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月光下的倩影
    “真的遇到宝了!”

    舔了舔嘴唇,李林神色又动,一连又是打出六个法印,精确无误的打在其余六颗寒魄上,和先前如出一辙,六颗寒魄也是悬浮了起来。

    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李林难以想象,七颗寒魄连成一线,形北斗七星之势,玄秘的古老符文也是相连在一起。

    “七星归位!”

    眉毛一挑,李林就试探着喊了一句。

    结果,他话音刚落,七颗千年寒魄便迅速凝聚在了一起,一颗璀璨的七星珠子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分!”

    对着珠子喝了一声,手中的珠子顿时一分为七,但依旧光彩照人!

    又是仔细的打量着这几颗珠子一番,李林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也是把珠子收了起来,这东西如果七颗连在一起就是一个空间法器,如果分开,那层神秘的符文还能起到保护主人的作用,这让李林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

    这时,外边的大铁锅已经咕噜噜作响了,浓郁的药香味早早的就渗透了出来,经过多次配制,李林也没去试药效,他对传承里的内容信心十足。

    把熬制好的壮阳药放在一个大水桶里,李林就出了屋子,此时,天上挂着繁星,月光明媚动人,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他努力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脸上也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来到木伦河边上,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头一扎便是钻进了清凉的河水中。

    李林是个爱干净的人,洗澡是他的最爱,几遍是冬天,有时犯了混,来了虎劲,也是要洗一洗的!

    洗着洗着,李林一时兴起,就忍不住哼起了那首他最拿手的小芳,如果有人听到,就算不死恐怕也是会吐血的。

    就在李林洗的开心时,突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沙沙的声音,伸长了脖子抬头望去便是看到一到倩影缓缓的走了过来,她穿着一袭长裙,月光下,微风摔打着她齐腰的秀发肆意纷飞,她的脸蛋洁白无瑕,特别是裙摆下两条修长精致的小腿,匀称而精致……

    “怎么会是她?”

    看到齐芳,李林吓了一跳,趁着夜色连忙就钻进了河道边茂密的草丛里,心脏也是砰砰直跳,生怕被齐芳看到,这时,他就向着河岸边那道倩影望去。

    只见齐芳来到河道边上,她先是四处看看,见没什么动静,便是把长裙轻轻的褪了下去,瞬时间,她的身材便是展露出来,丰韵而不肥胖,纤细而不骨感,虽然离的很远,但李林还是清楚的看到,在齐芳的腰际上有一颗烟色的痦子,这颗痦子不但没给她减彩,反而多了几分性感。

    接下来,她双手放在后背上,虽然声音很小,但李林也是听到了金属的声音,那蕾丝的文胸也是解了下来,胸前那一对翘翘的大白兔还颤了颤,看的李林眼珠子直冒火,一口口水在喉咙里也是艰难的咽了下去。

    “畜生,我怎么能干这种事,这简直太无耻了!”

    李林暗暗的骂着自己,但眼睛却没收回来,此时,他都有点恨自己,为什么没多长几对眼睛,那样的话就能多看几眼了。

    此时,齐芳完全没想到在不远的草丛里,有一双邪恶的眼睛正盯着她的娇躯冒着淫邪的目光,她撩起了秀发,用一根头绳把散乱的头发束缚起来,然后,两根拇指便是轻轻的放在了腰间,随后腰肢一点点弯下,小裤也是跟着一点点的褪了下去……

    这……

    草丛里,李林真的看呆了,他一次次努力的挪开眼睛,但又一次次忍不住移回去,当看到齐芳一步步向水里边走去,月光恰巧照在她腿之间,若隐若现他仿佛看到了一些烟色毛茸茸的东西……

    咕咚……

    又是狠狠的咽了口口水,身体也是燥热了起来,下半身更是无耻的站了起来……

    李林敢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到的最美的景象,她的娇躯绝对是上帝的杰作,哪怕半点儿瑕疵也是没有,特别是她一步步缓缓的走向水中时的景象,在李林的脑海中不断的回味着。

    不过,这时,李林的眼睛也是瞪了起来,他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光溜溜的,看了眼自己,李林越发的觉的自己有点恶心,特别是看到某一处时,他的脸都扭曲了!

    “什么东西这是?”

    没一会功夫,河里突然传来一道娇声,李林抬头望去,脸顿时就扭曲了,在齐芳的头上,竟然顶着一个东西,他仔细一看顿时傻眼,竟然是自己的四角裤……

    “是谁?”

    拿下来一看,齐芳黛眉顿时紧锁,一脸嫌弃的把内裤丢的老远,然后,她迅速的把身子沉入水中,警惕的看着四周,而李林也是捂着鼻子不敢发出任何声响,过了一小会儿,见四周没什么动静,齐芳才放心的洗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借着哗啦啦的水声,李林一点点的挪动着身体,直到确定齐芳看不到时,他逃命一般飞速的向家里冲去,如果有人看到,肯定吓坏了,因为,李林深更半夜的正在裸奔!

    回到家,李林一头钻进屋子,可躺在床上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也就在这时,木伦河的河边上,齐芳把衣服一件件穿上,脱衣服时的样子让人惊心动魄,穿衣服时的景象也是美不胜收,她甩了甩秀发,低下头踩上那双浅粉色的拖鞋,结果,刚刚迈出去几步,她黛眉便是皱了起来,就在不远的草荒上放着一套衣服,她走过去一看,俏脸顿时就挂上了寒霜,可再仔细一看,脸蛋便是刷的一下红了起来……

    “这个流氓,肯定都被他看光了!”娇嗔的骂了一句,拎着李林的衣服向家里走去。

    此时,她有点儿害羞,眼神儿里又像是有点其他的味道,仿佛并没有生气,好像还得到了某种意义上得到了满足。

    女人穿好看的衣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的,而女人在乎自己的身材也是为了让男人看的,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男人,那也就没有美女和丑女之分了!

    次日清晨,阳光明媚,一缕阳光照进屋子,在地面上映上了几许斑斓。

    李林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睛,努力的爬了起来,掀开被子看了眼,不由的苦笑了一下,穿上衣服,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他就向后山走去,经过齐芳家里时,他就忍不住想到了昨晚上的景象,直到现在想起他还惊心动魄的,心跳还在不断的加快。

    “那不是我的衣服……”

    看着院子里晾衣架上的衣服,李林顿时就傻了。

    轰……

    只感觉脑门像是被重锤重重的砸了一下,他脑海一片空白,心知,这下肯定是被发现了,可是,这该怎么解释……

    “还在外边站着,进来吧。”

    这时,齐芳也是走了出来,见李林看着衣服发呆,她俏脸也是一红,嗔怪的白了李林一眼道:“真是个龌龊的家伙,还有那个癖好……”

    “别冷着了。进来吧!”

    “其实,我也不是故意的……”

    进了院,李林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是不是故意的也都看到了,这时候说什么也都晚了。

    “这次都看到了?”白了李林一眼,齐芳脸蛋也是扭到了一边,“一会陪我进城吧,你大伯大伯母出狱,葛昌顺被没收了全部财产,葛金飞也疯了……”

    闻言,李林一愣,下一刻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葛家父子这就是罪有应得,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活该!

    “其实,葛金飞这人也不错,但却有个这样的父亲。”齐芳轻叹道。

    毕竟是多年的同窗,虽然手段卑鄙了一点儿,但葛金飞对她也是十分不错的,这一点,齐芳从来不否认,但是,在她心里,葛金飞从来没留下过一点点烙印。

    “这也许就是爱情吧,每个人都很自私。”李林喃喃自语道。

    “还爱情,小屁孩懂什么爱情。”白了李林一眼,齐芳也不多说了,开始收拾起来。

    对她来说,今天这个日子太特殊了,也是期盼了太久,原以为一切都会随着自己嫁给葛金飞而尘埃落定,却不想半路杀出个李林,让一潭死寂的潭水就荡起了波澜。

    灿灿的笑了笑,李林也是不在多言,只是,现在他看齐芳的时候多少都有些不太自然,和齐芳说了两句,他就跑到了丁婆子那里把摩托车又一次借来了,摩托车显然已经修过了,又和原来一样了。

    “林子。你慢点儿。别跟个猛张飞是的知道了不?”丁婆子叮嘱道。

    “知道。我一定小心。”

    “小子,你他娘的要是再把我摩托骑坏了,老子就跟你拼命,反正你小子有钱,给铁根叔我买个四个轮子的知道了不?”

    也许铁根叔对大饭包情有独钟,自从李林懂事以来,基本每次见到铁根叔吃饭,都是一个大饭包,吃的满嘴巴子是大酱。

    “买,一定买,不骑坏了以后我也给铁根叔买个四个轮子的。”

    笑了笑,李林就启动了摩托车,骑了几天他也有经验了,油门直接加到底,在两人惊骇的目光中,一股烟的就冲了出去。

    “妈的。这臭小子。老子的摩托啊。”铁根叔一脸的肉痛,也没心情吃饭包了。

    “老铁,你傻啊。林子都那么有钱了,再说,这小子不都说了,一年内让咱们都开上小车。这叫放长线钓大鱼……”丁婆子嘿嘿笑了两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