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好大的水
    “李林,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刚刚都快吓死我了!”袁迪捂着小嘴,惊讶的看着李林。

    “学了一点防身术。算不上厉害。”李林笑了笑,同时暗暗松了口气,要是自己在晚回来一点,袁迪落在这些人手里可就危险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去?”

    “我知道你会回来,下班后就在门口等你,谁知道你回来的这么晚……”袁迪幽怨的瞪了李林一眼,就像读书时一样一点儿都没变。“李林,你是不是要回村子?能不能捎上我,我也挺长时间没回去了,挺想家的。”

    “还有,你说你会医术。能不能去给我爸瞧瞧病,昨天天赵姨打电话说我爸的情况不太好,原本打算回去的,可工资到了今天才开!”

    李林默默点头,这时也发现袁迪手里拎着大大的一包子药片,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没准都要花掉她半月的工资了!

    “当然没问题,顺路!”

    李林也是一笑,骑上摩托,道:“我骑这个东西没把握,你要是不怕摔着,就来吧……”

    “去你的。你医术那么厉害,还会功夫,骑摩托肯定也是能手,我才不怕呢,再说,摔也不止摔我自己,不还有你陪着!”袁迪咯咯的一笑,完全不担心被摔着这事。

    不得不说,这个姑娘的腿真的很长,只是轻轻一迈就上了车,柔韧性也是好的不得了。

    “坐好了。出发了!”

    李林说了一句,摩托车便轰鸣两声向石桌子村冲去。

    刚一走时,袁迪还不好意思抓李林的衣服,她只是把手放在两边,但一出了县城,道路便颠簸起来,她红着脸蛋悄然抓在了李林的白衬衣上,不时碰到李林时脸蛋更是有些不太自然。

    通过摩托车的后视镜,看着那张俊秀的脸颊,袁迪呆了呆,才发现这个老同学,她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李林,你有女朋友了没?”袁迪突然问道。

    李林也是一愣,随后便笑了笑,道:“怎么?老同学这是想追我?”

    “追你个头!”袁迪瞪了李林一眼,却是轻轻的一笑。“你那么有钱,人长得也不赖,还担心没女朋友……”

    “我一个农村人,谁能看上我。”李林妄自菲薄,随后笑着道:“你去读大学,没处个男朋友什么的?我听说大学到处都是处对象的呢,像你这么漂亮,应该不缺追求者吧?”通过后视镜,李林悄然的看了袁迪一眼,她长发飘飘,清纯的面孔,特别是月色映在她的脸蛋上,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为她迷醉!

    “要你操心。”

    袁迪笑着说道:“难道你对本姑娘有兴趣,要是你肯追我,我或许会好好考虑一下也说不定呢!”

    “真的?”李林顿时就有点激动了!

    “真你个头,好好骑你的车。”

    笑了笑,李林就加快了速度,在田间的小路上摩托车如风一般跑了起来,吓的袁迪不自觉的就搂上了他的腰,胸前那柔软也是压在了他的后背上。

    好软……

    大小适中……

    弹性十足……

    这是李林脑海里唯一的想法。

    也许是同学的关系比较特别,所以,李林感觉格外的刺激,脑子里更是异想翩翩起来……

    “李林。快走。不好了!”

    正当李林想入非非时,袁迪突然惊呼了一声,吓得他打了个激灵。

    “怎么了?”李林不解。

    “你听!”袁迪紧张的说道:“好像是下来水了。”

    李林下意识的往远处看去,只见月光下一片银白色,水流声不绝于耳,汹涌的水头已经扑了过来……

    木伦河贯穿石桌子村,平安村等多个村落,河面宽广,水流激进,也是养育着一方村民,但是,两年前这条河便已经干涸了,即便是有点小雨,水量也是不多,但每当下来大水时都会给百姓带来不少损失,几十年来这木伦河更是带走过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十里八村的村民都习惯把这条河叫做食人河!

    “不好。”

    看着那汹涌的水头,李林大呼一声不好,对着身后的袁迪道:“你抓紧我,怕是来不及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松手,知道了吗?”

    “快走。”

    一看水头冲过来,袁迪脸色惨白,水火无情,过不去必然是死,如此凶猛的水头,即便会游泳也活不了!

    月光下,摩托车在河道里飞奔,洪水猛兽也是冲了过来,就在这时,李林的脸上露出一抹狠色,手掌用力,车把猛地向上一抬,高速飞奔的摩托车便直接飞了起来。

    坐在身后,袁迪吓的啊啊的叫了起来,她紧闭着眼睛,死死的抓着李林的腰。

    哐……

    伴着一声巨响,摩托车直接上了河对岸,但在冲力下,两人也是被甩了出去,但在这时,李林却牢牢的把袁迪护住,一个翻身便用后背硬生生的砸在了地上。

    砰!

    一声闷响,土地上溅起一片尘埃,李林只感觉五脏一阵翻腾,两眼一烟便晕死了过去。

    “李林……”

    这时袁迪也从土地上爬了起来,虽然有些狼狈,却没受伤,只是脚腕稍稍的扭了一下,一看到李林没了动静,她顿时就急了,大声的喊了起来。

    “李林,你快醒醒,别吓我。”

    “快醒醒快醒醒啊。”

    接连呼喊了几声,李林依旧没有任何动静,这可把袁迪吓坏了,如果李林出了事,她这辈子都不能原谅自己,毕竟,他刚刚是为了救自己才那样做的!要是不来村里送自己,可能根本就不会出这档子事。

    “李林……醒醒……”

    又是呼喊了几声见李林还是没动静,这时,袁迪便想起了读大学时学过的急救知识,她深吸了口气,灼灼目光看了李林一眼,随后便低下了头,粉色的嘴唇便印在了李林的嘴上。

    一口……

    两口……

    三口……

    就这样一连做了十几次人工呼吸,李林却还是没动静,手掌放在李林的胸口上,用力压几下,深吸口气在弯下腰,继续给李林做人工呼吸!

    就在她要无力放弃时,也是最后一次人工呼吸时,嘴唇刚刚贴在李林的嘴上,李林的眼睛突然睁开,四目相对,两人都是木讷的看着彼此。

    “你做什么?”李林傻愣愣的看着袁迪。

    “李林。你是不是故意的?”

    袁迪赶紧爬起来,随后便是一脸嫌弃的擦了擦嘴唇。

    看袁迪那模样,李林便明白怎么回事了,他舔了舔嘴唇,还有残留下来的香味,很清淡,有股处子的芳香。

    见李林舔嘴唇,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主要还被他不怀好意的盯着。

    “李林,你个臭流氓!我和你拼了!”

    说着,袁迪便向李林扑了过来,被李林随手那么一带,她便倒了下去,她要打,李林便是抓着她纤细的手腕,气的袁迪又要动嘴咬,李林都是躲开了。

    厮打那么一小会儿,袁迪也打不动了,躺在李林身边,看着天上为数不多的几颗星星,两行眼泪便落了下来,“我还以为你死了,真是吓死我了!”

    “我才没那么容易死呢!”李林翻过身,侧躺着看着袁迪说道:“你说,咱们这算不算同生共死?”

    “鬼才跟你生死与共。”又是瞪了李林一眼,袁迪站了起来,看着那汹涌的河水心有余悸,道:“不过刚刚确实挺刺激的,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谢。换成其他人可能也会这么做!”

    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李林也是暗自庆幸躲过一劫,不过,他也清楚,能大难不死主要是有那玄圣心经护体,不然这时候自己恐怕都死上八次了!

    把摔在土坑里的摩托车扶起来,李林咧嘴苦笑,新鲜儿的摩托车就硬生生的摔乱套了,倒车镜断了,仪表盘也甩掉了,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这摩托车摔成这样还能走!

    丁婆子要是看了一定会找自己拼命的吧?

    这么一想,李林也是捏了把汗,看来这摩托车钱是应该赔出去了!

    石桌子村。

    地处天山县城的一脚,背靠着不高的桌子山,偌大的村落只有几百户人家,家家户户都有几十亩的水浇田,相对其他村落,这里的生活条件还算优越!

    在夜色下,摩托车穿过一座小桥后便进了村子,李林曾经来过,袁迪的家离村口不远。

    此时,整个小村都安静了下来,家家户户都已经睡下了。

    摩托车在一家小院门口停了下来,再次看到破旧的土房,李林默默的点头,便是回忆起几年前来时的景象了,只是,那时的自己和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那时他甚至没敢想自己还会再来,不由的感叹物是人非!

    “进来吧,我爸应该都睡下了。”袁迪推开大门,让李林把摩托推进去,这时李林才发现,袁迪走路一瘸一拐的,皱了皱眉。“你的脚怎么了?”

    “刚才摔到了,不碍事的。”袁迪微微的笑了笑,对着窗子喊道:“爸。我回来了。”

    她话音刚落,屋子里的灯就打开了,“来了来了,你这丫头怎么这么晚了还回来,咳咳…咳咳……”

    吱……

    房门推开,一个头发灰白满脸褶皱的中年人弯着腰走了出来,他就是袁迪的父亲袁成,看到袁成,李林神色变了变,便是回忆起几年前袁成的模样,三十七八岁,意气风发的中年人,当时还放下豪言壮语,一定要供女儿读大学。

    可短短几年就变成了这样,李林差点都没认出他来,心里更是苦涩的很!

    “爸。你看谁来了。”袁迪微微一笑,就看向了李林。

    “袁叔。”

    “你是?”袁成顿了顿,又走近两步,上下打量李林几眼,随后他面露喜色,“呦。我要是没看错,这是隔壁村李林那小子吧,以前还来过是不是?”

    “袁叔,是我,李林,就住在隔壁的平安村。我是袁迪的同学,以前来过。”李林笑呵呵的走过去。

    “你这臭小子,这才几年没见,都长这么高了,我都快认不出来了。”袁成拍打拍打李林的胳膊,“别杵着了,快进屋吧,大晚上的骑个摩托车跑来跑去多危险啊。”

    “还有你这臭丫头,我不是都告诉你我没事了么。”

    袁成嘴上说着,却开心的不行,拉着袁迪就往屋子里走,“闺女,你和李林吃了没?今个你赵姨来了,包了不少饺子,我给你们热乎热乎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