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金湘阁
    不过,这时候他的目光就投向了李林,看到李林这一身穿着他先是一愣,但也来不及想太多,尴尬的笑了笑道:“小兄弟,是我管理不周,都是我不对啊,你说,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看周进紧张的模样儿,李林也是有点无奈,完全没想到堂堂望天楼的大老板见了王天河也是要低三下四的,对王家的人地位他又是有了新的认识,简直强到变态了这是!

    既然周进都发了话,大家伙也都在看着,要是自己说算了,那就太不解风情了,而且,还把王家人晾了,无论是出于个人原因还是其他原因,他也不打算轻易的就放过刘帅,顿了顿,道:“那就开除他吧,像他这样的人,留在望天楼也是一颗毒瘤,对经营没什么好处。”

    “李林,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说开除老子!”听李林这么一说,刘帅顿时就咆哮出声。

    刘帅刚骂出声,王天河就皱了皱眉,对着身边的保镖道:“掌嘴!”

    啪!

    啪!

    啪!

    那保镖下手也是极狠,一连就是十几个大嘴巴子抽了下去,打的刘帅七荤八素,口水和血顺着嘴角流淌,而且,那保镖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为保镖,他们的职务除了保护自己的老板之外,就是听从老板的命令,只要老板没让停下来,就算打上三天三夜他们也不能停!

    不得不说,保镖这个职业还是很特殊的,是忠诚的化身!

    “好了。停吧!”

    王天河对着保镖说了一句,然后就看向李林,问道:“开除就可以了?是不是太便宜了?”

    “可以了!”李林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便是停在了那个女子身上,那女子此时已经傻了,这样的结果让她完全意想不到,她看了眼王帅,然后赶紧摇头道:“我和他没关系,我现在是不是能走了?”说罢,女子和逃命一般向外边跑去。

    “王老爷子。这处罚确实轻了点儿。”周进顿了顿,脸色也是难看起来,然后他就看向了刘强,“你来望天楼也有几年了,从今天开始,你也不是这里的员工了,一会到财务结算工资,明天就不必来了!”

    “周总……”

    “我的话没听见?还要重复第二遍?”周进哼了一声,要是把这两个人开除能解决问题,这事就算不错了,得罪了王天河可不是什么好事,说句难听的,这老爷子发了火,这望天楼倒不至于关门,但生意肯定会一落千丈!

    “李林。你给我等着!”

    挨了一顿大嘴巴子,刘帅狼狈至极,他脸色阴沉,然后一瘸一拐的向外边走去,而刘强也好不到哪去,此时,他面如死灰,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熬到了部门副经理的职务,这才一会功夫,什么都没了!

    看着两人匆匆离去,李林心里也是轻松了一些,多年来扎在心头的刺也是拔了出来,和王天河等人又是聊了一会儿,他就离开了望天楼,临走的时候,他将七枚符咒交给了王维,同时也说明了风水局的问题。

    若是以前王维或许不信,但这一连串事情发生,他也隐隐的觉得有问题,又听李林那一番话,就更奠定了心中的想法,同时,他对李林的印象也是迈上了新的高度,这个年纪轻轻的家伙,果然是个高人啊!

    离开望天楼,李林看了下时间,已经快到八点,算了算拍卖会的时间也快要到了,在路边拦下一辆计程车就直接向着徐茂的公司赶去,等他赶到时,徐茂等人已经在公司门口等着了。

    一看李林脸不红气不喘的,张远山就问道:“老弟。你没喝酒?”

    “喝了三瓶左右吧!”李林灿灿的笑了笑,就钻进了车子里。

    三瓶?

    几人对视一眼,都是苦笑出声:“这小子肯定又不地道吃那解酒药了,不然他的酒量,我们还是很清楚的嘛!”

    “那王天河那老杂毛岂不是喝的翘了边儿。”

    “哈哈哈……”

    几人像是吃了兴奋剂一般笑的前仰后合,看的李林也是一阵无语,这几个人虽然比不上王天河有钱有势,但也都是富甲一方的人物啊。

    金湘阁。

    一栋三层纯木搭建的小楼,虽不华丽,却充满了古老神秘的气息,在木制角楼正面,金湘阁三个大字龙飞凤舞,仿佛每一笔飞过,都有一番别样的情调。木制的横梁立柱上雕刻着各种各样的手工花纹,从那雕刻的工艺上一眼便是能看出古时工匠们的独具匠心。

    在角楼门口摆放着精美的石狮,一眼看去气势非凡,不过,最为显眼的还要说金湘阁的门脸,黑漆漆的木门仿佛古时的衙门一般。肃穆而典雅!

    这里就是拍卖会的举办地,人流量并不多,但毫无疑问来这里的都是一些有钱人,而这些有钱人也经常会因为某一样拍卖品争的头破血流,甚至在气头上都会赌上全部家当,若是说这里是个拍卖会,更像是战场,一个拼钱的地方!

    当然了,在这拍卖会上也经常会出现一些名贵的东西,甚至有价值连城的宝贝,还有一些人来这里,也是为了捡便宜,这其中也是有迹可循的,有的人只花几万块钱购买的拍卖品,转手就是卖上几百万几千万,一夜间就成了百万富翁千万富翁在。

    拍卖会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就像一场赌博,有的人一夜暴富,反之,有的人会因为一场拍卖会而变成穷光蛋,这就是拍卖会的独特魅力所在。

    当李林一行人赶到时,金湘阁的外边已经来了不少人,在金湘阁的门口停下来的都是一些豪车,而参加拍卖会的这些人,一眼看去每个人都是气质不凡。

    正当李林在金湘阁四处打量时,不远的一辆劳斯莱斯上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肥头大耳接近两百斤的中年人走在最前边,他挺着大肚子,头发稀疏,走起路的样子既让人想笑,又想揍他,得瑟劲十足,他叫米金,最近两年加入房地产生意,算得上是个暴发户。

    “嘿嘿。徐老头,又来了?”米金嘿嘿笑着走了过来,嗓门也是大得很。

    “米胖子。多日不见,还没死呢?”徐茂笑眯眯的看了米金一眼,语气不怎么友善,甚至有点厌恶的感觉。

    “靠。你这老杂毛,你还没死,我怎么能死!”米金嘿嘿怪笑了两声,然后就在张远山等人身上扫过,“老杂毛,看来你这是有备而来啊,也对那白玉凤凰感兴趣?实话告诉你,今天谁也别想和我抢,那白玉凤凰是我米金的!”

    说罢,米金的目光就是停在了李林身上,一看到李林,他就是一愣,然后嘿嘿笑道:“老杂毛,你咋还弄个熊瞎子过来,他也是来参加拍卖会的?”

    “他是个外行。过来凑凑热闹!”徐茂笑了笑,也懒得搭理米金,对其他几人点了点头就向金湘阁里边走去。

    “操。这个该死的老头子。”

    米金骂了一句,嚣张的向金湘阁走了进去。

    “米哥。那白玉凤凰肯定是你的,这老杂毛抢不走!”一边的一个年轻人贱贱的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老子叫什么名字,米金,美金,咱没别的,咱就是有钱!”米金又是得意的笑了笑,昂首挺胸,走起路来就更嚣张了!

    金湘阁的二楼,专门为拍卖会设计,此时,已经有几十号人在二楼等待着了,等着拍卖品拿上来,大家口中都是关于那白玉凤凰,而李林却不怎么感兴趣,直接向三楼走去,三楼专门拍卖一些名贵的药材,只是,诺大的展厅里却空荡荡的,李林四处扫了扫也没看到什么人,只有几个穿着包臀裙,休闲西服的服务人员在里边活动。

    见李林上来,一名服务小姐就微笑着走了过来,看了眼李林,也没觉得李林穿的差感到差异,能来金湘阁的人都不是穷人。

    “先生。三楼是药材专区。”服务小姐态度还算不错,始终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嗯。”

    李林也是对着女业务员微微一笑,然后就问道:“所有拍卖的药材都在这里了么?”

    “对。这里的药材都是卖家放下的,如果没人竞争,就按最低价拍卖!”

    李林又是点头,然后他就在诺大的展厅里转悠起来,看着柜台里放着的各种的药材,这一看他就惊呆了,这金湘阁里拍卖的药材果然名不虚传,最便宜的也是十万块起步,这其中包括各种各样的名贵药材,人参鹿茸,岑参,何首乌,三七应有尽有,只是一眼,李林就能看出来,这些药材都是野生的,而且年线不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