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逼债
    “你把鞋子脱了,我看看你脚怎么样了。”

    袁迪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李林有点担心。

    “就是扭了一下,不要紧的。”

    袁迪摇了摇头,但一走,脚腕就针扎一样的疼了起来,疼的她黛眉锁住,深吸了口气。

    “扭脚不是小事,不查清楚会有隐患,你还是脱了,我给你瞧瞧,很快就好!”李林皱了皱眉,十分严肃的说道:“村里的牛姑也是扭了脚,当时也没在意,还跑到山上干活,最后就变成了瘸子!”

    “那你给我瞧瞧。”

    一听会变成瘸子,袁迪也有些担心,“你先等等,我去洗洗脚。”

    这时,袁成也走了过来,他抱着一大抱行李送到袁迪那屋,“李林,你就睡这屋吧,这行李还没盖过,不脏的。”

    “爸……”

    端着洗脚水出来,袁迪就听到了袁成的话,黛眉不由的皱了皱,他怎么让李林住在自己那屋,那自己住在什么地方?

    难道要和他住在一起?

    这怎么能行!

    难道自己的老爸糊涂了?

    “袁叔。这不好,我还是住在你那屋吧。”李林急忙说道。

    “什么不好。你们这些年轻人还这么封建,再说,你们是什么关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袁成瞪了李林一眼,一副老神在在好像看穿了所有的样子。

    “什么关系?”

    两人几乎同时长大了嘴巴。

    “你们自己知道,行了,早点睡吧……”袁成说了一句,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索性‘砰’的一声便把门关上了,还咔嚓咔嚓的把门锁上了。

    李林彻底的傻了,这是什么事?天底下还有这样的父亲?不过,要是有这样的老丈人,也是不错的,至少他‘开明’啊。

    “我爸肯定又想多了……”

    “我还是先给你看脚吧。”

    苦笑一下,李林跟在袁迪身后进了她的房间,小屋子不大,有淡淡的香味,墙壁上也是挂着一些照片,大多都是袁迪在大学时候的照片,其中还有几张是艺术照。

    大致的看了看,李林却摇了摇头,这艺术照都不如袁迪那素颜照好看,少了一些仙气。

    “李林。你来看看,好像都肿了……”

    坐在小凳子上,袁迪在脚踝上捏了捏,顿时疼得她转了眼圈。

    李林点了点头,走过去弯下腰,当他看到袁迪的脚丫时,也是忍不住心神一颤,脚是女人的第二张脸,真正有品位的男人,品位女人是自下而上,从脚到头的。

    所谓极品美足,应该要满足一下几个条件:轮廓要分明,外形要修长,线条要流畅,色泽要柔嫩,脚趾要有序,味道要清馨。

    能够满足其中三条以上者,便是万众挑一。如果能够全部满足,那就是恋足癖男人的顶级玩物!

    袁迪的脚丫,便是属于极品美足类型!

    “是不是可以开始了?”袁迪看道李林捧着自己的脚一脸欣喜的看着,却没看向脚腕的意思。

    心里得到了一种奇异的满足。但是,女人的矜持还是让她微微的抽动了一下,提醒李林一声。

    “嗯。我看看脚上有没有受伤!”李林暗自吸了口气,心脏也是砰砰直跳,敷衍着说道。

    好在袁迪也算给他面子,没直接揭穿李林的谎言。

    这时,李林便是深吸了口气,摒除掉心里的邪念,手掌便是按在了袁迪的脚腕上,“是这里痛吗?”

    “嗯,你轻点……”袁迪紧咬着贝齿,心里也是臊得慌,长这么大,她的脚丫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像玩具一样揉来揉去呢,而且他还是自己的同学,这让她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手掌按在她精致的脚腕上,李林神色微动,灵力便顺着手指进入了她的身体,很快的,脚腕的情况便是了如指掌。

    “怎么还酥酥麻麻的……”袁迪轻声道:“好像不是特别疼了。”

    “好在不是很严重,只是脱臼了而已,我帮你按按就好了。”李林很认真的说了一句,随后手指便抓着袁迪的脚丫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被李林抓着脚丫揉来揉去,袁迪的脸蛋就更红了,也是觉得别扭,想抽出来又觉得不好,此时,她不敢和李林正视。

    就在这时,只见李林手掌轻轻一动,一个寸劲便把袁迪脱臼的脚腕回归到了原位,让袁迪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没感觉到半点儿疼痛,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特别是淤肿的脚腕,竟然也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

    “好了。这两天尽量少走点路!”李林道。

    “这么快就好了?”袁迪惊讶的看着李林,随后俏脸仿佛要滴出血来一样,轻声道:“那,你可以放开了吗?”

    “……”

    这时,李林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抓着人家的脚没放开,不由的有些尴尬,同时,也为自己的贱格感到不齿!

    “我睡地上,你睡床上!”

    “你也来床上睡吧。”袁迪白了李林一眼,道:“你不动手动脚不就完了?还用睡在地上!”

    李林脸一烟,都快拧出水来了,心想,什么动手动脚,自己有那么流氓?不过,他还真想胡作非为一番,毕竟,一张床上躺着的是自己的同学,还是班里最漂亮的女同学。

    ‘同学’的关系总是很特别。

    接下来,有趣的一幕就发生了,一张不大的床上,两人背对着背,中间还放了个枕头,在漆烟的小屋里,两人都是眼睛睁的大大的,谁也不敢说话。

    “老袁老袁,出来!”

    次日清晨,院外传来一阵吆喝声,一个中年人站在门口,叼着香烟来回踱步,他就是石桌子村的村支书王权。

    “来了来了。王书记。这么早就过来了。快进屋里坐。”

    袁成赶紧走了出去,给那中年人时赶紧赔笑,仿佛还有些畏惧。

    “进去个蛋。被你老小子传上病啊?老子还不想死呢!”王权哼了一声,点着脚尖向屋子里扫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怪笑,“老袁。我那个钱,到期有段时间了吧?还不给?”

    “再等几天再等几天……”袁成赶紧说道:“也快下来秋了,卖了粮食我马上就还……”

    “等个蛋啊,都他妈等什么时候了?你这老东西哪天死了,我找谁要去?”王权哼了一声道:“就今天,三万块你给还是不给,你给我个痛快话。”

    三万块确实已经借了一年多了,也到期有段时间了,可现在还没下来秋,没粮食卖,这钱袁成根本就还不上,他也是等着田里的粮食收成了,然后在东借借西凑凑这钱也就还了。

    “王书记,能不能在宽限我几天。等下来秋再说。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袁成赔笑,脸色很不自然。

    “等几天等几天,我都等了你几个几天了,不行。今天这钱你要是还不上,你就给我个说法!”王权哼了一声,随后便向屋子里望去。

    恰好看到袁迪出来,他眼睛顿时放光,这袁迪他早就盯上了,又是大学生,人长的又美,这可比自家那黄脸婆不知道强上几万倍……

    要是三万块能娶回家,就休了自家那黄脸婆,把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娶回去,晚上搂着睡多有感觉……

    “要不这样。你让袁迪嫁给我,这三万块我就不要了,老袁,你说咋样?”王权笑眯眯的盯着袁迪,两眼直放光。

    “王权!”

    袁成顿时怒吼一声道:“欠钱的是我,你别想打我姑娘的主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说着,袁成便是猛地一阵咳嗽,气的不轻。

    这王权都快四十岁的人了,有家有室,自家闺女才刚二十,怎么能嫁给他?这个要求实在太无礼了,就算死,他都不会同意!

    “不同意?”

    王权冷哼一声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那你说,这个钱今天你到底是还还是不还?”

    这时,袁迪也走了出来,刚刚王权和袁成的话她也都听到了,家里欠钱这事她知道,只是没想到欠了这么多。

    “王叔。欠的钱我们一定会尽快还上。能不能在容我们一些日子。”

    “呦。这姑娘越来越水灵了,钱啊,好说,只要你答应嫁给我,三万块又何妨?我再给你三万块!”王权嘿嘿的怪笑两声,眼珠子在袁迪的身上不怀好意的扫来扫去,一脸的淫邪之色。

    “欠的钱我们会还上。王叔,你注意你的身份!”袁迪娇斥一声,俏脸也是难看的很,平时,这王权也是有模有样的,想不到竟是这样的人。

    “身份?什么身份?我是村书记没错,难道就该死了?你欠钱不还,还不能我提点要求?”王权哼哼两声,脸皮也撕开了,“你就说,你同不同意?不然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就三万块吗?想不到堂堂一个村书记竟然如此的下三滥,真是让人不齿!”

    就在这时,一声讥笑从院落里响起,一个梳着短发,上身白衬衣,下身牛仔裤的年轻人走了出来,他不是别人正是李林,刚刚站在门口,他也是听了半天了,也听出了个大概。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错,但堂堂村书记竟然觊觎人家的闺女,这就是小人所为了。

    “小子。你他妈谁啊?老子的事什么时候用你管了?”王权一声冷哼,打量着李林,他能确定眼前这小子并不是本村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