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六章 新闻大爆炸
    当下,李林便是将老疤刚刚说的话详细的和林桐讲述了一遍,林桐一边听一边点头,等李林话音刚刚落下,他已经将手机拿了出来飞快的拨上几个号码打了出去。

    “安排人去多远县去挖梁山的底儿。不要声张,看看他最近和什么人联系密切,查完了马上通知我!”

    “是。林书记。”

    电话那边儿,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林桐。你说你们绕来绕去,是不是忘了一个人?”任儒点上一根烟抽了两口,看着窗外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苏冰川的老家就在多远县城,虽然他现在进了省城,好像和那边也还是有着联系的,再加上李林小友和天才少年苏牙比试,你们说会不会是……”

    任儒的话说的不是特别的直接,但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和和苏冰川的曾经是师兄弟,一身医术都是一个师父交出来的,前些年两人还有些来往,后来因为一些琐事闹得不愉快两人自此就断了联系,同门师兄弟更是行同路人。

    闻言,李林和林桐的目光几乎第一时间便是对视在了一起,任儒的一句话就像是在寂静的湖面上突然丢下一块石头,不但激起了千层浪,还有些石破天惊的意思……

    但很快两人便是摇了摇头,林桐说道:“我和苏冰川虽然没什么交集,了解的也不够深入,但我觉着以他的人品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才是……”

    “确实。他人品确实很不错,不然怎么能被人称之为神医?不然神医楼的名字怎么能那么响亮?”任儒又是抽了两口烟,敲打敲打烟灰,“他的人品确实没问题,但有一点你们可能不清楚,苏冰川这个人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要是他为了天才少年做点什么事儿是不是也有可能?”

    “你这只是推理,并没有实质的证据。”

    林桐叹了口气道:“你们都是有自己的家人,儿孙满堂,就说你任儒,难道你不护犊子?”

    “所以说。这件事有可能是苏冰川所为,如果换做是我,我的孙子和人比试,我可能会选择同样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任儒十分认真的说道。

    “证据呢?就算你说出天花来,没有证据岂不是都是枉然?难道我现在能去找苏冰川我问问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找证据是警察的事儿,难道你们这些当官的,还有那些当警察的,遇到什么案子都是等着罪犯亲自登门把自己的罪证说出来的吗?”任儒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随后便是站了起来,“这是你们警察的事儿,也是你们这些当官的事儿,我就是一个医生,还是不出名的那种,所以,我想我现在应该回家,坐下来喝一杯,倒盆热水烫烫脚,比坐在这里跟你们分析案情好多了!”

    “李林小友,有时间去家里做客,如果没什么事,老头子我就先回去了。”

    “任院长再见。”李林微笑着点头,十分的有礼貌。

    “下次别再那么血腥了,刚刚都给我吓坏了。”任儒打趣道。

    看着任儒走向外边走去,李林也是忍不住一笑,这个看上去五六十岁的老头子,他这份真性情确实难得,想必,这样的人活的才是最轻松的。

    “这个老东西还是这个德行。怪不得这么多年还是这个样子。”林桐笑骂道:“从省人民医院的副院长,降级到主任医师,三年连降了四五次,要不是自己开了这家私人医院,恐怕都要去医院门口当保安了!”

    “……”

    李林无比的错愕,心头也是暗暗的给任儒竖起了大拇指,这样的人岂能用极品两个字来形容?简直是极品到了极限……

    “这里的事儿就先交给我吧,对了,这些天你要小心一点。我会尽快把那个幕后真凶找出来的。”林桐走到李林身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去吧,这几天一定累坏了,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在家等我消息就行。”

    “谢谢林爷爷。”

    “保护公民的安全,这是当官的职责。”林桐笑呵呵的说道。这次他难得幽默了一回。

    原本李林是打算留在这里守株待兔,彻底把这件事查清楚再说,但是前思后想之后他马上就断了这个想法,要是老疤真的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恐怕不用等到现在,那个幕后的真凶也就早早的出现了,他之所以没有一点动静,恐怕心里也是有一定的把握。

    身材不高,体型偏瘦……

    李林的嘴角微微翘起,刘柏涛似乎并不符合这个特点,但是有个人却很符合,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被人称之为天才少年的苏牙,他的身材几乎和老疤说的差不多!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件事要做,他要尽快回到学校,比赛还有三四天就要开始了,作为一名老师,他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输的特比的惨,不但不希望他们输掉比赛,反而更希望他们能赢下比赛,甚至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

    他来到楼下时,那个开着奥迪的小哥还在门口等着,见他出来,小哥赶紧下车,还和刚刚一样儿打开车门,再次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李老师。我们去哪儿?”司机小哥问道。

    “回太湖别墅。”李林说道。

    他说完便是靠在了椅子上,一双清澈的眼睛不断的闪烁着精光,苏牙那张脸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浮现着……

    ========

    “咱们这个学校,现在真是世风日下,什么样的烂勾当都能发生,刚刚我回来时在树底下就两个学生亲嘴呢,你说这都算什么,就算是大学也不至于这样吧?真是影响校风校貌啊。”办公室里,赵明奇捧着保温杯,宣泄着心中的火气。

    “不就亲个嘴么,这还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的年轻人和咱们那会儿不一样儿。前两天咱们学校不是还有个大新闻,就是东方日报上报到的那个,什么老师和学生师生恋的,你说这种事还能发生,最主要的是他还上了报纸,你说这样的事儿学校不也一样没管吗?”张瑞翘着二郎腿的说道。

    “张老师。这话那你怎么能这么说?李老师只是去比赛,安朵也是去看热闹的,再说,那些记者都恨不得把事情夸大,不就是为了博眼球的,怎么能说是师生恋呢。”魏敏抬起头看了张瑞一眼,随后又是低下了头,对这个每天给她发短信,发微信,然后各种嘘寒问暖的家伙根本没有半点的好感。

    “魏老师。我这不也就是说说而已,再说,我又没点名没点姓,怎么就是李老师了。你这话肯不能乱说,要是被人知道了,还不点误会我啊。”张瑞笑眯眯的说道,声音故意的提高了一点。

    他恨不得现在找个喇叭,然后跑到教学楼的楼顶上将报纸上的内容仔仔细细读上个四五遍,只要能让那个家伙出丑比什么都重要!

    以前在这个办公室,大家几乎都是围绕着他转来转去,自从李林来了之后,好像一切都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别的老师是不是围绕着他转来转去他并不怎么关心,他在在最生气的是,自从那个小子来了以后,魏敏好像渐渐地和他疏远了,而且,每次说话时还都是站在那个小子那边儿。

    “有的事儿应该说,没有的事就不要添油加醋,李老师是我们的同事,能来这里教学已经很不错了,你看看谁能驯服三年八班那些学生?前一段时间怎么样儿?现在又怎么样儿?明眼人都看着呢!”魏敏继续说道。

    她倒不是因为怎么样才站在李林那边儿,而是实在有点看不惯张瑞这幅嘴脸,要不是用不了两三个月这一届学生就要毕业了,她早就找朱光明去调一下班级,和这样的同事搭档,让他觉着十分的不舒服。

    “是啊。明眼人都看着呢,现在学校里早就传开了,某些人和某些学生在谈恋爱,听说关系还越来越近呢……”张瑞撇了撇嘴道:“一个靠着关系进来的老师,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牛气的,要是我啊,早就卷卷铺盖走人了,这个人丢也丢不起。”

    听张瑞的话越来越难听,魏敏用力的攥着圆珠笔,想要站起来和他李林一番时,刚好看到李林微笑着走了进来。

    “大家说什么呢,好像挺热闹的。”

    李林在几人的身上扫了扫,微笑着问道。

    “没说什么,刚刚我们说学校风气的事儿呢。”赵明奇笑着说道。

    “关于学校风气的?”

    李林微微一笑,十分好奇的道:“学校里难道有什么新闻?我怎么没听说?”

    “李老师这些天一直忙着,肯定是没听说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刚刚我和张瑞老师说回来时遇到两个学生亲嘴的事儿,这不,张瑞老师就说起了师生恋这事了。”赵明奇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的保温杯道:“没水了,我出去倒一杯水,你们先聊着。”

    “关于师生恋的?”

    李林把笔记本放下,摇着头说道:“也确实是个新闻……”

    “哼。可不是个新闻……”

    张瑞撇了撇嘴,一脸讥讽的看着他道:“李老师,你说身为老师,首先三观要正,这样才能教育出好的学生对不对?”

    李林先是一愣,他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这个张瑞是话里有话,而且他脸上表现出来的东西也是充满了敌意,不过,他却不想和这个张瑞一般见识,来到这里都是同事,大家都是有着同样的目标,张瑞虽然语气有些不对劲儿,但说的也是实话。

    “张老师说的没错。三观不正还当什么老师……”李林笑着说道。

    “有些人就是嘴巴好,满口仁义道德,说的比唱的都好听,可做的比谁做的都难堪……”张瑞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随后便是拿起课本向外边走去。

    “……”

    看着张瑞出去,李林不解的挠了挠头,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家伙一早晨是不是吃错了药,说话不但拐弯抹角的,还带着浓浓的火药味……

    “李老师。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他就这样儿。”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