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不见棺材不落泪
    葛昌顺声泪俱下,说的合情合理,秦正义默默点头,为了孩子做出这事儿虽然有点不太道德,但也可以原谅,他皱了皱眉,又道:“那这姑娘说你陷害齐**,你有没有做过?”

    “秦书记。那种下三滥的事我葛昌顺怎么会做,都是韩平,是他想减轻罪行,往我头上泼脏水啊,这事儿信不得啊!秦书记,您可要给我做主,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我葛昌顺脸往哪儿放啊。”葛昌顺说着便是哭了起来,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

    “葛昌顺,你卑鄙无耻!”齐芳被气的花枝乱颤,也是激动起来。

    “姑娘,你说葛老板陷害你爸妈,这事没证据,你也不能乱说,不过,你要是有证据,我秦正义给你主持公道!”

    秦正义也是叹了口气,隐隐的他已经猜到了葛昌顺背后那点儿猫腻,但也如他所说的,没有证据的事就不能乱说,弄不好还会被葛昌顺反咬一口。

    身为刑警队队长,蔡振勇大案小案见的多了,他也觉得这事儿蹊跷的很,不然,齐芳也不可能一口咬定就是葛昌顺做了这事。但是,警方办案讲究的是证据,别说葛昌顺只是陷害,就算杀了人,没证据他也一样逍遥法外。

    “姑娘,你一口咬定葛昌顺是幕后主使,可有证据?”蔡振勇低声问道。

    “我……”

    苦涩的笑了笑,齐芳便是摇了摇头。

    李林抓到韩平,韩平虽然把所有的事儿都抖落了出来,但这事还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一看葛家父子,她眼神儿更是冷冽的很,眼看着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却没办法将他们绳之于法,齐芳又是恨,又是无力。

    “哼。今天就看在秦书记的份上,我葛昌顺不和你这丫头一般见识,但是,下不为例。”哼了一声,葛昌顺心中冷笑连连,他瞧了秦正义一眼,道:“秦书记。今天这事就算了。是我方式不当,下次改正,没什么事,我们父子就先回去了!”

    “站住!”

    就在这时,一直未说话的李林突然爆喝了一声。

    “小子。你还想怎么样?你打了金飞这笔帐我还没找你算,要是你敢乱说,小心我告你诽谤!”葛昌顺哼了一声,目光便是转向秦正义,也是眯了眯眼睛,道:“就算秦书记给你当后盾,犯了法你也要受惩罚,别逼我翻脸!”

    “诽谤?”

    李林冷笑一声,“葛昌顺,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太便宜你了?你怎么知道我没证据!”

    哗……

    李林的话一落,众人又是一片哗然,也都是面面相觑,不但门外的乡亲们愣住了,就连齐芳也是不由的一滞,同时,也是紧张了起来。

    “荒谬,你有证据,就拿出来给大家看看,拿不出来,咱们法院见!”

    葛昌顺哼了一声,陷害齐**这事只有韩平和他葛家人知道,可以说是天衣无缝,李林有没有证据他清楚的很,一点儿也不担心。

    就在葛昌顺和李林对视时,他神色突然木讷,而李林的眼神也是霎那间变得幽兰,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人注意到,“葛昌顺。我问你,是不是你指使韩平卷走齐**的钱,你才是幕后指使?”

    闻言,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大家都很是不解,这算什么证据,别说葛昌顺就算傻子恐怕也不会承认的!

    “唉。林子肯定是急昏头了。”村书记徐志在一边直摇头。

    “小子。你他妈放屁,我们葛家人什么时候做过那等下三滥的事儿。”葛金飞愤愤的瞪着李林,对着蔡振勇道:“蔡队长,你也看到了,我们一让在让,这个王八蛋他不识好歹……”

    蔡振勇也是皱眉,见秦正义在一边摇头,他也没做声,也想看看李林能拿出什么样的证据。

    不过,听李林问完,大家便是看向了葛昌顺,看葛昌顺怎么回答。

    “没错。是我指使韩平这么做的,我就是幕后主使。”葛昌顺木讷的说道。

    哗……

    在场的人又是一片哗然,眼睛瞪得老大,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

    “爹。你在说什么?”葛金飞大呼一声,神色慌张,见葛昌顺没动静,他便是对着李林吼道:“王八蛋,你对我爹用了什么妖术,老子弄死你!”说罢,他便是向李林扑了过去。

    “抓住他!”

    蔡振勇对着丁宏雷喝了一声,丁宏雷十分麻利,一把便是扯住了葛金飞的头发,直接按在了地上。

    “爹……”

    “爹……”

    “咱没干的事你不能乱说啊,会坐牢的!”被按在地上,葛金飞还在大声咆哮。

    “闭嘴!”

    丁宏雷哼了一声,顺手拿起一块抹布便是塞进了葛金飞嘴里,葛金飞眼珠子暴突,呜呜呜的说不出话来。

    “李林。你继续问。”

    秦正义沉声说道,他看李林时,脸色也是微微的变了变,然后他对着蔡振勇说道:“蔡队长,录下来录下来,回去办案方便!”

    点了点头,李林便是再次看向葛昌顺,“那我在问你,你为什么要对齐**夫妻做这样的事儿?还有,当初,韩平诈骗的那笔钱,是不是也都让你私吞了?”

    “齐**?哼,他自认清高,什么都想压我葛昌顺一头,我就是要他倾家荡产,我就是要让他把牢底坐穿,不但这样,我还要让他闺女嫁到我葛家来,哈哈哈,齐**这个笨蛋,被老子卖了还把老子当好人呢!”

    “不过,说起来,我葛昌顺也算是仁慈,没对他赶尽杀绝,哼!”

    “好。很好!”

    李林笑眯眯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神色动了动,摄魂术便是从葛昌顺的身上抽离出来。

    “呜呜呜……”

    葛金飞呜呜两声,眼皮一翻,直接就是躺在了地上晕死了过去,他知道,自己一家人算是彻底完了,自己的富二代生活也将不复存在!

    “秦书记。蔡队长。你们这是做什么?”醒过神来,葛昌顺一看到葛金飞躺在地上,他顿时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连忙去拉葛金飞起来。

    啪……

    秦正义又是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吓得葛昌顺一颤,“葛昌顺,竟想不到你做出如此无耻的勾当,等着接受法律制裁吧,蔡队长,这人交给你,一定要严肃处理!”

    “秦书记放心。这事我亲自来办!”

    蔡振勇郑重的点头,心中却也是开心的不得了,他刚刚从下边调上来不久,就能遇到这样的案子,这是白白捡来的功绩,也能在刑警队树立威严!

    “葛昌顺。从现在开始,你被捕了,随我回警局接受调查!”说罢,蔡振勇便是把手铐拿了出来。

    “蔡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葛昌顺本本分分做生意,何来犯法一说!”葛昌顺怒视着蔡振勇。

    “本本分分?葛昌顺,你也好意思说出口!”秦正义哼了一声,对着蔡振勇又是点头,“把录下来的东西给他看看。”

    “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仔细看看,这是不是你说的,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接着,蔡振勇便是把刚才的录下来的景象在众人面前放了出来,一听到自己的话,葛昌顺不由的一愣,随后便是脸色惨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刚才……”

    葛昌顺捂着脸,失魂的蹲在了地上喃喃自语,李林问的话,他半点儿记忆都没有!

    “葛老板,现在能和我们走了吧?”蔡振勇哼道,手铐便是给葛昌顺戴上,拉着葛昌顺往外走,走到门口时,他深深的看了李林一眼,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撼,身为刑警队长,刚刚李林的手段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认知范围。

    “小兄弟,不错!”蔡振勇笑眯眯的看了李林一眼,竖了竖大拇指便是走了出去。

    葛家父子被带走,院子里的乡亲们都是欢呼了起来,开心的不得了,但也不敢大声嚷嚷,偶尔有两声脏话喊出来,又赶忙闭回去,屋子里坐着的可是堂堂县委书记,名副其实的大官,县城的爷!

    倒是齐芳,这时她已经激动的哭了起来,两年来,仿佛一直有一层阴云笼罩着她,随着葛家父子被抓,这层阴云便是解开了,对她来说,幸福来的太突然。

    “秦书记,谢谢你!”齐芳感激的看着秦正义。

    “身为父母官,这是我应该做的,要感谢还是谢谢李林才是!”秦正义笑着站了起来。

    齐芳轻轻点头,擦了擦眼泪,看了李林一眼,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乡亲们,天色不早了,大家伙就都散了吧……”秦正义对着窗外的乡亲们挥了挥手,然后就看向李林,“有点事儿,要不咱出去说?”

    “出去说!”

    应了一声,李林就跟在秦正义身后走了出去,出去时,乡亲们也都是纷纷离开,大家伙想上来和他说两句话,夸赞两句,但一看秦正义就都没了底气,同时,也都是震惊不已,只知道李林和那些大老板关系不错,现在和秦书记都走到了一起。

    “嘿。我就说,以后咱们跟着林子混肯定有好处,你们看了没,秦书记啊,以后这小子肯定会发展的更大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