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摄魂术
    “齐芳姐,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李林回过头看了齐芳一眼,微微一笑,准备离开。

    “还叫姐?”齐芳没好气的白了李林一眼,道:“有你这样的弟弟?”说着,她脸蛋就红了起来。

    “这……”李林也是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我担心葛金飞一会半路返回来,林子,你留下来吧,今晚就住在我这里,行么?”齐芳紧咬着嘴唇,水灵灵的眸子也是不敢和李林对视。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亲你都亲了,还怕什么……”齐芳又是嗔怪的白了李林一眼。

    “那好吧。”李林咧咧嘴巴,心脏砰砰的直跳。“你睡床上,我铺点东西就睡在地上就行了。”

    “那怎么行,你也来床上睡!”说完,齐芳便进了屋子,而李林站在门口发呆,没一会儿,齐芳便在屋子里娇嗔道:“还愣着干什么?一会儿天都亮了,快过来睡吧。”

    哦了一声,李林进了齐芳的香闺,拉开被子便钻了进去,这时,一条修长的腿便压在了他的身上,一只手臂也是压在了他的胸口,幽暗的房间里,齐芳水灵灵的眼睛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李林,略带几分笑意。被她这一看,李林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心跳持续渐加,就像木偶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敢动!

    不过,好在没一会儿齐芳便沉沉的睡着了,看着那张脸蛋,李林暗暗的松了口气,心里也是纠结的很,自己还叫个男人嘛?如此美女就睡在自己身边,自己竟然什么都没干,主要是她的腿就压在了自己那个地方……

    轻轻的抚了抚她的秀发,李林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想道:“这就是自己最想要的结果了吧。”

    第二天天还没亮,李林便早早的爬了起来,侧过头看齐芳时,顿时被她的美艳吸引住了,略有些凌乱的秀发,白皙的脸蛋,精致的鼻梁,还还有那薄厚适中的嘴唇,再往下一看,李林的眼睛顿时就直了,烟色的文胸包裹着两颗熟透了的水蜜桃,深深的沟壑……

    只是看了那么几眼,李林就愕然的发现,自己下半身竟然无耻的硬了,身体里那团火仿佛也是越烧越旺,他连忙念了念清心诀,摒除心中的邪念,深吸口气就爬了起来,把被子给齐芳盖上,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不料,他刚出门,齐芳便睁开了美眸,脸蛋泛着红霞,轻轻一笑:“真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

    砰!

    县城的一栋小洋楼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面色狰狞阴寒,手里的保温杯‘砰’的一声便摔在了地上。

    “他爹,这事不能怪金飞,是齐家那丫头不正经,半路变卦。”一个中年妇女站在葛昌顺身边说道。

    “爹。是那个可恨的土鳖,他竟然和那个贱人住在一起……”

    “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还有脸说!”葛昌顺勃然大怒,嗖嗖两步便走到葛金飞身前,‘啪’的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去。“你说,你让老子的脸往哪儿搁?”

    “他爹,你这是干什么?谁知道齐芳那丫头是这样的人,你对自己的儿子发火有什么用!”徐慧也是脸色难看,儿媳妇都跟别人混到一起了,这面子确实有点没地方放。

    “发火?还怪老子发火?你葛金飞不是很有能耐?未婚的妻子都跟了人家睡了,你是土鳖还人家是土鳖?这就是你的能耐?”葛昌顺插着腰,气的呼哧带喘的,顺手扯起一本书便狠狠的砸在了葛金飞的脸上:“滚!废物!”

    被葛昌顺劈头盖脸一顿骂,葛金飞差点哭出来,原本还寻思着回来诉诉苦,让老爹弄死那两个贱人,不料自己却被一顿骂。

    “干什么去?回来!”葛昌顺瞪了葛金飞一眼,道:“既然她齐芳敢这么做,她就要付出代价,这事交给我来办,另外,那个农村的小瘪三,找人收拾他!”

    “好嘞。爹。我就等你这句话呢。”葛金飞应了一声便走了出去。

    “他爹。以齐芳那丫头的性格,应该不敢这么做,不会出什么事吧?”徐慧皱了皱眉问道。

    “能出什么事。欠债还钱,她能还的起?敢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我葛家不缺这样的儿媳妇,这事要是传出去,我葛昌顺的脸往哪儿放?”葛昌顺哼了哼,眼睛眯了眯,看着徐慧问道:“你那个表弟现在人在什么地方?别在这个时候给我出了幺蛾子,否则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我一会就去给他打电话,让他先出去避一避……”徐慧也是应了一声走了出去,这时,房间里就剩下葛昌顺一个人,他脸色依旧阴沉的可怕,坐在椅子上,手指敲打着办公桌。

    在齐芳那里过夜,李林趁着天没亮就跑了回去,不然被村里人看到就麻烦了,到时齐芳肯定会被人指指点点。刚到家他便拨通了洪九的电话。

    “九哥。是我,李林!”

    “嗨。你小子咋这个时候打电话,靠。”洪九没好气的骂道。这时就听到他身边传来女人的声音。“死鬼,别动,放在里边儿别出来……”

    李林先是一愣,随后便是明白了,尴尬的咳嗽一声:“九哥,那个,你先忙,忙完了再说。我有事要求你!”

    “好好。再有二十分钟就够了,我一会给你打过去,这养灵液厉害啊,比以前还厉害!嘿嘿……”说着,洪九便把电话挂断了!

    “真是个下半身动物!”

    李林也是无力吐槽,但却挺佩服洪九的,自己昨晚上有那么好的机会,怎么就没珍惜呢!

    没让李林久等,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洪九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咳咳。那个。兄弟啊。九哥就好这口,别介意啊。”洪九嘿嘿笑了两声,随后问道:“老弟,有啥事这一大早晨就打了电话?对了,养灵液还有没?我在要二十瓶!”

    “养灵液没问题,过两天我给你送去。九哥。我是有件事麻烦你帮忙……”李林也是微微的笑了笑,心里又是踏实了不少,再给洪九送二十瓶养灵液,自己又能有一百万了!

    “什么事嘛。和九哥还婆婆妈妈的,快说快说。”洪九扯着大嗓门又嚷嚷了起来。

    李林也不迟疑,直接把齐**和韩平做生意的事儿详细的说了一遍,然后也把其中的厉害关系大致的说了说。

    “找人这事倒是好办,只要他在咱这县城,就是掘地三尺九哥也能把他挖出来,但这事也不太好办,那个葛昌顺我知道一些,人脉也是蛮硬的,不过,老弟你放心,九哥一定帮你这个忙!”洪九说道。

    “行。那我先谢谢九哥了。”

    “谢什么谢嘛,自家兄弟哪有那么多事。你啊,这两天也小心点,葛昌顺那个老东西可不是普通角色,怕是会报复你啊。你小子倒是贼,连人家未婚妻都给撬了,不过,九哥支持你……”洪九又是嘿嘿一阵笑。

    两人又寒暄了两句,电话便挂断了。

    李林之所以找洪九去办这件事,那是因为他手下的马仔多,在找人这方面,马仔要比公安局强得多,而且,这样才能悄无声息掩人耳目,不然被葛家人发现那也是很麻烦的。

    回到屋子,李林躺在床上这下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都是齐芳的影子,特别是今早看到那一幕,现在想想他都暗悔不已,暗暗的骂了一声自己是窝囊废,明明吻下去就能干更多的事情了,可自己却像是贼一样跑了出来,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坐起来继续修炼。

    自打修炼玄圣心经之后,即便他每天只睡上三四个小时也不会有困意,而且都是精神奕奕的。

    时间过的飞快,两天时间很快便过去了,两天时间李林几乎都在修炼中度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符咒上边,开始时,那些古古怪怪的符咒让他看不懂,但一融入进去,他便顿时被里边的内容吸引了,离奇的符咒让他张目结舌,特别是那摄魂术让李林大生兴致,经过两天研习,他震惊的发现,摄魂术不但能摄取他人记忆,还能控制灵魂,简直霸道无匹!

    “果然是好东西。我要是当个警察,肯定会很优秀的吧?”

    李林嘿嘿一笑,正巧看到小妹李双双过来,他嘴角微微翘起,眼睛里幽光射出,四目相对,小姑娘身体一颤,随后就变的呆滞起来,仿佛丢了魂一样儿。

    看着小妹目光呆滞,李林心中一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没什么反应,还是没什么动静。

    “双双。你最讨厌谁?”李林微微一笑,试探着问道。

    “大伯母……”

    闻言,李林默默点头,这不算什么问题,就算不用摄魂术,这小丫头恐怕也会说最讨厌大伯母的。

    “双双。你觉得最有趣,干过最坏的事是什么?”李林眯起了眼睛,等待着小姑娘回答,这小丫头就是个鬼精灵,坏事肯定没少干了!

    “最坏的事就是给老师的椅子上下大头针……”李双双木讷的回答。

    听小妹这一说,李林顿时吸了口冷气,也是一阵愕然,但却忍不住一笑,他喃喃自语了两声,摄魂术便是取消了,小姑娘的神志很快就清明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