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悲伤的故事
    轻轻的风吹着河畔两旁的芦苇,如镜的河面倒映着将要落山的夕阳,这时,寂静的河畔突然溅起了水花。夕阳下,一个大约十**岁大男孩赤足下水,沿着水里的暗道走向河对岸,他叫李林,生活在河对岸的小村。

    夕阳晚霞映在他的身上,瘦高的身材看上去有些单薄,一张俊秀的脸颊如刀削一般分明。但是,他的脸色却苍白的很,看上去有气无力的,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哥。你是不是累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吧……”贴在李林的后背上,李双双牢牢的抓着他的肩膀,不时空出手来给他擦擦脸上的汗。

    “哥不累……”

    侧过脸看了眼趴在自己背上的小女孩,李林努力的挤出一些笑容,就像父亲对自己的女儿,怜爱又有些不舍……

    “可是你在发抖呢,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事,不要紧的。”

    看着年幼稚嫩的妹妹,在看一眼刚刚被毒蛇咬伤的腿,李林差点哽咽落泪。深深的吸了口气,提了提力气继续往前走,不远的河对岸足足让他停停歇歇两三次,几分钟后终于到了河岸边上,结果,刚一上岸,他便躺在了地上……

    “哥。你怎么了?你的腿被毒蛇咬了……”

    河岸边上,李双双惊慌失措,想要拉李林起来,却怎么也拉不动,惶恐的大哭起来。

    “双双不哭。听哥说,哥以后要是不在了,你要照顾好自己……”看着年幼的小妹,李林拳头紧紧的攥在一起,想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最后他还是耐不住心里的情绪,眼泪不受控制的顺着脸颊两边滑落下来。

    李林的父母几年前便去世了,年幼的妹妹靠他来照顾,现在自己又要死了,以后谁来照顾年幼的妹妹,李林甚至不敢往后想,抬起虚弱的手,给小妹擦着哭花了的脸蛋……

    “哥。我背你回去看医生,你一定要坚持住……”

    听着小妹的呼喊,李林苦涩的摇头,眼前的景象渐渐变的模糊了起来,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却很困难,残存的意识也逐渐的变的模糊。

    “双双,照顾好自己……”

    最后一句话落下,李林残存的意识彻底的模糊了,任由李双双在身边嘶命的呼喊,他也不在有任何动静。

    夕阳下的河岸边凄凉万分……

    烟暗里。

    李林突然发现就在不远的地方有一扇流光溢彩的气门,似一道结界。“这难道是天堂的门?”这么想着,李林便大步的走了过去。

    站在门前,李林踌躇了片刻,试探着伸手向气门摸去,结果手指刚一碰到气门异变突生,一股霸道无匹的吸力便硬生生的把他吸了进去。

    “这是什么地方?难道真的是天堂……”

    转瞬间又是另外一番天地,下一刻,眼前的景象把李林惊呆了,气势恢宏的高山,千丈巨浪的江河,漫山遍野花红柳绿,所有的一切都真真切切的,李林还顺手摘了一朵就在身边的七彩小花,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顿时清香扑鼻。

    “你终于来了,本尊等你许久了……”

    正当李林为眼前的一切感到惊奇时,突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震的他一阵气血翻腾。下一刻一个头戴金冠,身着长袍的老者凭空出现,一眼看去老者身高八尺,周身上下霞光缭绕道骨仙风,特别是披在他背上的长发,七色流转……

    李林警惕的看着老者,悄悄的倒退了两步,怯声问道:“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你说等我很久了?”

    “天地初始,十方天……”老者微微一笑道:“本尊便是这里的主人,而你,正是本尊要等的人。”

    “你在等我?”李林翻了翻眼皮,心里暗暗想着,这地方听起来挺牛逼的,眼前这老头绝对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可他等自己干嘛?难道自己这一死了就要当神仙了,神仙是可以死而复生的,那样的话自己岂不是就不用死了……

    就在李林为此想入非非,威严老者慈祥的笑了笑,下一刻,老者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迸射而来,在李林猝不及防下,直接没入了他的眉心……

    “怎么回事?”李林惨叫了一声,脑海仿佛被针扎了一般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威严的声音在李林的脑海中响起,震得他头皮一阵发麻:“一切皆由天定,你能得本尊传承便是天意,只要日后勤加修行,终有一日会窥得无上大道,切记,得本尊传承不可作恶,否则天道无常必然灰飞烟灭……”

    传承?无上大道?

    李林不是傻子,知道这不是巧合也不是梦境,当下双膝一弯便跪在了地上,右手高举过头顶,无比严肃的说道:“师父在上,弟子李林谨遵师命,定不负尊师所嘱……”

    “只是,师父,我还能在见到你吗?”虽相见甚短,但李林却有点舍不得,他是个重情义重感情知道感恩的人。

    “一切皆由天定……”

    威严的声音一落,李林眼前的景象瞬息万变,高山崩塌,江河干涸,漫山遍野的奇花异草飞速的枯萎,空间之门再次出现在李林身前,他一跃便跳了进去……

    寂静陌生的房间里,淡淡幽香的香闺,躺在柔软的床上,李林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随后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侧过身看着趴在床边的小妹,李林深吸了口气,习惯性的伸出手去给小妹整理散乱的头发,他的脸上也洋溢出淡淡的笑容……

    “双双……”李林声音很轻,但李双双还是条件反射似的呼一下就抬起了头,一眼看到李林,她先是一愣,揉了揉眼睛,伸手向李林的脸摸了过去,“哥。你醒了?没事了?”说完,她还不敢确定,急忙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掐,生怕是在做梦……

    “没事了,以后哥再也不离开你了……”李林微微的笑了笑,心里暗暗下着决心,像是说给小妹,又是说给自己。

    “可是你被毒蛇咬了啊……”下意识的去看李林的腿,李双双的小嘴顿时张成了o型,李林那原本中了毒烟漆漆的腿竟然好了,就连伤口都没有,一确定李林没事,她便大声的哭了起来。

    看着喜极而泣的小妹,李林笑着把她搂在怀里,一边安抚着她,一边打量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房间。

    “这是齐芳姐的家。你晕倒在河边,我拉不动,就跑回来找齐芳姐帮忙,是她把你拉回来的……”李双双擦了擦眼泪说道。

    李林默默的点了点头,除了齐芳之外,他也想不出有什么人能帮自己,“她人呢?”

    “齐芳姐说她这里没有能用的药了,连夜去乡里去买了……”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石英钟,李双双皱了皱眉:“奇怪,齐芳姐都快去两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

    闻言,李林也皱起了眉头,平安村到平安乡最远不过十几里路,打个来回一个小时也足够了,齐芳两个小时还没回来,这烟灯半夜的,山路又难走,一个女人别在出了事儿。

    这么一想,李林不由的有些担心,交代了一声,急忙下床向外走去。

    “哥。注意安全……”李双双有点不放心,毕竟李林才刚刚被毒蛇咬了,不过,她也有点纳闷,明明被毒蛇咬了,怎么就稀里糊涂的什么事儿都没有了呢……

    “放心吧。”李林点头应道。

    夜深人静乡村的小路烟漆漆静悄悄的,一道身影在小路上飞奔,不是别人正是匆匆出来的李林,此时,他正在向平安乡的方向飞奔,他身体前倾,后背微弓,犹如全力奔跑的猎豹,一步三四米远,甚至在烟夜里拉出一道道残影……

    每跑出去两三里路,李林就停下来四处看看,看看有没有齐芳的影子,就这样十几里的乡间小路,他仅仅用了不到二十分钟便到了乡里。

    钟氏诊所,乡里唯一一家诊所。

    离的还挺远,李林就看到诊所外边停着一辆自行车,走近了一看这自行车就是齐芳的,稍稍的松了口气,他大步向诊所里走去。

    结果,他刚要进诊所门口就听见里边传来争吵的声音,而且女声特别的熟悉。

    “我急着拿药回去救人,钟德海,你挡着我做什么……”诊所里娇斥声传来。

    “好妹子,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看你来都来了,就别回去了,救人哪有睡觉重要……**一刻值千金呢……”齐芳的对面,一个猥琐秃顶男淫笑着说道:“好妹子别走了,来,快让我摸摸,摸摸手也行……”

    窄小的诊所里,齐芳美眸竖立,俏脸冰冷如霜,被逼到角落里,她冷冷的看着眼前的秃顶男。

    “钟德海,你在动手动脚我可别怪我喊人了……”被钟德海逼到了角落,齐芳俏脸难看极了,平日这个钟德海看上去也是有模有样的,没想到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流氓……

    “喊人?喊吧,放大声了喊,我倒要看看谁来管我钟德海的闲事……”盯着眼前冷冰冰的小美人,就像一只发情的猎狗盯着自己的猎物一般,钟德海一阵淫笑:“深更半夜你跑到我这里来,你猜有人会相信你么?来都来了,快让我摸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