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惨
    “变态!”

    蔡振勇咬了咬牙,就问道:“有没有其他线索?是谁发现的遗体?”

    “是村里的魏老汉割草时发现的,现场保存还算完好,并没有破坏。”年轻警官顿了顿,长吸了口气道:“凶手极其狡猾,并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基本可以确定,和前两次的案件,是同一人作案,但这一次相比前两次,凶手手段十分残忍。”

    “好。过去看看!”

    蔡振勇脸色无比的凝重,戴上了一副白手套,把证件夹在右胸口的位置,然后就带着李林向事发地走了进去。

    “蔡队长。你要为我们主持公道啊。我家杨芸才十九,就被人杀害了,这个该天杀的!”

    这时,两个年轻警察和一个中年妇女走了过来,那年轻的女警道:“蔡队。这位是遇害人的母亲。”

    “大姐。我们一定会主持公道,将凶手绳之于法的。”

    看着中年妇人,蔡振勇心头也是无比的沉重,一个月内连续三名花季女子遇害,到现在案件一点儿进展都没有,不但不能给遇害者家属一个交代,上边对这几起案件也是格外的重视,还下了死命令,两个月之内必须破案。

    在几个警察的带领下,李林和蔡振勇就到了事发现场,此时,尸体已经被一块白布盖上了上,两名法医也是走了过来,又是把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蔡队。暂时我们了解到的只有这么多,其他结果,需要两天内陆续才能出来!”法医严肃的说道。

    “嗯。有没有其他发现?”蔡振勇问道。

    “凶手作案十分谨慎,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但可以确定,这里是第一案发现场,杨芸受害前和凶手有过搏斗痕迹。”一名警察道。

    “嗯。”

    蔡振勇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李林,而李林这时候面色也是沉重了起来,破案他不是行家,但是遇到这等事儿,如果能把那变态的凶手绳之于法,也算他功德一件。

    “李队。要不要看看尸体?”蔡振勇不确定的看了李林一眼,他担心李林有点儿害怕,毕竟,他不是专业的警察,即便是专业的警察,第一次见到尸体时也会吓的不行。

    “嗯。”

    李林点了点头,当下就蹲了下来,先是打开一点,露出死者的头部,面部,当看到死者的面部时,他身体忍不住就是一颤,一张不算十分漂亮的脸蛋已经花了,鼻梁也是肿了起来,显然是遭到钝器重击所致。

    再看眼睛,李林的双目也是眯了起来,此时,杨芸双目爆睁,眼神里满是恐惧之色,而她的嘴巴上也满是鲜血,脖颈上有一些抓痕,裹尸布又往下拉了拉,当看到胸前的两团丰满时,李林下意识的回避了一下,但不看又是不行,只能继续往下看了。

    “难道发生过性关系?”

    看了眼胸部那几处抓痕,李林就回头看了眼那女法医道:“在这些抓痕上能不能提取到dna,或者,在她身上找没找到指纹?”

    听李林这么一问,女法医不由的一愣,也是忍不住多看了李林一眼,心里想着,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警察,怎么如此业余的问题还能问出来,但见蔡振勇点头,她也是点了点头道:“dna有提取,指纹也有,已经送往省城做化验,指纹需要比对!”

    “大概需要两到三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出结果!”

    “嗯。”

    李林点了点头,然后就把裹尸布全部都打开了,当看到受害者的下体时,他双目怒睁,全身震颤,顿时后退一步,脸色也是惨白,虽然已经得知情况,但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他还是彻底的被震撼到了。

    不是震撼,而是惊吓。

    一根满是荆刺的木棍上满是血迹,硬生生的插在了杨芸的下体,现在,他都不敢想,杨芸在死前遭受了多么恐怖的折磨,而这个杀人凶手,又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畜生?

    不以形容。

    变态?

    似乎轻了。

    就连从事刑警多年的蔡振勇看到眼前的场景,全身也是不由的一颤,拳头攥的咯嘣咯嘣直响。

    “把木棍取下来!”

    李林回过头瞧了女法医一眼,让他意外的是,此时女法医竟然没有半点儿害怕的样子,看上去泰然自若的走上前,按李林说的,费了半天劲才把木棍取下来,“经过提取。杨芸在死前和人发生过性关系。”

    “发生过性关系?”

    蔡振勇眼前一亮,然后就道:“能否确定发生性关系的时间?”

    “暂时还不能。不过,很快就能有结果!”女法医道。

    “嗯。尽快。”

    蔡振勇对着几个警察又是询问了一番,附近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这个凶手就像是天外的来客,来无影去无踪,就连一个脚印都没留下,不过,让蔡振勇激动的是,既然发生过性关系,那么,问题就可能会迎刃而解,只要精‘液’dna比对,确定发生性关系时间,很可能就能把凶手查出来。不过,这需要时间,至少要两三天的时间。

    看蔡振勇有些激动,李林却默默摇头,从第一个受害者,在到杨芸,凶手没留下半点儿线索,一系列过程肯定都是经过细心安排的,绝对不可能犯下这么大的错误,留下如此致命的证据。

    不过,他也不好直说,更是没有证据证明那‘精’液不是凶手留下的,只能等到结果出来,但有一点他能确定,这个犯罪凶手绝对不是个普通人,如此周密的计划,一般人是想不出来的,而且,李林也纳闷的很。

    为什么凶手都是对着这些妙龄女子下手,犯罪动机是什么!

    “李队。看出什么来了吗?”

    一边往回走,蔡振勇就问了起来。

    李林摇了摇头,道:“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凶手不是一般人!”

    “……”

    蔡振勇差点没死过去,这简直是废话,但也不好多说,毕竟,连他也没看出什么蛛丝马迹,而李林也就是个业余的警察。

    “蔡队。这位就是魏老汉,是他最先发现受害者的。”一名警察对着蔡振勇道。

    “蔡队长。一定要把那该死的凶手抓到,穷凶极恶啊,杨芸这丫头多好的孩子啊。”魏老汉愤愤的说道。

    “老先生。你来的时候见没见过什么人从这里路过?还有,来的时候杨芸就已经断气了吗?”蔡振勇问道。

    “唉。我来的时候这丫头身子还是热的,但已经没气了。”魏老汉翻了翻眼皮,沉思了一会,道:“至于人,下午上山耕田的人有很多,谁知道哪个才是凶手……”

    “嗯。老先生麻烦你了,有什么需要,我们会随时找你了解情况!”蔡振勇说道。

    这时,魏老汉的目光就落在了李林的身上,这一看,他先是一愣,然后又仔细的看了李林两眼,才试探着问道:“你是宁老头的外孙,慧娴的儿子?”

    “三爷爷。是我。李林。”

    李林对着魏老汉笑了笑,这魏老汉和自家虽然没什么实质的亲属关系,但平时邻里邻居的住着,关系也是十分不错,这三爷爷也是排辈排下来的。

    “喝。真是你小子,想不到都这么大了。”魏老汉打量着李林,当看到李林胸前挂的牌子时,就笑了起来,“唉,慧娴那丫头虽然短命,没想到还生了这么好一个儿子,你瞧瞧你瞧瞧,这都高级什么什么查了……还是副队长呢……”说着,魏老汉就揉着眼睛,在李林胸前那个小牌子上仔细的抠了起来,他没念过书,能认识几个字已经不错了。

    “兄弟。这边现在要封锁现场,然后会进行排查,要不你先回去探亲?”蔡振勇走了过来,拍了拍李林的肩膀,说道。

    “可是这边……”

    “没事。排查的工作我们来做。有重要的结果,我找你商量!”

    “那好吧!”

    李林默默点头,这边确实有点帮不上忙,倒不如先去探亲,和蔡振勇道别,他就直接向清河畔村走去,刚出了警戒线外,他就看到不少村民站在外边等待着,还有不少杨芸家的亲属,正站在外边哭着。

    “那不是小舅舅么?”

    刚走出去不远,李林的目光就落在了一个年轻人身上,他一头短发,穿的破衣拉花的挤在人群里,脚上还沾着不少泥,看样子是刚从以田地里回来,此时,正仰着脖子向里边观望着。

    他不时还和一边的人嚷嚷两句。

    小舅舅宁良涛刚刚三十岁左右,为人忠厚老实,但也有个缺点就是好事,不管谁家有点大事小事,总能见到他的身影,说的白了点,就是特别喜欢八卦。

    “小舅。”

    远远的,李林就给宁良涛打起了招呼,足足喊了几声,宁良涛才算注意到他,先是一愣,随后就挤到了人群前边,“林子。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在这里呢?快出来快出来!”说着,他就要冲破封锁线,结果,被那警察喊了一声,他赶忙缩缩脖子退了回去。

    “干什么的?”

    站在封锁线前的警察瞅了李林一眼,神色肃穆。

    “出去。”

    对着那武警笑了笑,然后李林就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牌子,果然,那武警看了之后,直接让路,同时还说了声警官好,这让李林又无奈又好笑,摸了摸那小牌子,心中就笑了,这还真是个好东西,应该感谢景寒才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