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特殊服务惹的祸
    次日清晨,天刚刚亮,李林便爬起来先是修炼玄圣心经,虽只是修炼两天,李林已经感受到其玄妙之处,每次修炼完,身体里都会分泌出很多烟漆漆的东西,那是身体里排泄出来的杂质。

    “婶儿,这么早就上山了啊……”

    通往县城的山路上,李林在田间地头经过,恰好遇见林敏,想到昨晚上的景象,他打算赶紧逃走,但要是被林敏看到不打招呼还不是,他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早晨凉快点儿,等天热了就回去了。林子,你这是干嘛去?”抬头看是李林,林敏的俏脸也是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昨晚上李林走了,她躺在床上也是睡也睡不着,整个脑海都是李林的影子……

    “去县城买些东西,婶儿你先忙着,我走了啊。”说完,李林一股烟是的跑没了影,看的林敏都呆了,心想道:“这小子怎么跑的这么快?还有,我有那么吓人么?”说完,林敏还摸摸自己的脸蛋,虽然快到三十岁,但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天山镇距离平安村不近,差不多有七八十里,一连九座大山封路,从来没有班车通行,去城里只能赶毛驴车或者步行,毛驴车这种奢侈品李林是没有的,所以,他只能步行进城。

    “热死了热死了!”

    李林来到天山镇已经是中午,天气热得很,好像是在下火,皮肤被烤的火辣辣的疼。

    极乐世界洗浴。

    “免费洗澡?还有这样的好事儿……祖国真好,党真好啊……”

    药材市场附近的一家洗浴中心,‘免费洗浴’四个大字把李林吸引住了,天气热的要命,他也不多想直接走了进去,平时都是在村里的大河里洗澡,水里还有鸭子粪,上游还有村落,有驴马撒尿那是正常的,弄不好还有人尿,这城里的洗浴中心干净,主要他还是免费的。

    “帅哥,洗澡啊。”李林刚进去,一个画的和妖精一样的女子和他打上了招呼,对他妩媚的一笑,说道:“楼上有单间。帅哥里边请。”

    李林一顿,心里乐开了花:“这么好,还有单间?”

    楼上是个小屋子,淋浴设施一备俱全,进去后李林三下五除二就给自己拖了个精光,凉水冲在身上,爽的他呻吟出声。

    “帅哥。需要什么吗?”这时,门外又传来女子的声音,很娇媚,听的李林打了个冷颤,险些有了反应。

    “来肥皂和毛巾吧。”李林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我是说……需要特殊服务吗?”

    “特殊服务?”李林咯噔一下停住了,虽生在农村,但这事儿他听过,村长和书记可经常到县城干这事儿,他顿了顿,连忙说道:“谢谢。不需要,给我拿肥皂好了……”

    “啥?不需要?不需要你进来干嘛?”闻言,门外的浓妆女子显然也是一愣,来这里的谁不知道是干啥的,这家伙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只是洗澡……

    “……”

    李林皱眉,隐约的猜到了一些,这免费洗澡就是个幌子,真正目的是招一些嫖客啊,想明白了,他吓了一跳急忙开始擦身上的水,准备穿衣服。

    “扫黄!都别动!”

    突然,洗浴中心的门被踢开,十几个穿着便衣的警察冲了进来,一下像是捅了鸡窝,整个洗浴中心惊叫不断。

    “靠。不是吧……”

    李林吓的一抖,顺着门缝向外边一看,急忙回过神钻到床底下,这特么要是被抓到肯定是说不清楚的,要是被村里人知道,虽然没干啥,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啊。

    “警官,我冤枉啊,我怎么会干那种事……”走廊里,一个男人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闭嘴,干没干去了警局再说!”警察冷哼声,来到这里的人谁不喊自己冤枉。

    五分钟过去,走廊里吵吵嚷嚷声络绎不绝,李林躲在床底下正暗自庆幸自己躲过这一劫时,房间的门被推开。

    “出来!别躲了!”一名女警走了进来,她冷冷的看着床底下说道:“我说你呢,出来,要我喊人把你拉出来?”

    “……”

    床底下,李林感觉天都烟了,心里拔凉拔凉的,披着浴巾,他小心翼翼的露出了头,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警,此时,她看自己时那是一脸的鄙夷。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女警长得很漂亮,瓜子脸,双眼皮,皮肤还很白,头发束缚在后脑上,看上去干净利落。有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她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七,身材瘦高,却给人一种冷冷的感觉,也许和她的职业有一定的关系。

    “警官,我想你们弄错了,我是来洗澡的,什么坏事都没干啊。”被女警盯的一阵发毛,虽然说的是实话,但被她这么盯着,李林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在说谎一样。

    “冤枉?来这里的人谁不说自己冤枉?赶紧穿上衣服,随我回警局接受调查!”女警鄙视的瞪了李林一眼,她对流氓向来是没什么好感的。

    “我真的是冤枉的,外边天太热了,我真的只是来洗个澡……”李林连忙辩解。

    “你自己信吗?”女警瞪了李林一眼,然后不愿意再说一句话。

    “……”

    趁着女警转身,李林三下五除二赶紧把衣服穿上,来到走廊,这时里边蹲满了人,每个人都捂着脸抱着头,警察的喊声不断,还有人在跟着拍照。

    “我擦,好美的腿啊,真的是极品啊,要是让我摸摸该多好啊。”一个秃顶男看着女警的腿眼珠子直勾勾的,口水差点流下来。

    “我老婆要是这样的,我保证三年不来嫖,哦,不对,我是十年都不来……”另外一个瘦子更是无耻的舔了舔舌头。

    看着这些人,再看气势汹汹的警察,李林差点急的哭出来,这些都是嫖客啊,自己呢?自己就是来洗个澡啊……

    “警官,我真的是洗澡。我是农村人……”李林祈求的看着女警,盼这女菩萨发发善心,可没等他说完,两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冷笑道:“农村人就不能嫖了?走!有什么事到警局说。”

    另外一名警察在一边也是冷笑:“小子,告诉你,现在农村人可都花的很,我们抓的有不少都是农村人!”

    “……”

    洗浴中心门外,李林被强行压上了车,他一直喊着自己冤枉,这要是被抓进去被戴上嫖’娼的罪名,最少要拘留半个月的,到时候村里的人那还不人尽皆知!

    天山镇派出所。

    被压进去后,李林被关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他提着裤子蹲在了一边儿的角落里,裤腰带什么的都被警察收上去了。

    “要不给齐芳打电话,让她来把我保出去?”蹲在角落,李林喃喃自语,但很快他又摇了摇头,这事儿绝对不能让齐芳知道了,不然她会怎么看自己,虽然自己是冤枉的,但她会信吗?

    很显然,就算信了,恐怕自己的形象也会受损。

    正在李林琢磨着怎么出去时,房间门打开,两名警察走了进来,那个漂亮的女警就是其中之一。

    “坐下,录口供!”女警看了眼李林说道。

    “警察,我冤枉啊……”李林提着裤子坐下,可怜巴巴的看着女警。

    “姓名?”女警不理,直接问道。

    “李林!”

    “年龄?”

    “十九……”

    “十九?哼,年轻轻的干什么不好,干这种事!”一听李林说十九,那名男警官冷笑出声。

    “住在哪里?”女警面带寒霜,抬起头问道。

    “平安乡,平安村!”李林如实回答。

    “去洗浴中心做什么?”女警看着李林说道:“你最好老实交代,不然罪加一等!”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我懂,可是,我真的只是去洗澡啊……”李林干嘎巴嘴,却找不出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去洗澡的,有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啪!

    “小子,我劝你老实交代,不然没你好果子吃,今天这事儿你到底是人还是不认?”男警察呼的一下站了起来,手在桌子上猛地一拍。

    “我什么都没干,洗个澡就被你们抓来了,你让我认什么?难道你们要屈打成招?告诉你们,没干的事我绝对不认!”李林也是被逼急了,自己都说了冤枉的,好的也说了,赖的也说了,可这些人就是不听呢?

    啪!

    又是啪的一声,女警直接把记录本摔在桌子上,站起来俯视着李林,眼神冰冷的快要把人冻僵了!

    “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女警也被惹毛了,哪次抓来的不是老老实实交代?蹲上半个月就出去了,这年轻流氓怎么就婆婆妈妈的,进洗浴中心时怎么没这样?这样一想她就更气愤了。

    被女警俯视,李林也抬起了头,眼神正巧落在女警的胸口上,白色的衬衫,扣子的缝隙里是深绿色的东西,还有一条沟壑……

    “问你话呢!你看什么呢?”女警脸色更难看了,更觉得眼前这个家伙就是流氓,色胆包天,来到警局还敢这样儿。还敢说自己是冤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