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江湖术士
    这时,朱县长的妻女守在手术室门口,不时哭泣出声,旁边的人也在不断安慰着她们,还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拄着拐棍正死死盯着手术室门口。

    “这个小子,我就说他,急什么急啊。你就为自己考虑考虑不行?出了车祸了吧……”老头说着,老泪纵横起来,他就是朱县长的老父亲。

    这时,有人看到卫中华和张远山这些人赶了过来,就凝重的走了过来:“小卫,张总,你们都过来了!”

    “老朱怎么样?”张远山向手术室看了一眼。

    “不容乐观。回来时人已经昏迷了,怕是熬不过去啊……”一人沉重的说道:“车翻了砸到了头部,路过那个小村村民们稻田浇水,救护车又耽误了四十分钟,真是啊……”那人想说真是天意,但话要说出口才觉得不妥!

    这时站在门口的母女两个又是哭了起来,站在一边看着,李林轻叹了口气,这样的事他经历过,心里也是不是滋味。

    “嫂子。别担心。朱哥吉人自有天相,想必不会有事的!”卫中华也是走上前,安慰了两句。

    “没事的。你朱哥福大命大,肯定能挺过去,老百姓们离不开他,县里也需要他!”王楠擦着眼泪,倒是刚强很,但手却出卖了她,不断的在颤抖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三个医生走了出来,他们面色凝重,主刀医生看了眼众人,说道:“伤者头部遭到重创,导致大量出血,大量淤血压迫脑神经,手术无法进行,伤者家属进去看看吧……”

    嘶……

    主刀医生的话一落,走廊里的所有人都是倒吸了口冷气,这主刀医生的话虽然没点明了,但大家也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张主任,不能进行手术?”王楠带着颤音问道。

    “嫂子。我们尽力了,手术可以,但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如果您强要动手术,我们也只能遵循家属意愿!”张主任深吸了口气说道:“还是先进去看看吧。”

    “百分之一……”

    王楠脸色一阵苍白,身体踉跄险些没倒下,在护士的搀扶下,母女两人进了手术室。

    “林子。你也是医生,你有没有把握?”这时,张远山看到了李林才突然想起来,李林也是医生,医术可通神,或者什么好的办法。

    “没看到伤者,不能妄下定论!”李林面色凝重的摇头,大脑严重受创,神经已经被压迫,手术无法进行的前提下,他也是没什么把握。

    “你等等。我进去问问!”张远山说了一句,跟着也进了手术室,走到王楠身边小声说道:“嫂子。我有个朋友也是医生,医术不错,要不让他来试试?”

    “快请他进来!”王楠想也不想直接就回了一句。

    “好。那我叫他进来!”张远山又来到手术室门外。对着李林喊道:”兄弟,快进来看看!”

    嗯了一声,李林在众人奇怪的目光下就进了手术室,看到李林,王楠愣了一下,随后就转向张远山,道:“远山。是他?”

    “嫂子,就是他。是个中医,医术十分了得!”张远山很郑重的说道。

    “远山,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手术都无法进行,中医能治病么?那些汤药能起到什么效果……”王楠回头又是打量了李林一眼,黛眉锁了锁,说道:“这少年也就十**岁,他医术能高到什么地方去,远山,嫂子知道你心急,这时候就别添乱了!”

    “是啊。张叔,就别添乱了!”朱县长的女儿朱丹也是在一边说道。这就是张远山带进来的人,不然她都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嫂子……”张远山皱了皱眉,急忙说道;“你别看林子兄弟年龄小,医术真的很厉害!”

    “胡闹!”

    就在这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门口响起,一个身躯挺拔,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在哪儿一站就让人感觉压力十足,那是一种上位者独有的气质。

    “张主任都说不行。他能有什么办法?”男人扫了李林一眼,面色不善,道:“这种江湖郎中要是真能瞧病,还要这医院做什么,远山,带他出去吧,别耽误了老朱的病情!”

    “秦书记。你来了。”王楠擦了擦眼泪,站了起来。

    “嫂子。朱哥的情况我都听说了,别着急,县里一定尽最大的努力让朱哥醒过来!”秦正义也是悄然的抹了把眼角的泪花,刚刚来的时候,他已经去询问过情况,张主任给的答案也是非常明朗,存活率不到百分之一,朱县长随时都有可能死亡!

    “秦书记……”张远山张了张嘴,还要解释,但这时候李林却拉了拉他。“张总。我就一个江湖郎中,算了,咱们走吧!”

    “可是,林子,你的医术……”张远山也是有些无奈,苦笑着摇头:“兄弟,不好意思!”

    “没关系!”李林摇了摇头,目光落在了躺在病榻上的中年人身上,自双目中闪过一道精光。“百分之一?我看不止吧……”

    “老弟,怎么回事?”听到了李林的话,张远山就问道。

    “没什么。咱们走吧。”说着,李林便走了出去,刚刚只是一眼,他便看出了朱县长的情况,虽然严重,但也没张主任说的那么夸张,心里想道:“如果换成自己,至少也有八成把握吧?”

    “等等……”

    就在这时,苍老的声音从手术室外边响起,朱县长的老爹在护士的搀扶下进了手术室,一双浑浊的老眼在李林的身上扫了扫,然后又看了秦正义和王楠一眼。“让这小伙子瞧瞧……”

    “爹……”

    “朱伯,有病不能乱投医,这不行啊。”秦正义皱了皱眉,也是不敢造次,说话声音也是压低了一些。

    “哼!怎么就不行?难道你们就有办法?”老人家这时回过头,又是看向李林:“小伙子,朱康是个好官,为百姓做过不少好事,就算为了乡村百姓,你也要出手相救啊。”

    “这……”

    李林却是迟疑一下,这时候是答应也不是不答应还不是,来的路上张远山几人也提过这朱县长,不但是个好官还是个好人。

    “算我老头子求你!”

    “老爷爷。您快起来,这是做什么!”眼看着老爷子要跪下,李林赶忙上前拉住了他的手臂,随后点了点头道:“我尽力吧!”

    “尽什么力尽力,这病是你一个中医能看的了的!”秦正义冷喝了一声,双目寒芒凛冽:“要是朱县长有个三长两短,是你负担的起的吗?”

    “出了什么事我负责!”老爷子看了眼儿媳妇和孙女,冷声道:“起来。别忘了你们是朱康的妻女,哭哭啼啼岂不是让人耻笑,想哭回家去哭,别再这里丢人!去一边站着!”

    “朱伯……”秦正义张了张嘴,也不好在说什么,毕竟人家老父亲都发话了,自己也只是个外人。只是他看李林是的眼色就更冷了。“远山,你这是怎么搞的,岁数也不小了,还毛毛躁躁的,一会出了事,看你怎么交代!”

    “出了事儿,我也有责任!”张远山苦笑。

    “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秦书记愤怒的哼了一声,一甩袖子就出了手术室。

    没一会功夫,呼呼啦啦手术室就进来一堆人,以那个张主任为首,一进来他便看向了李林,冷声道:“你就是那个中医?”

    “是我。”听出张主任语气不善,李林眯了眯眼睛。

    “中医能瞧病?你这种江湖骗子赶紧给我出去!”张主任喝了一声。“老先生,朱县长的情况还没到不可回头的地步,专家们正在开会商讨,这种江湖术士万万信不得啊。”

    “你怎么知道他是江湖术士?张主任,告诉你,我林子兄弟的医术不比你差!”这时卫中华在一边不干了,这一屋子人全都冲着李林去,他也是看不过眼,愤愤的说道。

    “嫂子。李林的医术绝对能信得过,我的病,还有老张的,老九的病都是林子治好的!”

    闻言,王楠又看了李林一眼,卫中华和张远山都是富商,无论是在市里还是县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人处世那是经得起考验的,两人都这么说,她也隐隐的感觉眼前这个十**岁的小伙子有点不一般了。

    但他真的太年轻了……

    可是,这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

    王楠内心挣扎得很,过了片刻,说道:“行。那就让他给看看。”

    “嫂子。这里是医院,怎么能随便胡来,出了事怎么办?”张主任皱了皱眉说道。

    “出了什么事我负责,和医院没关系!”王楠郑重的说道,随后她深吸了口气,看着李林。“小伙子。有劳你了!”

    “我尽力!”

    李林郑重的点头,随后他走到病床前坐下,小手指按在了朱县长的手腕上,神色一动诊脉便开始了,灵气沿着朱县长的手腕迅速向脑部延伸,他的脸色也在不断的变幻着,很快,朱县长的情况就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中,情况略微有些严重。

    大概过了三分钟,李林缓缓的收回了手指。

    “小兄弟。怎么样?”王楠紧张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