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二章 门当户对
    而且,这也不符合她给自己定制的计划。

    被两人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司机大哥识趣的闭上了嘴巴,心里却一阵好笑,现在的年轻人啊,太特么的时髦了!

    碧景园和往日一样安静无比,在这里甚至听不到一声鸟鸣声,肃静的有些让人不太舒服,当车子在小区的外边停下,安朵便是下了车子。

    “李老师。这么晚了。我就不请你上去坐了,改天放假一定要来家里做客行吗?”安朵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上去特别的好看。

    其实,她很想带着李林上去,做做客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这个时间段,许丫丫可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一旦她就穿个内衣内裤的钻出来,而且还是特别暴露的那种,到时候撞见,她刚刚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又付之东流了?

    “好。上去吧。”

    李林对着安朵挥了挥手,微笑着应了一声。

    他刚刚还有点担心安朵会用各种手段让他上楼,现在一想许丫丫,他还有些毛骨悚然的。

    “李老师再见。”

    “再见。”

    李林再次挥了挥手,看着这个漂亮勇敢的女孩子,他也知道该说点什么,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便是看向了司机大哥道:“去太湖别墅!”

    “靠。小兄弟。你是有钱人啊。竟然在太湖别墅。”司机大哥抽出来两根烟,自己先点上一根,随后给李林丢上一根,“那个是你女朋友?”

    “不是。”

    李林摇了摇头,苦笑道:“她是我学生。”

    司机大哥一怔,嘴巴顿时张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哥们。你真是老师?”

    “我有必要说谎吗?”李林十分无语的看着司机大哥说道。

    “哈哈……看来我又开了眼界,女学生和老师,师生恋啊,不错不错。年龄应该也差不多,长相也算是有那么一点般配吧。”司机大哥哈哈笑了两声,像是见到了天大的奇闻一般。

    “她不是我女朋友。”李林一字一顿的说道。

    “唉。什么叫不是嘛。我跟你说,我们这些开出租车的,眼珠子耳朵比谁的都好用,看人也是贼准,不管你承不承认。刚刚那个姑娘应该是喜欢你的吧?”司机大哥笑呵呵的道:“难道这个你也能否认?都拉上了你的胳膊了!”

    这次李林没在反驳,安朵是什么心思,他比谁都清楚,只是,他一时半会也是拗不过这个劲来,另外,他始终觉着,超越师生情的关系确实不应该存在。

    见李林默认,司机大哥的话匣子便是打开了,完全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在教育他,而且分析的头头是道,对此,李林也是一只耳朵听一只耳朵放,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有些时候,有一些事儿,有人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不清楚?只是陷入了这个局,那不是轻而易举就能跳出漩涡的,这种事剪不断理还乱,只能任由它慢慢的发展下去,也许有一天,她想开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见李林不愿意搭言,司机大哥自然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一路上他的嘴巴上始终挂着一首歌,这首歌是经典,叫做等待。

    “死孩崽子。你还知道回来?这三根半夜的去哪儿了?”房门刚一打开,许丫丫便是愤愤的唠叨了起来。

    “我不是告诉你我们去参加同学聚会了吗?用得着这么激动吗?”安朵说着说着,她黑漆漆的眼珠便是收缩成孔,手指夸张的指着许丫丫的某个部位,道:“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儿……”

    “我什么时候不这样儿?”

    许丫丫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再说了,你不是吃这个长大的?还这个那个的。说吧,你们今晚上都去哪儿了?”

    看着许丫丫的模样儿,安朵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暗暗庆幸没让李林进来,不然,这可不是尴尬那么简单,恐怕以后她也就没脸在和李林说话了,还有,就算是他想跟自己好,恐怕也不敢了,上一次的事儿已经够尴尬的了,要是在闹出这么一出,那岂不是要尴尬的要命。

    “同学。”安朵回了一句,将斜挎在肩膀上的粉色小包包放在一边儿,随后便是笑盈盈的向许丫丫的卧房走了进去。“晓雨,睡了没?姐姐回来了?”

    “别别别。我老闺女才刚刚睡下,别打扰她,你少给我打断话题,我有话要问你。”许丫丫道:“是同学聚会,还是和那个李老师聚会?”

    被许丫丫拦了下来,安朵着实有些无语,一边向卧室走,一边说道:“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自从李林被枪击之后,许丫丫就像是变了个人,对李林的意见真的是大的不得了,她的理由很简单,她不想让自己的闺女跟一个每天被人枪击的人在一起,这样儿太危险。

    “一样儿?”

    许丫丫撇了撇嘴道:“这能一样吗?同学是同学,老师是老师,再说,你心里想的是什么,难道我不清楚啊?”

    “既然清楚。那你就别管了。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安朵有些忤逆的说道。

    她自己可能都没发现,曾经她和许丫丫虽然有时候也是水火不容的,却从来没这样过,而自从认识了李林以后,她好像变成了刺猬一般,全身上下都带上了防备,生怕别人故意拆散他们一般……

    “什么叫你知道该怎么做?安朵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感情的事儿我确实不该插手,可你想过了没有,就算我现在同意,我希望你和那个李老师在一起,你想想你们可能吗?”许丫丫追到安朵的卧室,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只要我喜欢他这就够了。至于其他的,我现在还不想去想。”安朵摇了摇头道,语气十分的坚决。

    “闺女。妈知道你的心思,哪个女儿家没有过自己爱的人,当时妈也爱过别人,可最后怎么着,还不是跟了你爸?”许丫丫轻轻叹了口气道:“妈没有拆散你们的意思,只是想让你仔细想一想,你们安家和其他的家庭不一样儿,无论是男儿还是女儿家,你们的婚姻都不是由自己做主的,我一直反对你和那个李老师,其实也不是因为他被枪击,这件事其实也不怪他,要怪只能怪他太优秀,遭人妒忌。我是担心你爷爷和你爸,安家向来都是讲究门当户对,我怕到时候你爱的太深无法自拔。”

    “所以,我觉着从现在开始就应该和他分的清楚一点儿。别到时候弄得一身伤,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儿,你在怎么伤心,人家也不会伤心的。”

    安朵顿了顿,两条弯弯的眉毛不自觉的皱了皱,安家是什么样儿的家庭她比谁都清楚,一直以来都会把门当户对放在最前边儿,记着在她十八岁成人礼时,他爷爷和一个老人曾谈起了她的婚事,还说等她大学毕业之后,就尽快办这件事。

    当时她完全没当回事,还以为爷爷是和她开玩笑的,另外,那时候她也没想过嫁给谁,谈恋爱,这样的事儿。可现在想来她爷爷也不一定是在开玩笑,因为那个老人她见过,还见过他的孙子,论家世,论地位,几乎都不比安家差!

    “李老师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安朵摇了摇头道:“爷爷也不会逼我的。”

    许丫丫轻轻的叹了口气道:“这和他是不是那种人没关系,有些时候谁都会身不由己,如果你爷爷拿着枪指着他的头,让他走人,他会不会退缩?我想你心中应该已经有答案了吧?”

    “爷爷不会的。”

    安朵再次摇头,许丫丫不说还好,现在说了出来,她心里也是没有底气,确实,她又了解李林多少,他是敢作敢当,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吗?

    “你还是太小了。你不了解你爷爷,也不了解安家,有些时候联姻看上去确实有些荒谬,甚至还会让人觉着老土,但是,你想过没有,安家只有你这么一根独苗,要是你嫁给一个老师,或者是一个没什么能耐的人,安家这么多年的基业岂不是都要断送在这里?你觉着你爷爷会同意吗?”

    “就算爷爷这么安排,我也不会同意的,我不希望任何人操纵我的婚姻。如果他让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我宁可去死。”安朵十分认真的说道:“还有。我刚刚说过,他不是那种人!”

    “唉。你这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许丫丫无奈的摇了摇头,走上前去摸了摸安朵的头道:“闺女,其实妈又何尝不希望你嫁给一个喜欢的人。既然你喜欢他,妈自然也喜欢他,实在不行你们就先生米煮成熟饭,出去藏两年,到时候抱着孩子回来,我想你爷爷肯定也就不会在逼你嫁给谁了,你说是不是?”

    “……”

    安朵十分无语的看着许丫丫,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这个女人脑洞大开时,总是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虽然这种事看上去有些奇葩也有点不切合实际,但是,真的到了那种地步,这又不失为一种好的办法。

    只是,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这是自己愿意就能解决的事儿吗?

    现在她和李林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累了。”

    安朵深吸了口气,刚刚回来时还心情大好,转眼间就像是掉进了万年冰窟一般,不但身体被冻僵,心更是凉到了底儿。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闺女。这样儿。我同意你跟那个李老师来往,但玩玩可以,不准太深入了,你一个女孩子家还是伤不起的,那天不是说了,让他来家里,我给他熬汤喝,正好也和他谈谈你们的事儿……”许丫丫微微一笑,心里却是忍不住一阵得意。

    叫你跟老娘整没用的,要是我收拾不了你,我就不是你妈,你就是我妈了!

    --------

    “李老师,你到家吗?”

    李林刚刚洗完澡躺在床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微信来的笑意,发信息的人是安朵。

    看着她漂亮的头像,李林犹豫了好久,打上一串字随后在删掉,然后在打上一串字再删掉,周而复始,差不多来回有三四次,他叹了口气将手机丢到了一边儿,索性也就没回她的消息。

    叮铃铃……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