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七章 师生恋
    等张瑞走后,魏敏放下了手中的圆珠笔,将放在桌子上的那张报纸给他递了过去,“前几天你在神医楼和苏牙比试时和安朵在一起的事儿被媒体给渲染了一番,现在大家都在讨论你和安朵师生恋这事儿呢,刚刚张瑞说的不是别人,他说的就是你和安朵……”

    “我……”

    李林嘴巴顿时张大,一脸不可置信的道:“我什么时候师生恋了?这不是胡说吗?”

    “现在这些媒体就是为了赚钱,为了蹭热度,什么事儿都会大肆渲染,只要是能博眼球的东西,只要有一点苗头,他们都不会吝啬自己的想象力的。”魏敏叹了口气道:“这张报纸不止我这里有,差不多学校每一个角落里都有这种报纸,你和安朵上了头条!”

    “……”

    李林无比的诧异的看着手里的报纸,正如魏敏说的那儿,报纸的头版头条上正是他和安朵在神医楼前边接受采访的景象,而且,还是安朵贴在他耳边时的景象……

    安朵离他的耳朵实在太近了,嘴唇都快贴在他的耳朵上,看上去真的是无比的亲密……

    别说其他人看到这张报纸会相信师生恋的存在,就连他自己看到这张报纸都差点相信他和安朵有着什么不能言语的关系,那就是所谓的师生恋!

    “刚刚朱主任过来找你了,脸色有点不太好,恐怕也是为了这件事,让你来了就去他办公室一趟……”魏敏叹了口气,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些媒体真是不怕事大,他们这么一写,恐怕要给你们惹来不少的麻烦的。”

    李林皱了皱眉,拿着报纸又看了几眼,随后他便是向外边儿走去,他有些气愤,但又有些无奈,有句话叫做,不作不死,还有一句话叫做,苍蝇不着无缝的蛋,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和安朵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铛铛铛……

    来到朱光明的办公室门口,李林轻轻的敲了敲门。

    “朱老师。你找我……”

    “嗯。李老师坐吧。我刚刚去过你办公室。”朱光明拿着纸杯给他倒了杯水,随后便是在他一边儿坐了下来,眼角余光已经落在了他手里的报纸上。

    “李老师。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了吧?”朱光明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影响很恶劣,今天一大早学校里几乎都是在议论这件事,我叫你来也就是想问你一件事,你和安朵到底是不是那种关系?”

    “其实,是与不是也没什么关系,学校也管不着这种事,毕竟现在是讲究恋爱自由的,只是,你是个老师,如果真的是这样儿,影响确实有些坏。当然了,我还是相信你的,兰院长请来的人应该不会错的是不是?”

    “我们只是纯粹的师生关系,这件事确实是被媒体过度渲染了。”李林苦笑着道。

    “唉。我就知道是这样儿,可是,我知道又有什么用,我也不能给你们澄清什么东西。我找你来也不过是先问问,其实真正想找你的是咱们的袁院长,你没来之前他就把我叫了过去,还说一定要严办此事……”朱光明苦笑着道。

    “袁院长?”

    李林不解的看着朱光明,他只知道学校里有个兰院长,还没听说过这个什么所谓的袁院长。

    “唉。说了你可能也不知道,袁院长是省大的副校长,他和兰院长一直就不对头,前段时间他家里的亲戚要来学校教书,结果被兰院长当时就给拦了下来,结果你却来了,他这股子火气正没地方撒,好不容易逮到了这个机会,怎么会不做做文章啊……”朱光明叹了口气说道:“要我说这件事不太好办,就算你和安朵都澄清没什么关系,但谁又会相信啊,安朵倒是没事儿,毕竟她只是个学生,你就不一样了,要是袁院长真的想大做文章,恐怕兰院长也不好说什么……”

    听朱光明像是在说绕口令一般讲述着,李林也是无语的很,但有一点他也承认,就算是他和安朵去澄清事实也是于事无补,一问这个报纸已经发出来了,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他们的潜意识里只有三个字,那就是师生恋!

    “走吧。这节课你先别上了。我带你去袁院长那里,咱们去给他解释解释,看看能不能行得通。”朱光明叹了口气道:“真是倒霉,什么事都要赶在一起,要是兰院长不出差,这事儿也好办一些……”

    “兰院长出差了?”

    “嗯。前天走的。去附近的几个省市的大学讲座去了,估计最快也要半个月才能回来……”朱光明道。

    李林顿了顿,随后便是摇了摇头,别说兰正茂出差,就算他不出差,这件事恐怕依然是不好办,因为有些时候有的人就是想要做做文章,即便你有着三头六臂,有再硬的人际关系,那也是无济于事的,更何况这里是学校,凡是都要讲个规则,讲个仁义道德的地方……

    “我不去!”

    李林摇头道:“我说过,我们只是师生关系,我觉着没必要向任何人澄清什么。”

    朱光明一怔,没想到李林会拒绝,他苦笑着道:“李老师。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我和你说过,学校就是个大染缸,不是什么事儿谁想怎么做就能怎么做的,有些时候即便是你有理,也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啊。”

    “如果没别的事儿,我现在要回去给学生们上课,不管是谁,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找我,请他先拿出证据来,如果没有,最好不要打扰我。”李林十分干脆的说道。

    他现在是又气又无语,一大早晨跑到学校来,原本心情还挺好的,没想到来到这里却闹出个这么大的新闻……

    看着李林的背影,朱光明不由的叹了口气,拿着手里的报纸又看了看,直接摔在了一边,然后他站起来向外边走去,既然李林不去澄清,那就只好他亲自代劳。

    他很清楚袁立这个人,他叫李林过去,说是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其实也就是想找找刺,要是能借着遮掩过的机会把他轰出学校才好,这样一来,他也算是还了兰正茂一个“人情”

    离开朱光明的办公室,李林向教学楼走去,教工楼距离教学楼并不是很远,也就是二三百米的样子,这时他发现自从他来到学校之后,从里没被人如此关注过,几乎他刚刚从教工楼出来,不少学生的目光就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喂喂。快看。这个是不是报纸上那个老师,和安朵谈恋爱那个……”两个男生从李林身边儿经过,他们连个走出去几步之后便是停了下来,说话的那个男生的嘴巴张的很大,一脸的不敢置信。

    “好像是他,唉,真是不明白安朵怎么会看上他的,还是个老师,真是天下奇闻,你猜猜是他追的安朵,还是安朵追的他……”凌一个男生满是鄙夷的扫了李林一眼。

    “拜托,你能不能用你那个猪脑子仔细想想,安朵是谁啊?省大公认的校花,她怎么可能追这么个家伙,而且你别忘了,他是个老师,安朵怎么追他?要我看肯定是他追的安朵,说不准还用了什么不要脸的手段呢。”

    “什么不要脸的手段?”

    “擦。这还用说。前几天没在网上看到吗?那个四十多岁的物理老师,借着给学生补课的由头欺骗女孩子,好像最后查出来有四五十个呢。其中还有大部分都那个了……”

    “那这么说,他也把安朵那个了……”

    率先说话的男生脸都变得扭曲了起来,同时狠狠的吐了口口水,愤愤的骂道:“真特么的是个畜生,这种事儿他也能做的出来,学校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不应该早就开除了才是吗?”

    “开除个屁。我听说他还是个关系户,和咱们学校的大院长是亲戚呢,就算咱们开除了恐怕也轮不到他的身上。唉。我就是觉着安朵有点可惜啊,还有,新闻闹得这么大,以后还怎么见人啊。”男生忍不住扶额,十分惋惜的说道。

    听着这两人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李林的眉头也是锁的更紧了,他自己怎么样说实话他并不怎么害怕,可是,安朵就不一样了,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个女孩子,这种新闻出来,对她的打击肯定是不小的。

    只是他现在也确实没什么办法,报纸已经传遍了整个校园,恐怕还不止是校园这么简单,除了给这些人洗脑,其他的办法几乎都是没用的,而且,洗脑这种事更是无稽之谈。

    唉……

    不到三百米的距离,遭受了无数双白眼,甚至还有谩骂的声音,李林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当下脚步便是加快了一些。

    他现在担心的已经远远不止是安朵的名誉问题,他更担心这个姑娘一旦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来,到时候恐怕自己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班级异常的安静,屋子里的空气仿佛都被凝固了一般,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不一样的表情,罗娟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安朵旁边的位置,想要劝劝她,但话到了嘴边儿却有不知道该怎么说。

    安朵的表现让大家都很意外,原本以为安朵会因为今早晨的爆炸性新闻彻底的崩溃,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安朵来到班级之后显得特别的安静,自从进入班级,坐在椅子上,她还一句话都没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是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李老师来了。”

    坐在最门口的马群小声的喊了一声,下一刻所有人目光都是向门口看了过去,有些惊讶,还有些无奈,他们原本以为李林可能会直接不来了,或者是这节课干脆就不上了,可是没想到李林竟然来了,只是,他来了又怎么办,其他的大家一点都不担心,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李林到底怎么面对安朵……

    “起立。”

    李林刚刚站在讲台上,一直不曾言语的安朵站了起来,她的嗓子依旧清脆,漂亮的大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没有不悦,也没有喜悦,更不是迷茫……

    “坐吧……”

    李林手臂平伸,手掌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坐下。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