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狮子大开口
    “谁是你老婆?这话不能乱说的吧?”

    李林突然出现,让葛金飞一愣,随后他脸色一变,怒火忽的一下就烧了起来,这深更半夜,这小子在齐芳这里,孤男寡女的肯定是没干什么好事。

    想到这里,葛金飞便是冷了下来。“小子,你他妈谁啊?深更半夜你到老子女人这里做什么?老子弄死你!”

    “还有你,他妈的,你竟然敢背着老子私会野男人,妈的,怪不得老子这两次来你总是冷着脸,臭婊子!”

    “葛金飞!”

    只听齐芳娇喝了一声,她冷冷的看着葛金飞,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是你女人,至少现在还不是!请你放尊重点!”

    “尊重?”葛金飞一声冷笑:“齐芳,你让我怎么尊重你,你他妈的都背着老子把男人养在家了,还让老子尊重你?你个不要脸的脏货,老子尊重你?老子还打你呢!”

    说着,葛金飞便抡起手臂,一巴掌向齐芳的脸蛋抽了下去!

    “你敢!”

    只听李林一声大喝,随后他一步跨前便挡在了齐芳前边,和葛金飞面对面站着,手掌也是锁住了葛金飞的手腕,向前一甩便把葛金飞甩的几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

    “他妈的,你们这对狗男女,老子弄死你们!”葛金飞立时咆哮一声,未婚妻都跟别的男人混在一起了,此时,他满腔的怒火,爬起来便要动手!

    “你敢动手,今晚我就弄死你!”

    李林的声音很低,但却冷得很,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死死的盯着葛金飞,仿佛来自九幽那般冰寒,看的葛金飞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竟站在那里没敢在扑上来。

    “小子。你他妈的深更半夜敢来动老子的女人,信不信老子整死你?”

    “你的女人?她说是你女人了?至少现在还不是吧?”李林冷笑一声,继续说道:“在动手前,我觉得你还是应该把事情搞清楚,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想动手,我陪你!”

    “她并不喜欢你,答应嫁给你是身不由己迫于无奈,而那个时候你葛家人趁人之危也却非君子所为,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无可厚非,但是,她现在不想嫁给你,是不是只要把欠你葛家的钱还了,这事就一笔勾销了?”

    闻言,葛金飞一愣,也是冷静了下来,冷笑道:“就算是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为又如何?和你有什么关系?还钱?小子,你还的起吗?告诉你,就算你赚十辈子也还不清!”

    提到还钱,葛金飞一点也不担心,齐芳的情况他很清楚,至于眼前这个该死的王八蛋,他能拿出三百万?鬼才信!

    “能不能还上那是我们的事,你只要回答我,只要这笔钱还上,是不是就和你葛家人没关系了?”李林死死的盯着葛金飞。

    “当然,只要你能还上,我葛金飞马上走人!”葛金飞也是一声冷笑:“三百万借了两年,利息就少算一点,五百万吧!小子,你还的起吗?”

    “葛金飞。你……”齐芳美眸竖了起来,三百万短短两年就要两百万的利息,这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一听葛金飞只要五百万,李林也是暗暗的松了口气,对着齐芳轻轻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随后便看向葛金飞,眯着眼睛道:“五百万?当真?”

    “你能拿出五百万来?笑死我了……行!只要你能拿出来,这事就这么算了!”葛金飞讥笑道。这时候他拳头依旧攥的咯吱咯吱作响,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如果齐芳真的把钱拿出来,自己确实也和她扯不上关系,也不是,至少还是同窗,不过,以后同窗可能也做不成了!

    “这五百万我可以给你,但不是现在,除非,你让我看到她打给你的欠条!否则,不但钱不会给你,她更不会嫁给你!”李林冷冷的看着葛金飞道。

    “还要欠条,小子,你他妈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等老子把欠条拿出来,你要是拿不出钱来,小心你的烂命!”葛金飞怒视着李林道。

    此时,他醉意全无,心里的怒火腾腾烧着,原本想借着酒劲跑到齐芳这里胡作非为一番,却不想闹出这样的事,这让他很是恼怒,想动手还不一定打得过,不动手吧,未婚妻深更半夜的和这个男人都混到一起了,这口气实在咽不下。

    “你们两个给我等着。齐芳,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你家那两个老东西还在监狱蹲着呢,小心让他们把牢底坐穿了!”

    放下一句狠话,葛金飞便气势汹汹的离开了。

    直到听到门外车子启动离开,两人才暗暗的松了口气,但这时齐芳却紧张了起来,她不担心自己,最担心的还是在牢里的爹妈,葛家人有钱有势,烟白两道都是有关系的,在背地里捅刀子这种事是绝对能干的出来的!

    “不用担心,伯父伯母不会有事的。”李林笑着安慰着齐芳,随后皱了皱眉问道:“齐芳姐,和伯父伯母做生意那个人叫什么名字?你可知道?我怎么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不会有人在背地里捣鬼吧?”

    “你是说葛金飞?”齐芳皱了皱眉问道。

    “确切的说应该是葛金飞的老爹,葛金飞还没那个能力。”李林顿了顿说道。

    齐芳默默点头,仿佛陷入了回忆,很快,一张脸便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中,那是白白净净的一张脸,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自己还要喊他一声韩叔!

    “那个畜生叫韩平,就是他害了你大伯!”齐芳美眸里泛着冷意,随后她不解的看着李林问道:“林子。你问这个做什么?他已经跑了好几年了,听说潜逃到国外去了,警方也是无能为力。”

    “没什么。我就问问。”李林笑着回了一句,心里却有了计划。

    李林答应给葛家人钱也是迫不得已,也是缓兵之计,齐**做生意赔本这事虽然早已经定案,但却疑点重重,只要把这个韩平纠出来,这件事就会水落石出,这事要和葛家人没关系,这五百万也是应该拿出来,反之,要是葛家人在背后捣鬼,那这事就不能简简单单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