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龙有逆鳞
    “你无耻!”被眼前这个流氓气的花痴乱颤,齐芳抬起手一巴掌向钟德海的脸抽去。

    可是,她毕竟只是个女流之辈,还没等打到钟德海,反而被钟德海一把抓住了她的纤纤玉手,反手一拉便把她直接拉近了怀里,还无耻的在齐芳的手上摸来摸去,“我是无耻,一会儿还有更无耻的呢,好妹子,我可是喜欢你很久了,你就别挣扎了,一会儿保证你欲仙欲死的求我呢……”说完,钟德海更无耻的在齐芳的秀发上闻了闻,模样要多无耻他就有多无耻……

    “放开我……”

    被钟德海死死搂着,齐芳用力的挣扎着,她想喊人,可一看漆烟的窗外不由的一阵绝望,可想挣脱又动弹不得,她能感觉到,钟德海已经去拉她裙子后背的拉链了,声音虽小却格外的刺耳……

    就在齐芳绝望时,钟德海要得逞时,诊所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道身影闪电般冲了进来……

    “谁?”

    钟德海下意识的向外看去,结果他话音未落,只听砰的一声,一个沙包大小的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鼻梁上,伴着一声惨叫,钟德海倒飞出去硬生生的把药柜砸了个稀巴烂!

    “小子,你他妈的谁啊?敢打我?**,你他妈不想活了是不是?”好事被搅还挨了一拳,换做谁也是满腔怒火,钟德海当下破声大骂,想爬起来动手却感觉全身骨头好像都碎了,鼻骨好像都被打碎了,疼的他捂着鼻子直叫。

    “该死!!!”

    暴怒的李林哪里还管眼前的人是谁,所谓龙有逆鳞,触逆鳞者就算天皇老子来了又如何,只听他一声咆哮,两三步便冲到钟德海身前,一脚便向钟德海的小肚子狠狠的踹去……

    砰!!

    饶是钟德海有防备,被势大力沉的一脚踩在小肚子上也顿时让他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他眼睛瞪的老大,一口污秽之物顺着嘴喷了出来……

    “小子。你他妈……”钟德海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一看眼前这尊瘟神没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他还真有点儿担心眼前这家伙一个冲动打死他。骂到一半连忙改口求饶道:“小兄弟,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不打了?”

    李林一声冷笑,一把掐住钟德海的脖子,就像拎小鸡一样轻轻松松的把他提了起来,右手一挥,左右开弓,大嘴巴子抽的啪啪直响,打的钟德海满嘴喷血惨叫不断,在血水中,还有一颗金灿灿的大板牙……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来的实在太突然,短短几秒钟齐芳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甚至没看到来的人是谁,当她反应过来时,钟德海已经被李林抽的没了人样,呆了呆,她做梦没想到在自己危难时天降奇兵竟然是李林……

    “林子?”齐芳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试探的问道。

    “嗯,是我,齐芳姐,这个畜生对你动手动脚,怎么处置他?”回头看了眼齐芳,李林问道。

    “流氓该打!”齐芳贝齿紧咬,要不是李林突然来了,后果将不堪设想,甚至无法承受,现在想想她还在后怕,对眼前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充满了恨意。

    听齐芳这么一说,钟德海顿时一声惊叫,本来还打算让齐芳给求求情的,没想到这个平时看上去温柔贤淑的姑娘竟然也要打自己。

    “好妹子了,这不行啊,会死人的,快别让这兄弟打了。爷爷,祖宗,求你别打了,哎呦,疼死我了……”

    啪……

    一个大嘴巴子打的钟德海硬生生把接下来的话憋了回去,接下来,整个乡镇所里惨嚎声此起彼伏,足足半个小时以后,直到钟德海磕头赔罪才算消停下来……

    --------

    月光下,颠簸的小路上,一辆自行车上两个人,车速不快,慢悠悠的向平安村的方向走着,偶尔传来他们说话的声音,寂静的乡村小道不时传来银铃般的轻笑声。

    被齐芳紧紧的搂着,李林的心美滋滋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虽然平时也经常在一起,但这是最亲近的一次,他偶尔转过身看一眼月光下的美人,一袭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披在背上,微风吹过散着淡淡的清香,她一张瓜子脸白皙精致,特别是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你仿佛在和你说话一般。

    她的身材丰腴而不肥胖,即便是身着长裙也不能完全遮挡她前凸后翘的完美身材,垂下的小腿精致修长,你很难在她的身上找到什么缺点……

    “林子。看什么呢?”被李林盯的有些不自在,齐芳嗔怪的剜了他一眼,却好像不怎么生气……

    “没什么没什么……天上的星星真美啊……”李林尴尬的赶紧转身,心跳又加快了不少,一溜烟便向平安村的方向赶去。

    “熊样……”

    白了李林一眼,齐芳心里笑说着,莲藕一般的手臂搂的更紧了,她隐隐的感觉,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变了,特别是他看人时,有点色色的,却还有点小小的害羞,不过,这样的他却也更让人喜欢了呢。

    女人的心海底的针,李林自然是不知道齐芳想的什么,他此时的心情无比的惬意,他知道从现在开始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变化,师父给的传承就是一把钥匙,为他打开了一扇窗,而窗外便是精彩的世界,需要一步步去走的。

    等回到了村里,把齐芳安全的送回家,这时小妹已经睡熟了,李林也没在齐芳那里住下,毕竟,她是个单身女子,自己要是住在这里被人看到不免会传出闲话,自己倒是无所谓,可齐芳就不一样了……

    “林子。回去早点睡,别熬夜,对身体不好。”站在门口,齐芳轻轻的说道。她也没挽留李林留下。

    “你也是。”李林笑着点了点头,走出去两步他又忍不住回头看一眼,恰好看到齐芳的背影,月光下是那样的美。

    破旧的小院子,三间土房被李林收拾的干干净净,就是小屋里除了两张床之外没什么值钱的摆设。

    进了屋子,李林的第一件事便是给逝去的父母烧纸上香,感谢父母在天之灵保佑,然后一连叩了九个响头他才站起来,其中三个响头是叩给师父的,感谢他的再造之恩。

    躺在硬板床上辗转反侧,李林没半点睡意,因为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他思绪飘飞想来想去,有时想到齐芳的倩影,有时想到十方天的景象,躺了一会实在躺不住,他又爬起来。

    只见他神色微微一动,脑海里便出现传承里的内容。

    “玄圣心经……修成大道可长生?长生?真的假的?秦始皇一辈子寻长生而不得,我只要修炼这个就长生不死了?”李林吞了口口水,但很快他就止住了笑容,玄圣心经七十年才可修炼小成,这已经是天才里的天才了,至于大成,李林想都不敢往下想了,村里最长寿的老牛头才不过活了九十九……

    “古园术……”

    “古符术……”

    “黄帝密藏经……”

    李林被传承里的知识惊呆了,用博大精深这四个字来形容实不为过,单说黄帝密藏经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说的简单点就是黄帝内经里的精髓,绝对是至高的医术!

    “气沉丹田,巡游太虚,五气朝元,包罗万象……”

    心里默念口诀,李林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管能不能修炼大成,修炼修炼至少不辜负师父的一片心意。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林的脸色不断变化着,有时涨红,有时冷冽,他仿佛一个入定的老僧那般气定神闲。

    一个小时以后,李林缓缓睁开眼睛,他长吁了口气,感受着空气里的每一粒分子,就连周边几十米外的一草一木风吹草动他都了如指掌。

    “好舒服……”

    感觉全身全身一阵舒爽,就连汗毛孔仿佛都张开了。情不自禁的笑了笑,这时,一阵困意袭来,他斜靠在墙壁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在梦中,他梦见山上开满了奇花异草,齐芳穿着一件烟色蕾丝纱裙,她对着自己轻轻的微笑,然后含情脉脉的走了过来……

    清晨,东方如约泛起了鱼肚白,和往日一样,李林早早的就爬了起来,今个还要早那么一些。站在院子里,他一时兴起就施展了一下昨晚修炼的古园术。

    “古园术,玉露!”

    微不可查的声音顺着李林的嘴角缝渗透出来,只见他的手掌在上方画了个诡秘的法印,很快,温热的空气迅速变冷凝结,下一刻细细密密的玉露便落了下来,范围不大,刚巧覆盖整个园子。。

    看着焕然一新的小园,李林很满意,眉毛挑了挑,一根小树杈出现在他的手里,这是他在十方天顺手拔下来的,说来李林也觉得纳闷,这树杈自己是怎么带回来的,还有那朵七色流转的小花,可惜,这一朵小花就快要枯萎了。

    “不管了。先种上再说。”

    说着,李林在园子里找了个自认比较不错的地方就埋了下去,确定没问题这才放心的向后山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