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果然是好汉”
    “他叫王林。道上人称老疤,是个江洋大盗。七年前因盗窃,抢劫,打架斗殴,多罪并罚入狱,今年三月份刑满释放,前一个月他在五原省再次做下大案潜入本省,应该是本次枪击案的头目!”林桐在一边说道:“和他一起作案的人一共有四人,第一个是在案发的第三天被发现的,他死在了那个小屋里,从警方调取的子弹可以证实,打死他的人应该是另有其人,我想应该就是那个背后的指使者所为!”

    李林眉头紧锁,他的目光始终在这个绰号叫做老疤的人脸上打转,同时也在听着林桐在给他不断汇报工作。“跟着他这几个人,有没有本省的?”

    林桐点了点头道:“刘向坤。本省人,曾经和老疤是狱友,同样也是今年三月份出狱的。不过,在今天和警方的交火中,他身中数蛋,人已经死了!”

    “这么说。老疤会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是刘向坤把他们引来的,刘向坤应该是和那个背后的指使者有着一定的联系。又或者说,是那个背后的指使者找到了刘向坤,然后刘向坤又找到了老疤等人……”李林有条有理的分析了起来。

    “我想应该是这样的,不过,现在还没找到什么有利的线索,警方已经在调查刘向坤在最近几天和什么人有联系了,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也找不出什么来的……”林桐冷笑道:“现在有的人恨不得马上见个所有的证据毁掉,让这件事彻底石沉大海呢!”

    “我知道了。林书记,任院长,你们先出去吧。”李林对着两人挥了挥手,示意两人出去。

    这时他一点都不像是个老师,更像是个大人物,而林桐这个省委书记,好像成了他的秘书,孜孜不倦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等林桐和任儒出去,李林便是在另外一张床上坐了下来,他静静的注视着躺在床榻上的老疤,过了片刻他的嘴角便是微微的弯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弧线。

    “既然已经醒了。那就睁开眼睛吧。偷听了这么久,你也应该累了吧?”

    果然,李林的话刚一落下,老疤便是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紧接着他的脸上便是泛起了一丝冷笑,“小子。要杀要剐随便你们,少在这里给我假惺惺的,你们要是想在我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我劝你们还是别费力气了。”

    “你不怕死?”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老疤,两只手叠在一起,右手的手指轻轻的敲打着左手的手背。

    “落在你们手里,我还可能活着出去吗?”老疤冷笑道:“既然敢出来做这些事儿,你觉着我会怕死?”

    “确实。你活不了。”

    李林笑眯眯的道:“我想即便我不杀你,恐怕背后雇佣你们那个人,要是得知你被抓了的消息恐怕也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对不对?说不准他现在正在满城找你,然后一枪要了你的命也说不定呢!”

    老疤皱了皱眉,他不是傻子,自然料到会是这样儿,即便他们不被抓,恐怕有一天还是会被人找上门,只要这件事不彻底平息,那么,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因为他们几个人就像是一颗没有时间限制随时都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

    “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难道我告诉你是谁,你就能放了我?”老疤冷笑道:“不要想着从老子这里说话,反正横竖都是死,刚刚我说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不不不。我现在还不会杀你。以后我也不会杀你。因为我不是一个侩子手,更不是个杀手,更不能像你们一样做什么事儿都可以为所欲为想杀什么人就杀什么人。”李林连连摆手道,随后他便是从床上跳了下去直接走到了老疤的窗前,拉了一把凳子坐在了他的身边儿。

    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里还多了一颗红通通的大苹果,还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刀片飞快的在苹果上甩来甩去,片刻功夫一颗苹果便是削了出来。

    “要不要来一块?”李林用刀尖扎着一块苹果,笑眯眯的看着老疤问道。

    “你少给我来这套。老子不稀罕你东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疤怒吼道,他的眼睛瞪的老大,在左脸颊的刀疤映衬下,看上去确实是有点吓人。

    “吃一块吧。可能这是你这辈子最后一次吃苹果了。”

    李林微微一笑,下一刻他的脸色突然变冷,在老疤吼出来之前,手里的小半颗苹果硬生生的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呜呜呜……

    苹果堵上了嘴巴,老疤顿时呜呜叫了出来,一双凶巴巴的眼睛瞪的也就更大了一些,但是,他也只能是呜呜出声,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我刚刚说过,这是你仅剩下的生命里最后一次吃苹果,要是你咽不下去的话,我想也不能怪我。”李林笑眯眯的看着老疤,紧接着手里的匕首便是刷拉刷拉的晃动了起来。

    嗖……

    噗……

    锋锐无比的匕首猛地落下,在老疤惊恐的目光中直接刺在了他的胳膊上。

    “这一刀是我还给你的。”李林笑眯眯的看着老疤说道:“我这个人就是心眼小,既然你们用枪打了我的胳膊,我就应该还回来是不是?”

    “呜呜呜……”

    老疤怒吼着,卡在嗓子眼的苹果却让他很难发出声音。

    李林抓着匕首的刀柄,微微的转动了起来,老疤痛的脸色涨红,脑门,脖子,胳膊上的青筋都是暴凸了起来。

    林桐和任儒站在窗子外边儿,屋子里发生什么事儿他们自然是看的很清楚,见李林一刀便是刺在了老疤的胳膊上,两人都是不由的一颤,他们见过狠的,还没见过这么狠的,还有,这小子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下手竟然一点都不含糊。

    最让人无语的是,他竟然还用一颗苹果堵住了老疤的嘴巴……

    不过,还没等他们缓过劲来,只见李林第二刀已经刺在了老疤的肩膀上,屋子里再次传来了呜呜呜的声音。

    “这……”

    看到这情形,任儒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随后便是忍不住向林桐看了一眼,这就是他口中的天才少年?这是什么天才少年?简直就和一个屠夫没什么区别,甚至要比屠夫还惨无人道……

    “林桐。会不会出事儿?”任儒皱眉道。

    林桐先是紧锁着眉头,随后便是耸了耸肩道:“不清楚!”

    “那你还让他这么做?”任儒再次皱眉。

    “对待一个枪击犯,难道还要好言相劝?你觉着这招能起到什么效果吗?”林桐严肃的道:“别小看他。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冲动,我想他一定能做的很好的,我们现在回去等着……”

    任儒犹豫了片刻,随后便是点了点头道:“真是个不一般的年轻人,谁要是得罪了他,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吧?”

    “何止不一般。”

    林桐眯了眯眼睛道:“看着吧,也许有一天他会走到所有人无法企及的位置,你知不知道?他一年前还是个一文不值,甚至会为了温饱而发愁的年轻人呢!”

    任儒笑着点头,随后便是看了林桐一眼道:“如果他一文不值,我想你林书记也不会大费周章为他做这么多事儿,有这个时间去洗洗桑拿,去收点贿赂也是不错的是不是?”

    林桐忍不住一笑,点了点任儒道:“你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儿,什么事儿都喜欢较劲,一张嘴巴就和抹了大粪一样,往死了臭!”

    “我要是和你一样儿,我想现在我就不是在这个乡镇的小医院当个院长,而是坐在你林书记的位置上也说不定,是不是?”任儒笑呵呵的道,说话时虽然很客气,打死你每句话就像是一根根锋利无比的尖刺一般,毫不客气的攻击着林桐。

    两人看上去虽然针锋相对,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无比的坚实,而他们的乐趣就是互相攻击对方,然后乐在其中。

    两人回了病房,而李林这边却乐此不彼的收拾着老疤,对于这种江洋大盗,他真的提不起任何好感,如果他是劫富济贫的大盗,说不准李林还真的会放了他,但是,这种人不但抢劫,还还有过杀人,强奸的前科,不说别的,光是后者这一条,他就该死!

    连续刺下去两刀,李林将匕首收在了手里,原本他是想着把三刀都刺下去,这样儿也算是报了仇,但在刀子刺下去之前,他还是收住了手!

    “呼呼呼……”

    老疤双目暴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嗓子里的苹果却成了障碍,一个不慎就会让他猛地咳嗽一阵,眼白也会翻起来。

    “我知道即便我现在问你,你肯定还不会说是不是?”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老疤问道。

    “呜呜呜……”

    老疤又是呜呜呜的叫了两声,虽然他说不出话来,但他的表情告诉李林,他说的没错。

    “果然是条好汉。”

    李林笑盈盈的给老疤竖起了大拇指,紧接着他便是将头再次低了一些,小声道:“我喜欢你这样的人,不过,我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你放心,我不会弄死你,我刚刚说过,我不是侩子手,不会杀人的!”

    他话音落下时,手习惯性的伸进了怀里,紧接着他随身携带的银针盒子便是被他抽了出来,盒子打开,几枚长短不一参差不齐的银针便是被他抽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刚刚忘了告诉你。我是个中医,我想我会有办法让你开口的。”李林笑眯眯的注视着老疤,一根三寸长的银针便是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