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我要见他
    省城东边的边区,由于蓝天集团强势入驻,短短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蓝天大楼的主体已经建设完毕了,高达几十层的大楼看上去气势恢宏,从它的建筑风格,还有占地面积,还有各种各样的豪华设施,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让人觉着像是一方诸侯雄踞于此一般。

    息红颜今天的打扮和往日很不一样儿,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长裙,裙摆垂在小腿和膝盖中间的位置,长裙的腰部微微回收,原本就高挑的身材在踩上一双高跟鞋看上去十分的有气质,她的头上戴着一个红色的安全帽,如同瀑布一般的秀发随意的披散在后背上,发梢很整齐,像是被一刀斩断一般直垂到腰部位置。

    站在这里,她无疑成了最耀眼的那可明星,只要从路边经过的人都忍不住看她一两眼,要不是她身边站着几个凶神恶煞一般的保镖早已经有人忍不住凑过来一睹芳容了。

    “她那边有动静吗?”息红颜看了一会大楼,转过身向劳斯劳斯走去,她没看站在菱悦,问的有些漫不经心。

    “还没有。”

    菱悦摇头道:“我想她应该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的,只是一次失败,对古远来说并不致命,也许她在等待机会吧。”

    “那就让她一直等下去好了。”

    息红颜的脸蛋上露出一些不屑,等司机拉开车门她便是上了车子,等菱悦上车,司机启动车子时,她再次问道:“大头他们查出结果了没有?”

    菱悦顿了顿,随后便是点了点头道:“昨天就查出来了……”

    “为什么不通知我?”息红颜黛眉微微锁起,有些不悦。

    “小姐。我昨天在忙公司这边的事儿,一时间没想起来……”菱悦低着头说道,她有点不敢正视息红颜的眼睛,生怕被她看出自己在说谎一样儿。

    “忘了?”

    息红颜美眸里闪过一抹冷色,“菱悦,我太了解你了,就像你了解我一样儿,你不是忘了,你只是不想说而已,如果不是我现在问你,你是不是会永远都忘下去?”

    “小姐。我-----”菱悦深吸了口气,被息红颜灼灼的看着,让她有种无处藏身的感觉,过了片刻她才点了点头道:“是我不对。请小姐责罚。”

    “菱悦。我记着我好像和你说过,这件事你不要插手。这是我第二次说,我希望不会再有下一次,这次是看在我们友情的份上我能原谅你,知道吗?”息红颜十分认真的说道:“是什么人做的?”

    菱悦紧握着的手指悄然的松开,被息红颜这么盯着不是一次半次,每一次她都觉着特别的紧张,“公安那边也再查,林桐那边也再查。公安局那边现在还没什么进展,林桐那边应该是有了消息,他们应该找到了线索,矛头指向了那个被称之为天才少年的医生身上。”

    “继续说。”息红颜道。

    “其实。真正的幕后指使并非是那个年轻人,枪击案和神医楼没有半点关系,真正的幕后指使是……”菱悦说着便是贴在了息红颜的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他是谁?”息红颜皱眉道:“和李林有仇吗?”

    “他应该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农……李医生,他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就是想让李医生对付神医楼,我想他应该是和神医楼的苏冰川有什么仇怨吧。”菱悦说道。

    “他知道吗?”

    “应该还不知道,不过,他现在好像也没空管这件事,学校里一大摊子事儿就够他头疼的了。”菱悦苦笑着摇了摇头,当下便是将今天关于师生恋的事儿和息红颜说了出来。

    她原本想添油加醋,让息红颜彻底的和李林撇清关系,要是能把李林给形容成一个流氓,或者说是下三滥,那才是她最想要的,只是,她又不敢这么做,因为坐在旁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聪明了,哪怕你说出一句话,里边只有那么一点点不妥,她都能找出问题来。

    “安朵-----就是上次在医院遇到的那个?”

    息红颜皱了皱眉问道。

    不知道怎么的,一想起在医院遇到安朵时的景象,她心里就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

    “是她。不过,据我所知。是她主动追求李医生的。不过。李医生答应没答应现在还不好说。”菱悦说道。她心里也是不由的叹了口气,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女人为什么都要往他的身上贴……

    那个安朵虽然没有息红颜这么漂亮,却也绝对算得上是个美人儿,除了她,还有蔡文雅,还有那个女警察,她们每一个都是特别优秀,特别的漂亮。

    最让她不解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息红颜已经知道他身边有了很多女孩子,却还对他格外的关注,虽然她没正面回答关于感情的事儿,但同样身为女人,她又和息红颜在一起呆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息红颜想的是什么……

    “小姐。要不要查一查这个安朵?”菱悦问道。

    息红颜顿了顿,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不用。”

    “那我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回公司吧。”

    息红颜说着便是看向了窗外,看着路边形形色色的人,和川流不息的车辆失神儿,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等车子快要进入省城中心时,她才回过神儿来,“菱悦。你安排一下。我要见见他。”

    “小姐。你要见他?”菱悦惊讶的看着息红颜问道。

    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遇见息红颜不是为了公事而主动约见一个人,即便是那些又有身份,又有学识,又有着雄厚背景的青年才俊,她也是看也不看一眼,更别说是主动去约见了,这实在是有点破天荒让人意想不到。

    她真的动了心思吗?

    菱悦心里默默想着,却也只能是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小姐。就在公司吧。我先送你到公司,然后亲自去请李医生过来。”

    “兄弟。来看看这块石头。咱们这里的老人都知道,这块石头不一般,上次有一块和这个差不多的,一开出来就是羊脂玉,你猜猜那个哥们一下子卖了多少钱?”玉石店的老板滔滔不绝的跟李林讲述着关于玉石的知识,恨不得让李林把这里所有的玉石都给包了。

    “我真的不开石头。我就需要一些玉片。”

    李林苦笑着摇头,这后院里的石头他大致的看了一遍,每一块石头有没有灵气他只要扫上一眼就能看的出来,别说这里有羊脂玉,就是最次的白玉想要找到一两块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而眼前这块重达四五百斤的大石头更是如此,别说他开上一刀,就是开上一百刀要是能开出来黄豆粒那么大一块玉石都算是烧高香了。

    “唉。真是的。这么好的石头都不开,只要你能开出羊脂玉,什么车子房子存款你都会有的,上次那个已经开上奔驰住上洋房了。你就不想试一试?”

    “我真的只想要几个玉片,洋房豪车什么的就算了,我这个人向来都是赌运不佳的。”李林笑着摇头。被这个老板一句一句的说的着实有些无语,他第一次发现,这卖玉石的人竟然和卖保险的一个德行,都是那么让人讨厌。

    “哥们。我看你也不像是个有钱人,就算是不买房,不买车,你总要娶老婆吧?要有女朋友的吧?我跟你说,现在社会的风气早就变了,谁还看你是不是潜力股,只要你没钱就什么都别提,还有,现在的有钱人多吃香,别说一天天吃香喝辣的,就连女人都是用的最好的,难道你就向找个特别丑的老婆是怎么的啊?”玉石店老板滔滔不绝的说道。

    刚刚老板的话李林还不怎么赞成,但是最后这几句他说的确实没错,这叫务实也叫现实。毕竟,这是个金钱社会,有钱没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

    譬如某个胖子,长的那么丑,他还是不是是某个在女星的干爹,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我们只要记住一句话,苍蝇不着无缝的蛋就够了。

    “哥们。这样儿,我看你也是新客户。我也不如实收你的钱,要是切一刀赚了钱,我还希望你回来,这样儿,你切一刀我收你八千八百八十八,这样也能图个吉利,你说怎么样儿?”玉石店老板见李林不知声,连忙在一边说了起来,这时候只要在扇扇火,这小子指定忍不住会切一刀的。

    就像是那些赌徒,他们天生就是赌徒吗?

    他们为什么被称之为赌徒?

    有句话叫小赌怡情,大撸伤身,不对是大赌伤身,他们开始时也是想着小赌怡情,玩一玩就可以了,结果怎样儿,玩着玩着就进去了,有的人开始时可能还浑然不觉,当偶尔回过头时,他才发现身后已经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这些债务他无力偿还,唯一的办法就是再去赌运气,周而复始,越输越穷,最后弄不好肾都会输掉……

    “我不切。我要玉片。如果你这里没有,我就换一家好了。”李林黑着脸说道。说完他转身就要走出去。

    “别别别。小兄弟。你看你咋还这么急躁,我不是就让你开个石头嘛,你不开就不开,玉片还是在我这六买吧,我给你便宜,六百块一片如何?”老板急了,连忙上前赔笑。

    “要一百块。仔细的分好。”

    李林将银行卡给老板丢了过去,随后点上一根烟慢吞吞的抽了起来。妙手回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