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探亲
    “林子。你当警察了?”

    看着李林胸前挂的小牌子,宁良涛也是吓了一跳。

    “嗯,挂名警察,没什么实质作用!”

    笑着点头,李林就问道:“外公外婆怎么样?现在还好吗?”

    “嗯。他们还好。就是岁数大了,走起路来腿脚不太方便,前两天还嚷嚷着要去平安村看你们呢。这不,你来了,他们看到一定高兴坏了!”宁良涛拍了拍李林的肩膀,道:“真想不到,你小子几年都长这么高了。走,和我回去,你外婆看到你肯定会高兴的。”

    要不是有人被杀,场面比较严肃,李林这时候还真的想笑一笑,在遇到亲人,这种感觉让他十分惬意。

    外婆的家在清河畔村村中央的地方,三间大瓦房不算好也不算坏,此时,家家户户都开着灯,还有的人家大门紧闭,整个小村人心惶惶,特别是家里有十**岁大姑娘的,都是吓坏了,如履薄冰,生怕那暗地里的凶手盯上自家的姑娘。

    远远的,李林就看到了外婆家的院落,熟悉,亲切,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童年,一直紧绷的脸也是露出了一丝缅怀的笑容。

    “大侄子。你咋还当上警察了?你才二十岁,就是高级督察了?”宁良涛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确实,这让他有点儿意外。

    在他的潜意识里,李林的日子应该很苦,甚至过着衣不裹体,食不果腹的生活,这两年他虽然也惦记着想去平安村去看看,但也是有顾虑,姐姐去世了,他真担心李林和李双双来到清河畔,到时就麻烦了,别说家里会鸡犬不宁,自己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机缘巧合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当了警察。”

    李林咧了咧嘴巴,见宁良涛不太信,他只好避重就轻的说了一遍,当得知李林在平安村开了公司,现在有钱了,宁良涛就惊呆了,又一听公司的规模,他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大侄子。你肯定拿舅舅寻开心,几千万的公司,在一个农村?谁信啊!”宁良涛没好气的瞪了李林一眼,道:“拿舅舅寻开心,找打啊!”

    既然宁良涛不信,李林也不多做解释,来清河畔主要是为了破案,探望外公外婆,至于宁良涛,说实话,李林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虽然是母亲的亲兄弟,但母亲去世时,他宁良涛没出过一点力,更是没拿过一分钱。、

    他和小妹在平安村过得苦不堪言,也没见宁良涛去看过,如果是邻里邻居,是两旁是人,那也就算了,但舅舅和母亲可是亲姐弟。

    当然,宁良涛只是看到李林脸上挂着笑容,并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一边说话,两人就进了院子。

    “小涛媳妇,刚听人说西边杨家的丫头又遇害了?是不是啊?”

    李林刚进院子,就听到了外公那熟悉的声音,苍老,无力,只是一听,李林的情绪不由的就被抽动了一下,眼神儿也是热切了起来。

    “你管那么多事干嘛?吃饱了喝足了就行了呗,那么大岁数还管这么多,管好你自己好了!”这时,屋子里又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尖酸刻薄,语气中充满了嫌弃。

    “你这丫头。我就问问。也没说什么!”

    “说什么?你还想说什么?爹。你说说,这些年你吃的用的,哪样不是我给你的?对我不满意是不是?不满意就让你儿子换啊!”女人尖叫了两声,就道:“也不让你那儿子撒泡尿照照,一个彻头彻尾的窝囊废,要钱没钱,要长相没长相,你说他有什么用?嫁到你们宁家,我真是瞎了眼了。”

    “你……”

    外公无奈的叹了口气,失落的道:“这些年是给你们添麻烦了,你妈我们商量过了,过些日子就搬去养老院去住,不在这里麻烦你们了。”

    “养老院?”

    女人鄙夷的笑了笑,尖酸道:“去养老院不花钱啊?你有钱去啊?哼,干脆就蹲死在家里算了!”

    站在院子门口,李林听的直皱眉,这女人不是别人,就是他的小舅妈,名叫刘艳,是小舅宁良涛的媳妇,只是,他没想到,小舅妈竟然是这样的人。

    宁良涛尴尬的看了李林一眼道:“人老了,也是烦人,不该管的事儿也管。你这舅妈除了脾气差了点儿,其实也挺好的。”

    “是么?”

    李林看了宁良涛一眼,刚刚屋子里传出来的声音他都听见了,很明显,这不止是脾气不好那么简单。简直有点太过分了。

    “林子。别和你舅妈一般见识,回头我教训她!”宁良涛道。

    原本打算在挖苦宁良涛两句,但现在李林也懒得说了,索性直接向屋子里走去。

    “爸妈。你们快看看,看谁来了!”宁良涛笑着喊了起来。

    “你这小子怎么这时候才回来。”屋子里这时就传来了外公的声音,门一开,宁丰就看到了李林,他先是一愣,随后就激动了起来,眼泪刷的一下就掉了下来,上下打量着李林,问道:“是外孙来了?你还好吗?”

    “外公。是我。”

    看着眼前这个白发苍苍,弯腰驼背的老人,李林也是哽咽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掉落了下来。

    “嗯。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慧娴那丫头给我生个好外孙啊,还没忘了外公。”宁丰说着,也是老泪纵横起来,手抖的不成样子,说着,他就回过头对着屋子喊道:“老婆子。咱的外孙来了。慧娴给咱生的大外孙都这么大了。”

    “快进来,快进来,让我看看。”

    屋子里同样是苍老的声音,激动的不行。

    看着外公激动的模样,李林长吸了口气,搀扶着他就进了屋子里边,当看到躺在火炕上的外婆时,他就皱了皱眉,怎么也笑不出来了,此时外婆躺在火炕上瘫软的动弹不得,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副病态。

    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但李林能确定,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小病,不过,自己来了,虽然不敢保证治好她,但让她再次站起来肯定是没问题的。

    “外婆。是我。”

    一步步的走到火炕前,注视着躺在火炕上的老太太,李林的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流了下来,回忆着过往,自己年少时,外公外婆抱着自己时的情景,李林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一样。

    “林林。外婆的好外孙,外婆以为死之前再也见不到你了……”外婆激动的哭了起来,李林不断的给她擦着眼角。

    这时,李林就看向了舅舅宁良涛,问道:“舅舅。外婆这是怎么了?病了多久了?”

    宁良涛叹了口气,点上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了两口道:“一年多了,去年三月份去田里拔草,不小心摔着了,开始也没当回事,谁知道就成了这样啊,都怪我啊,没带你外婆好好看看啊。”

    “我正打算收了秋,就带你外婆去外边的大医院去看看,要是能治得好就太好了!”

    “啥?去外边大医院?”

    就在这时,刘艳气势汹汹的进了屋子,手里端着的半盆饺子馅砰的一声就摔在了地上,指着宁良涛骂道:“老娘累死累活干了一年,收入几个钱自己都不舍得花,你还要带着她去看病?你以为你是谁啊?大孝子啊?你要是敢去,咱们就离婚!”

    “刘艳!”

    被老婆指着鼻子一顿骂,宁良涛脸上也挂不住火了,就大声道:“你嚷什么嚷,没看到林子来了吗?”

    “看到了又怎么样?”刘艳哼了一声,目光就落在了李林身上,虽然挤出了一点笑容,但嘴上却不怎么好听,“呦。原来是慧娴姐的儿子来了,怎么?吃不起饭了?来清河畔找饭吃了?要是那样,我劝你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还有,你要是想借钱,没门!”

    “刘艳,这是干嘛啊。林林好不容易来一趟……”宁丰看了刘艳一眼,也不敢有太大脾气,他还真担心刘艳来了劲,到时候和宁良涛离婚。

    “要是吃两顿饭倒是没啥,但要想打别的心思,没门,还有你,宁良涛你给我倒水去,规矩都忘了?”刘艳哼了一声,干脆理也不理李林,转身就回了屋子。

    看着这个舅妈,李林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也看出来了,自己这舅舅就是个窝囊废,根本就镇不住刘艳,而外公和外婆又怕他们离婚,这一来,老两口要是不受气倒也是怪了!

    “林子。你和外公外婆先说话。我去倒水,一会儿就过来。”宁良涛说了一句,急忙出了屋子,“老婆,你别生气嘛,我给你倒水洗脚。看什么病看病啊,咱那点儿钱也不容易……”

    听着宁良涛的话,宁丰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道:“不争气的东西。唉。我们都不如早点儿死了。”

    看着外公难过的样子,李林也是不由的叹了口气,宁良涛提不起来,刘艳这样也就不难理解了,又是看了躺在火炕上的外婆一眼,李林就道:“外婆。我最近学了一些医术,要不,我给你看看?”

    “我外甥都会医术了?”两个老人对视,不由的就都笑了起来,外公打开那个不知道放了多少年的红漆木柜,像是做贼一样向外边瞅了瞅,就给李林拿了块月饼出来,小声道:“快吃了,五仁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