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罪过罪过
    “啊。不好意思,有点走神儿。”见女警凶狠的瞪着自己,李林赶紧低头,差点说出颜色,在女警的前胸上挂着一个小牌子,上边写着景寒两个字。

    名字还蛮好听的,至少,李林是这么觉得!

    “哼。你说认不认?”景寒咄咄逼人,不过,对一个流氓能用好言相劝么?好言相劝对一个流氓来说起到什么效果?

    “不认!”李林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道:“没干过的事坚决不认!”

    “你……”

    景寒刚要说关起来,治治眼前这家伙嘴硬时,审讯室的门开了,一个年轻警察走了进来。

    “一共十七人。那几个都认了。”警察看了眼李林,说道:“至于他,那个小姐说了,他确实是来洗澡的,没干什么事儿,就要了一块肥皂和毛巾,他确实是被冤枉的……”

    景寒和男警察一听都是愣了一下,特别是景寒,俏脸僵住了,道歉又不好说出口,不道歉也确实冤枉了人家。

    “我就说我是被冤枉的,现在没什么事了吧?我可以走了吧?”李林松了口气,身正不怕影子斜,现在他是全身轻松,坦荡荡的。

    “不好意思!”

    这时,景寒终于说出了口,俏脸红的有些不太自然。

    “这不怪你,警察嘛,例行办案,应该的!”李林笑呵呵的站起来,走到景寒身边,他突然停了下来,在几人惊讶的目光中,他伸手抓住了景寒的小手。

    “小子,你干什么?”进来的年轻警察双目喷火,景寒可是他的梦中情人,那双手他都想摸两年了,可是还没摸到过,就被这家伙占了便宜……

    “你……”景寒红润的脸再次冷了下来,结果没等她说话,李林抢先一步说道:“手背上的疤痕应该有四五年了吧?看来还在美容院美容过,可是治标不治本,时间一久了还会看的很清晰,女孩子都爱美,留下疤痕就不好看了。”

    说着,李林就像变戏法一样在兜里拿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瓷瓶,“这个药粉是我亲自配制的,纯天然无副作用,晚上睡觉前抹在疤痕处,不出三天疤痕消除,皮肤会和原来一样!”

    李林的一席话让景寒呆住了,这疤痕确实是五年前不小心烫伤的,也确实去过美容院,而且还去了很多次,正如李林所说,根本是治标不治本,起到的效果更是微乎其微,手上的疤痕也是她一直以来的心病,毕竟,每个女孩子都爱美。

    “真的管用?”嘴上说着,景寒已经把小瓷瓶接了过去。

    “不管用你来找我……”

    说罢,李林大步向外边走去,只听见小屋里传来年轻警察的声音:“景寒,这种江湖上的东西不能信,你手上的疤痕我一定想办法帮你除掉,等放年假我带你去韩国……”

    “我自己不会去吗?”紧接着,景寒冰冷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听到对话,李林有点想笑,真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再说,那个年轻警察也确实配不上景寒,因为,她长相气质都太出众了。

    “冰山美人这个称呼好像挺适合她的。”

    李林眯了眯眼睛,这就是个插曲,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遇到,自己闲着没事儿,给人家娶个外号做什么!

    出了派出所,李林才发现这时天已经快烟了,回村已然是来不及,他急忙跑到附近的药材市场买了一套银针,一共花了两千八,这着实让他好一阵肉疼,但一想看病救人不是小事,好的品质看病肯定也有好的效果,然后又买了一些村里采不到的药材才算完成任务。

    天色昏暗,华灯初上,整个天山镇花花绿绿的,城里人的夜生活也开始了!

    此时,李林走在大街上正四处寻觅着酒店,本来打算找个小旅店住下,但一想到白天的事,他还是觉得找一个环境好点的宾馆住下,至少不会被人误认成嫖客!

    想到白天的事儿,李林又是不自觉的想起了景寒,她白色衬衫里的景象……

    “嗨。美女,这么晚了一个人啊,哎呦,喝了多少酒啊。千万别摔着……”李林经过一家酒吧门口时,就看到一个穿着深红色长裙,身材凹凸有致,脚底下踩着一双高跟鞋的女人一晃一晃的向前走,显然是喝了不少酒,在她身边有几个染着黄毛的混混正围着她转悠。

    “走开。别来烦我!”女人的声音很冷,一个踉跄险些没倒在地上。

    “哎呦,还是个冷美人,你看这胸,这腿,要是跟了我,嘿嘿,折寿五年我也愿意啊……”一个黄毛小混混一脸的淫笑,盯着女人的腿上扫来扫去,然后又盯着女人的脚直吧嗒嘴。

    “不是吧?才五年,十年我也愿意……就算现在就死了也行呢……”

    几个小混混越说越无耻,其中一人离女人很近,正准备对这个落单的女人下手。

    站在不远处,这一切李林都看的真真切切,他不是傻逼,怎么能不明白这几个人要干嘛,握了握拳头,他大步的走了过去。

    街上遇到这样的事他怎么也要管一管,每个男人心中都喜欢英雄救美,他自然也不例外,而且,这也算是积德行善!

    另外,修行几日的玄圣心经,他也想试试到底有多大作用,虽然只是修炼到初期!

    “住手!”

    就在小混混准备下手时,一声大喝从几人身后传来,让几人同时回头,一看到李林身材瘦弱,几个小混混先是对视一眼,然后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

    “操。都他妈什么年代了,小子,你还要玩英雄救美?就你这样的我看还是算了吧!”黄毛笑的差点掉下眼泪。。

    “飞哥。让我来,就这逼样的我一个能打十个。”一看李林长得跟个学生似的,学生只能站着挨打,打完了不敢放屁!

    “让我来,让我来!”红毛混混笑嘻嘻的擦了擦手掌,跃跃欲试。

    几个混混争先恐后的想揍这家伙一顿,然后在找身边的美女泄泄火,这种好事可不是每天都能遇见的。

    “我来了!”

    其中一个黄毛嘿嘿一笑,突然动手,他几步窜了起来,一记飞脚对着李林的胸口踹了过来。

    “滚!”

    路灯下,只听李林一声爆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身子向右一侧,躲过迎面而来的飞脚,他顺手擒住那黄毛的脚腕,一声低喝直接把黄毛甩了出去。

    砰!

    黄毛一下被甩出去十几米远,直接砸在了一辆小轿车上,砰地一声把挡风玻璃砸的稀巴烂,他的头也硬生生的扎进了车里,一时间没了动静!

    其余几个黄毛都是一愣,这家伙下手还真特么够狠的啊,下一刻又是一个混混凶狠扑了过来,结果,他还没等靠近,李林就已经启动了,两步冲到黄毛身前,迎面就是一拳。

    砰!

    势大力沉的一拳硬生生的砸在黄毛混混的鼻梁上,那黄毛顿时倒飞出去,一屁股坐在路边的花池里捂着鼻子嗷嗷惨叫,鼻血和口水掺和在一起,往下流着。

    “他妈的,这是个怪物,好大的力气!哥几个一起上。”几个黄毛叫骂着,但却没人敢上来了,一个被打倒问题还不大,可两个都是一招就被人击倒在地,那问题就大了。

    “不想和他们一样,都给我滚!别逼我发火!”李林目光扫向几人。厉声说道。

    “你他妈算老几啊,操,老子弄死你。”

    为首的黄毛趁着李林不注意,突然从兜里抽出一把折叠刀,直接向李林的小腹捅了过来,一看到折叠刀,李林也是一愣,拳脚上没问题,但动刀他还是第一次遇见,多少有点慌神,但是,但他毕竟修炼过玄圣心经里的功法,下一刻,只见他迎面上前,反手顺势擒住那叫飞哥的手腕,反手一拧,只听‘咔嚓’一声,飞哥的手腕便被他硬生生拧断了!

    “飞哥!”

    “飞哥!”

    “妈的,杀了他!”

    几人话音未落,李林已经冲到了几人身边,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左边一拳右边一脚,只消片刻便将几人全部打翻在地。

    “都给我滚,别让我再见到你们,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李林一声冷哼道。

    闻言,几个混混如蒙大赦,一个拉着一个一瘸一拐的往远处跑去,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等怪物,战斗力简直爆表啊,再打一会拧断的没准就不是手腕了!

    “真不爽,一点也不经打!”

    李林搓了搓手有点意犹未尽,随后看向醉酒的女人,此时,女人正扶着路边的小树歪歪斜斜的往前走,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李林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你没事吧?用不用帮忙?”结果,他刚要伸手去扶住女人,却被女人一把打开,“走开,别来烦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赶紧走开!”

    女人的反应让李林一愣,这他妈叫什么事儿,老子好心救你到成了驴肝肺了,他哼了一声直接走人,这样的人下次遇到打死都不救她,结果,他刚走出去几步,就听到身后酒瓶子摔到地上的破碎的声音,回头一看,女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