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另有图谋
    “我就一个农民,王书记自然不认识我。”李林打量着眼前这个体型微胖,留着一点胡须的中年人,随后,他便是笑道:“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附近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石桌子村的王书记,可是村里的带头人,乡里评下来的模范干部,想不到竟是这副嘴脸。”

    “假借要钱的名义,实际是觊觎人家的姑娘,这样的村官真是模范干部,你说是不是王书记?”李林冷笑道。

    这个王权,李林早就听过,是十里八村的名人,是乡里评定的模范干部,还经常传出一些个人的先进事迹,不是帮助村里修了水坝,就是帮助村里的孤寡老人之类的。但也有人说,这个王权就是个小人,是个村霸,仗着他姐夫徐振江是乡里的一把手,在小村里作威作福,横行霸道,就是个地地道道的地痞流氓。

    曾有人就状告过他强奸村里刘长贵的媳妇,当时在村里可是引起了公愤,但因为徐振江的关系,这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最后,那刘长贵还被人稀里糊涂的打断了腿打成了残废。

    对这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就是王权背地里找人干的,但大家伙也是敢怒不敢言,农村人安分守己过自己的日子,这样的村霸是惹不起的。如此一来也就助长了王权的气焰,短短几年时间,他从一穷二白很快就成了村里屈指可数的有钱人,光农田就有几百亩,牛羊牲畜也是不计其数,至少有几百万的家产。

    没钱时村里人惹不起,有钱的村支书,乡亲们就更不敢惹了!

    几天前村里王山和王权叫板,结果没出一个小时,王山就被十几个流氓给打了,到现在还在医院里住着呢!

    “李林……”袁迪悄悄的拉了拉李林的胳膊,怯声道:“李林,他是村书记,咱惹不起,你别趟这个浑水!”

    “放你娘了个屁。”

    被李林一顿冷嘲热讽,王权顿时就不干了,指着李林大骂道:“小子,你他妈少血口喷人,别他妈给你点脸不要,信不信打断你的腿!”

    这时,袁成家的门口闹出了动静,村里的乡亲们也都纷纷的围了过来,大家都眼巴巴的看着,也不敢做声!

    “很多人都和你一样,说过同样的话,可我现在还好好的。”李林耸了耸肩,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随后声音提高了八个分贝。“倒是你王书记,假借要钱的名义,想要霸占人家的闺女,你这村官当的不错啊?蛮有威严的嘛!还是什么十佳干部,听说还获得过先进个人奖,怎么得来的嘛?”

    “不会是花钱买来的吧?也没准是托关系弄来的也说不定呢,大家伙说是不是?”

    闻言,大家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李林的身上,对他们来说这完全是一张陌生的脸孔,但大家也都是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小子虽然话锋犀利,句句戳中重点,但得罪了王权,怕是麻烦了!

    “唉。看来这应该是小迪的男朋友了,小伙子挺不错的啊。就是有点可惜了……”这时,就有人在一边惋惜的说道。

    “得罪王权,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这小子不赶紧走,怕是一会会有麻烦啊,倒是袁迪这丫头可怜了,怕是今天要出大事啊……”

    “初生牛犊不怕虎,可惜,这小子看不清形势啊。”又有人在一边惋惜道。

    又是被李林冷嘲热讽一番,王权脸色就更难看了,对着李林冷笑一声道:“小子。你他妈是没死过,给我等着。”

    随后他话锋一转便看向了袁成,道:“袁成。你就说这钱你是给还是不给,今个大伙都在这儿呢,我王权不是菩萨,没那个善心救济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给钱,你就把袁迪嫁给我王权,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行!”

    袁成当下就大吼出声:“是我欠的钱,要钱你冲我来,少打我家闺女的主意,这钱我一定会还上!”

    “还上?你拿什么还?三万块,就算拿你这破房子抵押也不够,把你卖了也不值钱,三万块,少一分都不行。”王权哼了哼,随后便是笑了起来,回过头对着乡亲们摊了摊手,道:“你们说,欠债还钱是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我来要钱没什么错吧?”

    “王书记。老袁的情况也不太好,再说,是欠了钱,但人家闺女嫁给你,这也说不过去吧。要我看,不如在宽限他几天?”村民张哲在一边说道。

    “张哲。你他妈少给我说风凉话,欠你钱了?老子的事儿什么时候用你管了!”

    王权哼了一声,眼睛一竖,吓的张哲赶紧低下了头,随后他便转向了袁迪,一看袁迪那张俏生生的脸蛋,心里也是得意得很。

    “不就是三万块吗?堂堂村书记竟然能做出这样下三滥的事儿。”李林对着那王权冷笑一声道:“这个钱,我来还!”

    李林突然又站了出来,村里的人都是一愣,小子穿这身衣服破破烂烂的,他能还的起三万块?肯定是意气用事!

    “李林。不行,这钱怎么让你出。”袁迪也是赶紧说道。

    “算你欠我的。”李林轻轻笑了笑道:“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

    “李林。你那儿来的钱啊,就算有,袁叔也不能要啊,这趟浑水和你没关系,你别管!”袁成也是激动的说道,这时候,他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割地用的镰刀,恶狠狠的瞪着王权,“王权,你别逼我,不然我和你拼了!大不了就咱们就同归于尽,钱你也别想要了!”

    说着,袁成便把镰刀挥了起来,面色狰狞,神色癫狂。

    “哼。老东西,欠债还钱你还想赖账?同归于尽?就你也配?”王权冷笑一声,但却向后退了一步,蔑视的看着李林,说道:“就你?能还的起?我呸!别说三万,就是三千都高估你了!”

    “你们说,他能还的起吗?”

    “那你就睁开狗眼仔细看看!”

    这时,只听李林一声冷笑,三沓红彤彤的百元大钞便是甩了出来,这三沓钱就是整整三万块!

    哗……

    众人一片哗然,乡亲们面面相觑,三万块虽然不少,但大多数人家也是能拿出来的,但敢就这么直接摔在王权面前的,迄今为止还真是没有!主要是都不敢!

    一看到钱,王权也是不由的一愣,随后他便打量起李林来,冷笑道:“想不到还真瞧扁了你,三万块?你以为这是三万块就能解决得了的吗?”

    “实话告诉你。我王权不差这三万块,今天这事咱没完!”

    “既然不差钱,那你就是觊觎人家的闺女了?”

    此时,李林面色阴冷,他早就料到王权不会善罢甘休,要钱只是个引子,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主要目的就是袁迪!

    “放你娘了个屁。老子是那种人?小子,你休要含血喷人!”王权哼了一声,大声狡辩着,随后便看向身后几个光着膀子的汉子,“这小子骂王哥,你们跟他摔一跤……”

    “王哥。摔跤我最在行!”其中一个汉子嘿嘿笑道。

    几个身材粗壮,肤色黝烟的汉子顿时凑了上来。他们都是王权雇来看收粮点的,也可以说是王权收下的打手走狗,村里人见了他们都是望而远之,根本就得罪不起。

    “王权。有什么事你冲我来,别为难孩子。”袁成大喝了一声,镰刀便是举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瞪着几人。

    “冲你来?你算个屁啊!”

    王权哼了一声,对着旁边那汉子悄悄的使了个眼色,那汉子便是一拳向着袁成的头打了过去,这一拳势大力沉,速度极快。

    电光火石间,只见一只有力的手掌便是硬生生的压住了那势大力沉的拳头。

    “对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下毒手,王书记,你这村官当的不错啊!”

    捏着那汉子的拳头,李林对着王权冷冷的笑了一声,眉宇间寒芒闪烁,手指猛地一用力,那黝烟汉子便是惨叫了一声,面部扭曲,用力挣扎,但那只白皙修长的手掌却像铁钳一样有力,抓的他动弹不得,手上的骨头仿佛都快被捏碎了!

    这一切来的太快,当大家反应过来时都是骇然,眼前这些五大三粗的家伙可都是打架的好手,却不想被李林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拳头,而且还发出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不但是村里的人愣住了,王权也是眼睛一竖,他对这无往不利的打手都是信心满满,可眼前的一幕让他意想不到,主要是没想到眼前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一手。

    “没想到,还有两下。”王权冷哼一声,回头便看向其他几人,“那就一起上,陪他玩玩,跑咱村子撒野,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别逼我动火!”李林冷声道。他手掌突然用力,随后猛地一拧,那黝烟汉子顿时猛地抽了几口冷气,脚下不稳便是跪在了地上,嘴里发着嗷嗷的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