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警花来电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然,这也是李林给他面子。

    鉴宝大师郭放就看向了李林,此时,眼神儿就不一样了,如果他能看出泥塑不一般到还有运气成分可言,但已经确定最少能值五百万,他还是砸了,从而见到了这千年血玉,可见他对古玩这一行也是有一定理解。

    甚至,郭放隐隐觉得,这个年轻人并不像表象上这般,真是个神秘的小家伙啊。

    这么一想,郭放就更断定了自己的想法,抬了抬老花镜就看向李林,“小伙子。你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只是运气……”说这话时,他就对着李林笑了笑。

    “也许吧。”

    李林微微一笑,打了个哈哈,这事他也不想解释,其实他说的也是实话,刚刚他并不清楚里边放的是价值连城的千年血玉,只是感觉到里边有着充裕的灵气而已!没想到竟是如此。

    可能是自己运气太好了吧!

    李林心里也是笑了起来,自从得到传承,他就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运气简直好到爆棚。

    “我这老弟可是高人!”卫中华在一边笑道。

    “确实高人,两万块换一个亿,唉,真是便宜徐茂这老头了!”郭放也是笑了笑,不由的就是又多看了李林那么两眼。

    一场拍卖会很快就落幕了,白玉凤凰是个赝品,而千年血玉和李林就成了主角,这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看着账户上多出来的一个亿,李林心里却没起什么波澜,对他来说这笔钱虽然能做很多事,但是,他更在意的是修炼一途。

    在赤峰市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李林便是返程了,坐在车上,注视着匆匆而过的树木林立,李林也是唏嘘不已,这趟市区之行绝对算是见了世面,把玩着戴在手指上的黑色戒指,李林的脸上也是挂上了笑意。

    昨晚在拍卖会回来时,他就找了个单独的房间仔细的琢磨这枚戒指,虽然还没破解其中的秘密,但他能肯定,这枚古朴的戒指绝非等闲之物!

    “一百二十栋别墅,嗯,就三千万左右吧,趁着现在开工是好事,不然天冷了打基什么的也麻烦!”张远山叼着香烟,给李林算计着修建别墅的事儿。

    李林默默的点头,“三千万倒是小事。”

    要是以往,李林说三千万是小事,几人也会忍不住笑出来,现在,大家伙都知道,李林的账户上整整多了一个亿,现在也算得上绝对的富豪了,想起这一个亿,卫中华声音也是压低了一些,“老徐这人,唉,真是赚小便宜没够,也真好意思张嘴!”

    “有便宜不赚王八蛋,要怪就怪林子这小子太实诚了,明明可以赚更多的嘛。”张远山又是抽了口烟,继续和李林谈别墅的事。

    徐茂是什么样的人,虽然第一次见到李林不敢确定,但这几次相处,他也是看出了个大概,为人精明,做事小气,人品却没什么问题,不然他也不会把那千年血玉卖出去了!

    “这事咱就别提了,张总,别墅的事我回去在仔细盘算盘算,如果可以尽快施工!”

    “别墅不能白盖,怎么也点有好处才行。”张远山笑了笑,卫中华就在一边道:“主要是没那个义务,想得到就点付出才是,再说了,你落魄的时候谁帮助过你。”

    李林也是笑着点头,这两人的意思他自然是懂的,同样,他和两人的想法也是一样,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付出才能有回报!

    回到天山县城,李林准备骑摩托返回平安村时,电话就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号码。

    “哪位?”

    “是我。”

    听到对面的声音,李林先是一愣,随后脸上就挂上了一些笑容,这冰冷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景寒的,只是,景寒突然打来电话,让他多少也是有些意外。

    “你是谁?好像我们并不认识吧?”李林故意装作没听出来,调侃了两句。

    在电话另一边,景寒黛眉就锁了锁,心里的那根玄也是莫名的抽动了一下,她从不怀疑自己是个美女,走到什么地方都备受瞩目,也习惯了那种感觉,可是,这小子竟然不认识自己,虽然没表露出来,但心里却有那么一点点失落。

    “我是景寒,前两天才见过!”

    景寒黛眉皱了皱,其实,她已经是放低姿态了,换做以往,她根本就不会给李林打电话,因为,在她的潜意识中,李林还是那个跑到洗浴中心找妞子的流氓!而听到李林说不认识,她也早已经把手机挂断了。

    “原来是景警官,找我有事?”

    “有个事需要你帮忙。我在心悦咖啡厅等你。”景寒依旧是没什么感情。

    “是你个人还是警局?要是后者,我没什么兴趣!”

    “算是个人吧,九点见!”景寒说了一句,随后便是挂了电话。

    拿着电话,李林好一会都没缓过神儿来,对着手机看了看,心里就谩骂了一声,这他妈叫什么事儿,你有事求我?还这态度?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虽然嘴上骂着,但李林也是不由的鄙视起自己的贱格来,因为,他已经打开手机,寻找那心悦咖啡厅所在的位置了。

    其实,有时候李林也觉得自己挺贱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好?除了长得漂亮以外,他根本想不到那个冷冰冰的女人有什么优点,如果刀架在脖子上让自己找优点,那他也就只能说,唯有胸大算是个不错的优点了……

    “可自己为什么要贴近她呢?”

    想来想去,李林也是想不明白,也许她有与生俱来的魔力吧,可以迷倒男人的魔力!

    啪!

    一个温馨素雅的香闺里,水果六砰的一声摔在了桌子上,景寒的脸蛋的脸蛋挂上了一层冰霜。

    “寒寒,谁的电话,是局里的?”林慧慧推门走了进来,看了眼摔在桌子上的水果六,也是一阵肉痛,这一个月来至少有十几部手机不幸遇难。

    “不是,一个朋友。”景寒没什么表情的回答。

    “朋友?”林慧慧顿了顿,就坐在了景寒身边,笑着问道:“男朋友还是女朋友?”

    “都不是。就一个流氓!”景寒黛眉皱了皱,想起地标大厦的事,那个流氓,他竟然趴在了她身上,在耳边呼气的事,她就发自心底的觉得恶心。

    “流氓?”

    林慧慧又是一愣,随后就微微笑了笑,道:“应该是个不错的流氓吧,我可没见过你主动给流氓打过电话,人长得怎么样?人品好不好?”

    “妈。你够了没有,能不能不这样?”景寒声音冷了下来。

    “唉,闺女啊,我这不是急么,人家小雪比你小一岁,孩子都会打酱油了。”林慧慧看着景寒,苦口婆心的说道:“以前你总是说单位事多,我这个当妈的也能理解,可这一晃几年都过去了,你这倒是没信了。”

    “就算你不结婚,不生孩子,怎么也要把男朋友带回来啊,再过几年你就是大龄剩女了,就算不愁嫁人,优秀的男人也早被抢光了啊。。”

    “没人要不是更好,剩女又有什么不好的?”

    “……”

    林慧慧一阵无语,对自己这女儿也是无奈,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这女儿一定是生了心病,以前年纪小懵懂不懂事,不动男女之情,对异性没感觉也就算了,可眼瞅着都要奔三了,竟然离男人堆越来越远了,在她的世界里,仿佛从来就没有男人出现过!

    她甚至怀疑,景寒每天生活在警局,扎在那个遍地是男人的地方,是不是身体里雄性激素过多,兴趣取向出了问题,是不是喜欢女人了,但是,很快她就否定了这一想法,因为,在景寒的世界里,不但男性见不到,就是女性也是少之又少,就连她唯一的密友程雪这两年也是和她渐渐地疏远了。

    看了眼时间,景寒就站了起来,“我中午不回来吃了,先走了!”

    “等等……”

    林慧慧喊住了景寒,皱了皱眉道:“去咖啡厅,就穿这个,是不是太随意了一些,怎么也要穿的漂亮一点对不对?”

    “不用了!”

    “可是,你不觉得这样对人家太不尊重了吗?

    “这……”

    听林慧慧这么一说,景寒就停住了,打开衣柜开始找衣服,也许是在警局上班的缘故,她的衣服并不多,甚至有点少的可怜,瞧了眼放在柜子里那被剪碎了的百褶碎花裙,景寒不由的一阵失神儿,仿佛想起了什么,原本就冰冷的脸蛋更是挂满了寒霜。

    这件碎花裙,勾起了她压在心底尘封的往事,那个让她厌恶的过去。

    “寒寒,衣服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张姨和我一起去给你选的,保准你喜欢!”见景寒对着衣柜发呆,林慧慧就拿来一套露背束腰裙,样子也是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