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突如其来的变故
    “不许看!”被李林看着,林敏脸蛋羞红,两只手放在腿中间挡着,眼睛闭的死死的。

    “该死的。我在想什么呢!”

    狠狠的咬了舌尖一下,清心诀默念,努力的摒除心中的邪念,过了两分钟心经平复了下来,“伤在大腿内侧,像是被草茬子扎破了,我看不见,你在分开点。”

    这一下林敏尴尬死了,大腿再分开一点儿,那不是都被他看见了,这时候她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心道:“这也太丢人了……”

    “还好。不是很严重。”仔细的检查伤口,李林像变戏法一样掏出一个小瓷瓶,抖了抖一些白色的粉末便洒在了伤口上。

    “能不能行啊,林子,你快点。”林敏紧闭着眼睛,看的李林一阵好笑,这个女人还真是蛮有意思的,心里却是微微一笑,这止血药可是黄帝密藏经里的产物,恐怕没什么东西比它止血更好用。点了点头,说道:“血止住了,一会回去我在给你准备一些汤药补补血,几天便可痊愈了,这两天最好不要干累活重活……”

    “你能不能转过去,我穿裤子……”林敏说道,等李林一转身,她嗖的一下就把衣服扯了过来,这一着急,牛仔裤就怎么也穿不进去了,一条裤子穿了足足五分钟才算完事,感受了下下身的伤口,真的不太疼了,还凉飕飕的,林敏轻轻的笑了笑说道:“林子。想不到你还会医术,以前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我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那走吧。”李林应了一声,走在前边,脸上挂着坏坏的笑。

    在山上折腾了整整一个上午,回到家,李林就把那坛价值几百万的药液封了起来,这一坛药液他计算了一下,最多可以用半个月,那么,接下来这段时间至少要赚够买药材的钱,不然修炼就不得不停下来,那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因为,时间拖得久了,就会产生顽固性,接下来在想突破,那会难上加难……

    “养灵液不能配制太多,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蹲在园子的小墙上,这时李林开始琢磨着如何去赚钱了,他不打算一直在那几个土豪身上转悠,这几个人给自己的钱已经够多的了,再说,这些东西也确实值不了那么多钱,这些天相处下来,他大致的也看清了几人的面目,都是精明人却又豪气无比,一直欺骗他们李林也有点儿过意不去。

    “药材啊药材,我该去哪儿弄呢?”

    想了一会儿,李林心里已经有了大致想法,这后山既然都买了下来,那就要尽快用上,但后山荒僻,坑坑洼洼的一到了下雨阴天,低矮深沟就会积水,时间一久种植的药材肯定会被水泡死,所以,后山还要投资,至少要雇几辆铲车平一平,种植药材这事他不担心,现在不是农耕期,乡亲们大多数都是闲着,两百块钱一天不怕雇不到人。

    有了初步打算,李林就拨通了张远山的电话,他是专门搞建材器械的,想弄到几辆铲车肯定不在话下。

    “老弟。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等到你电话了。老哥都快急死了,怎么样?药配制的顺利不?”接到李林的电话,张远山激动的不行,李林却有些尴尬,那药材都已经被自己用了,支支吾吾两句:“还算顺利还算顺利。那个,张总,我想雇几台挖掘机,还有铲车,最好再来几辆翻斗车……”

    把买下后山这事李林大致的和张远山说了一遍,张远山也听明白了。“这是好事嘛,早就应该这么干,想要赚钱就要大规模种植,器械的事你就别担心了,这事包在我张远山的身上。”

    “那怎么行。张总,这个钱我自己出,你已经给了我不少钱了。”李林很认真的说道,白白拿人家的钱,这事他干不出来,也不会去干!

    “什么嘛,和老哥还客气,好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什么时候需要就是什么时候打电话,哥几个全力支持你!”不等李林再说,张远山那边电话便已经挂断了。

    “真是有钱任性,不过,这钱还点我自己出才行!”李林把手机塞进兜里,顺手在瓜秧上摘了个香瓜吃了起来,还没等他吃两口,几天都没人打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是林青远打来的,李林有点纳闷,虽然在酒桌上见了面,也彼此认识了一下,但却和林青远没什么交情,换句话说就是酒桌上的朋友,只是,他给自己打电话做什么?难道是为了养灵液的事?

    除了这个李林也想不到别的了。

    “林伯伯。”接通电话,李林很有礼貌的问候了一句。

    “李林,我不是你林青远。我是袁和刚,有急事找你,你在村里等着,马上有车过去接你!”电话那边传来袁和刚的声音,李林不由的也是一愣,这分明是林青远的电话,袁和刚怎么还把电话打了过来。

    “袁伯伯什么事这么急?出了什么事吗?”听着那边吵吵嚷嚷,李林也是皱了皱眉,隐约感觉像是出了什么大事。

    “是出了事。现在我没时间和你解释,李林抓紧准备准备,马上就有车过去。”袁和刚没等挂断电话,就听到那边有人吵嚷:“他妈的,你们这帮庸医,都他妈给我滚!”

    这不是林青远的声音么?

    辨出声音,李林皱了皱眉,也没想明白怎么回事,这林青远分明就在,怎么还是袁和刚打的话,这事奇怪!

    袁和刚说有车过来接自己,李林知道肯定是要进城了,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主要是齐芳这事让他担忧,葛家人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他担心齐芳一个女人家应付不来,这三百万也不能稀里糊涂的就拿出去。不管是有欠条,还是口头约定,葛家人都要给个答复才行!

    本来李林是打算吃完晚饭就过去的,顺便把买来的裙子给齐芳送去给她个惊喜,但现在肯定是去不了了。

    “双双。哥要进城,一会你把这裙子给齐芳姐送去。”刚巧李双双放学回来,李林赶紧的交代了一番。

    “哥。你真是个怂包!”李双双书包丢在一边,喝了两口水,瞪了李林一眼,说道:“给女生送裙子,难道不应该你自己去吗?不然怎么能追的上啊?一点诚意都没有!”

    “……”

    “行了,反正你也就这样了,本小姐就替你送一次,下不为例,进城回来别忘了给我买礼物,不然可别怪我在齐芳那里说你坏话!”小姑娘说完了,脸蛋上不经意时挂上了一抹皎洁,吐了吐舌头跑了出去。

    “……”

    对自己这小妹彻底无语,李林无奈的耸了耸肩就钻进了屋子,先是把预先配制好的养灵液装上几瓶,又取了一些用来修炼的药液,还有美容霜,一来二去不大不小的包裹就塞满了,背上包裹,李林直接出了门,袁和刚能这么急,事先都没通知自己就已经派车过来,不用想肯定是出了大事,他不想在自己身上耽误时间,哪怕一分一秒。

    嘟嘟嘟……

    李林刚到村口,山那边就传来急促的喇叭声,一拐弯,两道强光便照的他睁不开眼睛,一辆越野车风驰电掣的冲了过来,正是袁和刚那辆奔驰600。

    吱……

    车在李林身边掠过二三十米停了下来,一个急转弯又拧了过来,停在了李林身边,车门一打开,袁和刚的司机小张就跳了下来。“小林哥请上车。袁总让我过来接你!”

    “嗯。知道了。”

    李林点了点头也不迟疑,拉开车门便钻了进去,这个小张也是麻利人,几乎没耽误时间,奔驰600便在村里的土路上呼啸而出。

    “小林哥,林总的小孙女突然得了重病,昏睡不起,家里现在都乱成了一团糟,那些医生也都是束手无策,能不能看好就看你的了!”还没等李林问怎么回事,小张便打开了话匣子,前前后后和李林的说了一遍。

    闻言,李林默默点头,心中明了,怪不得不是林青远亲自打电话,肯定是急坏了,只是,这小丫头得了什么重病,连城里的医生都束手无策,这下,他的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

    大致的了解了一下情况,两人也没怎么在说话,虽然小张的车技不错,但在颠簸的山路上行走起来也是异常困难,足足用了两个小时才进了县城,在花红酒绿的街道上停停走走用了几分钟,车子开进了一个比较豪华的别墅区,在一栋三层别墅前停了下来。

    此时,别墅的小院里停了不少车,十几个人正在门口焦急的等着,一看到车回来,这些人迅速的围了上来,走在最前边的正是林青远,在他旁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看上去端庄贤惠,只是,她不断的在抹着眼泪,在一边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们都低着头,像是犯了什么错一样。

    “林伯,我来了。”

    这时,李林推开车门从车上下来。

    “林子。总算是把你盼来了。”林青远大步过来,他噗通一声便跪在了李林身前,“林子。林伯没求过人,我那小孙女她……”

    林青远突然跪下让李林有些不知所措,旁边的人也是意想不到,“林伯,你这是做什么,你这不是逼着我走吗?快起来。大致情况张哥都和我说了,我一定会尽全力施救的。”

    “是啊,老林你这是做什么,这不是给林子压力嘛,他是什么脾气你还不清楚啊,快起来。”袁和刚也是在一边劝道。

    又劝了两句,林青远总算是站了起来,旁边的人却在愣神,这个年轻小子穿的土里土气的,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还是农村出来的,这林青远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给他跪下?

    这时,就有的人不淡定了,那个刚刚被林青远劈头盖脸一顿骂的老中医冷笑道:“林青远,活该你孙女得重病,竟然还相信这江湖术士,一会让你哭个够!”

    老中医的声音虽然很低,其他人没听见,李林却听的很清,回过头在老中医的身上瞟了一眼,随后轻轻摇头,但也不想多说,如此品行的人,他的医术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被李林扫了一眼,老中医不自觉的退了一步,他感觉自己仿佛被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穿了,一股压力扑面而来。

    “哼,一会就怕你笑着进来,哭着出去!”老中医在心里冷笑。

    “李林小兄弟。无论如何你都要帮着忙啊,你想要什么大娘就给你什么……”林青远的老婆苏婉莹苦苦的哀求着。

    “弟妹你就放一百个心。丫头的病李林肯定能治!”

    见识过李林的医术,袁和刚早就把李林和世外高人画了等号,什么病是世外高人治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