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驱鬼大师
    “对对对。李林的医术肯定没问题,妈的,比这些庸医强多了!”林青远回过头指了指那个老中医,哼道:“平时自命不凡,动了真章狗皮都不是,连个病因都查不出来,他妈的废物!”

    又被林青远劈头盖脸一顿骂,那老中医也是敢怒不敢言,这林青远是什么人啊,他得罪不起,说来,他也有点纳闷,这么多年他还头一次见到如此情况,小丫头身体机能都没问题,可怎么就昏睡不醒呢?难道真是自己的医术不行?

    “林伯抬举我了。我就一个乡野郎中,没那么厉害。”李林苦笑,压力顿生。

    一边询问着小姑娘的病情,几人就进了别墅,这一进去,李林就惊呆了,复古式的装修风格豪华至极,还有墙壁上挂的山水画一看就知道出自名家之手,价格不菲,还有一些精致的木雕也都是上等货色。

    刚一上楼,李林便听到有哭泣的声音,林青远几人也是叹气不断:“唉。早晨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病了,这可怎么办啊。”

    “丫丫,丫丫……”

    房间里呼喊声不断,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美妇抹着眼角的泪花,她就是丫丫的母亲,刘霜。

    “小霜,先别哭。让医生看看再说。”苏婉莹走上前,安慰着刘霜。

    一听到医生来了,刘霜便看到了刚刚上楼的李林,愣了一下,黛眉轻轻一皱,“娘,怎么请了个这么年轻的医生?汪医生都不行,他能行么……”

    “你爹请来的,说是神医。先看看再说。”苏婉莹声音压低了些许,其实,打心底她也有点不信李林能瞧病,毕竟太年轻了,看过几个病人?怕是经验不足!

    苏婉莹和刘霜的话声音不大,别人或许听不到,但身为修者,李林却听的很清楚,嘴角翘了翘也不多说,簇拥下便进了房间。

    “林子,在这呢。你快给看看,都睡了一天了,怎么叫也不醒啊……”林青远说着,急匆匆的走到床边:“丫丫,是爷爷啊,快醒醒啊……”

    可他喊了半天,小丫头愣是没半点反应,像是睡熟了一样,急的林青远直转眼圈,苏婉莹和刘霜也是哭了起来,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开心果,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这个家可就散了!

    自进屋开始,李林就在打量躺在床上熟睡的小姑娘,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总感觉有点不对劲,林青远又喊了半天还是没动静,这事他觉得有些邪乎!

    “李林。怎么样?”袁和刚在一边低声问道。

    “不好说。先把把脉,看看怎么回事。”李林说着便坐在了床边,小拇指按在了小姑娘的手腕上,神色微动,玄圣心经便开始运转了起来,黄帝密藏经里的诊脉方式便用上了。

    “都去门口等着,别打扰林子诊脉。”林青远眼巴巴的看着李林,李林的医术他也是见过的,有多神奇他知道,一看李林面色凝重,他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生怕一会有不好的结果!

    一丝灵气顺着李林的手指缓缓注入丫丫的身体里,很快,丫丫身体信息便传入了李林的大脑,小丫头很健康,没有任何毛病……

    “怎么会这样……”

    李林神色凝重,他深吸了口气,仔细的打量着丫丫的脸色,还很红润,根本就不像是生了病的样子,身体更是健康的很。

    站在门口,林青远等人都紧张的看着李林的神色,那个老中医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林总,这就一个乡野郎中,你也能相信,这是在耽误病情,你看他,那点儿像个合格的医生?再这样下去非要闹出人命不可。”

    “老林。真的能行吗?”苏婉莹看着林青远,说道:“要不咱就请其他医生?别耽误了时间,这年轻人有把握吗?”

    “是啊,爹,这不是拿您孙女生命开玩笑么,这人真的能瞧病?”李林要不是林青远请来的,这时候她都想轰李林出门了,甚至都不会让他进来瞧病!

    “还是在等等,诊脉还没完事,林子的医术没问题。”袁和刚在一边说道,同时也冷冷的扫了老中医一眼:“你行,你来看!废物!”

    “再等等。”林青远摆了摆手,让大家都安静下来,这时,他心里也没底了,虽然见识过李林的医术,但他确实太年轻了!

    坐在床边李林神色凝重,单指诊脉换成三指,没突破灵气期,他能用的灵力微乎其微,诊个脉也是大汗淋漓,豆粒大小的汗珠子一滴一滴的掉在身上,就在这时,,他神色突然一动,一双清澈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三根手指微微用力。

    “大胆妖邪!竟敢祸乱人间!”

    李林双目猛地睁大,手指嗖的一下拿开,骇然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这时,她忽然睁开眼睛,竟对自己诡异的一笑,李林惊呼一声,连忙后退!

    “什么?中邪了?”

    门口的人听到惊呼声,匆匆冲进屋子,这时就看到小丫头坐了起来,她转过头对着众人诡异的一笑,吓的众人脸色惨白, 急忙后退,随后,诡异的目光落在了李林身上,挑衅的哼了一声便没了动静,身子向后仰去。

    “天啊。真的是鬼邪附体……”有的人惊呼出声,吓的惊呼练练。

    “快跑啊,出大事了!”胆小的被吓得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快走快走,妖邪附体,必生其乱啊。”有的人开始悄悄的往后退了,一边往后退一边擦着脸上的冷汗,听过邪乎的事儿,但却没真的见过,现在见了,毛骨悚然!

    “林子,你怎么了?没事吧?”林青远上前一步,扶住面色苍白的李林,看了眼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小孙女,沉声说道:“怎么会这样,林子,你可有什么办法?”

    李林扫了眼旁边几人,背后也是升起了一层冷汗,妖邪入体这事儿他知道,但也是头一次遇到,皱了皱眉,说道:“我没试过,妖邪入体,靠药物是无法治好的,只能用民间流传的驱鬼术了,能不能祛驱除妖邪,还要看这妖邪的自身修为,以我现在的能力并没有绝对把握!”刚刚小姑娘那一笑,让他心有余悸。

    闻言,几人都是面色惨白,自古妖邪这事就是含糊不清,现在突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这些人也只能干着急,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兄弟。嫂子求求你,无论如何你也要救这孩子啊。”刘霜哭了起来,刚才那一幕她看的清楚也不得不信。眼下其他人也没了办法,她只能求助李林。

    “我尽力吧。”李林凝重的点头,转向林青远,说道:“林伯你让人关上所有窗户,在弄来八十一根蜡烛,要红蜡,还有,家里有没有供着仙家?”

    “观音算不算?”苏婉莹在一边说道。她身体一直不好,多年来一直供着观音。

    “可以!点上七七四十九炷香,家里的人都跪在下给仙家扣头,直到驱邪完事在起来,一定要诚心!”李林继续吩咐道:“在拿些黄纸过来,我们要尽快,趁着鬼邪还没成器,我们要消灭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都愣着干什么,快去准备啊。”林青远大声斥道,然后他拍了拍李林的肩膀:“林子。林伯谢谢你,代表整个林家谢谢你!”

    李林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心里却苦笑不已,自己也只能自求多福了,这驱鬼术并非民间之法,而是传承里的知识,异灵篇有详细介绍,如果不能成功驱鬼,施法者必定遭其反噬,甚至会被鬼邪控制,那才是他最担心的!

    很快,别墅的窗子全部封闭好了,窗帘也拉上了,八十一根红色蜡烛亮了起来,楼下的观音前此时跪满了林家人,七七四十九炷香点燃,林家人便开始扣头,每个人脸色都十分严肃,苏婉莹嘴里也是念念有词!

    空空荡荡的房间里,李林飞速的在七张黄纸上写下一个个古怪的字符,当一切准备完毕,他的眉毛竖了起来,眼神狂热,这时早已忘了遭到反噬这事,只想着消灭妖邪!对他来说,这也是一次不大不小的挑战!

    七张画满字符的黄纸分放在七个不同位置,仔细一看便能看出是七星之阵,李林盘坐其中,这时,只听他一声冷喝:“大但妖邪,还不快快现身!”

    他话音一落,七张黄纸猛地燃了起来,无风的房间里,烛火不稳,呼呼撩撩,躺在床上寂静不动的小闺娘竟又再一次坐了起来。

    “驱鬼术,你竟然会驱鬼术!”这不是小姑娘的声音,而是换成了一个男声。”我要杀了你,我要让你去死!”阴森森的声音在李林的耳畔响起,小姑娘竟站了起来。

    “大胆妖邪,竟敢祸乱人间,今天便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李林双手合十,随后单指猛地向小姑娘指去,低喝一声:“神体分离,原神归位!”

    一道金光迸射而出直接射入七张黄纸之中,七条金色光线相连,瞬间将小姑娘束缚在其中!

    “啊……”

    自李林的耳畔传来一声惨叫,这时诡异的一幕出现了,一道幽魂被硬生生的从小姑娘的身体里剥离出来,那幽魂披头散发,全身上下破破烂烂,“该死的修者,我要杀了你,林青远,你还我命来……”这时,幽魂突然向李林这边扑了过来,两人近在咫尺!

    “烧!”

    李林也是一声低吼,神色肃穆,又是一抹金光注入,八十一根烛火瞬间相连,如果有人看到,一定能发现,烛火相连成太极之势,而李林和这幽魂分列在阴阳两个阵眼之内相互对峙。

    离得近了,李林隐约的看清了那幽魂的长相,在左脸的位置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看上去有四十多岁,但这时他也没时间想太多,妖邪不除,必生祸乱!

    “哼。留你不得!”

    言毕,只见李林双掌猛地向幽魂打去,一道法印轰的一声印在了幽魂的身上,那幽魂顿时惨叫一声,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连连叩头,“求你别杀我,别杀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去十八层地狱找阎王说去吧!”对这幽魂,李林毫不留情,法印再变,打的幽魂惨叫不绝。

    “该死的修者,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此时,那幽魂变的癫狂起来,全身上下被幽光笼罩,一声低吼在李林的耳畔响起,顿时,房间内阵型不稳,七张符纸险些灭掉,李林也是一声惊呼,七星之阵不能有半点差池,如有一张符纸灭掉,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那时,自己也会遭到反噬,甚至会暴毙身亡。

    “大胆!!”

    幽魂的鬼魂之力暴涨,李林脸色顿变,舌尖一咬,一口精血便迸射而出,直接射到黄纸之上,一时间火焰大盛。

    轰!

    僵持不到半分钟,幽魂被炸的粉碎化作了尘埃,下一刻,李林双目怒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强行动用驱鬼术经脉受到损伤,幸好不是十分严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