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真相?
    听到这些人在后边议论纷纷,安朵的脸蛋渐渐的冷了下来,刚好看到李林对着她摇头,心中的火气才算是压了下来。

    “李老师。是我连累了你。”安朵苦笑着说道:“你一定特别生我的气吧?”

    “生气?”

    李林摊了摊手,无所谓的道:“我为什么要生气?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要怪不是应该去怪那些媒体的记者吗?”

    “可是……”安朵顿了顿说道:“如果不是我,肯定不会出现这样的事的,所以,我也有责任。”

    李林苦笑着摇头,他确实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是好,安慰不行,不安慰还不行,要说怪她?好像更不存在,正如他说的那样,要怪只能怪媒体,能怪到她的头上吗?

    她只不过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能根本就没想过会被有心之人无限放大了而已。

    “既然已经发生了,该过去的事儿总会过去的。别放在心上。”李林摇了摇头说道。

    安朵轻轻的点头,紧接着她便是轻轻的摇了摇嘴唇说道:“可是,我不后悔,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所以,不管外边怎么说,别人怎么看,我还是会坚持我自己想做的事儿。”

    “……”

    面对这个勇敢倔强的女孩子,李林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便是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回去上课吧,虽然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毕竟做一个好和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是不是?”

    “改天见。”

    安朵甜甜的一笑,刚刚还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虽然有那么一点点歉意,但是,有些事情就需要不断的起风浪,一**风浪过去,这件事才会一点点变得清澈透明。

    “再见。”

    对着安朵挥了挥手,李林直接向学校外边走去,这一路虽然没少遭了白眼,他也是全然当做没看见,既然他们喜欢翻白眼,那就让他们翻去好了,就把他们全部当做空气好了。

    叮铃铃……

    他刚到学校外边的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到太湖别墅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打电话的人是昨晚上才见过的林桐。

    “林爷爷。您找我?”李林站在原地,脸色变的严肃了许多。

    “嗯。案子有进展了。我现在派人过去接你。你是不是在学校上课?”林桐十分严肃的说道。

    “我还是自己去吧。林爷爷,你在哪儿?”李林说道。

    “先来家里吧。”

    和林桐又说了两句,李林挂断了电话,开着高尔夫一路狂奔直奔林桐的家赶去,结果,他足足在公路上转悠了三四圈也没找到林桐的家,毕竟省城实在有点太大,他对省城了解也是十分有限,要不是期间又给林桐打了两个电话,恐怕那两层小楼要够他找十天八天的。

    “你这小子。我说派车去接你。非要逞能,这下转悠够了吧?”一见到李林,林桐便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来。

    李林尴尬的笑了笑,随后便是坐了下来,在屋子里四处打量一下,和一个月前几乎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差别就是院子里那些已经枯萎的君子兰和兰花什么的又开了,屋子里这些花开的也特别的新鲜。

    “林爷爷。知道是谁了?”李林直入主题。

    “虽然还没确定身份,但也应该差不了多少。”林桐坐在他一边儿道:“就在你去和苏牙比试的前两天,苏牙去过多远县,据梁山的家人回忆,当时家里在吃饭,梁山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清楚,但这个人他们知道是谁,就是苏牙,苏牙当时开的就是苏冰川的座驾……”

    “现在梁山死了。这件事自然也就死无对证了,不过,凡是都没有天衣无缝的,既然做了肯定会留下线索,只要我们认真的查下去,我相信找到个蛛丝马迹还是有可能的。”

    真的是他……

    李林敲打着手指,一双眼睛顿时眯成了一条缝隙,心里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都说咬人的狗不叫,现在看来还真的是这样儿,从始至终都是刘柏涛叫的最欢实,结果,他却差点替苏牙背了黑锅……

    只是,他有点想不明白,苏牙为什么要在背后暗暗的给刘柏涛下绊子,把他的工作证丢在那两间小房子旁边儿,难道他们之间也有什么仇恨?

    “唉。要真是那个小伙子做的,苏冰川这神医的名号恐怕要毁之一旦了啊,也不知道他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林桐笑了笑说道:“现在他们都在多远县调查,你要不要去看看?”

    “我觉着这种事应该交给比我更懂的人去做,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李林苦笑着摇头道:“林爷爷。你找我就这事儿?”

    “对。就这事儿,难道还不够?觉着不够刺激?”林桐笑呵呵的道:“其实还有一件事,这件事你也知道,就发生在今天早晨。”

    “……”

    李林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林桐所说的事儿是什么,他只是有点没想到林桐这么快就知道了而已。

    “东方晚报的社长我认识。曾经是我的同事,我刚刚给他打过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他们答应尽快发出报纸来澄清,同时向你和安朵道歉……”林桐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这小子不管到哪儿总是会成为焦点,无论什么事儿都能扯到你的头上……”

    听林桐说着,李林真的是意外的很,完全没想到林桐会因为这点小事儿而出手帮忙,只要报纸再次发出来,将此事澄清了,问题自然也就是解决了,也就是说,把今早晨的事比喻成一个二踢脚,响上两声之后就什么都没了似乎最合适不过。

    “林爷爷。谢谢你。”

    李林十分感激的说道。

    “想要谢谢我,以后就少出点事儿就成了,我这把老骨头在这么折腾下去,恐怕也是有点要折腾不起了。行了。家里就我一个人,我也不留你在这里呆着了,你自己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吧。”林桐笑着挥了挥手,闭上眼睛优哉游哉的躺在了沙发上。

    ------

    课上完了,枪击案的事儿也清楚了个大概,回别墅也没什么意思,李林闲暇无事便是在大街上溜达了起来,途径一些房产中介时,他会进去看一看,前几天景贺年和林慧慧还打电话过来催问房子的事儿,想想两个月的时间也就要到了,想必,景寒也应该快要从那个穷乡僻壤的红峡谷快要回来了,到现在房子还没搞定,这确实有点说不过去。

    结果他在附近的中介走了一圈,该看的也差不多都看了,还真没有什么相中的房子,索性他也就不再看了,既然没什么事儿,逛逛药材市场,走走玉石市场也是不错的选择。

    最近一段时间,他几乎就没进入过这种地方,身上带着的药材和玉石基本都快要用光了。

    “哥们。买药材啊?我这里都是上等的野山药,都是从长白山采摘回来的。”李林刚刚来到一个小摊看了一眼,身材不高,长相贼眉鼠眼的小老板便是滔滔不绝的介绍了起来。

    “人工培植,上了化肥和农药,这种药材不但对人没什么好处,入药还会起到反作用,悠着点。”李林扫了小老板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别的东西他可能不是内行,但看药材还是很准的,是不是山货,生长了多久,他不用刻意去观察,只需要扫上那么一眼就能断定出来,毕竟,博大精深的传承不是随便说说那么简单。

    小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然他也不能在这鱼龙混杂的药材市场想要占有一席之地,听李林这么一说,他灿灿的笑了笑,同时给李林竖起了大拇指,灿灿的笑着说道:“哥们。一看你就是行家,行家一出手就知道他有没有啊,来来来,我这里还有不少好东西,你看看。”

    “不会又是骗人的吧?”李林笑问道。

    “不能不能,遇到了行家还骗什么人,这些都是给那些小诊所用的。”药贩子完全不避讳的说道:“他们在我们这里拿药材便宜,你瞧瞧这么大的人参,看上去至少也有四五十年吧?要是野生的,至少也点十几万甚至更多吧?他们在我这里拿,三千块一株,要是多拿还能便宜呢……”

    “结果怎么样儿?他们三千块不到买回去,转手就能卖上三四万,有些时候遇到阔绰的买主,可能七万八万都不止呢,你说,这是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李林笑着点头,这种事他还真的遇见过,这些药贩子会察言观色,那些诊所的无德医生同样也是如此,可能一个患者刚刚进门,他就已经想好了要不要狮子大开口,狠狠的宰一顿了!

    “你和我说,就不怕我去举报你卖假山药,欺骗消费者?”李林笑着说道。

    “怕什么怕。你看这药材市场有多大,像是我们这种小摊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每个人嘴巴里不都是喊着自己手里的东西是野生的,你也是野生的,我也是野生的,你说去哪儿弄这么多野生药材?”药贩子笑着道。

    听药贩子说着,李林无奈的叹了口气,这就是现在国人正在做的事情,而且还是绝大部分,他们只知道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岂会管你患者的死活……

    “哥们哥们。你看你怎么还走了,我刚刚不是说了,我这里还有好药材嘛……”药贩子激动的喊了起来。

    “你这里没有野货,还是省省吧。”李林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你怎么知道的?”药贩子一脸茫然的问道。

    他就想不明白了,这个看上去年纪轻轻的小伙子难道真的有火眼金睛,自己这个小摊上有什么东西他都知道?

    李林嘴角微微翘起,指了指鼻子道:“用这个。”

    药贩子懵了,等李林走出去很远,他才忍不住狠狠的在地上吐了口口水,冷笑道:“装你妈什么玩意你装,还闻出来的,你以为你是狗啊。操。真是夸你两句你就上天了!”

    药贩子的谩骂声李林自然是听不见了,他一边走一边在这些小摊上看,有需要的药材,只要质地不错,他都会买下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