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章 生吃人肉
    “白队长。我觉着我的腿没什么事,真的没什么事,其实刚刚也不是这哥们打我,是我打他才把腿弄成了这样儿,要不,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杨大天瑟瑟发抖,刚刚他还想着怎么弄死这个混蛋。一见到萧庭,他的脾气顿时就没了。

    他自认为自己很牛,有个有钱有势的老爹,可是,自己那老爹和萧庭比起来也不知道差上多远,而且,这个萧庭就是个变态,关于他的传说还是很多的,让人记忆最深刻的就是,他曾经生吞过一个仇人的肉……

    这还是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他不是在情急之下才咬人,而是那个人根本就没什么反抗的能力,想一想活生生咬下一个人身上的肉,然后在咽下去,这种人他怎么敢得罪……

    “哼。你说不管就不管?”

    刚刚萧庭没给他半点面子,白威正在气头上,听杨大天这么一说,他的火忽的一下就少了起来,可这些人他又谁都得罪不起,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特警队长而已。

    杨大天翻了翻眼皮,脸色也是不悦起来,他刚刚要大骂出口时,一边捂着耳朵的深哥悄悄的捅了捅他。这他才憋住了嘴巴。

    “带他们走。”

    白威对着两个年轻警察沉沉的喝了一声,随后便是大步向ktv外边走去。

    “李老师。我们走吧。没事的。”许丹小声道。

    李林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如果刚刚白威不给面子,恐怕已经直接带人了,还会给萧庭说话的时间,他现在带人出去,无疑是想给自己一个面子而已。

    还有,萧庭刚刚的做法确实也不错,要是他不走还在这里僵持下去,到时候彼此都不好做,白威会妥协,可是这并非是最好的结果!

    这些人来的快,出去的也快,离开ktv李林直接被带上了警车,安朵和许丹也跟着上了车子,当然,其中也包括杨大天和深哥。

    此时,同学们也站在外边,看到他们被带上车,大家都是吓坏了。

    “徐亮亮。赶紧给徐叔叔打电话,李老师被人带走了。”张桥咬着牙道:“他妈的,这帮混蛋真是太他妈无耻了。”

    “先别给徐叔叔打电话。我想不会有什么事的。安朵和许丹都跟着呢,不会有事的。”马月十分认真的说道。

    安朵平时虽然不显山不漏水的,但是她的家庭有多恐怖,马月是知道的,至于许丹,她的家虽然没有安朵的家那么吓人,但是,人家绝对是有钱,说用钱堆出来一座大山可能都会有人相信。这两人跟去,不用想也知道不会出什么大事。

    “马月……”

    “听我的,大家先散了吧,要是有什么事我随时通知大家。”马月说着,她第一个走到了路边拦下来一辆计程车走开了。

    “马月说的没错,有朵姐和许丹跟着,谁敢动李老师一根头发,我们走吧,再说,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张桥对着众人摆了摆手道:“走。走。走了。谁和我一路,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我们自己走。”

    众人都是忍不住摇头,原本热闹的一天,接连出了两件事,而且还是令人不愉快的事情,换做是谁现在也很难高兴起来。

    “白队。白队。我真的觉着我没事。就别难为这位李老师了,求你了让我下去吧,我要去医院看病……”坐在警车里,杨大天连连说道。

    白威皱了皱眉,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坐在后边的李林安朵许丹三人,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左右的女孩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竟然能把萧庭请来……

    还有旁边那个特别漂亮的女孩子,她虽然一直没说话,但他也能感觉得到这个女孩子恐怕也不是等闲之辈。

    “在前边的路口停下。”

    白威对着司机命令道。

    司机连忙点头,车子穿过人群,来到前边的路口时,他便是将车子停了下来。

    “你们下去吧。”

    白威头也不会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很没面子了,怎么也不能回过头在对三人笑一笑,官大官小也是个官,面子还是要要的。

    “李老师。我们下车。”

    安朵说了一声,先拉开车门下车,李林和许丹两人也是跟着跳了下去。

    “等等……”

    三人刚要走开时,车子里又钻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杨大天,另外一个则是凶神恶煞的深哥,此时,两人的脸色都是难过的要死,深哥看上去比杨大天还要惨,一边脸上沾满了鲜血,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刚刚为什么那么暴力,他那一拳力道为什么那么大……

    “你们不去医院?”

    白威落下车窗,看着两人问道。

    “去你妈我去。你个王八蛋,赶紧给老子滚。”杨大天怒了,指着白威的脸破口大骂起来,“他妈的,你吃了我老子多少好处,在这里跟我吆五喝六的,你算个蛋啊你,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让你从警局滚蛋?”

    被杨大天指着鼻子骂,按理说白威应该发火才是,但他又怎么敢,直接将车窗升起来,对着司机小声道:“走。别搭理这个疯狗!还有,以后要是再有他的事儿,先问清楚怎么回事在通知我,知道了吗?”

    “是。”

    司机点头应道。连忙启动车子,这时的警车一点都不像是警车,反倒是被狗追了一般,眨眼间便是消失在马路上。

    “妹子,不不不,美女,刚刚是我不对。我不应该干那种龌龊的事儿,你们打我是应该的。是我该死,你们原谅我成不成啊?”杨大天想哭出来又想笑出来,一时间矛盾的很。

    许丹显然是没有想跟他说话的意思,看他一眼都觉着恶心,一张漂亮的脸蛋冷冰冰的直接扭到了一边儿。

    “哥们。哥们。你别和我一般见识,行不行……”见许丹不搭理他,杨大天赶紧找到了李林,希望这个家伙能替自己说两句好话。

    他现在真的是怕的要命,现在他不确定许丹有没有和萧庭说自己偷拍她的事情,要是说了,他就是死恐怕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剁碎了喂鱼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许丹不喜欢看这个家伙,李林哪里又会愿意听他说话,要不是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够惨了,他现在恨不得再上去狠狠的招呼他一顿,对于这种下三滥,打断他的腿那都是轻的。

    “李老师。我们走吧。”许丹说道。

    “好。我去送你们。”

    李林点了点头,抬起步子便是向前走去。

    “哥们,妹子。我求求你们,这件事你们别告诉萧庭,不然我就真的死定了,他肯定会要了我的命的啊。”杨大天捂着脸嗷嗷的痛哭了起来,他甚至已经感觉到死亡气息正在向他蔓延了。一想到萧庭一口咬掉他身上的肉,他就毛骨悚然的。

    “大天。别说了,咱们还是去医院吧。”深哥深吸口气,擦了擦耳朵,痛得他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他刚刚威风八面进了ktv,然后眨眼之间便是被人砸了一拳,说起来他自己都觉着自己搞笑,简直悲情到了极限。

    “不行啊。深哥。这不行啊,萧庭肯定会弄死我的……”杨大天失了魂一样坐在地上,眼皮翻了翻道:“我们现在不去医院,我现在就回去,让我爸给我拿钱,我要跑路再也不回来了。”

    “大天。你听我说。”

    深哥皱了皱眉问道:“萧庭是个什么人?”

    杨大天一怔,不明白深哥为什么会这么问,他咬了咬牙道:“是个狠角色,是个变态,你不是不知道,大家是怎么知道他的名字,生吞人肉啊……”

    “他最恨什么?”深哥再次问道。

    “操。你有完没完,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绕圈子,你有什么屁赶紧给老子放。”杨大天气冲冲的骂道。

    “他最恨的就是别人欺负他的亲人和他身边的人,难道你没听过,他以前有个女朋友被人欺负,最后那个人怎么了?”深哥说着说着眉毛也是锁了起来,沉沉的说道:“那个小子直接活着就被萧庭给剁碎了,有些人觉着这都是假的,其实,这是真的,当时我就在旁边看着,被他剁碎了的就是我的兄弟啊。”

    “当时你不知道有多惨,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砍死却不敢上前,你不知道兄弟被人活生生砍死,剁成肉酱是什么感受……”

    说着说着,深哥也是感觉身上一阵冰冷,在那个月光十分柔和的夜晚,在那个幽深的街道,当萧庭一刀一刀看下去,当他满身鲜血,身上还带着碎肉站起来时,用恐怖这两个字似乎都难以形容。

    他说着还忍不住打冷颤,杨大天就更惨了,他的脸色惨白无比,好像那个被剁碎了的人就是他一般,足足过了两三分钟,他才晃了晃头,气势汹汹的瞪着深哥,“他妈的,这时候你跟老子说这些东西做什么?你是不是也希望老子被那个变态直接剁碎了?”

    深哥摇头道:“大天。到现在你还不明白我的话?”

    “明白你妈啊。我要是明白还问你。”杨大天怒道。

    “欺负他身边的人会被剁碎,刚刚那个穿裙子的姑娘应该是萧庭的亲人,而且据我所知,他应该是萧老头的二孙子,那个女孩的母亲应该是萧庭的姑姑,你想想要是他知道你欺负他表妹,还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深哥叹了口气道:“这次你算是捡着了,那个姑娘不想惹事,应该是没和萧庭说。”

    杨大天顿了顿,紧接着他的眼睛便是亮了起来,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他要是在不明白,那他的智商恐怕和三岁的孩子也没什么区别了。

    “操。说了你妈一堆废话,你早说老子不就不用这么害怕了。”杨大天咧咧嘴巴道:“走走。快找车带老子去医院,老子要去看看腿,以后会不会成残疾。”

    人在恐惧时往往会忘了疼痛,当恐惧消失,疼痛自然也就传来了。

    打断了腿还有个手臂,可想而知他有多痛,这条十分宽敞的街道上也就被他鬼叫狼嚎声所覆盖。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