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三章 抓到了一个
    正当他掀开被子准备钻进被窝好好睡上一觉时,他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打电话来的竟然是林桐,当下他便是接通了电话,林桐这时候打电话过来,很显然不是没什么事儿问候一下……

    “林爷爷。您找我……”李林十分有礼貌的问道。

    “嗯。我刚刚听马前进说你出院了,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林桐用一个长辈的口气责备道:“你就是个急性子,中了几枪还要这么快出院,难道不想要身体了是怎么的,下次千万不能在这么冒失了知道了吗?”

    李林笑了笑,知道林桐不会因为你这事儿真的生气,有些时候关系再好也需要一些无关痛痒的营养话来维持,亲人长长都会如此,更何况只是个朋友!

    “下次不会了。”李林问道:“林爷爷。是不是枪击案有线索了?”

    “我就知道你小子会忍不住问这件事。线索现在是有了,不过,也不容乐观,那天在神医楼前枪击你的不是本地人,那几个家伙已经抓到了,可谁知道这些家伙都是亡命之徒,在抓捕时直接和警方开了火,有三个人当场被击毙,其中有一个人被打成重伤,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抢救,只要他活着,我想找到线索应该不是很难的事情。”

    闻言,李林默默的点头,发生这种事他一点也不觉着意外,敢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出来作案,这些人不是江洋大盗就是亡命之徒,他们可能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只要抓住一个活口,这件事还不算特别糟糕,毕竟,那些审讯的警察可都是有着三寸不烂之舌,还有,他们还有一些让人无法承受的手段。这些他都是亲自见识过的。

    “你先别高兴。我还没说完……”

    林桐深吸了口气道:“从警方那边传上来消息,还有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枪击案的幕后真凶似乎并不是刘柏涛,现在不但警方在找他,刘松仁也是再找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刘松仁应该不会向现在这么做,他肯定会想尽办法将这件事给压下来才是。而不是任由媒体大肆报道……”

    李林默默点头,开始时他也怀疑这件事就是刘柏涛所为,可是他仔细想想又觉着这件事很蹊跷,只要刘柏涛不是个傻子,应该不会选择在神医楼前边动手。

    如果真的不是他,那这个背后的指使者就不止是和他有仇,他这么做不但要弄死自己,同时也要让刘柏涛来陪葬。

    “林爷爷。那个罪犯现在在什么地方?”李林皱了皱眉问道。

    “在一家私人医院。开那家医院的人是我的朋友。在他那里可以保证伤者安全。”林桐顿了顿说道:“不过他们医院的医疗设备有限,比起省医院要差上不少,不过,我听我那个老朋友说,能抢救过来的机会很大,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过来看看!”

    “医院在什么地方?”李林问道。

    “我现在让人过去接你,他会带你过去。”林桐说道。

    挂断电话,李林将睡衣换下,换上一身运动服向别墅外边走去,他确实有些不放心,并不是担心医院的医疗水平不够什么的,而是担心他们无法救活一个亡命之徒。这些人手里可以说都是沾满了血腥,手里头说不准都是挂着人命案,既然被抓到了,不管怎么样横竖都是个死,何必还要受这个罪!

    等他来到太湖畔的公路上时,一辆奥迪飞快的开了过来,一个身穿西服长相十分俊朗的年轻人开门下车。

    “请问是李林李老师吗?”年轻人微笑着问道。

    “是我。”

    “是书记让我来接你的。请上车吧。”

    年轻人说着便是来到了后边,十分恭敬的拉开了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谢谢。”

    道了一声谢,李林钻进了车子,这两奥迪不是林桐的座驾,看上去也不怎么高大上,反而还有一点普通。

    年轻人显然不是那种特别喜欢言语的人,可能他也有些困,车子启动之前还忍不住打了两个哈欠。

    李林不清楚林桐所说的私人医院在什么地方,但他也不打算多问,只要让这个年轻人带着就可以,他总不会把自己拉到一个小山沟里活埋了就是。

    静静的黑夜,奥迪开的很快,一会功夫已经开进了城市中心,但车子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司机足足在省城的街道上饶了四五个圈圈,直到确定身后没有车子跟着时,他踩着油门的踏板的脚掌用力的踩了下去,车子眨眼间便是从市区向市区外边跑去……

    就这样儿差不多走了有半个小时,经过一段颠簸的路时,李林才从昏昏沉沉中清醒了过来,抬头向外边看去,只见外边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路边偶尔飞驰而过的砖瓦房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参照物。

    差不多又走了十几分钟的颠簸路段之后,奥迪车突然转过了弯,直奔南边的方向走了过去,差不多又走了足足有两三公里的样子,一个偌大无比的院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

    院子的墙很高,看上去足有两三米高开外,在院子里中间的位置是一栋三层白色小楼,此时,小楼的二楼灯火通明,透过玻璃能看到走廊里不断有人来来去去的行走着。

    “李老师。这是一个乡镇医院。是书记的一个好友开的私人医院。”年轻人见李林一脸茫然,终于开腔说话了。

    “嗯。”

    李林点了点头,等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他便是下了车子,他刚进院子几个人便是从三层小楼里走了出来,林桐也在其中,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位看上去和他年龄相仿的老者,同样都是头发灰白!这人叫任儒,就是这乡镇医院的院长,同样也是林桐的至交好友之一。

    “林书记。”

    李林十分有礼貌的走上前去和林桐打招呼。

    “嗯。来了。”林桐点了点头随后便是看了眼老者介绍道:“这位是任院长任儒,是我的老友!”

    “任院长好。”

    李林同样十分有礼貌的和任儒打招呼。

    这些人的能量都是无法估量的,能和这些人关系好一点总比关系恶化好得多。

    “李林小友。我听林书记说过了。不错不错,果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任儒笑着上前,同样伸出手和李林握了握手,“走吧。我们进去说。”

    “好。”

    李林应了一声,随后跟在两人身后向小楼里边走去,此时小楼里并没有多少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一些医疗护工,这些人还是任儒临时叫回来的,毕竟乡镇的医院没有生成医院生意那么火爆,患者也并不多,再加上省城距离这个王水镇并不是很远,患者们瞧病时也很少会来这里,这样一来,医院就显得更清冷了一些。

    任儒的办公室在二楼楼梯口的东边儿,办公室并不是很宽敞,装修的也不算是豪华,有的也就是一些必备的用品而已。

    “坐吧坐吧。别客气。”

    任儒对着李林笑了笑,指了指沙发让他坐下,随后他也是在一边儿坐了下来,并没有客套的去给他泡一杯茶,然后再用各种夸赞的词汇夸他一番。

    李林虽然不了解这个任儒,再加上这是第一次遇见,说和陌生人一样也绝对不为过,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这个任儒是个性格刚烈之人,而且,能和林桐成为好友,想来应该也不是坏人。

    当然,现在李林也无法给林桐一个准确的定位,他到底算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有些事情如果去深究,可能就真的应了一句话,人无完人,即便他是高高在上的省委书记,他做的事儿也不一定都是那么光明磊落,也许他做的坏事比很多恶人做的还要多,甚至更罪恶。只是,自己又何必去纠结这些,只要他们愿意帮助自己,那么,他们就是好人。

    胜利者在别人的心里永远都是完美的。因为,历史都是由胜利者在谱写!

    “李老师。那个枪击你的罪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现在人还在昏迷,你要不要去看看?”任儒直入主题,显得十分的干脆。

    “麻烦你了任院长。”李林站起来说道。

    “一点小事儿不足挂齿。”任儒笑了笑道:“林书记,我带小友过去看看,你要是不过去就在这里坐一会儿。”

    “我随你们一起去吧。”林桐说着也是站了起来,走到李林身边道:“今早警方在十里坝发现了他们,其余的三个人都死了,只剩下这一个人,这是唯一的线索,只要能撬开他的嘴,这件事就会水落石出。我想现在那个背后的指使者已经知道他被抓了,所以把他带到了这里,还有,这里也并不是十分安全,我们身边可能也有别人安插的眼线……”

    “所以,我能给你的时间并不多,能不能将案子告破,找到幕后真凶就看你的了!”

    “我会让他开口的。”李林十分严肃的回了一声,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警察收拾这种亡命之徒可能要费上一番手脚,但是,对他来说这种事并不是很难,他是个中医,只要他在,就算是这个枪击犯的牙是铁打的,他也一样有把握撬开这个枪击犯的嘴巴。

    当然,他除了是个中医之外,他还是个修炼者,搜魂术虽然一直没怎么用过,现在已经突破到了元婴期,他对搜魂术也是更有把握。

    医院本来就不是很大,走廊自然也不长,走过去差不多有二三十米的样子,任儒便是停了下来。

    “你们先下去吧。有事我随时通知你们。”任儒对着站在门口的小护士说道。

    “是。院长。”小护士应了一声,赶紧走到了一边儿。

    正在病房里看护伤者的两名小护士见任儒带着人进来,她们两个也赶紧走了出去。

    随着任儒进入病房,李林几乎第一时间便是向着躺在病床上,脖子上包满了纱布的伤者看去,这人看上去四五十岁,皮肤黝黑,他的左半边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应该是被利器所伤……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