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好可怕的农民
    “朱县长的情况很严重。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李林凝重的说道。

    “哼。我就说他就是个江湖骗子,刚才不是还很有能耐,现在怎么不行了?准备打退堂鼓了?”张主任冷笑道:“如果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趁早出去也省的一会丢人!”

    “李林兄弟只是说没十足的把握,证明还是有机会能治好的,张主任,难道还比你那个百分之一少的了?”张远山这时也不高兴了,愤愤的看着那张主任。

    “哼!”被张远山一顿呛,张主任一时语塞,说不出话来。

    “小兄弟。到底有几成把握,都这个时候了,有什么话你尽管说!没人会怪你!”王楠擦了擦眼泪,急切的说道。

    “朱县长是脑血管破裂,神经压迫很严重,如果用针灸的话,应该有七八成的把握,至于最后的结果,也要看完再说!”李林很认真的说道。

    七八成几率?

    闻言,在场的人也都是面面相觑,七八成把握着实有些不低,无论什么手术也都是有风险的,下不来手术台的病人也是多的数不清。

    “针灸?”这时站在一边瘪茄子的张主任又是一声冷笑道:“针灸能治好?不是我瞧不起中医,朱县长颅内的血,你怎么把淤血取出来?或者是驱散那些血块?身为一个医生,你不觉得荒谬?”

    “也是,你这种江湖骗子,也算不得医生,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懂,还敢大言不惭!”

    “你怎么就知道针灸不行?中医博大精深,岂是你能懂的!”连番遭到这张主任打击,李林眉毛竖起,针锋相对起来!

    “确实博大精深。但这四个字你一个都不配!”张主任哼哼两声。“十**岁的小屁孩,还敢谈中医,就不怕给祖宗丢脸?”

    “是不是丢脸。一会便知!”

    李林也懒的和这个张主任犯口舌,口水战永远都不会有结果,经过朱县长家人的同意后,他便把一个银色的夹子拿了出来,里边放着密密麻麻一排银针,长短不一参差不齐,顺手取下一根三寸毫针,消毒后,他便准备用针了。

    在没突破灵气期前,李林也就有一两成的把握,甚至一两成都不到,因为,驾驭鬼门七针需要灵力,但现在突破到灵气,虽不说有百分百的把握,至少有九成把握!

    “嫂子。你放心吧。林子针灸神乎其技,老袁那肩周病,几分钟就治好了。”张远山对李林的医术也是信心满满,说起来还有点得意!

    “真有那么神?”

    “那当然。看看就知道了,快看,他要下针了!”

    张远山的话音一落,只见李林捏着银针稳稳的向朱县长眉心中央不缓不慢的刺了下去,他的手指没有半点颤抖,瞳孔收缩,直到针身连根没入,他的嘴角微微一挑,双目中射出幽光,那银针便颤抖了起来。

    阎王门,鬼引路,针夺魂,神鬼七针把命归,他嘴里念念有词。没有丝毫拖沓,只见他又拿出一根银针,这次刺向的是头部的百会穴,旋针轻挑,针身微颤,发出阵阵嗡鸣。

    “这……他真的会针灸?”

    看着李林稳如泰山,娴熟的用针,张主任心里也是嘀咕了起来。

    “第七针。鬼见愁!”

    低不可闻的声音自李林的嘴角渗透出来,下一刻,只见一根七寸大针出现在他的手上,紧接着整根没入朱县长的头顶大穴。旁边的人也是捏了把冷汗,手术室里除了朱县长的亲朋便是医院的医生,也都懂医术,虽然不会针灸,但也是了解一些,即便是那些医术高超的老中医,七寸大针也很难用出来,根本就驾驭不了!

    “好厉害。神乎其技!”一个年轻医生喃喃自语,自李林用针开始,他便看呆了,简直太强了!

    “哼。不过一些花招子,朱县长起不来,你就等着挨整吧!”张主任冷笑,可就在下一刻,他脸上挂着的笑容戛然而止,只听‘吱’的一声,那心电图仪器便响了起来,一条条波纹在仪器上出现了。

    “动了动了,快看朱县长的手指。还有,他的眼睛也睁开了,这这这,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一声惊呼顿时让众人紧张了起来,此时,只见那朱县长混沌无神儿的眼仁逐渐明亮了起来,紧接着,他嘴角抽动了一下。“水,水,给我水。”

    哗……

    众人哗然,王楠,朱丹,母女急忙来到病床前,紧张的看着朱县长。

    “爸。你醒了?”朱丹捂着嘴,激动地落下了眼泪,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闺女,不是上学去了?怎么还回来了?”朱县长抬了抬手,脸上挤出一些笑容,道:“没事了,爸没事了,好闺女,别哭了……”

    “他现在身体还很虚弱,生命虽然无忧,但也不要过度刺激,这没什么好处,还是先给他喝点水吧……”看着一家人又团聚了,李林深吸了口气,满意的点了点头,如释重负!

    “神医啊,果然是神医啊,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医生。”这时就有人惊呼出声了。

    “是啊。刚才我还以为,唉,简直难以想象,他才多大啊,竟然有如此医术。”又一人惊呼出声,他回过头悄然的看了眼站在那儿目瞪口呆的张主任,低声道:“活该,打脸了吧?自以为天下第一,却是个井底蛙!人家不知比你强多少倍……”

    “小兄弟,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刚才是我们错怪你了,向你道歉!”王楠握着李林的手,激动地话都说不成个。

    “不用谢不用谢。举手之劳。”李林急忙说道。

    “是啊,刚才还有我,小兄弟,你的医术可通神,是我错怪你了!”秦正义一脸惭愧的走了过来。

    “秦书记过奖了。”李林笑了笑。

    “我就说,我这兄弟医术高超,今个啊,算是开了眼界了。”张远山如释重负的拍了拍胸口,昂首挺胸,得意的很。

    “哈哈哈。张主任,人家可是江湖骗子呢,咋样,江湖骗子也不比你差吧?”卫中华这时就看到了那呆若木鸡的张主任了,话音更是阴阳怪调的,闻言,张主任的脸色更是惨白无比。

    “李神医。是我不好,刚才的态度有些过了,我向你道歉!”张主任低着头很艰难的说道。这样被人啪啪打脸,疼得很!

    “张主任多想了。我没生气。为了伤者安危,你也是一片好心。”李林笑了笑完全不在意,换做任何人恐怕也会这样做,无论是家属还是这个张主任,有担忧那是必然的。

    “还有,大家别叫我神医了,我觉得这有点不大合适。”李林十分谦逊,顿时让众人侧目。

    本以为李林会针锋相对,可李林的态度竟如此友善,张主任就更惭愧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是我这个人眼皮太高了,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李林,你说,你想要什么奖赏,只要能给的,我可以替县里做这个决定!”秦正义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就是看李林时,笑的有点不自然,毕竟,刚才的话有点过激了。

    “这……”

    李林顿了顿,摇了摇头道:“我觉得看病救人是一个医生的责任,至于奖赏,我也不缺什么,还是算了吧……”

    “老弟,要啊。”卫中华悄悄的给李林使个眼色,在他的脚尖上踩了踩。

    “要啊,白来的还不要。”张远山在一边干着急。

    “好嘛。这才是医生应有的品质嘛,小小年纪不但医术高超,人品更是难得啊,真乃世外高人啊。”秦正义抓着李林的手,激动的说道:“要是咱们这小小的县城多几位李神医这样的英才那就好了!”

    “是啊。真是世外高人啊。李神医,咱们合个影吧。”

    “来来来,大家都过来。”

    “茄子……”

    一场看病风波就此结束,一行人离开了医院,很快,李林便成了名人,医院里大肆宣扬着李林那神乎其技的针灸之术,简直就是把李林夸上了天,对此,李林却不怎么感冒,这只是刚刚开始,以后这样的事情肯定还有很多!

    “老弟,今个硬气,扬眉吐气。”卫中华拍打着李林的肩膀,一想起刚刚瞧病时的景象,卫中华还很激动。

    “硬气是硬气,就是有点可惜了,秦书记的奖励,老弟你咋就不要呢,哎,就这么浪费了大好的机会……”想起这事,张远山就替李林感到遗憾。

    李林灿灿的笑了笑,也不解释,心里却明白的很,如果让朱县长欠自己一个人情,恐怕要比一点点奖励更重要。

    毕竟人情这个东西是很难还得清的,而且,欠自己人情的还是一县之长,这意义就更不同一般了,说不准以后就有用得到的地方。

    几人刚到永丰建材没一会,卫中华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嗯了几声后挂了电话,脸上堆满了笑意。

    “老弟。这次你发达了,朱县长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秦书记代他给你准备庆功宴,今晚八点准时到!”卫中华笑着说道:“能让县委书记亲摆宴庆功,你小子,这个农民可是没白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