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神秘的古园术
    “可能是水质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土地变质吧……”李林打着哈哈,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弯下腰捧了点水洗脸。恰好和齐芳对面,她蹲在地上,离得又不远,她还穿着裙子,两条白皙圆润大腿中间的位置…………

    隐隐的李林仿佛看到了什么,好像是是是是那种烟色花边的,他就忍不住悄悄的又看了那么两三眼。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李林已经是成年人,对着一个含苞待放的美女,要是没点反应,那就太不正常了,是太监!

    很显然,齐芳并没看到李林的贼眉鼠眼的眼神儿,西红柿洗了洗,试探着咬了下去,肉软而柔韧,汁液又非常的甜美,这是她吃过最好吃的西红柿……

    “林子。你这园子真成福地了。”齐芳吃了一个西红柿,随后又摘了一根烟绿烟绿的黄瓜,洗了洗咔嚓咔嚓又吃了起来。

    “……”

    看齐芳吃黄瓜的模样,李林不自觉的想到了什么,但也不由的鄙视起自己的贱格,人家分明就是吃了一根黄瓜,自己这都是想了一些什么东西啊。

    “林子。你做饭吧。我就不回去了。”齐芳轻轻笑了笑,她就喜欢李林做的饭。

    “……”这个女人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其实,李林做饭还是很好吃的,这是多年来积累下来的手艺,当然,他也乐得让齐芳在家里吃饭,而且齐芳也愿意在这里吃。

    看着框里仅剩下的几个鸡蛋,李林送了耸肩,他忍着肉痛,在三只鸡中选了个比较肥胖的杀掉做成了一锅菜,期间,趁着没人注意,他悄悄的施展了个小小的法术,等鸡肉一出锅,顿时香味扑鼻。

    看着小妹和齐芳吃的津津有味,李林很满意,特别是齐芳,她从来没嫌弃过自己家穷,来到家里也是随随便便的,虽然还是个未出门的大姑娘,却像个温柔的小媳妇那般贤惠,吃饱喝足了,她就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了……

    一整个下午李林都在照料自己的小园子,主要是那朵小花和树枝,让他惊喜的是,那朵原本要枯萎的七彩小花竟然又有了生机,还有那根小树杈上边也长出了嫩叶,看上去生机勃勃的,这也让李林更加期盼,看看这个小树杈到底能长成什么样儿。

    “我现在有一万块,还齐芳两千,还有小妹上学的钱,这房子也应该修修了……”坐在墙头上,李林算来算去,原以为一万块可以解决很多问题,没想到根本就不够预算,想买的东西还有很多买不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李林啊,你这是急的什么玩意啊,不是都赚了一万块了?”李林撇了撇嘴,对自己的心急有点不满,但一想开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

    一整个下午,李林忙活忙活小园子,然后把采的药材都整理好,平时那些药草他都会卖掉换些钱来用,现在他不打算卖了,这些东西对他来说这些东西都是宝贝。

    夜晚。

    天上下起了蒙蒙细雨,李林把药材收拾好了,拿了一些钱向村后边走去,几年前父母去世时,刘大爷一家人出钱又出力,现在赚到钱了,欠的钱也该还了,这都好几年了,钱不钱的,总要去感谢感谢人家。

    等他去了,刘大爷,大娘这钱是说什么都不收,还给李林好一顿夸奖,什么有担当,越来越像男子汉了,说他这些年过的不容易,还要给他当介绍人娶个婆娘,最后都被李林笑着拒绝了,要说过的不容易,确实,这些年过的确实很难,可李林现在想来,不经历点风雨怎么能见到彩虹呢?

    回来的路上,李林有点飘飘然,任谁被这么一顿夸奖能不上头?

    轰!轰隆隆!

    惊雷声打断了李林的思绪,紧接着狂风大作起来,大雨倾盆,仿佛天际的背后有一只魔手操控着一般。

    “靠。不是吧。”

    骂了句贼老天,李林遮着头撒丫子就往家里跑,可还是被浇成了落汤鸡,正要进院,突然看到村口路上有人走了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仔细一看,这不是后院的林敏婶儿么?

    “这么晚了,林敏婶儿干嘛去了?怎么才回来?”李林有些纳闷,但也没多想,急忙跑了过去。

    住在自家后院,李林对林敏还是很了解的,她这个人很不错,也善良,但就是性格很内向,平时很少说话。

    当然了,这也是有原因的,几年前林敏嫁给了村里的徐大壮,可是不料没出半年徐大壮就被车撞死了,听村里的人说,林敏在嫁给徐大壮前就已是人妇,可惜,丈夫也是得了重病死了,两任丈夫都年纪轻轻暴毙身亡,短短几年就死了两任丈夫,换做是谁恐怕话也多不了。

    如果说克夫,李林倒是觉得是上天在捉弄这个苦命的女人。

    “婶儿。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快把车子给我,我帮你推回去,”见林敏一晃一晃的,李林真有点担心她倒下,她实在太单薄了,好像比以前又瘦了不少。

    “是林子啊。不用了,雨这么大,你先回去吧。这不马上就到家了……”林敏用胳膊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轻轻笑了笑。也许都是苦命人,林敏看李林是格外的顺眼。

    “也湿透了,不差在浇点水,我来吧。”不等林敏同意,李林就把自行车接了过来,他还看了眼车子后座上放的包裹,挺大的,里边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反正不是很重。

    “城里亲戚邮来的衣服,还都挺好的,丢了也可惜,我刚去乡里拿回来的,不巧还下了雨,阿嚏,阿嚏……”林敏说着,打了两个喷嚏。

    闻言,李林默默点头,心里却在苦笑,想着林敏刚刚嫁到村里时的模样,那时的她是要多俊就有多俊,就算和那些黄花姑娘比起来也不遑多让,想来那时候她也才二十多岁的样子,皮肤也是白白嫩嫩的,现在却烟了不少……

    “林子,麻烦你了,快进屋坐吧。”

    “麻烦啥啊,咱们这邻里邻居的我要是不帮你,那还算男人嘛。”

    李林把包裹拿下来进屋,这么多年这还是他头一回来林敏的家里,打开灯,屋里很破旧,却很干净,还有淡淡的香味,是熟透了的味道,是女人身体发酵出来的味道。

    小屋里除了几样生活必备品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林敏的为数不多的几件衣服就挂在墙上,那几件破衣服看的李林好一阵心酸。

    “来。喝杯茶去去寒,婶儿这屋子简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林子,你不会笑婶儿的吧?”

    李林正在屋子里看来看去,林敏端着一杯热茶走了进来,她的衣服还湿漉漉的,被雨水打湿的半袖湿哒哒的粘在身上,前胸的地方,好一片轮廓,隐约的还李林还看到了两颗小烟点……

    “嘶……”李林顿时吸了口气。

    一杯热茶李林刚喝一半,就怎么也喝不下去了,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景象,现在是挪开眼睛不是,不挪开又不是,很为难……

    “林子?水热了吗?”见李林直勾勾的盯着自己,林敏的俏脸上挂上了一抹红霞。

    “有点儿热……”趁着把杯子放下时,李林挪开了眼睛,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小腹的地方仿佛有火苗呼的一下烧了起来。这是最真实的回馈,毕竟他也是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如此视觉冲击,有点反应也实在是正常。

    “婶儿。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双双一个人在家呢。”李林深吸了口气,打算赶紧逃离这里,他真怕一会有点控制不住,孤男寡女的在发生点儿什么,毕竟,林敏的长相不差,而且说起话来还让人有种亲切感,古时候称这种女人叫天生媚骨,不是一般男人能扛得住的。

    “外边雨大,还是等小一点再走吧,婶儿去换衣服,你先坐会儿。”一看李林脸红脖子粗的,身为过来人,林敏自然明白怎么回事,心里说了句这个臭小子,转身去另外一个房间换衣服去了。

    “哦,好吧。”李林说道。

    等林敏出去了,他才回过神儿,脑海微动,清心诀的修炼法门开始运转,很快便摒除了心中的邪念……

    唉,女人啊,处男的悲哀啊……

    李林不由的一声叹息,端起水杯又喝了两口,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大雨总算是停了下来,和林敏道别,李林像是逃命一般向自己的家跑去。

    “林子。有时间常来婶儿这里啊……”站在院子门口,见李林撒丫子跑的欢,林敏轻轻的笑了笑,这时,她越看李林是越顺眼,她没发现,自己早已尘封的心,竟悄然的融化了。

    “嗯。常来。”

    烟夜里李林的回声仓促无比,像是从嗓子里硬挤出来的。

    回到家,李林在床上翻来覆去两三个小时才稀里糊涂的睡着,林敏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让他难以平息身体里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