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二章 扎针放水
    李林点了点头,心里却忍不住苦笑,刚刚的那个女人和眼前这个女人比起来,一个看上去穿金戴银满身的光鲜亮丽,眼前这个衣着朴素,看上去普普通通,同样身为人家的媳妇,这做人的差距不可谓是不大……

    “大家都先别围着了。李老师会一些医术。让他先给我老爷子看看。老三老四,你们两个让让位置。”蓝信说道。

    “李老师。谢谢你。”

    “李老师,救救我爸……”

    各种各样的感谢词又是在屋子里响了起来,对此,李林也只是点了点头,在众人紧张的眼神中,他再次来到了火炕炕头坐了下来,刚刚他并没有给老爷子看病,用蜡油把老爷子弄醒只是一种特别笨特别笨却又十分管用的方式,这个方法不但在传承中有,即便是一些老中医也都知道有这样的急救方式!

    不过,这老爷子的情况,他即便是不用切脉也能看出个大概,用油尽灯枯这四个字来形容绝对不为过,这也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因为他不知道在救治过程中,老爷子能不能熬下来,说的简单一点,要是他能熬过今晚,那他在活个三四年四五年也不是不可能的,反之,可能一会真的就会出现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讲手指放在了老者的手腕上,这次他并没有用菩提指,只是简简单单的按上去而已,与此同时,细微的灵力也是顺着他的手指不断的缓缓渗入老者的身体之中。

    他不敢将灵力注入太多,凡是都不可操之过急,看病更是如此,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只有一点点的滋润他的身体还有五脏六腑才是最好的选择!

    见李林两条眉毛紧锁,旁边众人也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虽然不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报什么希望,但他坐在这里就是希望,因为他是个医生!

    刚刚还吵吵嚷嚷的屋子里随着李林诊脉开始霎时安静了下来,在屋子里只剩下重重的喘息声,老三和老四偶尔抽泣那么一两下的声音。

    屋子里如此,屋子外边的在一众人同样如此,窗台上此时已经趴满了人,有学生,还有一些乡亲邻居,他们的眼睛全都是落在李林的脸上,等着他给出一个好的结果。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转眼间十来分钟便是过去了,期间,李林松开过手指按在老者的另外一只手的手腕上,从开始诊脉他的脸一直是一个表情,大家在他的表情上也看不出什么来,至于好坏,也要等着他诊脉结束……

    就这样儿差不多又过了四五分钟,李林终于松开了手指,把老者的手腕放回到原来的位置……

    “李老师。怎么样?还有的治吗?”蓝信小声问道。

    “我尽力吧。”

    李林沉重的说道。

    刚刚检查的结果既不让他惊讶也没让他觉着惊喜,因为诊脉的结果和他看到的差也差不了多少,老人现在是肝硬化腹水代偿期,其实已经转化成了原发性肝癌,之所以这么快就不行了,那是因为他的身体过于瘦弱,再加上营养一直跟不上才会导致病情急转直下!

    至于能不能看的好,他现在也不好多说,因为看病这种事是瞬息万变,眨眼间就会发生很多事情。

    “唉……”

    听李林这么一说,旁边几人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样的话,他们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医院里的那些医生,开始时还说有的治,结果又怎么样……

    “李老师。麻烦你了。”蓝信咬了咬牙,要不是门外边站着那么多学生,要不是此情此景,他恨不得给李林跪下来。

    “你们先把老爷子身体调转过来,不要让他仰起脖子,尽量让他平躺着。”李林说道。

    “我来吧……”蓝敏上前一步。

    “你不行。”

    李林直接摆了摆手道:“你的力气太小,找两个力气大的,一会需要平着托起来然后在平着放下,一不小心就会出问题的!”

    “二泉。你和我来。”

    蓝信说着便是先上火炕,站在一边那个高大黝黑,看上去有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也跟着上了火炕,随后便是将老爷子一点点向炕头外边一点点挪了出来。

    “李老师。怎么治疗,需要我们做什么?”蓝信擦了擦脸上的汗,虽然平着托起七八十斤的身子,但坚持了这么久,他还是忍不住重重的抽了几口大气。

    “什么都不需要,先等着蓝皓回来。”李林微微的一笑,看上去似乎轻松了一些。

    他刚刚也是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一直紧绷着脸,沉着声音,使得屋子里的气氛一度陷入紧张,在这么下去,屋子里那两个心脏病患者怕是要先倒下去了!

    “老师。我们回来了。”

    李林的话刚落下,蓝皓便是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手里边拿着几个小小的袋子,里边装着的都是一些新鲜的药材,这些药材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不到二百块钱,这还是因为他买的双份的,不然可能也就是百十来块钱左右!

    “只有你自己?”

    李林皱了皱眉,走的时候他是告诉过蓝皓,要不就找个西医过来,实在不行找来一个护士也可以……

    “老师。我去找过了,听我说爷爷得了这种病,给人家多少钱人家都不来啊……”蓝皓苦涩的笑了笑,为了这事儿他刚刚还跟镇子旁边那个诊所的医生吵了一架。

    但听人家说完,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天知道肝硬化腹水会不会传染……

    “老师,不用去找了,还是我来吧。我学过一些西医,扎输液管还是没问题的。”

    就在李林为此觉着为难之时,马月拉开帘子走了进来,随后十分熟练的将输液管的袋子打开,看了眼老爷子道:“老师。是不是要把这些腹水都排出去?”

    看着马月,李林短暂的失神,马月会一些西医这还真的让他有些意外,不过也顾不上多想,他点了点头道:“两根输液管都用上,尽量排的快一点。”

    “徐达,你进来。”

    李林对着窗外的徐达喊了一声。

    听到李林喊出声,别提徐达有多激动,他虽然没直接笑出来,但他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他此时的心情,在地上抖了两下,随后便是快步向屋子里走了进去。

    “把这些药材去弄碎,一定要细致,一会按我说的方法把这些药材熬好,火候必须正好才可以!”

    “老师,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完成任务。”

    “等等……”

    看着徐达出去,李林便是喊了一声,跟在徐达身后向外边走了出去,来到门口时,他嘴角悄然的动了动,三四种名贵的药材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快一点弄碎,不要让任何人看到,知道了吗?”

    徐达愣了愣,紧接着他便是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老师。你是个好人,我就说跟你学准没错!不但医术高明,人品更是没的说!”

    “少拍马屁。赶紧去配药,弄不好看我收拾你!”

    李林瞪了徐达一眼随后便是向房间走了回去,这个小子真是过分,拍马屁都不知道拍的委婉一点,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都会拍在马蹄子上的!

    他再次回到房间,马月已经十分熟练的将输液管扎在了老者的腹部,紧接着黄色如浓一般的液体便是顺着输液管向着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快速流淌了起来。

    “你爷爷应该不止是一个中医吧?”

    李林来到马月身边,微笑着问道。

    “嗯。”

    马月微笑着点头道:“也许你还认识我爷爷呢……”

    认识她爷爷……

    李林连连摇头,这怎么可能,他在省城认识的人都是数的过来的,马月的爷爷他怎么可能认识,可是,看马月轻笑的模样儿,他又觉着马月应该不是随口一说,而且,她的性格也不会让她这么说。

    难道……

    “猜到了?”马月微笑着道。

    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随后便是忍不住拍了拍额头,“其实我应该想到的……”

    “现在知道也不晚,刚刚爷爷打过电话,让你注意安全。”马月笑了笑道。

    “替我谢谢马爷爷。”

    李林微笑着点头,随后便是向老者看去,“需要多久才能排完?”

    “半个小时左右,前后不会差十分钟!”马月深吸口气道:“老师。你真打算给老爷子瞧病?刚刚爷爷打电话时,我问过他,这种病基本是不可能治好的……”

    “确实不好治。”

    李林指了指输液管道:“可是现在还能把输液管扒掉?说看不了吗?”

    “……”

    两人相视一笑,随后也就不在言语了,期间马月去放了几次袋子里的浓水,足足放了四次之后,老者的肚子终于小了下去,他喘息时也是变得均匀了不少,不像是刚刚那样每吸上一口气都要费很大力气。

    直到输液管不在有浓水流出,李林再次来到了老者身边儿坐了下来,在众人紧迫的眼神里,那个银色的长条银针盒子再次拿了出来。

    “消毒。”

    李林将银针交给马月,手掌便是按在了老者的右边胸部,他的手掌很有节奏的来回搓揉了起来,看上去和普通的按摩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如果有人现在能看到他手掌下边一定会发现,他的掌心都变成了月辉之色,特别柔缓的灵力正不断的渗入老者的右边胸部,目的很简单,就是让已经枯竭的肝脏再次恢复。

    肝硬化晚期,肝脏不在像好的肝脏那样儿脆软,而是变得无比的僵硬,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肝脏内的毒素一点点的驱除出去,随后在用针灸疏通肝经,从而让老者的肝脏恢复正常。

    这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十分的有难度,即便是他也要万分小心才行,还有,他还需要伪装自己……

    s: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手机版:m.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