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前往省城
    “巧你妈啊巧。”那小偷破口大骂,在大街上跟了一个开着保时捷的少妇跟了几个小时,好不容易下了手还被警察追上了,最可气的是眼前这个小子,他他妈的也太爱管闲事了!

    “闭嘴!”

    景寒冰冷的扫了眼小偷:“过来!蹲下!”

    “警官。你抓错人了,我真什么都没干啊。”小偷大声喊冤,趁着景寒不注意,一把匕首突然抽了出来,对着景寒的小腹就刺了下去。

    “小心!”李林惊呼了一声,一枚银针瞬间出现在了他两指间,下一刻迸射而出。

    啪……

    电光火石之间,匕首将要刺到景寒小腹时,银针准确无误的击打在匕首上,下一刻匕首改变轨迹,飞了出去。

    这时景寒也反应了过来,原本就冰冷的俏脸更冷了,只见她反手一个漂亮的擒拿手便按住了那小偷的肩膀,用力一扭,只听小偷惨叫一声,胳膊就被扭脱臼了,随后便是趴在了地上嗷嗷直叫。

    “谢谢你!”彻底制服了小偷,景寒回过头,看着李林,脸蛋依旧冰冷。

    “你又欠了我一次,咱们扯不平!”单根手指摆了摆,李林笑眯眯的走了过去,心里暗暗的捏了把冷汗,只要自己刚刚晚上哪怕半秒钟,这时景寒可能已经被刺了。

    “不坐下来聊聊?”

    “我还有事,没时间!”说着,景寒便拉着那小偷向远处走去。

    “我救了你,你就这态度?”李林直接愣住了,心里想道:“这他妈叫什么事儿,英雄救美,老子竟然还贴了冷屁股……”

    景寒走出去几步停下来,回头看了李林一眼,没什么感情的说道:“我有说过让你救?”

    “……”

    注视着消失在烟夜里的倩影,李林坐在了马路牙子上,这时他已经开始感悟人生了,这个女警的品质也太低了。不过,他却对这个女人更感兴趣了,冷的让人窒息,却又让人想接近她,哪怕遍体鳞伤。

    “景寒,景寒,确实挺冷,人如其名!”

    微微一笑,李林也没把这当回事,然后就近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喝了两口配制的药液,继续修炼玄圣心经,几日前他就感觉触摸到了灵气期的瓶颈,这几天修炼下来,他隐隐的感觉就要突破了,又修炼了一个小时,微弱的灵气在身体里不断游走,试着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但结果还是让他又一次失望了。

    不过,李林也不气馁,多次安慰自己后,他更觉得修炼这东西就是顺其自然,机缘巧合下也许就突破了,刻意去冲击瓶颈反而起不到什么作用。

    躺在床上,想着刚刚遇到景寒,李林哭笑不得,不知不觉间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李林和林青远又商量了一下,李林便去了省城,买镇宅石这事耽误不得,还有几天就到初七了,而且,李林也急着尽快赶回来,后山种植药材也是急事,能不耽误还是要尽量的快一点完成才是。

    直到下午三点的时候,李林终于来到了省城,看着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他惊呆了,原以为天山县城已经很豪华了,不出来不知道,真是一出来吓一跳,特别是大街上的姑娘们那叫一个敢穿,大长腿,小丝袜,超短裙层出不穷,一阵微风吹过去,那小裙子呼呼的就刮了起来。

    “请问这位是李总吗?”

    车站口,李林正盯着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大网丝袜的妙龄女郎两眼发直,这时一辆奔驰停在了李林身边,一个年轻人从车上下来,走到李林身边,年轻人打量着李林的一身打扮,心里暗暗的想着,不会是找错人了吧?穿成这样也能当老总?这穿着,这年龄,咋看都不像呢……

    “请问是天山来的李总吗?李总让我过来接您!”那年轻人又一次问道。

    “你好。是我。”

    李林微微一笑,来的时候林青远告诉过他,到了就会有人来接,只是他没想到来的这么快。就是这李总的称呼,听得他的有点不自在,不过,也明白,这是人家有礼貌,一个尊称而已!

    “李总请上车!”年轻司机很恭敬的拉开车门请李林上车:“原本我们李总要亲自过来接您,临时出了点事,请李总见谅!”

    “没关系。”

    李林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这些天好车坐的多了,他也淡定了一些。

    “李总是天山人?”司机小张回过头和李林说话。

    “平安村的,我是个农民!”李林笑呵呵的说道:“靠着种地为生,地地道道的农民。”他说着,透过窗子向外边看着,那一条白花花的大腿煞是诱人。

    司机小张一愣,不禁又多打量李林两眼,他有点想不明白了,这样一个农民,出来时李总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放低了姿态,说这李总不是普通人,可是,这到底不普通在什么地方?反正是看不出来!

    偌大的省城,半个小时以后,车子在一家大院门口停了下来,李林刚下车,院子里就出来几个人,其中一人儒雅斯文走在最前边,他就是玉石公司的老板李三强。

    “李总远道而来,李某没能亲自去接,有失远迎有失远迎。”李三强笑着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李林两眼,虽然穿的破了点,但却十分精神,看上去利落得很。

    “李总客气。”李林上前一步和李林握手,笑了笑自我介绍道:“李林,木子李,树林的林。”

    “本家本家。李林兄弟,听老林说你可是很了不得呢,医术超群,世外高人啊……”李三强笑呵呵的说道。和林青远通话的时候,林青远可是把眼前这个小家伙夸上了天。

    “虚名而已。李总见笑了。”李林谦虚一笑,看向李三强旁边那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六十来岁,身穿华服,看上去气势十足,而旁边的女子相比两人就年轻了不少,她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包臀裙,烟丝袜,高跟鞋,一张脸蛋长得也是十分的有气质,算得上是一位美女!

    “看我这都忘了介绍了。贺老哥,这位就是老林说的李林兄弟,你可别看他年轻,医术了得,听说还会配制一种神奇的药水,年少有为世外高人啊。”李三强笑了笑,然后转向李林:“贺老哥可是咱玉石这一行的泰山北斗,在省城名气大的很,是泰山北斗级的人物……”

    “三强。什么泰山北斗,一把年纪了,弄那些虚名做什么,就不能好好说话。”贺飞宇摆了摆手,随后看向李林,一双老目闪着精光在李林的身上打转,看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说道:“能让老林看上的人肯定差不了,老头子一介草民,在玉石上有些造诣。小兄弟不嫌弃,叫一声贺老哥吧。”

    闻言,李林一愣,这贺飞宇看上去有六十多岁,自己叫人家老哥这太不合适了,微微一笑上前:“贺伯过奖了,我叫李林,并不是什么所谓世外高人,就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嗯,还是农家院里的孩子好啊,谦逊,有礼貌!”这下,贺飞宇看李林时有点不太一样了。在他的印象里,年少有为的年轻人向来都是轻狂自傲的,而这个年轻人却十分谦逊,这让他对李林好感倍增。

    “李总。你好!”

    这时站在一边的女子走了过来,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蓝欣。李总的秘书!”

    “蓝秘书你好!”和蓝欣握了握手,李林便直入主题,时间紧蹙,搞定了镇宅石要抓紧返回去,看了李三强一眼,说道:“李总,要不现在就去看看石头?”

    “看石头来得及,老弟你千里迢迢来了,我怎么也点表示表示,先给你接风,一会咱在看石头!”李三强笑着说道:“也别李总李总的了,都是本家,叫一声三哥不为过吧?”

    李林顿了顿,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三哥。接风就不必了,咱们还是先看看石头,我心里也好有个底!”

    “真是个急性子,那好,蓝秘书,你带兄弟去看看。”李三强说了一句,几个人簇拥的进了大院,李三强和贺飞宇两人坐下去品茶聊天了,李林则跟着蓝欣进了后院。

    后院很大,里边堆满了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石头,此时,院子里还有不少人,一台解石机正在工作着,不少人围在解石机旁眼巴巴的看着。

    “妈的。又没出来,都进去一百多万了啊。”一个体形肥胖的中年人骂了两句,蹲在地上点上一根烟大口大口的抽着,脸上的汗珠子吧嗒吧嗒直掉。“接着开,把最后一块也给我解开!”

    “王哥,还是别开了吧?一百多万了,别一时意气用事啊。”另一个中年人在一边劝道。

    “妈的,都进去一百多万了,也不差在来一些,开吧,大不了老子去街上要饭!”姓王的胖子又是骂了两声,随后他站起来,指着解石机上的大石头比划了两下,对着那解石工人说道:“侧着开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