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天价玉石
    蓝欣早就惊呆了,小嘴张的大大的,这下看李林时的眼神儿就有点不一样了,想不到这个农民竟然有如此运气。

    “这……”

    李林顿了顿,传承中对羊脂玉有详细的记载,有灵气的羊脂玉戴在人的身上有很多好处,佩戴的话冬暖夏凉,可滋润身心,说是价值连城绝不为过。

    再看贺飞宇,李林也是摇了摇头,这羊脂玉对修炼也是有好处,再者说,他和这个贺飞宇也不熟悉,最多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

    “不好意思。这块玉不卖!”

    一看李林拒绝,李三强悄悄的拉了拉贺飞宇的衣袖,小声说道:“老哥,五千万不多,是不是再加点……”

    “五千万还少?三强?莫非你想要?”贺飞宇背着手,一双闪着精光的老目在院子里众人的身上扫过,这院里有几个身价超过五千万的?他就不信这小子会不卖给他!

    “李总。还是卖了吧,五千万啊。”蓝欣焦急的看着李林,整整五千万啊,足够别人赚十辈子的了。

    “真的不卖。”李林微微一笑,对着解石的师傅说道:“麻烦一下,帮我把这块玉取出来吧。”

    那解石师傅手脚很是麻利,没一会功夫一块拳头大小的羊脂白玉便被取了下来,小心翼翼的交到李林的手里,看的一边的人好生羡慕。

    “六千万!”贺飞宇皱了皱眉,看着李林询问道:“小伙子。六千万不少了,还不卖?”

    见贺飞宇又一次加价,旁边的人顿时紧张起来,而李林却十分干脆的拒绝道:“不好意思。多少钱也不卖。”

    “李总。六千万啊!”蓝欣急的直跺脚,心里想着,你要给老娘六千万,老娘今晚上就陪你,任你怎么玩都行啊……

    对着几人摇了摇头,李林看了李三强一眼,微笑着说道:“三哥。这几块石头就麻烦你了,尽快给我送过去,那边还急着用……”

    “哼。年少轻狂,有了一块玉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卖我,我看你卖给谁!”贺飞宇哼了一声,干脆一甩袖子愤怒离去。

    看着贺飞宇甩袖离开,院子里的人也是相继苦笑,这时李林却眯了眯眼睛,这贺飞宇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还是什么玉石行业的泰山北斗,想不到竟也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这样的人交不得。

    镇宅石的事办完了,李林也不打算久留,晚上和李三强去吃了顿饭,道别后他便连夜乘车返回,第二天一早他便回到了天山县城,算算日子到初七还有四天,时间还来得及,跑去药材市场买了一些药材,就准备回到平安村了,这一趟省城之行,对他来说虽然匆匆忙忙,但也是受益匪浅,井底的蛙总算是看到了外边的世界。

    当然,李林还是更在意带在身上的羊脂白玉,无论多少钱都不卖,因为这羊脂玉对于修炼也是有莫大的好处,他要在修炼之路走下去,那么,这东西对他来说就是无价的!

    “呦呵。林子。听老林说你去省城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药材市场门口,李林刚买完药材出来就碰到了张远山。

    “张总。好巧啊。”李林微微一笑:“我刚回来。到这里买点药材。”

    “来来,上车说,我正好要给你打电话呢,你小子就回来了。”张远山挪了挪屁股在后座给李林留出个位置让李林坐进去,刚一上车,张远山就在后座上捣鼓起来,不一会就抽出来一个长条木盒,木盒包裹的严严实实,缝隙处还打了蜡油。

    看张远山神神秘秘的,李林感觉有点好笑,但目光却停在了那木盒上,虽然封的死死的,但里边还是渗出来淡淡的药香味。

    “老弟。猜猜里边是什么……”张远山笑眯眯的拍了拍箱子,见李林摇头,他嘿嘿一笑:“这个啊,天山雪莲,老哥要来送给你的!”

    “天山雪莲??”李林吓了一跳,嘴巴张大,手指指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道:“送我的?”说完,他连连摆手摇头:“这东西太贵重了,张总,说什么我也不能要,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谁说让你白要了,这样,你给老哥十瓶养灵液,算是卖你的咋样?”不容李林拒绝,张远山便把盒子放在了李林的腿上,随后对着司机说道:“走吧。咱去平安村,送我兄弟回家!”

    很快,小轿车就进了平安村,一看到车子停在李林家门口,村里有不少乡亲就过来了,一听李林说去了省城,村里的老少爷们就更不淡定了。

    “瞅瞅人家林子。年纪轻轻就去省城了,在看看你,黄土都埋半截子的人了,连县城都没去过,老娘都替你臊得慌,这辈子跟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一看自家爷们窝窝囊囊,李春花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么多年,这孙国安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给自己买过,简直就一个窝囊废。

    “林子。快和我们说说,省城是什么样子的啊,你小子真有出息,这小轿车怎么也点值几万块吧。”梁美凤指着张远山的宾利古斯特,眼睛都亮了起来,凑过去趴着窗子往里边看啊,心里想着,这要是能坐坐该多好啊。

    “几万?这车四百多万!”张远山的司机小刘在一边纠正道。

    “啥?四百多万?”梁美凤刚要去摸摸,赶紧把手又收了回来,摸坏了可赔不起。

    “呦,林子回来了,这两天啊,大娘就寻思着过来看看你和双双呢,咋的?这是去了省城了?”李林的大娘胡兰拐了着腿走了过来,胳膊上还挂着一个篮子里边装着不少鸡蛋。“林子,大娘那里也没啥能给你的,你看你这一天忙活活的,吃两个咱自己家的鸡蛋,也能补补身子。”

    这大伯母突然换了嘴脸,李林也是心中冷笑,肯定是知道自己有钱了,想来巴结自己的,不过,他也不想多说,毕竟这么多人在呢,倒是旁边的邓富林撇了胡兰一眼,阴阳怪调的说道:“呦呵,这时候想起来人家该补补身子了?我记着以前可不是这样啊!好像还骂人家林子无能是野种呢吧?”

    “你说,现在这人怎么变化怎么就这么大呢?难道是良心发现?还是有其他目的呢?呦呵,不会因为是林子赚了钱,想要两个钱吧?”

    邓福林这话一说,胡兰脸色顿时难看,气的大喘粗气,结巴半天:“邓福林。这是我们的家事,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指手画脚,你给老娘滚开!”

    “呦呵呦呵,你看大嫂子你说的,还家事,臊得慌啊,人家可是野种,不是你们李家人……”邓福林讥讽的看着胡兰,随后看了眼李林,故意提高了嗓门:“林子啊,大叔跟你说啊,有些人呢,她就好比那黄鼠狼,没安好心啊,你小子还年轻,小心着点……”

    被邓福林一番冷嘲热讽,胡兰顿时就尖叫了起来,小筐往地上一扔也不管那些鸡蛋了,大骂一声:“邓福林,你这个该天杀的,老娘和你拼了!”说着,胡兰便向邓福林扑了过去。

    李林无奈的摇头,回头看了眼张远山,尴尬的说道:“张总,让你见笑了,咱们进屋说。”

    “嘿,见笑个啥,这农村老娘们干架真好看啊。再瞅瞅再瞅瞅……”张远山饶有兴致的点上一根烟蹲在了地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同时也给李林递过来一根,虽然李林不抽烟,但还是接过来抽了起来。

    “林子。你和这老板说说,让姑坐下这车行不?哪怕一下下也行……”梁美凤在李林耳边小声说了一句,她能看出来,李林和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胖子关系不浅,说句话应该好使!

    “坐坐坐,随便坐。”听到梁美凤的话,张远山对着司机小刘说道:“小刘,去带着乡亲们去兜兜风!!”

    呼啦……

    张远山的话刚一落,一众乡亲马上把小轿车围了个水泄不通,梁美凤如愿的钻到了副驾驶上坐了下来。

    “老弟啊,你也有点钱了,也是快要当老板的人了,没车可不行啊。”张远山拍了拍胸脯,说道:“男人嘛,你可以没钱,但不能没车啊,这年头你要是没有车,泡马子难啊……”

    “……有机会去买一辆。”李林也是灿灿一笑,其实,心里也有买车的打算,但齐芳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用钱,买车这事暂时要搁置一下,想到齐芳,他抬头向前院看去,刚巧看到齐芳站在院子里,身上就穿着他送的那件裙子,正对着他微笑。

    “老弟。咱们去山上看看,回头我让施工队尽快进来,种植药材这事耽误不得!”

    两人有说有笑的上了后山,村里的人就开始议论纷纷了。

    “我就说这小子有出息,前两天也来了几个大老板呢,都是开着好车,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朱春阳叼着烟袋吧嗒两口,想着自家那好高骛远的姑娘,是嫁到了城里,但日子过的那叫一个苦啊,早知道都不如嫁给李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