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真小人伪君子
    就在几个小混混嚷嚷个没完没了时,海坛洗浴中心门口,一个将近五十岁的中年走了出来,他一身休闲装,一头短发,人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鼻梁上还挂着一副眼镜,一眼看去到像是个知识分子的模样。

    在洗浴中心一出来,他点上一根烟,优哉游哉的抽了两口,随后东看看西望望谨慎的很,没一会儿功夫,一个二十多岁穿的极其暴露的长发女郎也走了出来,搭上男人的胳膊,两人向远处走去。

    “小林哥。那家伙出来了,抓不抓他?”坐在副驾驶的小黄毛跃跃欲试。

    “先别急。跟上去!”

    李林眯着眼睛,也是抽了口烟。

    奥德赛在幽暗的胡同里缓缓的启动,悄然的跟在了那中年人身后,坐在中央,通过挡风玻璃,李林仔细的看着那中年人,想着齐芳描述的样子,应该就是这人了!

    走在前边,韩平浑然不知身后有人跟踪,他左手夹着香烟,右手搂着那女郎的小蛮腰,不时的捏捏她的饱满的翘臀。

    “韩哥。你轻一点嘛,都给人家捏疼了了呢。”女郎妩媚的说道,说话时更是风骚万分。

    “嘿。你这屁股我爱摸,有弹性……”韩平抬了抬那博士轮,一脸淫邪之色。

    他正要悄悄的把手塞进女郎的胸口,去里边摸一摸时,兜子里的电话便突然响了起来,看着电话号,他有点不耐烦,皱了皱眉接通了!

    “表弟。你在哪儿呢?”电话一通,那边就响起了徐慧的声音。

    “还能在哪儿?一天天躲躲藏藏的,这不是才回来?怎么?表姐怎么这么闲着给我打电话了?”韩平冷笑道。

    “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让你走的远远的?齐**那边出了问题,你赶紧出去躲几天!”徐慧急忙说道。

    “啥?出事了?”

    韩平一惊,他停住了脚步,四处望望,皱眉道:“不是早就定案了,怎么还会出事?”

    “齐家那丫头前两天悔婚了,你姐夫怕出事,让你先出去躲几天避避风头,过段时间没事了再回来!”徐慧急道。

    “姐。出去避风头可以,但手头有点紧啊,你看……”

    “前段时间不是给了你二十万么?这才几天?还要,没有!”一听韩平要钱,徐慧顿时就恼了!

    “二十万就把我打发了?当时你们烟了人家齐**多少钱?心里没数吗?表姐,你别把我韩平当傻子,你在给我五十万,我保证马上就走,要是我不小心被警察抓了,可别怪我不顾姐弟情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韩平眯起了眼睛,也是冷笑。

    就在韩平和徐慧打电话时,奥德赛跟了过来。

    “加速。抓他!”车上,李林突然低声命令道。

    黄毛司机也是麻利的很,脚下油门一踩,奥德赛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的冲了过去,眨眼间便冲到了韩平身边,吓的韩平一声惊叫,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见几人嗖嗖下车,一口麻袋便套了下来。

    “你们做什么?放开我!”韩平惊呼一声,眼前顿时一片漆烟。

    “你猜呢?”黄毛咧嘴一笑,一拳便打在了麻袋上,痛的韩平顿时叫了起来。“叫叫,再叫老子他妈弄死你!”

    突如其来的变故,可把那个风骚的女郎吓坏了,蹲在地上啊啊的尖叫了起来。

    这时李林在车上下来,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喂喂的声音,他走过去把手机捡了起来。

    “表弟。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徐慧大声问道。

    “他没事!好得很!”

    李林一声冷笑,随后把电话关掉,对着几个黄毛道:“上车!”

    “你们是谁?放开我!”韩平挣扎道,向后打着拖拖。

    砰砰!

    两个黄毛下手也叫个狠,挨了两个重炮,韩平顿时就没了动静,随后便被拉到了车上,奥德赛很快便消失在了烟漆漆的夜里,在县城里兜兜转转几圈,随后便开进了一个废弃的地下车库,韩平也被拉下了车。

    “小林哥。让我们来!”黄毛雀跃道。

    打架斗殴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打人个个都是好手!

    “不用。我自己来!”李林摇了摇头,对着黄毛说道:“麻烦你,把袋子拿下来。”

    麻袋刚一扯下来,韩平也没大叫,抬头看着啧啧怪笑的几个黄毛,随后目光便落在了李林身上。

    “你们要做什么?绑架是犯法的知不知道?”韩平怒视着李林。

    啪!

    他话音未落,只见又是李林上前一步,一声冷哼,挥手便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下去,打的啪的一声脆响,在车库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你……”韩平捂着脸惊骇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啪!

    李林也不做声,又是个大嘴抽了下去,力道十足,打的韩平一个踉跄,险些没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

    啪!

    李林依旧不语,一巴掌比一巴掌狠,此时,他眼睛眯成一条缝隙,神色冰寒,甚至带着浓浓杀意。

    “小子。你……”

    砰!

    一记重拳狠狠的轰在韩平的鼻子上,只听‘砰’的一声,韩平便倒飞出去几米远,后背硬生生的撞在坚硬的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

    “咳咳咳……”

    遭受重击,韩平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一口鲜血顺着嘴角猛地喷了出来,他骇然的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衬衣,牛仔裤,一头短发的年轻人,有些不知所措,在记忆里,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完全没有半点儿印象。

    “天啊。这小林哥咋这么生猛,他要杀人吗?”那黄毛小哥也是一脸骇然,虽然也常打人,但和李林比起来简直就是花拳绣腿不值一提!

    “简直变态啊。这样下去不会打死人吧……”马玲玲喃喃自语。

    就在几人骇然时,只见李林弯下腰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一步步向韩平走去,吓的几人心脏都抽到了嗓子眼,生怕闹出人命,那他们几个也要跟着完蛋。

    “兄弟。我错了我错了,求你别杀我啊……”

    眼看着这尊瘟神一步步靠近,韩平吓坏了,现在他不敢说半句狠话,他完全相信,眼前这个家伙敢一石头拍死自己。

    “知道错了?”

    李林冷笑着蹲在了韩平身前,“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能如实回答我?”说着,他便把手里的石头‘啪’的一声砸在了身边。

    “回答回答。保证不敢有半句谎话。”一看那石头,韩平吓的脸色惨白,这要是砸在自己身上就算不死也点残废!

    “很好。”

    李林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话锋一转,“齐**你应该认识吧?”

    闻言,韩平一滞,深深的看了李林一眼,“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回答我的问题!”李林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脸色阴寒。“我想你应该是聪明人,聪明人是不会做傻事的,既然我能找上你,你觉得我有多少把握?”

    韩平苦笑着点头,随后他深吸了口气道:“是我害了齐**一家,都是我的错,我愿意伏法认罪!”

    “伏法认罪还是替人顶罪?”李林笑眯眯的盯着韩平说道:“难道这事和葛昌顺没关系?如果我没猜错,你只是个幌子,真正的幕后指使应该是葛昌顺才对吧?”

    “说吧,葛昌顺为什么这么做?图钱财?还是齐**的闺女?”

    韩平又是顿了顿,过了好一会,他又是苦笑点头道:“至于为什么,我并不清楚,但不论是什么愿意,对于他来说,这都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吧。”

    “很好!”

    李林满意的点头,看来真的和自己想的一样,心想,这葛家人还真是卑鄙无耻,当面君子背后小人,既然把齐芳一家害成这样,那就让葛家人付出代价!

    “这事儿和我没关系。我现在可以走了吗?”韩平胆怯的问道。

    “走?想得美!”

    李林冷冷的扫了韩平一眼,道:“你敢说和你没关系?说的轻巧,虽然你只是一颗棋子,但你害了齐**一家这是事实!虽然罪不至死,但蹲几天局子也是应该的是不是?”

    “当然了,要是你能站出来指证葛昌顺,戴罪立功,说不定还能少判几年!”

    就在这时,韩平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了眼电话号,李林的嘴角顿时勾起了一丝弧度,打电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葛昌顺!

    “韩平。你滚哪里去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电话刚接通,葛昌顺便是大吼了起来。

    “葛老板,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动这么大的火气?这样对身体不好!”李林笑眯眯的说道。

    闻声不对,葛昌顺明显顿了顿,过了一会,他声音低沉了下来。“你是谁?想做什么?韩平在什么地方?”

    “我是谁?葛老板很快就会知道了。”李林冷笑道:“葛老板。韩平可是说了,是你指使他陷害的齐**一家,害他们入狱的呢!”

    “放屁,一派胡言!”葛昌顺勃然大怒。

    “到底是他胡说,还是葛老板心里有鬼,我想用不了多久就会水落石出的!”李林冷哼道:“真是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父亲,真小人伪君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