是,她又从来没打过人,即便是婊子这两个字在她嘴里说出来也是第一次,还是在许丫丫那里学来的,刚刚想了半天,好像也就只有这两个字用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还比较合适!

    “呦呦呦。你他妈谁啊?这么大点就满嘴脏话,真是有娘生没娘养!”黄雅然顿时尖叫了起来,骂的更是难听。

    “你是在说你自己吧,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安朵撇了撇嘴唇,一脸不屑的看了黄雅然一眼,随后直接向一边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