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好贱好贱
    “娘的。还会飞。”戴三嘴巴张大,都忘了开枪了。

    “天外飞仙啊……”

    “……”

    景寒的小嘴夸张的张大,她只知道这个流氓不是一般人,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变态,不但能徒手抓子弹,竟然还会飞了……

    “去死吧!”

    调准枪口,戴三疯狂的咆哮着,手指迅速扣动扳机,扣了半天,他惊讶的发现,手指竟然不会动了,再一看,一枚闪着幽光的银针刺在了手鸭缝隙处,手指木纳无力!

    “快快。弄死他!”

    戴三又是喝了一声,可是,他话音未落,李林已经近在咫尺,势大力沉的一拳便是砸在了他的脸上,他犹如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顺着车窗便是钻了进去。

    “弄死他!”

    gl8里边疯狂的咆哮着,砰砰的闷响声不断传来,杀入车内,李林毫不吝啬灵力,拳拳到骨,下下到肉,打的几个匪徒惨叫连连,不消片刻,车内就没了动静。

    而几人的脸上满是淤青红肿,机器狼狈,姿势更是让人乍舌,满目骇然的看着刚刚杀进来的变态。

    “你到底是人是鬼……”

    戴三吓的脸色惨白,瑟瑟发抖,回想着李林飞起来那一幕,他还心有余悸。

    “你觉得我这样像鬼?”

    笑眯眯的看着戴三,李林就把手枪拿了起来,放在手里掂量掂量,随后就指向开车的匪徒,“车子靠边停下,我不懂枪,保不准会走火!”

    “别别别,别开!我停车我停车。”

    开车的匪徒全身神经都绷紧了,只好乖乖的把车一点点停了下来。

    “爷。咱们做笔生意咋样,只要你肯放了我们,这车上的钱都归你,都归你!”戴三看着李林,赶紧讨好。

    “这生意听起来蛮不错的。”李林耸了耸肩,然后笑眯眯的摇了摇头,“不过,我不怎么缺钱,还有,就算我放过你,她恐怕也不答应吧?”

    “爷。不就一个娘们,大英雄大豪杰,有几个不是先立业,再成家的,有了钱找什么样的娘们没有!做掉她,你下不去手,我们帮你……”另一个匪徒都快哭了。

    “不好意思,我觉得她比钱更重要!”

    李林摇了摇头,对这几个匪徒也是没什么好感,嘴角一翘起来,一拳便是打向了那匪徒的鼻梁,“下车!”

    见识了李林的手段,几个匪徒完全没了脾气,连枪都干不过他,更别说拳脚了,只好乖乖的开门下车,一个个都是哭丧着脸,他们知道,接下来等待他们的肯定是法律的制裁。

    “蹲下!”

    一声娇喝在车外传来,手枪指着几个匪徒,景寒警惕的逼近过来。

    “靠,臭贱人!”

    匪徒忍不住咆哮出声了。

    砰!

    李林最后一个下车,一脚就踢在那匪徒的屁股上,随后就对着景寒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搞定了。怎么处置看你的了!”

    “谢谢!”

    看了李林一眼,景寒的脸蛋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虽然笑的不是很明显,但却十分好看。

    “都蹲下,双手抱头!”

    对着几个匪徒娇喝一声,景寒飞快的给几人戴上了手铐,然后让他们在路边儿蹲了下来,见没什么事了,她才松了口气,走到李林身边,深深的看了李林一眼,“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正常人。”李林灿灿的笑了笑。有意的回避。

    “你觉得你这样正常?”景寒脸蛋冰冷。

    “比正常人不正常一点点儿。”被景寒冷冰冰的盯着,李林耸了耸肩道:“你听说过修者么?如果听过,那么,我就是了!”

    修者?

    景寒惊讶不已,神秘的修者她是听过的,但却从来没见过,联想李林刚才的表现,她虽然有些惊讶,但也是相信了。

    “你受伤了?”

    看着李林的手背,景寒稍稍有些紧张。

    “一点儿小伤,不要紧!”李林苦笑,然后就看向了远方,此时,十几辆拉着警笛的警车飞快的开了过来。

    “你别动。我帮你包扎一下。”

    景寒说着,就回到车子里拿着纱布走了回来,不容李林拒绝,她就细致的给李林包扎起来,看她认真的模样儿,李林心里就是笑了笑,其实,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没人情味嘛,只是,什么原因让她变得这么冷呢?

    这一点儿,李林也是捉摸不透!

    就在景寒给李林包扎伤口时,警车已经来到了事发地,武警,特警都全副武装的冲了下来,蔡振勇走在最前边,当他看到李林时,明显的就是一愣,而跟在他一边的年轻警察,看到景寒细致的给李林包扎伤口时,眼睛都喷出了火。

    “全部带上车,带回去审问落案。”蔡振勇对着民警大声喊了两声,然后就向两人这边走了过来。“李神医。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你们这是?”

    “抓捕抢劫犯。”

    景寒没什么感情的回了一句,然后在李林的手背上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蔡队。又见面了啊。”

    李林微微一笑,上前一步和蔡振勇握手,当下,就把情况大致的说了一遍,当然了,那神乎其技的功夫,他就隐去了,好在景寒也没揭穿他!

    “厉害啊。徒手抓罪犯。”

    蔡振勇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想不到,能抓住跨省大盗的不是我们这些警察,倒是你李神医,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虽然李林说的避重就轻,但蔡振勇也能感觉到期间肯定发生了很多事儿,上一次在平安村发生的事,迄今为止他都记忆犹新,怎么也想不明白,葛昌顺为什么稀里糊涂的就把自己害人的事儿说了。

    为了这事他还专门搜寻了一些资料,但最后也是查而无果。

    “我只是帮忙而已。抓人还是景警官。”

    微微一笑,李林倒是直接把功劳抛给了景寒。

    “嗯。景警官好样的。回去后,我会上报的。”蔡振勇笑呵呵的说道。

    “景寒。你伤到了没有,抓人这事你怎么不通知我,有我在至少还能保护你啊。”那年轻警官就凑了过来,看着景寒一脸的热切关心。

    “我没事。”

    景寒看也不看年轻警官一眼,她很清楚,如果他和李林换个位置,那么,这些罪犯早就逍遥法外了。

    “我……”

    年轻警察有些无力的张了张嘴,看李林时就更冷了,他也是想不明白,景寒怎么会和这样一个瘪三越走越近,而且,而且,还给他包扎伤口,当时自己中枪,也没看她如此担心过。

    “好好好,913跨省抢劫大案告破了,收队!”

    蔡振勇吆喝了两声,警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事发地,而李林则是坐在了景寒的车上,一路上,他不断的笑出声,仿佛吃了二斤兴奋剂一样。

    “很好笑?”

    “还好吧,我只是觉得,你对那个年轻的警官不太好。”李林止住笑容,贱贱的说道:“不过,我觉得这样挺好!”

    “和你有关系?”

    “……”

    当车子在县城停下来,李林就下了车,注视着本田飞度离去,他又是忍不住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是蛮有意思的,不过,她有病,是心病!

    有空点儿给她治治才是……

    李林默默的说了一声,然后向远处走去。

    华灯初上,县城的夜色虽然不是很美,但却吵吵嚷嚷的,一副夜生活刚开始的模样,此时,他已经没什么心思去欣赏街上那些长腿美女了,直奔青山院走去。

    “他真的是个修者?”

    道路的一边儿,景寒喃喃自语,脸蛋上满是疑色,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索性驱车离开。

    青山院。

    当李林回去的时候,诺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在屋子里转了两圈,他也没看到袁迪的身影,摇了摇头,他知道,袁迪肯定是回家了,站在三楼的窗前,注视着外边璀璨的星空,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矗立了许久后,他就回到了房间。

    翻开随身携带的包裹,那张大概有半个书桌大小的牛皮便是拿了出来,上边没有明显标注,也没标明是什么地方的地图,但李林能看出来,这应该是个比较神秘的地方,有巍峨的高山,还有密林生长着参天大树,唯一遗憾的是,这块牛皮只有半张,而另外一半他根本不知道在何处。

    不过,李林却有种预感,另外一半地图也一定能找到,不过,什么时候会出现,他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这张古老的地图,李林满怀期待,既然有这地图存在,肯定有不错的东西,至于是什么,如果有关修炼就更好了!

    在房间里转了转,前后都是看了看,李林很是满意,同时,也是为袁迪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上过大学的人,视野就是开阔。

    吱……

    就在李林四处观望时,别墅外边突然传来刹车的声音,一辆浅蓝色的电动自行车停在了别墅小院里,袁迪斜挎着小包包走了进来,她依旧是一副邻家女孩的打扮,看上去清新脱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