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这女人有病
    随后,匪首就是给另外一个匪徒使了个眼色,那匪徒当即会意,直接把女业务员抓了过来,枪口抵在了她的头上!

    “把枪放下,不然我就毙了她!”匪徒咧嘴怪笑,上上下下打量着景寒,一双眼睛毫不避讳的冒着淫邪之色。

    匪徒突然抓到了人质,景寒脸色一变,手枪却没放下,依旧指着匪首的脑袋,俏脸更是冰寒的很!

    砰砰!

    见景寒没有放下枪的意思,匪徒一声冷笑,抡起手枪,枪托在女业务员的头上砰砰就是砸了两下,瞬时间,女业务员头顶便是喷出了鲜血,血液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啊……”女业务员也是惨叫出声。

    砰砰!

    匪徒又是一声怪笑,枪托再次抡了下去

    “把枪放下,不然她就点死!”匪徒对着景寒道。

    见那女业务员满脸是血,景寒黛眉皱了皱,万般无奈下只好把手枪放下!

    “这就对了嘛,双手举过头顶。”匪徒嘿嘿笑了笑,指了指景寒放在地上的手枪,“把枪踢过来,快,老子没时间和你废话。”

    虽然知道枪离手,马上就会陷入被动,但这时景寒也没别的选择,只好按照匪徒说的话去做,举着手,把手枪踢到了一边。

    “嗯。很好很好,这脚丫真美,腿也长,这么多年老子还没玩过‘条’子,嘿嘿。”匪首淫笑,随后,他一步步警惕的向景寒走了过去,手枪正对着景寒的脑门,“你最好放聪明一点儿,不然我这手枪可是没长眼睛,弄不好就会香消玉殒,这么美的小美人要是死在老子手里,唉,那就可惜了!”

    “你看这胸,这腰儿……嘿嘿……”匪首咧了咧嘴,伸手便是勾住了景寒精致的下巴颏,离得近了,看着景寒那张惊艳的脸蛋,匪首不由的一阵心动。

    “拿开你的手!”

    景寒一声娇喝,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躲开匪徒那只咸猪手,俏脸虽然依旧冰冷,但也是急了。

    “呦,还是个倔性子,好好,我喜欢!”匪首又是淫笑,然后他眼神儿一寒,冷哼道:“你给我配合这点儿,否则老子开枪了!”

    被烟黝黝的枪口抵在脑门,景寒也是打了个冷颤,虽然俏脸冰寒,但却没敢在动,毕竟,这些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如此紧张的气氛下就算杀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她不能拿着自己的命去赌!

    “你最好别碰我,不然你们谁也别想离开!”景寒娇喝道。

    匪首一顿,随后便是夸张地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对着身后的匪徒道:“她说什么?她说咱们都走不了?笑话,没了牙的老虎,有什么好怕的!”

    “老大。把这个娘们带回去。你看她的腿,还有胸,还穿着高跟鞋,那脚丫多好看……。”这时,负责收敛钱财的几个匪徒也赶了回来,其中一个匪徒嘿嘿笑着补充道:“最主要的她还是个‘条’子,这些年,咱一直被‘条’子抓,现在也该让他们补偿补偿咱们了啊……”

    “就是就是,咱们哥几个一起伺候她,保证这小娘们欲仙欲死呢,我可比那些软皮的小白脸厉害多了。”另一个匪徒得意的说道:“我能坚持一个小时,吃药能坚持两个小时,嘿嘿……”

    听着几人污言秽语,景寒俏脸就更难看了,不过,她也清楚,要是被这几个人带走,结果肯定好不到哪儿去,四下打量,她黛眉皱了皱,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地方,只要自己稍有动静可能就会被几把枪同时招呼。

    不过,景寒也清楚,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这时候局里肯定已经派了警力过来!

    “无耻!”

    “无耻?我就无耻,你能把我怎么样?”

    匪首翻了翻眼皮,眼神一变,便是明白了景寒的意图,冷笑道:“想拖延时间啊?哼,给我走!不然别怪老子的枪口不长眼睛,这里的人会因为你而死!”

    言毕,他便是对着另一个匪徒使了个眼色,那匪徒上前来便是要对景寒动手,一只咸猪手向着景寒的胸口抓去,结果,他的手刚要碰到那对丰满时,突然就是动弹不得了,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

    “妈的,等什么呢?快走!”

    见匪徒不动,匪首便是大喝一声。

    “老大,我我我,我动不了了!”匪徒木纳的站在那儿,眼睛里满是骇然之色,刚刚只感觉后背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接下来就是全身都僵住了,纹丝不动!

    见匪徒突然不动,景寒黛眉轻皱,有些不明所以,但这个时候她也来不及想太多,毕业于高等警校,她的身手也是非同凡响,反应自然也不是一般人能比,只见她身子一弯,直接向手枪滚去。

    砰砰!

    这时,匪首想也不想,眼睛一眯,连续就是两枪,不得不说,他的枪法很准,虽然没打到景寒,但却把丢在地上的手枪击飞了。

    “哼。小贱人,还有两把刷子,小瞧你了!”枪口指着景寒精致的脑门,“手举起来,给我走!”

    又一次被匪徒指着脑门,景寒也只好无力的把手举了起来,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如闪电一般冲了出来,速度之快令人乍舌。伴着啪的一声脆响,一枚气蛋便是打在了匪徒的手腕上。

    匪首手掌一颤,手枪便是应声落地,当他看到那身影时,这人已经近在咫尺,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拳便是硬生生的砸在了他的鼻子上,匪首顿时倒飞出去七八米远,捂着脸惨叫起来。

    “是你?”

    注视着眼前这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一头短发的年轻人,景寒的小嘴顿时张大,有点不敢相信!

    “我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李林微微一笑,却没和景寒多说,下一刻,他猛地向景寒扑了过去,就在这时,两声枪鸣也是响了起来,子弹正巧打在景寒刚刚所在的位置。

    把景寒扑倒在地,借着冲力,几个翻身,两人便是躲在了一根柱子后边。

    “给老子打死他们,给我打!”

    匪首咆哮着,他面色疯狂,手指疯狂的扣动着扳机,一颗颗子弹便是在柱子两边呼啸而过。

    石柱的后边,李林死死的压在景寒的身上,动作十分的暧昧,那是男女之间最原始的动作,而他的脸也是贴在了景寒的白皙的脖颈上,感受着她胸前那两团已经被压扁了的双峰,李林全身都是一颤,心跳也是不由的加快了许多!

    被李林硬生生的压在身底下,景寒开始时也是紧张并没在意,但下一刻,她黛眉便是皱了起来,这个无耻的流氓竟然在自己的耳边呼热气,嗓子里的还发出吞口水令人恶心的声音。

    下一刻,她便是挣扎起来,一双美眸又是发出了无数的冰刀,粉拳也是砸在了李林的后背上。

    “下去。流氓!”景寒冰冷道。

    “……”

    李林不由的有些无语,自己救了她,她还骂自己流氓,现在他都有点后悔救了这个女人了。

    不过,李林清楚,这时候不是跟这个女人闹的时候,无数颗子弹正在呼啸而来,他和景寒随时都会成为枪下鬼!

    “妈的,出来!”

    匪首咆哮着,六七个匪徒端着手枪,一步步的逼近,不时有子弹打在石柱上。

    “老大。放过他们,‘条’子来了!”一名匪徒大喝了一声。

    果然,他的话一落下,急促的警笛声便是响了起来。

    “妈的,算你们走运!”对着石柱又是开了两枪,匪首冷哼一声:“撤!”

    听着几个匪徒匆匆离开,石柱后边,李林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有把握把这几个人留下,但这些家伙都是亡命徒,人人手里都有枪,只要稍有差错就可能有人无辜中弹,倒不如让他们先走,之后在抓他们也是来得及。

    当然了,抓人这种事李林也不打算去做,毕竟,不能抢了警察的饭碗!

    啪!

    就在李林想入非非时,突然,感觉脸上一痛,下一刻,他便是呆住了,傻傻的看着景寒!

    “你有病?”李林眼珠子一瞪,一股子火也是烧了起来。

    “你才有病,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景寒冷冷的扫了李林一眼,随后匆匆的冲了出去。

    “妈的,这个女人绝对有病!”

    注视着景寒的倩影,李林也是忍不住爆粗了,不过,想着刚才压在她身上时的感觉,李林就忍不住点了点头,感觉还真是不错,特别是那对压扁了的双峰,简直又软又大,还很有弹性!

    而她穿着便装的模样的也是好看极了,少了警察的威严,多了几分淑女的感觉,虽然被她抽了个嘴巴,李林非但没生气,倒是对这个女警花起了浓厚的兴趣。

    此时,地标大厦已经乱作一团,县城的武警,特警,民警,救护车统统赶了过来,但是,匪徒十分狡猾,已经逃了出去,虽然警察去追了,但李林却知道,这些警察恐怕也是无功而返,根本毛都追不到。

    “李林,你去哪儿了?没事吧?”

    李林刚下楼,袁迪就匆忙的跑了过来,她小脸吓的惨白,一看李林没事,倒也是松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