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清河畔杀人案
    郭春和马晓旭对视了一眼,两人就点了点头,然后悄悄的往外边走去。

    “妈的。这个李林真是个变态,看来常亮亮完了!”刚出房间,郭春就倒吸了口冷气,冷汗直冒。

    “他肯定完了,没听说么,李林是朱县长的救命恩人,张青,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算个毛啊……”马晓旭皱了皱眉,小声道:“要是警察找上我们,就一问三不知,不然我们也会一起跟着完蛋!”

    两人又是对视一眼,悄然的离开。

    常有海和曹仙儿也是惊呆了,完全没想到常亮亮能干出这事儿,但两人马上就做出了反应,常有海悄然的就走到了蔡振勇身边儿,一张银行卡给蔡振勇悄然的递了过去,小声道:“蔡队长,一点儿小意思。放过亮亮行不?”

    “啊?你说什么?”蔡振勇故意提高了声音,随后就握住了常有海的手,在众人前边摆了摆,道:“行贿。大家都看到了?不是张副局长家的亲戚,怎么不去找他?”

    “蔡……”

    “行了。你儿子做出如此恶劣的事,谁也不能保他!”

    蔡振勇撇了常有海一眼,就对着那年轻警察道:“还看不明白?愣着干什么?”

    “是。”

    年轻警察早就吓破了胆,同时,也是暗暗的吸了口冷气,幸好蔡振勇来了,不然他可能真的就要去扫大街了。

    “我冤枉。”

    常亮亮大吼着,面色疯狂,乱抓带咬,结果被那年轻警察一把就扯住了头发,顺势手铐就戴在了他的手上。“冤枉?进去蹲几年再说啊,妈的,差点让你害惨了!”年轻警官说着也是来了火,对着常亮亮的脸就是一拳,顿时打得他鼻血狂喷。

    “你们……”

    曹仙儿尖叫了两声,白眼一番就直接死了过去。

    “带走。”

    蔡振勇冷笑,然后就走到李林身边儿,笑了笑说道:“李神医,我就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上次破获答案还没感谢你,这次又差点儿冤枉你,不好意思啊。”

    “蔡队长说笑了。没有你我也没法洗掉清白不是?”

    李林嘴角勾起了一些弧度,心中的恶气也算是出了,虽然过程不是很完美,但他清楚,常亮亮这次进了监狱在想出来,肯定要几年时间,当然了,这还是他不在中间使坏的结果,要是在当中在美言几句,就算让常亮亮坐十年牢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话倒是这么说,但你也受了委屈,唉,改天老哥请你喝酒!”蔡振勇拍了拍李林的肩膀,呵呵的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刚说两句话,他的脸色就难看了。

    “又出了一起?怎么回事?村里不是已经封锁了吗?”

    蔡振勇沉声问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这时,他就看向了李林,道:“清河畔村,出了杀人案,我点儿过去!”

    “清河畔?”

    李林愣了一下,这清河畔村正是自己母亲的老家,距离平安村只有几十里,母亲没去世时,一家人也经常会去清河畔,自打父母去世,他就很少去了,想来,清河畔还有不少自家的亲戚。

    想起这些亲戚,李林心头也是不胜唏嘘,自从父母离世,也有几年没有来往了,想起外公外婆,李林还真是有点想念……

    “李神医,你知道清河畔?”蔡振勇瞧了李林一眼,问道。

    “嗯。我母亲的娘家就在那里。”

    蔡振勇先是点头,随后再看李林,他就眼前一亮,清河畔一个月内连续发生三起杀人案件,杀人方式极为残忍,而且十分隐蔽,警方已经下足了功夫还没找出线索,要是请李林过去,或许一个凑巧就真的把问题查出来了!

    这么一想,蔡振勇就忍不住道:“老弟。要不你和我去清河畔去看看?帮帮老哥的忙,也顺便去探探亲?”

    “我?”

    李林赶紧摇头,“这种事还是你们警察更专业,我就算了吧,还有,我点儿把她送回去。”说着,李林就向床边儿走去,看了眼还在昏睡中的袁迪,也是不由的轻叹,幸亏自己来的及时,不然就真的出事了!

    “老弟,这事你必须帮忙。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你母亲的娘家对不对?”蔡振勇急切的道:“我开车送你们回去,要是你不放心,我可以派人保护她,直到你回来在撤走如何?”

    “这……”

    李林皱了皱眉,倒也为难起来,说起清河畔,他还是有些感情的,儿时几乎都生活在清河畔,对清河畔也有一份特殊的情谊,而且,那里有不少人还不错,一想到下一个还不知道死的是谁,他的心就是动摇了。

    “只要你帮忙破案,我向上边申请,破例邀请你进入警局当高级警官!”蔡振勇也是拼了。他隐隐的感觉,清河畔的案子除了李林之外,根本就破不了!

    “当不当官我倒是不在意。”

    李林苦涩的摇了摇头,然后看了袁迪一眼,道:“那行。我把她送回去,咱们就出发吧。”

    说罢,李林就看向了梳着短发的林菲,微微笑道:“谢谢你帮忙,能不能去陪她几天?”

    林菲愣了愣,随后就是微笑着点头,道:“行。不过,我可不白陪啊。”

    “李哥。你他妈的都有几千万了?真假的?”杨虎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听到李林有几千万,他的小心脏差点儿没跳出来。

    “可能是真的吧……”

    拍了拍杨虎的肩膀,李林心中满意极了,在自己临危时,他们还能站在自己这边,不说别的,这一点就足够了!

    “哈哈。那我以后是不是也要有钱花了……”

    杨虎咧着嘴怪笑,把吴晓明也拉了过来,道:“我就知道,跟着李哥混没错,以后我要移居平安村。”

    “走了!”

    瞪了杨虎一眼,李林用一个公主抱把袁迪抱起来,然后就对着吴楠等人道:“同学聚会的钱我都出了,今天的事儿不怪你们,有用得到我的地方,就来吧!”说罢,他转身就向外边走去。

    注视着李林的背影,吴楠等人脸色就更难看了,恨不得找个耗子洞钻进去,从开始,她们就恶语相向,还差点把他送进监狱,现在看来,他们这些人真的太愚蠢了。

    “唉。想不到李林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吴楠低声叹道。

    “或许我们都站错了队吧。”林凯丽摇了摇头,脸色也难看的很,刚刚她还在嘲笑李林抽中华,现在看来,简直太可笑了。她替自己的肤浅感到惭愧、可笑,简直愚不可及!

    “你羡慕袁迪?”

    “难道你不是?”

    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就都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林凯丽道:“或许,我们都没袁迪聪明,又或者,她看上的不是钱,而是人吧。而我们…”

    随着同学们纷纷离开,一次不算完美的同学会就此结束了,而那个从来不会让人注意到的名字,已经牢牢的印在了每个人的心中,敬畏,膜拜,羡慕,嫉妒,各种复杂的心情在同学们心中滋生着。

    青山院。

    两辆警车飞奔而来,当得知那别墅是李林的时,杨虎就像一头叫驴一样嗷嗷的叫了起来,吴晓明和林菲也是长大了嘴巴,满脸的不敢置信,几千万在他们心中没什么概念,因为都没见过,所以不觉得震撼,可这别墅却是真真切切坐落在眼前,对几人来说,别墅的豪华程度完全不比古时的皇宫大院差了。

    “靠。李哥。你深藏不露啊。别墅都住上了。”吴晓明被震撼的不行,忍不住爆粗了。

    “靠靠靠。”杨虎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简直傻眼了。

    “李哥。这别墅只有袁迪一个人住?”吴晓明狐疑的看着李林,然后笑眯眯的道:“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

    李林咧咧嘴,只要摇头道:“同学关系,稍稍亲近了一些。”

    “靠。都同居了。还同学关系。”杨虎就没好气的锤了李林一拳。

    回到别墅,李林飞快的配制了一些药液,经过诊脉,袁迪确实被下了药,一种是昏睡的药,另外一种就是烈性十足的春药,如果自己在晚到一会儿,结果可能是无法负担的。

    想到这些,李林脸色就阴沉了一些,不过,总之也是虚惊一场, 很快,一种叫做清心液就配制好了,药香浓郁,清心毅志,真是春药的克星。

    “我来吧。”林菲微微的笑了笑。

    “谢谢。”

    对着林菲笑了笑,李林就道:“我一会儿要去清河畔,林菲,你就先留在这里吧!”

    林菲顿了顿,随后就点了点头,在初中时,她和袁迪的关系就非常的不错,林菲属于那种软妹子,属于逆来顺受的类型,而袁迪又是心地善良,两人几乎从来就没红过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